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17个相关结果 13540次浏览

玖之章 约法三章  时间不大,酒宴摆下,我亲自给每人都满上了一杯酒。柳鸣蝉首先端起酒杯说道:「少爷,既然小姐已经下定决心要跟你好好过日子,那我就祝愿你们举桉齐眉,白头偕老!」说罢一仰脖,浮一大白,然后皓腕一翻,杯口朝下:「先干为敬!」我连忙 …

叁之章 初夜见红   房子龙毫不在意我跟柳鸣蝉的存在,脱光衣服上了床,将凤来揽在怀里就吻,两张嘴又胶合在一处。他的手也没闲着,开始解着凤来的衣服,凤来也顺从配合着他,伸缩着手臂,方便他将自己一点一点地剥光。  大热天,本来就没穿多少衣服,很 …

捌之章  美妾鸣蝉  朴素的房间内摆设简单,一张榆木八仙桌,几把靠背椅,一方大铜镜,一个衣柜,一张雕花梨木罗汉床。铜镜中映照出床上蹲坐着的美妇人,正用双手撑住儿子的肚皮,丰臀飞快地起伏,胯下的肥穴吞吐着儿子粗长的阳物,肉与肉激烈碰撞出清脆的 …

壹之章 惊为天人  头戴宝蓝色文生公子巾,身穿宝蓝色绣花公子氅,腰系丝鸾带,白袜云鞋,手摇湘妃竹折扇,我一步三摇地走在韶州城最繁华的大街上。  身后紧跟着我的两个贴身小厮,大壮和二猴。他们是我家的家生仔儿奴才,祖上三辈都在我家当佣人。大壮自 …

             拾叁章 酒鬼传法  我是在裤子顶起半天高的状态下被老酒鬼拎小鸡一般拎回宴客厅的。精神恍惚地坐在椅子上,面对着满桌的美味佳肴却一点胃口都没有,刚才在房顶窥视到的景像如走马灯般在脑子里乱转。老酒鬼也不跟我搭话,自顾自地 …

柒之章 失身于母  我逃也似地飞奔回自己的卧房。推开门,凤来正躺在床上闭目养神呢,见我进来忙坐起身:「怎么了?这么慌里慌张的。」  我操起茶碗喝了口茶,又定了定神,掩饰了一下自己的慌张,缓缓地把房子龙的事说了出来。凤来怔怔地听完我的叙述,脸 …

肆之章 以德报怨 时至二更,前院的喧闹声已渐渐平静下来,来参加喜宴的人群已经散去,爹娘也应该回了老宅了。我甩掉脸上沾满各种液体的肚兜,看着幔帐上映出的交股而眠的两个人影,房子龙已睡得鼾声震天,凤来一动不动地躺在他怀中,想必也是睡了。 扭转头 …

壹拾贰章–天视地听  回到老宅,爹将那老道敬为上宾,请他坐主座,并吩咐家人赶紧准备上好的碧螺春款待天师。  老道连连摆手,「诶诶诶,我说过了,不要喊我「天师」,我可当不起,那是我师傅才配得上的称呼,你要再这么叫我我可就要不高兴啦 …

【绿帽任我戴】(拾陆章–美人投怀)  似睡非睡之间,感觉到一只柔软无骨的小手轻轻握住我晨勃的阳具上下套弄。睁眼看时,只见怀中搂着的凤来头枕在我肩上,眼睛盯着我的下身兀自动作着,浑然不觉我已醒来。  「好玩吗?」  凤来的手如同被 …

拾捌章 剑与太刀  鸣蝉居然会答应让一个淫贼……我深感不可思议,难以想象以她那冷傲的性格会作出这样的决定。难道继凤来之后,又一个心爱的女人要为我戴上绿头巾吗?  不,我不允许她这样做!  「鸣蝉,」我微微颤抖的手紧紧捏住了杯子,漾出的茶水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