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10个相关结果 1456次浏览

  魏夕安和董剑鸣两匹快马赶路,一日半便到了旗门镇地界。  虽然萍水相逢,但旅途中两人颇谈得来,很快就聊得好似知交老友一般。魏夕安心中有事,对于自己的来历背景倒没有交代那么多,只是草草用闯荡江湖带了过去。董剑鸣则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几乎是有问 …

  聂阳冷冷的看着面前的酒坛子,道:「这是你的决定?」  董浩然有些颓丧的点了点头,好像斗败的公鸡一样,「没错,这是我的决定。」  「诗诗她知道么?」聂阳不自觉的用了这个亲昵的称呼。  董浩然轻轻摇了摇头,道:「她马上会知道,而且,会别无选 …

  聂阳似乎很惊讶董诗诗会喊出这么一句,新娘子第一天便怯阵而逃的恐怕是凤毛麟角,更不要说上来就叫通房丫头代劳的了。  绿儿也傻了一样只知道摇着双手,连连说道:“不行不行,这可使不得,二小姐,这万万使不得……”  董诗诗曾险些被三个男人强暴, …

  “你说,你想借幽冥九歌?”  狼魂众人彼此之间尊卑分明,但上代人物已经退出江湖,加上这人来者不善,聂阳的口气也就没有了丝毫尊敬。  东方漠并不生气,而是继续缓缓道:“没错,我要借幽冥九歌。”  聂阳吸了口气,不愿也不太敢和这个男人直接翻 …

  狐狸窝里那个女人当然已经不在狐狸窝。  她现在被关在董家后院最靠里的姨娘房间,因为有些过于狂乱,手脚都被捆上,两个丫环也被留在那边看守着。  董浩然闭门不出,董夫人不问外事,那些新来的高手除了鹰横天都没在董家借宿,所以聂阳和慕容极并没觉 …

  心事重重的人,往往无法安眠。  即使在董诗诗身上找到了些许莫名的心安,聂阳依然无法真正的好好睡上一觉。  天刚破晓,他就轻手轻脚的起身,被鱼水之欢榨干了体力的董诗诗自然没被惊醒。  院内朝露初凝,一片清冷。嫩蕊新芽不过破壤,青石黄土犹遗 …

  “看来还真是巧呢。”殷亭晓缓缓说道,目光在董浩然尸身和聂阳间不断游弋。  鹰横天双手抱臂,站在尸体旁冷冷道:“董总镖头凌晨时分就已经死在这里。”他顿了一下,才继续道,“聂公子,不知道你有什么看法?”  跟来的几个镖师听出了话音中意有所指 …

  慕容极听到东方漠的声音,立刻变得十分紧张,手上的绢册立刻塞进了怀中,闪身站在了聂阳和云盼情身后,顺手把伤势未愈的柳婷拉在了自己身后。  云盼情手握剑柄踏上一步,正要开口,手肘已被聂阳拉住。  聂阳深吸一口气,走上前几步,扬声道:“东方前 …

              如影逐形             第二十六章 众  清晨,薄雾,微光。  十二匹健马踏出齐整的蹄音,沿着镇中的大道疾驰而去。  远远站在街口的聂阳面上没有任何表情,静静地看着。只是他的右手,却不自觉地握紧。  这 …

  起身的时候,还是惊醒了董清清,但她显然还未从极度的疲惫中恢复,迷迷朦朦的让开位置让聂阳下了床,便又回到妹妹身边睡下。  此时,屋外正是晨光出现前的最后一段黑暗。  就用盆中的凉水随便抹了下脸,清醒了几分,他慢慢开门走了出去。  镖局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