标签 : 15个相关结果 4537次浏览

                2、  陆子荣接着电话的时候,他正死皮赖脸地缠着李柔倩非要说句浪话他听听,李柔倩背过身不理他,却被他胳肢着腋窝,李柔倩就笑着求饶。弄的王媚一脸的不高兴,「睡吧,爷,困死了。」她打着呵欠,又侧过身,想起陆子荣刚 …

  李柔倩等的就是这一天,丈夫还在医院里躺着,儿子陆子荣就回来了,她接到电话的时候,心里就颤抖不已,那些在电话里说的话想起来就让她脸红,她没想到儿子竟用那种方式向她传递信息。  “妈,我回来了。你?”  李柔倩看了看病房内,女儿陆子燕正在看 …

               第十四章  殡仪馆设在青桐山庄的西南角上,林木森郁,翠树环绕,镶有琉璃瓦的飞檐翘角的大厅正中,安放着玻璃葬棺,正中挂着陆大青的遗像,遗像两边两幅对联是陆大青一生的写照:戎马一生豪杰创伟业,在商言商陆家普华章。大 …

                3、  陆子燕从病房里出来,心里恨恨地骂着,「不要脸的东西,刚日了人家,又要攀亲。」从爹接电话的那一刻,她就听出了爹不自然的语气,肯定爹也不赞成这门亲事。  「爹,什么事,让您生气?」陆子月从床下拿起那把夜壶 …

第十三章1、  香山西郊,遍山红叶。  左部长一反常规,驾驶着越野车驰骋在红黄落叶遍地的林间路上。北京的晚秋自然是香山最美。  “爸……你给陆伯伯打电话了吗?”坐在副驾驶上的左珊珊看着窗外迷人的景色,不觉吟道: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有人家 …

                3、  肖玫的家是在村后那棵最高的大杨树下,杨树枝上坐落着两个大喜鹊窝,将军依稀记得前路,只是不敢确定,毕竟记忆和村庄都有所变化,他问了几个村民,才被人领过来,老远就听到喜鹊喳喳地叫着,看看石头垒成的矮墙里有 …

                4、  「善后的事都处理好了?」将军看着女儿俊俏的面孔,心里不觉动了一下。陆子荣坐在将军的对面,显得成熟而稳健,一副指挥若定的派头,听了部长的问话,赶紧说,「基本上都办妥了,老爷子的家产问题现在看来也没什么纷 …

               第十三章                 2  刘局坐在办公桌前,点上一支烟,眉头紧皱起来。  时建急匆匆地走进,[刘局,有什么事?]他历来对刘局的办事风格佩服,那宗案子虽说已无头无绪,但暗里他仍然在调查。   …

                (2)  车子颠簸在崎岖的公路上,将军的眼光始终看着窗外,这一片熟悉的土地早已没有了早年战火纷纷的痕迹,而是被一条条绿色植被覆盖着,远处一架飞拱似的桥梁似乎在诉说着那个火红年代战天斗地的场面。  他记得那应该 …

  这一处青山地势并不险要,可当年两军相遇还是发生了一场硬战,左部长环顾着四周,努力搜寻着战争的痕迹。山坡上早已覆盖着郁郁青青的松树,这是近几年植树造林的最大收获,左边乱石岗上还留有一道不知什么朝代遗留下来的古墙遗址,将军记得当年自己的连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