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23个相关结果 8469次浏览

  西京长安与东京的区别在于它经受了太多的灾难,太多的成就与毁灭在这座天生的都城周围发生,但是它永远也不会倒下。它并不是以一座城而是以一个地标的形式存在,行走在长安的街道上你也许会感觉到那种让诸多开辟了一个新朝代的君王们不一而同地将天下的中 …

  我只是太尉府的一个刀客,太尉府的刀客分一等刀客、二等刀客和我三类,一等刀客住在太尉府最隐秘的后院里,就像幽灵一样诡秘,他们执行那些对于太尉来说不容有失的重要刺杀任务,据说太尉给他们都已安排好了后事,来告诉他们其实他们的生命早已经结束了, …

  一个从甜美的睡眠之后苏醒的人的心情不会太坏,虽然我的昏睡来的有些莫名其妙不知所措,但是我还来不及在渐渐恢复知觉的身体所带来的精神饱满的愉悦之中好好地呼吸一下自由意识里现实世界中的空气,然后当我伸懒腰的双手才画了半个圆的时候我就像从美好的 …

  城郊五里外有一片房屋和几十亩良田,它们是本地乾员外的财产。乾德年轻时走南闯北做生意,由于他疏财仗义喜欢结交朋友,所以在江湖上播下了不少名声。后来回到京郊置办了一些土地做起了员外,收留了许多避难在外的江湖好汉,在外人看来,乾员外和其他所有 …

  天微微亮的时候我就醒来,事实上我已经下定了决心准备偷偷地离开以避免那种难舍难分的凄凉心情,就蹑手蹑脚地从床上两具横陈的娇躯间走下了床,我想那个样子一定很好笑,却没有想到叫红蔷的女人这一夜根本就没能够如睡,等到看我光溜溜灰溜溜地下了床,就 …

  事实上栾霆这次来江州也正是为了找到可以剪除太尉的证据,现在手中握着这么重要的一条线索,他不由得不好好考虑一下后续的步骤。吴二这些人的加入应该可以让江州的事情变得更加顺利,但是他现在还不能对所有这些人都放心。  “吴大哥,栾霆能受江湖上兄 …

  不知为什么我又起得很早,心中总像是有一个埋藏了很久的呼唤在有些早晨会把我叫醒,最近这样的呼唤也变得越来越频繁。我曾经认为是那些神秘的咒语,可是想了想每一次按着咒语运行身体中的气流,除了打发时间之外一点作用也没有,前一次还把自己催眠了。  …

  夜近三更,童府院子里忽然间灯火通明,一个背着包裹戴着帽子的人在门前与童顺握拳告别。玉容看得分明,那人左手持刀右手断掌正是“左手”,向丁子使了个眼色,一齐悄悄尾随了上去。而在童府的偏门,送信的囚犯李义也在这个时候悄悄地潜入了迷蒙的夜色之中 …

  我感觉物换星移,时间在空间里面川流不息,不知道过了有多久,我睁开眼睛,在现实世界里一个陌生的女人坐在床边看着我。  “你醒了”她说。  “我睡着了?”我看了看外面灰蒙蒙的天色,有点不可思议地问。  “中午给你送饭过来的时候你就躺在床上, …

  那一晚太尉收我为义子之后,就将他所面临的困境告诉我,江州的事现在关系重大就连皇上都已经准备对他下手,再加上朝中还有一个童醒仗着手中兵权无时无刻不在与他作对使他无法分身旁顾。  太尉的处境已经到了没有退路两边都绝不能有丝毫闪失的地步,所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