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23个相关结果 8475次浏览

  我一直等待,除了等待什么都没有干,直到黄昏从背后来临,我的耐性也随着落日西沉。站起来走到门口,又停下了脚步转身。此时我面对着黄昏,重回到原来的位子上坐下来,我只能等待,除了等待什么都干不了。  人有时候是这样孤独无助,幸好吴二还有酒,敬 …

  没有人注意到黎明到来时东方天空中云染作霞稀薄的微光下一轮红日正在慢慢升起。看到窗户上洒进来凌晨的白光,王氏就急着离开。对卢永的最后一丝羞涩早已在这个夜晚的某一个时刻彻底消失了,虽然卢永挽留着让她待到童顺被找到的时候再走,这里或许比童府要 …

  三国的时候有个很有名的军师夜观星象,部下有一个人很好奇地问他:“军师,这天上乌云密布连月亮都看不见,您是在看什么啊?”这位军师平易近人,非但没有怪他的庸俗无知反而耐心地对他讲解:“天文奥妙很难跟你说清楚,我看这云层流动的缓急,就知道明天 …

  太尉府最隐蔽的地方,不是太尉的房间,因为太尉的房间太多了,除了太尉的贴身侍者,没有人知道他今晚会在哪个房间里过夜。太尉府最隐蔽的地方,也不是太尉放金银财宝的地方,太尉有数不尽的财富,但是他最大的财富并不是成堆的金子和银子,而是遍布天下的 …

  她比红蔷的年纪要小一些,透过薄薄的外衣可以看出来身体的成熟却是一点儿也不比红蔷逊色,只是整体上偏娇小一点,相比之下显得有些部位尤其的丰满。像这样动人的尤物,想必是刚进太尉府就受太尉宠爱,面对这突然而来的打击,她像受惊的小鸟一样惨白的脸色 …

  左手并不是一个人的名字,他当然也有自己的名字。  也许是太多年没有人用他的名字称呼他了,所以当童醒问他的名字的时候他竟然发现自己已经记不起自己的名字了。  童醒不知道这个左手握着剑乱发遮着脸的人,也几乎没有人能够认出来,他就是太多年之前 …

  太尉府的精锐在杜三的指引下很快就到了乾德的府外,早有几个人将前后门占据,还有几个分散在墙外,将乾德府的出口堵死。其余的人冲进府内,花娘听到外面的声音,早从厨房里面来到院子。  花娘并不知道乾德早已经将这个员外府连同她这个夫人弃之不顾,此 …

  回过头提一下,说那杜三到太尉府,将消息传递给了太尉,太尉听了这个消息心下大喜,栾霆这个反抗他的组织这些年在各地给太尉的势力造成了不小的冲击。  据说他们每个人手臂上都刻着一个“正”字,每杀一个人,就在那人的额头刻下一个“邪”字。这种铲奸 …

  知道童顺必然会来,芸娘连床都懒得下了,这些天晚上是她真正可以一个人过的夜晚,她从没有这样的机会独自躺在床上睡觉,可是她却失眠了。  芸娘有自己独身一人时候不由自主会想起来的人,倘若生命中没有遇上他的话也许她不会在这样清静的夜晚辗转难眠, …

  我们又躺在床上,一个是贪色饿虎,一个是抛贞荡妇;一个眼儿媚,专勾人七魂六魄,一个手儿忙,直取那山峦幽谷,这场面不能用云雨这样高雅含蓄的词语来形容,简直是赤裸裸的禽兽行径。  一边虎口叼着乳头吮吸着柔嫩的乳房,一边魔爪在肉洞里面尽情地挑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