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9个相关结果 8705次浏览

  引子  夏花灿烂,海风习习。  人迹罕至的山巅。一个高腰长身的俏丽女郎,坐在情郎身上癫狂地扭摆。她上下颠簸着,好像是掌控一切的骑手,而身下的男子则是她拼命要去占有、去驯服的野马。  随着激烈的动作,她胸前的一对滑腻而丰润的乳峰也在上下晃 …

  清晨的阳光照射在红色的琉璃瓦上,碧蓝的天空中白云悠闲的漂浮着,述说着平常的一天的开始。别墅中一个男人搂着美丽的娇妻正在熟睡中。  「滴……滴……滴……滴……」床头柜上的闹钟却不解风情的响了起来。  「嗯……老公,快关了它,我还想再睡一会 …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正好有淑维的提醒,不然宏凉还舍不得起身,由于时间太过仓促,淑维的内裤未在穿上,停留在玄关的身躯轻轻后弯,单脚后勾穿起面包鞋时,另一脚的混合淫液悄悄的流下,在日出晨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宇宗看 …

  素真是一个四十岁的住家少妇,丈夫开了一间卡拉OK,自从小孩上大学之后,素真就在家做些手工,不去上班了,丈夫阿强忙于生意,经常彻夜不归。  阿强的卡拉OK请了一个公关经理,叫美玉,他们夫妇住在我们隔壁,他丈夫叫阿立姓周,是个货车司机,和素 …

               第01章  我和孔林都是在东北一个县城长大的,我们从小就是同学,一直很要好。  在北京上完大学之后,孔林和几个朋友做生意,我则在北京一家国企工作。  孔林那几年赚了不少钱,几百万是有的,不过他的花费也大,大多也 …

               第十四章  这注定是个难眠的夜晚,苏慧珍叹了口气,看看表,凌晨两点了,为什么自己今晚一点睡意都没有,心中烦闷无比,难道更年期来了?不会啊,自己才三十多点,同事朋友都夸自己保养的好,看起来不到三十呢,白天又收到几 …

                (1)  这是房改后厂里最后一次分房了,作为技术骨干的我很有信心在这最后的机会中获胜。可我忽略了关键性的问题,不懂搞关系的我最终因为车间主任一个莫须有的借口,而与住房失之交臂。我一气之下向厂里打了辞职报告,准 …

  在都市闹区的晚上,一名廿二岁叫黑仔的马夫带同妓女到公寓卖淫,看到同社团(黑社会)的好友满脸兴奋之色,便问:「阿豪,你又不是马夫,来此做什么?」  阿豪眉飞色舞地回答:「当然是来做爱啦,有人敢欠威哥贵利数不还,威哥便捉他女儿来此做,先益我 …

  在一间颇豪华的楼房之内,大床旁边站着两人,男的年约二十七、八岁,身材颇为强健的他外貌也算长得不错,现时一脸春风得意,又满脸自信的表情,特别是他的双眼充满英气,露出一副蠢蠢欲试,但又有点不知所措的傻样子。  而女的年约三十二、三岁,成熟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