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82个相关结果 10681次浏览

  辛鈃从床上坐起,筠儿听得是三小姐的声音,大急起来,脸上一红,连忙起身下床,从榻旁抓起衣服,匆匆披上。  杨静琇见房中久无声色,又碰碰的扣门道:「二哥你还不开门,人家快要急死了!筠儿,妳在房间吗?」  筠儿刚穿上衣服,从衣箱取了一件外衣递 …

  次日早上,辛鈃绝早起床,发现杨静琇依然熟睡未醒,他害怕让人发觉,也不唤醒她,悄悄爬起身穿上衣服,小茹听得声音,从内室走了出来,看见辛鈃,便即道:「二少爷早,我去安排盥洗。」  辛鈃竖指贴唇,轻声道:「不用了,我马上要走,妳就让小姐多睡一 …

  是时朝阳初升,京城内的店肆仍没营业。三人走过安定坊,离远便见千福寺外摆着数十个地摊,摆卖着形形色色的小物儿。  千福寺原为章怀太子李贤的邸宅,咸亨四年寄捨为寺院。李贤是武则天第二子,因宫中时有流传一则閒话,说他并非武后所生,却是武后亲姊 …

  杨静琳听见罗贵彪的说话,更是娇羞无限,连忙别开视线,把头藏在男人的腋窝,不敢和丈夫目光相接。  罗贵彪瞧她怯怯羞羞的模样,趣味更浓,偌大的手掌终于往上一盖,将她整个乳房包裹住,五指加力,轻轻揉搓了几下。  杨静琳打从心裡叫了一声「好舒服 …

  筵毕,辛鈃陪伴紫琼和彤霞返回玲珑轩,途中辛鈃向紫琼问道:「妳真的能够把罗贵彪引来这裡?」  紫琼微笑道:「罗贵彪会否来这裡,其实我也没什麽把握,但我已经算出他的藏身所在,就算他不来杨府,咱们依然可以找他出来。」  辛鈃忙问道:「他藏在什 …

  辛鈃和彤霞经过一番大战,稍事歇息,辛鈃突然坐起身子,拾起床榻旁的衣服,一面穿衣一面与彤霞说道:「不行,我要去看看紫琼。」他心裡始终有点不安,老是记挂着紫琼不豫的事。  彤霞看见他急急巴巴的模样,自然明白是什麽一回事,说道:「我和你一起去 …

  筠儿颓然若醉,全身颤抖不已。辛鈃一个翻身,趴到她身上,紧紧拥抱住她,却见她神情涣散,美目迷离倘恍,如梦乍回,不禁微微一惊,问道:「妳还好吗?」  只见筠儿缓缓张开眼睛,瞧着辛鈃轻轻一笑:「我没事,只是刚才太激烈了,几乎回不过气来!」接着 …

  辛鈃被紫琼轻轻一亲,登时飘飘欲仙,心情马上好起来,正想要回吻她,忽听得彤霞说道:「郡主已经来了,我去接她进来,免得她看见辛鈃在此,一声不响掉头就走。」  筠儿在旁张大眼睛,脑裡既煳涂又迷惑,百思不解,心想:「彤霞姑娘难道有千里眼,顺风耳 …

  高潮过后,二人依依不捨的抱作一团,待得兴奋渐缓,辛鈃吻着她娇嫩滑腻的脸颊,轻声说道:「我发觉能与妳儘意随心的干弄,比之什麽玄女九式还要快活。妳呢?妳也有我这种感觉吗?」  紫琼亲暱地点了点头,轻抚着他的头髮,柔声道:「我倒没意见,只要是 …

  星河灿灿,夜鸟投林,一片静谧把幽临雅筑裹在黑夜中。然而,屋内却淫声扬扬,说不出的詖淫猥亵。  只听崔湜一面抽捣,一面扬声叫道:「今日真个快活,快快用力咬住我的宝贝,我要先射一回给妳……」  罗叉夜姬听见,把头勐地摇晃:「不要,人家不要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