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82个相关结果 11042次浏览

  床榻上的紫琼看见,竟不以为奇,且微笑道:「紫琼姐姐,妳还是忍不住要现身了,不过妳可放心,我不会抢走妳心爱的兜儿。」  只见另一个紫琼满脸寒霜,泪光隐现,冷冷的道:「妹妹,请妳以后不要化身成我的样子。」说话一落,头也不回的隐入牆壁中。   …

  骆毕翁和樊刚去后,见十多名死伤者倒卧在地上,紫琼向身旁的杨夫人道:「杨伯母,紫琼曾经跟随师父学了一些刀圭之术,身上亦带有治伤袪疾之药,若然杨伯母信得过紫琼,我想为伤者看一看。」  杨夫人听见大喜,说道:「这样就好了,尊师既能传妳一手好武 …

  武三思挺胸直立,抵头望着这个俏媳妇,见她正自手口并用,一套一吮均郢 匠挥斤,显得异常熟练高超,心中暗想:「此女年纪轻轻,便有这种造诣,当真 是一代淫娃,也难为崇训这小子,弄得满头绿巾,还要忍气吞声,今日就由我这 个家公为你报仇,教训一下 …

  这个木桶非常巨大,比之一般的浴盆,足足大了一倍,容纳两个人仍觉绰绰有馀。  辛鈃鼻头一动,只闻得满室清香,略一细想,便知水中注入了香汤。  筠儿把皂荚涂在他身上,拿起浴刷子,轻轻地在辛鈃的胸膛洗刷,口裡说道:「你每次一离家就几个月,前时 …

  杨家众人一看见辛鈃出现,不由欣喜若狂,而杨曲亭夫妇骤见爱儿无恙归来,压不住心中的兴奋,直是连眉毛都笑起来,尤其是杨夫人,早已泪珠盈眶,泫然欲泣。  施万里和罗贵彪面面相觑,同感诧异,罗贵彪更是心中胡涂,暗道:「当日明明亲眼目睹杨峭天堕入 …

  杨静琳下身一阵充实,正自甘美,骤觉火捧又再一沉,全根尽没,整个阴阜立时塞得爆胀,堂堂满满,真个快美难言。  站在一旁的宫英明把眼看去,立时看得呆住,随见田逸清挺起巨棒,露首尽根的大出大进,把个美人儿干得呻吟大作,不由瞧得淫兴复萌,原本软 …

  当辛鈃二人来到屋后,原来是个后花园,其时太阳早已下山,正是掌灯时分,但园中阒寂无人,静谧一片。  辛鈃心想:「这裡怎地一个人也没有,从僕守卫都不见一个,显然全被崔湜遣开了。」再想:「看来也不足奇怪,做这种见不得光的事情,宁可让人知,莫要 …

  那个顺安走上前来,只见太平公主伸出右手,顺安连忙双手挽着,轻轻将她扶离座位,便往后面的寝室去了。  寝室两旁分站着一名美貌少女,均是下女装束打扮,一看见公主到来,齐齐躬身施礼,接着把房门打开。太平公主吩咐道:「崔大人会来这裡,妳们不用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