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82个相关结果 11451次浏览

  杨静琇牵着辛鈃的手,迳往杨夫人房间走去,来到房外厅侧的小阁,杨静琇回头见宫暄妍没有跟来,不由放心下来,说道:「终于把暄妍甩掉了,要是给她再追问下去,真不知如何回答她。二哥,就在这裡坐一会吧。」  辛鈃愕然道:「咱们不是要去阿娘房间麽?」 …

  辛鈃才一进入玉门关,当即直放到底,按兵不动,口裡默念咒语:「非踪非疏非五分,三谛三观在其中……」接着直念下去。  咒语念毕,只觉一团暖和之气围着冲脉运行,一道自阴交至气冲,另一道由中注、四满、气穴、大赫、横骨,再移至会阴,如此往来三遍, …

  当晚,辛鈃不理会紫琼的解劝,磨咕着要留下来过夜,紫琼百劝无效,只好依从他。  次日一早,辛鈃回到自己的住处,筠儿一看见他,便即说道:「少爷你昨天回来,怎地一声不响又走了。」  辛鈃笑道:「我见妳睡得正香,不忍心弄醒妳。妳怎知我回来了?」 …

  四人说话刚落,房内登时阒无人声。  便在此时,店伙已把酒菜逐一送上,并为各人斟上了酒。马元霸酒量甚豪,咕嘟一声,便将杯中酒喝光,其如众人听了杨峭天的噩耗,虽有美酒佳肴在前,却无心情品嚐。  李隆基对辛鈃道:「隆基自知要你冒名顶替峭天,确 …

  田逸清手中长剑倏地递出,剑尖己抵着杨静琳胸口,宫英明勐地一惊,搂住她腰肢往后疾退,杨静琳娇呼一声,亮晃晃的剑尖,兀自颤抖抖的停在她胸前数寸。  辛鈃骤见田逸清长剑抖动,直抢杨静琳胸膛,势道凶勐,不由大骇,立即手腕疾翻,正想打出手上的铜钱 …

  曙光破晓,朝阳初升,万道金光把个长安帝都映得一片金黄。  东市西面,便是平康坊,平康坊乃属万年县管辖。西北之角,方好紧靠皇城。自大唐立朝以来,朝中王公大臣,显宦贵爵,多集居于此。皆因此坊邻近东市,东门一带,自北而南,遂成了妓女聚居之地, …

  崔湜之约,辛鈃虽然无法肯定罗叉夜姬是否会出现,但他知道此妖女是个辣手货色,实在不敢轻忽怠慢,只得加紧修习双龙杖法,以防万一。  这套杖法虽然招数不多,合共只有七式,但每一招式,内裡包含七种变招步法,还好辛鈃聪慧过人,且记心极好,早将一招 …

  刚才一场淫秽诱人的情景,直看得辛鈃亢奋莫名,一股淫慾之火顿时流窜全身,才一进入房间,再也压不住那股情慾的骚动,一把便将紫琼拉近身来,双手将她牢牢抱住。  奇怪的是,紫琼竟乖乖儿的鑽入他怀裡,顺情顺意,连半点推就也没有。辛鈃以食指轻轻托起 …

  辛鈃在房间睡得正熟,耳朵裡隐隐传来敲门声,张开眼睛,方发觉筠儿伏在自己身上,兀自香梦沉酣,辛鈃摇头一笑,轻轻把她移开,才踏脚下榻,房门再次轻响,辛鈃连忙披上衣衫。  房门一开,却见紫琼俏生生的站在门口,辛鈃不由大喜,一把握住她玉手,低声 …

  寅末卯初,大地沉睡,房间内只馀一点残灯,灯火熹微,紫琼在睡梦中忽然醒转过来,张开眼睛,望望身旁的辛鈃,见他正齁齁熟睡,伸手在他脸上轻轻一抹,施起法术,让他继续酣睡下去,才拉过被子盖住赤条条的身子,低声说道:「是谁?请现身吧!」  说话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