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13个相关结果 4713次浏览

  李丁对于这种话题自然是没办法插嘴,第一节课是数学早读,下课后回到办公室,胡玉媚的座位是空着的,还没等李丁坐下来,就有一名学生跑过来敲门喊道:” 李丁老师在不在?校长让他过去一趟。” ” 哦,我在,你去 …

  很快,年三十就要了,按照习俗,每家都早早的开始准备年饭,李丁孤家寡人一个,原本注定了是要过个冷冷清清的春节,原本每年都会回家一趟,今年碰到刘思巧这个事,导致计划全部泡了汤,省下路费用于填饱肚子。  二十八号的那天上午,刘思巧找到李丁。  …

  书放在车篓中,刘思巧抱着放着换洗衣服的包裹坐在后座,被褥什么的明显带不了,下次有机会再来拿,今天她只想尽快离开这个曾经的家。  ” 小心,前面有个大下坡。” 李丁提醒道。  刘思巧赶紧握住屁股下面的后座,随着老师 …

  李丁回到宿舍里,见胡玉媚躺在沙发上睡觉,她换了一套浅紫色的天鹅绒卫衣,蜷缩着身子睡得正香,连他进门的声音都没有听到。  见女人身上两个遮盖的都么有,李丁蹑手蹑脚的拿了一床毯子,轻轻的给她盖上,女人似乎有点反应,长长的睫毛抖动了两下,李丁 …

  下了大半夜的雨,在破晓前渐渐停了下来,被生物钟闹醒的李丁懒洋洋的不想动弹,外面泥泞的地面给了他不起床的充足理由,在漆黑的夜幕中,抱着怀中温软的女体,李丁的心情却有点无法平静,甚至可以说有些苦恼,胡玉媚跟李菲不同,李菲有家室而且有社会地位 …

 虽然昨夜的睡眠质量差得可以,但是在生物钟准时准点的催促下,李丁还是不得不悄悄的爬起来,昨夜又梦到了李菲,在梦里,两人激情欢爱,尽享快乐,醒来后,却依然是形单影只,裤裆里照例是黏答答,难受的紧,他悄悄的穿上长裤,从储物盒中翻出一条干净的内裤 …

  2002年,李丁从师范大学毕业,那一年,还有包分配的说法,从山沟沟里出来的他被分配到一个农村中学教书,从市区做了将近三个小时的车程,才来到将要任教的地方。  和兴中学是和兴乡唯一的一所初级中学,学生毕业后,高中是需要到县里上,学校不是很 …

  正月十六、十七两天,很巧的赶上了双休日,学校的开学报名工作就安排在这两日。  早上,刘思巧偷偷的溜出宿舍,给李丁做了顿蛋炒饭,席间两人自是动手动脚,弄得少女红霞满面、发梢凌乱,少女乖巧的依靠在老师的怀中,任凭李丁的大手从衣服下摆探进去, …

  因为有胡玉媚这个大灯泡在,李丁和刘思巧一个晚上连摸手的机会都捞不到,快8点的时候,李丁着急的把少女送回宿舍,在无人角落,两人都是情难自禁相互拥吻爱抚,弄了好一阵子,李丁才恋恋不舍的把少女送回去。  回到宿舍,看到胡玉媚正在看八点档的连续 …

  李丁的运气实在是好,两人衣服刚穿好没两分钟,隔壁自己的房子就响起了敲门声,两人赶紧互相检查一下,确认衣着皆完整,李丁抱歉的看了看胡玉媚,惹得小女人媚眼一横,低头去查看婴儿。  李丁歉然的快步走到门口,打开门,一探头就看到刘思巧正在一旁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