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2个相关结果 174次浏览

第十一章   “塔、塔、塔。”  我把脚用力的在家里的地板上踏了几下,前几天那撕裂般的疼痛一点都没有了,看来伤口好的差不多了  嗯,今天终于可以上班了,一想到这,我的心里敞亮多了。  就在一个星期前,我奉沈傲芳的命令去什么第三监狱进修,可是 …

  「呜,好痛!」  我忍着从脑门传来剧烈疼痛,皱着眉头缓缓的睁开双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高档的白色沙发上,头上是昂贵的水晶吊灯,显然这是个高级住宅。  我试着想坐起身,但是一阵眩晕袭来,让我再次无力的躺了下去。而我额头上的冰袋也随之掉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