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26个相关结果 10448次浏览

  处女的首次一般会很痛,除了肉体因素外,心理恐惧与紧张亦占很大关系;这个傻头傻脑的实玖瑠虽仍是初次,但听到长门说自己刚才曾与我做爱,连信息统合思念体也要求信息,自然深信不疑,我故意没有说出真相,使她全没有第一次的心理恐惧,再加上前戏十足, …

  我右手食指加强力度向实玖瑠的阴核挑按抚揉,左手在这巨乳上揸搓捏摩,一招上下其手,之后探头与阴唇轻吻再吸吮,然后以舌尖轻舔阴核,……  不用一刻,实玖瑠的阴道口已如鲤鱼嘴般张来阖去,同时唧出少许淫汁,想不到她竟如此快及轻易便出汁,不知是她 …

  长门使用瞬间回复,但刚用了阴茎短暂增大已喷出平时的数倍精液量,我心想不宜连续再做,便问:「等棒球赛事结束,可否到你家中再做爱?我意思是帮你了解人类喜欢做爱的原因。」   长门:「可以…但不能用睡房。」   不知长门睡房有外星人或什么秘密 …

  明日回校,当我打开鞋柜,竟像昨日般被放了一封信,搞什么鬼啊?最近流 行把信放到鞋柜里吗?不过,这类似由少女漫画月刊附赠的信封背面,清楚写了 名字〝朝比奈实玖瑠〞。   正是我心仪已久,童颜巨乳,全校最漂亮、最萝莉、最萌的朝比奈学姐!她 …

  明天我拖着疲惫的身躯返学,教室内托头望窗的春日,今天竟绑了久违的马尾;我将书包放在桌上,问:「今天还好吧?」  春日无气地回答:「才不好,昨晚做了场恶梦!整晚都没睡;今天本来想请假。」  难道昨晚的不是梦?午饭时间,我快速吃完便当,便去 …

  之后少女春日轻巧地从围栏离开公园;高潮退去的实玖瑠问:「她是凉宫春日?」   我苦笑:「应该是;你早知会给她看见我们……?」   成熟版实玖瑠长叹一声,瞄了萝莉版一眼后说:「很多事在未来也不清楚,我只知引导你帮凉宫春日是此行任务,却不清 …

  在这个灰暗、无风的山洞内,感觉有些似封闭空间,我想起两个月前与春日独处新世界内的情况,那次我便是如此吻她开始,差点可为她开苞时突然结束,之后她只以为是一场春梦,不过刚才一吻竟勾起她的回忆!   该如何是好?是否该告诉她上次不是梦?让我再 …

  实玖瑠续说:「阿虚,我们之间的事千万别让凉宫同学知道,仅记!而目前还在教室跟同学一起吃便当的我,亦不知自己的未来会在此出现并与你…这个,嘻嘻,你也要保守秘密!」   看着一脸认真的实玖瑠,我忍不住再吻她的巨乳一口,同时吮一口乳汁充饥兼解 …

 朝仓下体用力压下!清纯的俏脸扮作欲拒还迎,张口高喊如AV女优的尖声 淫叫:「唔……Yamete(不要)……Itai(痛)!Itai!Ita i!!!」   手脚被锁的我忍不住配合,以不破不快的决心,挺腰往上大力一顶!多么美 妙、刺激、紧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