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67个相关结果 20991次浏览

  “回到家后,我们看到聚会已经进行到尾声,院子里只剩下四个孩子了,但兰瑟并不在其中——后来我们才知道,他跟着一个女孩子去了那女孩子家——那四个孩子,三男一女,都是只穿着泳衣泳裤待在泳池边。我和萨丽躲在旁边的黑屋子里,通过窗户看着那边的动静 …

  刚刚跟着斯坦走进他的房子,我就开始迫不及待地脱自己的衣服。套装被扔在了客厅的地板上,乳罩被甩在了一楼的楼梯上,裙子被脱在了楼梯拐弯处,而我的内裤就扔在了去卧室的走廊上。走进斯坦卧室的时候,我身上只剩下了丝袜和高跟鞋。  看到我一丝不挂地 …

  那天,在24个小时里,我和莱西做爱7次,我们甚至都懒得再穿上衣服。  每次在我疲惫不堪的时候,莱西都会想办法让我再硬起来。虽然并不是有意的,但每次让我重新硬起来的手段几乎都是一样的。她会告诉我,让我看着她娇小的身体,想一想这样柔弱娇小的 …

  我叫塔米,丈夫巴尼是一个非常完美的男人、一个伟大的丈夫和一了不起的父亲,我深深地爱恋着他。我们已经有了两个非常漂亮、可爱的孩子,老大斯塔奇9岁,老二布来恩6岁。我生活在已经实现了的美国梦中,老公疼爱我,孩子健康活泼,居住在郊区的别墅里, …

  马维斯和我结婚已经十几年了,虽然我们仍然深爱着对方,但我们的婚姻生活已经变得枯燥乏味,至少在性生活上是这样的。我们仍然在一起做爱,但那已经没有激情,成了例行公事——每周二、五两次,偶尔也会有一周三次的时候。虽然我极力想让她达到高潮,但激 …

  坐在汽车里,我呆呆地望着车窗外对面大楼坚固的水泥墙。我不知道此时自己是什么心情,是该释怀还是该悲伤。事实上,我感觉自己已经麻木了。为什么会到了这一步呢?我能够阻止吗?如果我明白她真正欲望的话,也许我能阻止,但我不知道。我根本无法知道她到 …

  当最后一个男人在瑞普丽的嘴里射出污秽的精液后,我看到她似乎再也吃不下去了,一缕浊白的液体顺着她的嘴角流了出来,流到了她的下巴上,再滴到赤裸的乳房上。这时,男人们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我想他们应该是想去卧室了。我知道瑞普丽在去卧室的路上,一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