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67个相关结果 18738次浏览

“来,我也送你一件礼物,你可要好好爱惜噢。”黑子将一条皮质的纯黑色的响着闪亮的银色钉帽的狗项圈戴在光头女警丁兰的雪白的脖子上,然后哗哗作响的晃着手中的狗链儿笑道:“渴了吧,我的光头母狗?你喝不喝水?流了那么多屄水,你肯定渴了,是不是?” 依 …

童瞳像在发泄一样,使劲的操着光头警花丁兰的“人工白虎屄”。与其说他在性交,不如说他在用运动的方式来宣泄胸中的郁闷……这个光头女警,配合着体内坚硬的肉棒的攻击,发出一声声难耐的呻吟,硕大的龟头从她紧窄的阴道里刮出大量的淫水,两条雪白的大腿内侧 …

“一,二,三”黑子数完马上从两个屁眼里抽出手指。 两个女人都怕了用冰水灌肠的可怕滋味儿,争先恐后,不遗余力的往外挤压肚子里的水,两道水柱从两个屁眼里激射而出。丁兰还吓得努力的把头扭过来看,生怕黑子偏向刘淑敏。 “哈,比赛结束,你们俩个并列第 …

  “啊……亲爸爸……好舒服……爽死了……啊……”妇人大声的呻吟着,将头杵在沙发上,腾出两只手主动伸到后面掰着自己的两瓣儿雪白肥厚的屁股,方便郭跃舔弄。  由于角度的关系,只能看见郭跃的后脑勺,他捧着妇人的屁股舔得疯狂激烈,给人的感觉他好像 …

丁兰突然花容失色,用空着的一只手一把将黑子推开,从化妆台上下来,眼睛慌乱的四下踅摸,一边慌张的说:“我……我刚才在洗澡呢……你等一下啊……” 挂了电话,她慌得手足无措慌张的抓起床上放着的一件浴袍哆哆嗦嗦手忙脚乱穿上,眼睛无助的看着黑子:“你 …

“几点了?烦人!人家睡得正香着呢。”杜鹃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懒懒的说。满足的性爱是女人最好的催眠剂。 “五点了,小懒猫,起来了,晚上想吃点什么呢?今天辛苦你了,一会儿请你吃饭。”童瞳捏了捏杜鹃可爱的小鼻子笑道。 杜鹃懒洋洋的穿好衣服,从皮包里 …

童瞳一边哈哈大笑一边挂了大头打来的电话,扭头对翠翠道:“对了,你知道不知道,你们郭老板的这个后妈是干嘛的?” 翠翠眨眨眼想了想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听说是做什么大生意的,很有派头的,一副女企业家的模样。” 童瞳听了笑笑,没做什么表示, …

“对了,也就再过两个星期左右,那两块地就要拍了,你们可准备好,特别是资金,明白吗?”姓周的一边下楼一边对跟在他后面相送的许莉说道。洗了澡,穿好衣服的他又回复一派衣冠禽兽的模样,拿着架子打着官腔。 穿着浴袍的许莉笑道:“我办事儿你放心吧,保证 …

因为怕对怀孕的杜鹃不利,童瞳一直没有敢放开了动作,但是这种和风细雨式的性交对于他这个近年来性伙伴都是风骚熟女可以肆意爆操的床底高手来说刺激实在太小,根本没什么感觉,所以又弄了很久,还是没办法射精。 而杜鹃因为在孕期,又是旷得久了,阴户的敏感 …

  玲玲苦涩一笑:“有时候,看得明白,理解的透彻,对于有些事情来说,都没用,反而会更痛苦。我觉得你是一个明白人,但是,你能控制住你身体里的受体吗?”  童瞳被玲玲问得呆了一下,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不自觉的放下筷子,又抽出一根烟,点上,重重吸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