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20个相关结果 100419次浏览

                (一)  我叫韩柏,今年22岁,因工作的原因调动到了XX这边上班,远离了父母,生活就更加的无拘无束了。  我租的房子是一室一厅的,这时候的房子左边是一室一厅的房子,而右边是二室一厅的,刚搬进来的时候,我就看到 …

             第九章翻云覆雨  阿豪搂着王春月的小细腰走进楼里,王春月已经快被跳蛋弄得高潮了,软软的靠在阿豪的胸膛里,两只胳膊吃力的搂住阿豪雄壮的腰部,双腿无力的向前滑动着,整齐的牙齿轻轻咬着粉红的下嘴唇,嘴里发出一阵阵呜呜啊啊 …

  上次给大家讲到我带着妻子赶往花脸开好的酒店。路上奇堵,真是应了那句好事多磨的话了,妻子看着我着急的样子不断的笑话我,说:你怎么就那么着急自己妻子被别人玩呢?  哈哈,说不着急那是假的,妻子被花脸调教的那么多次,连带着被花脸的男奴也玩过了 …

  「还是第一次吗?蓉奴?」秦阳笑嘻嘻的问到,秦阳怎么可能不知道苏蓉还是处女,他阅女无数是不是处一眼就知道。  「啊?」苏蓉明显被秦阳问愣住了。不明所以的看向秦阳。  「我问你是不是处女,要不是的话我可要好好惩罚你这个小贱奴了」秦阳威胁。  …

  此时的苏蓉心中有悲有喜,喜的是终于见到了好久不见的清姐,悲的是自己心中汪清高贵冷艳,知性成熟的光辉岁月崩塌了,变成一个不知羞耻的母狗,光天化日之下不穿裤子和胸罩跪在办公室里给秦阳口交,还将那恶心的精液含在嘴里这么久,这令苏蓉有点难以置信 …

  『操!那女人就是个傻逼,这么多睡觉的偏抓我。」我边走边生气地对身边的死党易航咒骂着班主任。  「那还不是因为你妈也是老师,她才会特别关注你。」易航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不过她样子倒真蛮好看的,尤其是那奶子,我看至少有D。」  「就是个骚 …

淩娇欲乱妻第一幕:源起  陈超,33岁,是一名极为普通的津城公务员,每天都在忙着处理各类案宗,有时还要加班熬夜的处理,其实陈超的普通,也包括了他的一切:样貌、身高、身材、工作、收入等等等等,但是唯一一个不普通的,就是比他小3岁的妻子,一个千 …

  6- 3一股微酸、微涩、微咸的液体流进小昭嘴里,说不清是什么味道。可是小昭却觉得身子一热,小腹下方真的又湿润了不少,不由叫道:“王哥,我觉得我真的变骚了!”  王五笑着应道:“我没骗你吧!你再把头往前探,舔舔王哥的卵蛋,舔舔王哥的屁眼, …

  小时候,在刚有性别意识的时候,我就对女人有很大的兴趣,我想,这也是所有男孩子的兴趣,总想偷偷的和女孩玩下面,但是由于那个时候不懂,性器官就是在外面轻轻触摸,但仅仅是这样,也会感觉到了无比的舒服畅快。  随着年龄的增大,总是很想深入地了解 …

我的名字叫李伟今年18岁就读于市第三中学高三,身高1米75样貌有那么一点点帅成绩方面在班上也是前几名的,因为遗传了妈妈的智商再加上妈妈可是我们班的老师一部分是被逼的。 我的妈妈蓝梦灵41岁一看就知道很年轻就生下了我,因为我妈妈很早就跟当时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