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2个相关结果 20次浏览

  明天我拖着疲惫的身躯返学,教室内托头望窗的春日,今天竟绑了久违的马尾;我将书包放在桌上,问:「今天还好吧?」  春日无气地回答:「才不好,昨晚做了场恶梦!整晚都没睡;今天本来想请假。」  难道昨晚的不是梦?午饭时间,我快速吃完便当,便去 …

  明天我拖着疲惫的身躯返学,教室内托头望窗的春日,今天竟绑了久违的马尾;我将书包放在桌上,问:「今天还好吧?」  春日无气地回答:「才不好,昨晚做了场恶梦!整晚都没睡;今天本来想请假。」  难道昨晚的不是梦?午饭时间,我快速吃完便当,便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