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67个相关结果 18429次浏览

一个面容白皙俊俏的少年神色慌张的奔跑在芸薹第二十中学的破旧的教学楼一楼的走廊上,到了通向二楼的楼梯口处,由于拐得太急,前冲的身体刹不住势头,一个踉跄就摔倒在楼梯上。 他顾不得疼痛,挣扎着爬起来,顾不得去揉一下被楼梯台阶儿的棱角磕破的膝盖,更 …

上午九点。 黑子和仨儿开车来到昨天跟踪许莉来的那个高档的高层小区,两人上了那栋单元搂,来到昨天晚上通过窗户的灯光判断出的那套单元房的门前。先按了门铃,没有人应门。仨儿掏出那天配的那串钥匙的其中一把对着门锁一捅,那门就应声而开。 这是一套大概 …

  第二天上午八点半,杨文忠公司的董事长办公室。  “你怎么了?襄王?病了吗?你的手怎么了?”一身黑色裙装,显得庄重干练的李雁鸣心疼的捧着童瞳那只缠着纱布的手,望着他有些颓然的脸色问道。  “没事儿,这两天事情有点多,有点累了,手没事儿,不 …

晚上快十点童瞳开车将李雁鸣送回了家。李雁鸣下车的时候自嘲的对童瞳笑着说:“襄王,你说我们这次算什么?算网友见面的那种一夜情吗?天亮以后说分手吗?” 童瞳拉过李雁鸣的手说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睛说:“不要这么想,我相信我们以后会继续相处的很愉快,真 …

陈振舒服享受着玲玲的服务,摸着她的头发,叹息着说:“唉——当初要不是你你父母看不起我这个穷小子,拼命反对我们俩在一起,现在我们不用偷偷摸摸的在酒店开房间,哈,应该是在我们自己家的床上。” 玲玲没说什么,只是把脸,贴在陈振的胸膛上,幽幽的叹了 …

  童瞳从丽都大酒店出来,回了张艳丽的别墅,他一上二楼,进了那间由客房改成的“机房重地”,见张艳丽穿着一件紧身的黑色漆皮情趣内衣,乳房和大白屁股都裸露着,此刻正跪在地毯上,高高撅着屁股。而仨儿正将一个白色的浸了润滑液的乒乓球往她的屁眼里塞。 …

“老混混,你怎么还在那抽烟呢,快去给我买衣服去,昨天的衣服都不能穿了,内衣也要买。”童瞳还在发愣,小蕊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从卫生间探出头来叫道。 童瞳按灭了烟,也钻进卫生间,搂过一身泡泡的小蕊道抓住两只滑腻乳房笑道:“买内衣啊,那得再好好 …

“啪——”花姐反手又是一个耳光抽在童瞳另一边的脸上。 童瞳没有动,嘴角挂着淡淡的冷笑,直视花姐的脸。 这两耳光不重,但是很响,带给童瞳唯一的感受就是,这个稳重的女人心里开始乱了。 只有跪在童瞳胯下的芳芳,真实的体会到童瞳心理上的胜利,她感觉 …

早上一起来,童瞳先给刘雪打了个电话,问问李郁芬的情况。刘雪说,李郁芬真的躺在床上起不来了,不过情况还好,没什么大碍。意识还算清醒,只是心里很害怕,现在很依赖我。现在亲戚同事什么的来了一堆,乱哄哄的。 童瞳让刘雪继续陪着李郁芬,要一刻也不能离 …

“老黑,要不要拼拼‘刺刀’?”童瞳早上翻身时候的时候被自己因为晨勃而硬得发疼的鸡巴给硌醒,蹬了蹬昨夜跟他说了半夜话的现在也是一柱擎天将三角裤高高顶起的黑子笑道。 “来吧,谁怕谁。”黑子睁开眼睛盯着童瞳用着捋着像犀牛望月一样高高翘起的鸡巴笑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