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4个相关结果 135次浏览

  1982年中秋深夜,当冏闰泼眼泪流光,心情已暂时平复。  望着冏闰泼这满是精液与爱汁的下体,玉女槤为鼓励爱郎,首次不怕秽地主动吻吮吞含。  看到女友如此待己,冏闰泼心下大乐,闭眼乐于享受,口中呻吟:「噢~槤妹好捧!再大力些吸,舌尖舔低些 …

  玉女槤立即召救护车把冏闰泼送院,默默陪伴在侧,欲语无言,「女人心」有谁知?  经洗胃抢救后,证实冏闰泼已无大碍,玉女槤才离开,别前冏闰泼说:「爵士对你心怀不轨,恐怕……」  未待冏闰泼说完,心已死的玉女槤凄然地冷冷说:「我自有方法。」  …

  一场彷如【龙虎风云】的野战过后,徐姲姲觉得与冏闰泼一拍即合,更有相逢恨晚之感,已视他为最佳情人;之后数日亦感甜蜜温馨,彷如梦中,与冏闰泼出双入对,夜夜交欢。  圣诞这夜在【和平饭店】,气氛浪漫之极,冏闰泼突然拿出钻戒鲜花跪下,认真地说: …

  进军荷里活多年的影帝冏闰泼,十多年前已是国际级的巨星,最近完成新电影【孔子】拍摄,正值国庆兼时近中秋,不禁想起当年至今难忘的往事:  出生自穷困离岛的冏闰泼,在电视台多年当牙差等闲角,独自在市区居住如【孤城客】,经常入不敷出;可是凭面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