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19个相关结果 14165次浏览

  “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那时候,那时候我是身不由己的啊!”抽噎着的声音响起,爱莎贝和依莲怒气冲冲地看着桌子对面的人,那个曾在大庭广众之下强奸同学的男剑士学员,此时全然没有了那时兽性大发的威风,带着哭腔努力地为自己申辩着。那名惨遭蹂 …

  时间结界真是种神奇的魔法,萧镰带着二天使回到旅店上空的战场并隐身在一旁时,还隐约可见阿曼达突然消失而留下的残影。  艾裴莉首先停止了与阿伦的纠缠,窜至两人消失的位置,疑惑地和另外两名魔族男子对了一下目光,转身喝问,“是不是你们几个天使搞 …

  萧镰摆摆手,屋子里的污秽之物全部化为乌有,柔和的风元素吹走了腐臭的气息,彷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排泄带走了大量的热量,致使凌雪的身体‘突突’地颤动,双眼翻起了白眼,险些昏迷过去。  萧镰终于解开了他的裤子,一条雄健的巨龙昂然而起, …

  “卡列尼娜,接受淫族的种子吧!”凌雪的嘴唇轻动,萧镰的声音极不相宜地从中传出。随着话音,她的手掌一窒,紧紧地贴在卡列尼娜的阴门上,轻轻一揉,那根属于萧镰的肉棒跳动几下,狭小的淫穴盛不下乳白异常的精液,从子宫中倒流出来,沿着凌雪玉藕般的手 …

  爱莎贝很奇怪,从没请过假的依莲今天居然没有来学校。本想去看一看,学校内离奇古怪的事情却层出不穷,牢牢地把她托在这里,脱身不得。  而此时,依莲正虚弱的靠坐在墙边,稍稍一个不慎,就可能带来连续的高潮,不断的泄身和困倦搅得她疲惫不堪。睡意袭 …

第九章淫欲军团  “啊!不要……不要!我要死掉了!啊!”  一声惨叫,爱莎贝从恶梦中醒来,急促的呼吸间,脸色酡红,鬓角汗珠滚滚,胸口一起一伏,就像经历了一场激烈的体力劳动。  回想刚才的梦境,爱莎贝的脸色更是樱红,肉穴和后庭居然真的隐隐 …

  摆平了神魔诸事,几人重新踏上前往亚逊公国的路途。  一路行来,却也再无大事,总是有几个不开眼的小贼拦路,对几人来说也是全无威胁,小事一段。不知不觉间,亚逊公国的都城,亚逊城,已出现在几人眼前。  亚逊公国国力虽不甚强,但国家富裕,人民生 …

  是夜,月朗星稀,微风拨开几丝薄雾,皓月泼洒下银光,凉凉的,澈入心菲。  独自一人躺在卧房床榻上的凌雨伸出白皙的小手点数着天上的星星,却是怎么都睡不着。风忽急忽停,玩弄着她亚麻色的发梢。闪动的眸子似乎比星光还要灿烂,让相形见绌的星星显得有 …

  “呜……呜……”口中被塞上了流露着淫秽气息的口塞,慕紫玫只能颤抖着被吊过头顶的手臂,发出模糊的声音以显露内心对下一幕未知的恐惧。为了加重阴森的气氛,这间小小的囚室没有窗子,石砖砌成的墙壁上点着两盏昏暗的油灯,另一侧挂着各式的淫虐工具,看 …

  冠冕堂皇的宫殿,伴着几片拦腰飘过的云朵,有种朦胧的神秘感觉。数十根几人合抱的石柱撑起拱形的石门,几尊凋像微笑着站立在两旁。花丛,喷泉,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与协调。  宽阔却不显空旷的大厅里,几十名老少各异的男女低着头恭敬着面对着一尊面貌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