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宅】(23.24)

               第二十三章
  我独自离开了别墅,前往叶珊举办签售会的城市。好在那只是叶珊巡回签售
的第三站,所以离我们住的地方并不远。刚刚天黑的时候,我就已经到达了主办
方居住的酒店。
  因为之前,已经和主办方通过电话,他们知道了我要来的消息。为了方便,
叶兰并没有讲我管家的身份,只说我是家庭代表,加上事态的严重,且是在他们
策划的活动期间发生,主办方对我的态度好的出奇。开了最好的房间让我休息,
并安排了丰盛的宴席为我接风,但这些并不能让我的心情有所好转,我急于想了
解的是叶珊失踪的情况。
  叶珊是在头一天的晚上不见的,陪同我吃饭的人当中,有一个三十岁左右被
称为吴夫人的少妇,她是活动期间专门负责叶珊生活照顾的人,而且以往的每次
活动也都是由吴夫人担任此项工作。虽然事情已经发生了近24小时,但吴夫人
脸上的惊慌仍很明显。
  她告诉我她最后一次见到叶珊是晚上的九点半以后,参加完当地的欢迎酒会
之后,叶珊很早就回了房间,然后到了十点半之后她提出要一个人出去走走,因
为叶珊经常这样,加上她只是一个人气作家,并不会像影视明星那样,支持者中
有太多狂热分子,所以也不会有什么问题或者危险,所以吴夫人就没有阻拦,也
没有通知出版商。
  但过了说好的回来时间,叶珊却没有回到酒店,吴夫人拔打叶珊的手机,却
是已经关机。
  这时候吴夫人才通知出版商,但起初所有人也并没过份担心,只以为是手机
没电一类的原因,但过了半夜一点,仍不见叶珊回来,出版商感觉事情的不妙,
立刻派人出去寻找,不过那个时候街上已经没有什么行人可以打听消息了,因为
这是一个叶珊没有来过的城市,所以大家猜测她不会走的太远,便在附近可以停
留的地方打听,终于在离酒店四个街口的一家咖啡屋里有了线索。
  那里的柜台上的一个服务生正是叶珊的书迷,她肯定的回答叶珊曾经来过,
并且拿出一本叶珊的书,上面有叶珊的签名,落的时间是当天,服务生说她走时
是11点20分,因为那正是签完名的时间,她曾经专门看过手机上的时间。
  这一通忙下来,时间已经接近四点了,仍然没有任何叶珊的消息。所以主办
方只好连夜通知电视台更换原定的节目。
  第二天,所有人又到处寻找,但自从离开那家咖啡馆,叶珊就好像人间蒸发
了一样。
  正当我责备主办方为什么不主动向我们通知的时候,一个中年人神色匆匆的
抢进了我们吃饭的地方。其他人纷纷向我介绍,这位是出版社的股东林先生。
  这位林先生一进来,便热情的跟我握手,并一个劲的道歉,说之所以没有通
知我们,是不想把事态扩大,而且也坦承是有出于不想有损出版社形象的想法。
并且还说直到刚才,他仍带人在外寻找和打听消息。
  林先生显然是社交场中的老手,既然一开始就摆出了认错的姿态,还把每一
句话说的十分到位,那我也不好再发多大的脾气,毕竟生气对目前的状况是于事
无补的。所以接下来的气氛相对变得不那么紧张了,但这只是表面。我想每个人
都在装着情绪稳定,不过我跟其他人不同,其他人掩藏的是焦急,但我掩藏的却
是些许的兴奋——因为我似乎已经发现了一些东西。
  我在来这里之前,曾经到叶珊的房间,找出了以往收到的每份自慰光盘,我
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看这些,但直觉让我在接到消息的瞬间就联想到了这些东西。
  画面删减的非常干净,除了一只手和下身之后,什么也看不到,当时我仔细
观察了那只手,加上之前我曾经估计画面里的人应该和出版社有关,所以自从到
了酒店之后,我就开始留心观察每个男人的手。
  在观察过所有人的手之后,我本已经有些失望了,但这个林先生却出现了,
我差不多只看了一眼就已经做出了判断,每次寄光盘和精液的就是这个人。
  虽然这并不能说明他和叶珊的失踪有必然联系,但起码算是有了一个可以寻
找的方向。
  按照吃饭时商量的意见,我们决定还是暂时不报警——主办方是担心声誉有
损,而我是因为已经有了线索。招待结束后,众人各自离开,大多数人继续找寻
工作,我就由林先生和吴夫人陪同回到房间。进房间之后,我告诉林先生,自己
想去叶珊的房间看看,请他先稍呆一会,稍后有事想和他谈。林先生当然态度热
情的答应,然后吩咐吴夫人为我带路。
  离开之后,我开始和吴夫人交谈,我从他的口了解了很多信息,原来这个林
先生并没有和大家一起住在酒店,因为他在本城有一套小院,不过吴夫人也证明
了事发后这段时间,林先生一直跟大家在一起寻找叶珊。
可能是怕更多得罪我的原因,她对我的问话相当配合,而且一再表示希望这
次事情可以圆满解决,同时还请我替她求情,因为这次事件的发生,将可能让她
失掉她在出版社中轻松但收入不错的工作。
  因为并不是真的要察看叶珊的房间,所以在知道了想要的信息之后,我很快
就回到了房间,然后跟林先生敷衍两句,说为了叶珊的发展着想,同时也是为了
出版社的声誉着想,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我们也不愿意把事情公开。林先生一
劲的表示感谢之后,在我桌上留下一个信封,就去了主办方办公的房间。不用打
开,我也知道信封里装的是支票一类的东西。为了让姓林的安心,我并没拒绝。
  林先生刚走,吴夫人就问道:需要我替我你放水洗澡吗?
               第二十四章
  吴夫人故意把” 放洗澡水” 说成是” 放水洗澡” ,显然,言外之意是想给我
来点肉体贿赂。虽然这个吴夫人无论是长相还是身材都相当有条件,但我现在着
急的却是别的事,所以含笑婉转的拒绝了她。我说自己要一个人出去打听一下,
便迅速下楼将车开到了酒店门外的路边。过了大概十分钟,林先生走出酒店,上
了一辆停在前停车场的汽车,我和他同时发动了汽车,然后悄悄跟在他的车后。
  我不知道我来时,他是否看到了我的车,所以我不敢跟的太紧,差不多保持
不会跟丢的距离。
  半小时后,林的车开进了一片高档住宅区,这一带全都是两到三层的独立洋
房,并且每座楼之间都隔着相当的距离。我慢慢跟着,并看着林把车开进了一幢
两层房屋的车库,接着楼房里的灯亮了起来。我把车停在另一幢房子后面,然后
跑到到了林的房子处。他的后院没有围墙,只有不高的一排树栅,翻过树栅我从
建筑的阴影里向房子慢慢靠近。
  糟糕的是,没有一扇人能进入的门窗是可以打开的。正在为难的时候,我发
现了一个落地窗的窗帘没有关严,我顺着缝隙往里看了一眼,里面是一间客厅,
林侧身站在一排沙发前,正和沙发上的什么人说话,但因为角度有限,我不能看
到沙发上的人,而且我也听不到讲话的内容。
只见林的表情越来越糟,突然的一挥手打了对面的人一耳光,然后他另一只
手伸过去,像是纠住了那人的身体,使劲一拽,那个人整个从沙发上摔到地面,
虽然头发挡住了部分面孔,但我还是一眼认出了,倒在地上的人正是叶珊。
  叶珊的身子是被绑着的,并且身上已经没有了衣服,可是,我能看到部分很
少,所以我无法判断她是否受到了更多的伤害,事态的严重不允许我再有迟疑,
我从旁边找到一张折椅,猛力砸开了长窗的玻璃,房间里的两个人都吓懵了。叶
珊看见是我之后,马上表现出惊喜无限的神情;但林在反应过来之后,先是惊吓
继而马上向我扑了过来……
  看来姓林的这家伙经常做运动,但我自从有了这份工作之后就很少有时间锻
炼身体了。好在我比起对方要年轻力壮一些,这个家伙最终还是让我放倒在地。
  我解开叶珊身上的绳子,可能这一天多都没有吃东西,再加上受到惊吓的缘
故,叶珊全身无力的软倒在我的怀里。我用捆叶珊的绳子把林绑了个结实,然后
才为叶珊找回了衣服和一些食物。
  一切停当之后,我询问了叶珊之前的情况。原来在离开咖啡馆之前,叶珊就
接到了林的电话,说是有工作上的事要跟她谈。叶珊告诉了林自己在的地方,林
就开车接她到了自己的这个住所。因为林告诉叶珊之前已经跟酒店里打过招呼,
所以叶珊并没有再打电话通知。到了住所之后,叶珊喝了小杯林为她倒的红酒,
之后的事就不知道怎么样了。
  等叶珊再次记得的时候,自己已经被脱光绑成了一团。叶珊曾经多次试图逃
跑,可绳子实在捆的太过结实,并且四周也没有锋利的东西。如果不弄断绳子去
撞玻璃的话,先不用说这样的玻璃自己是否能撞碎,就算撞出去了,以自己全身
赤裸的样子还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叶珊就这样在徨然不安中度过了一天,直到
刚才姓林的回到这里。
  我问叶珊我进来之前,姓林的跟她在说什么,叶珊回答说,姓林的先是要她
就签售会上的事道歉,然后还要她拍什么录像,说以后一切听他吩咐之类的话。
  到现在叶珊还完全不知道,有什么事要向林道歉,但那样的录像却是她怎么
也不肯录的。正为了叶珊的拒绝,姓林的才打了她,那正是我看到的那一幕。
  听完了叶珊的讲述,姓林的也已经缓过劲来。虽然,姓林的这样做法相当可
耻,但叶珊并不想把事情弄大。既然没有更加实质性的问题发生,那作为我一个
旁人,也不好有更多的意见。
但为了确保万一,我使用了林自己的办法,用DV拍下了林自己供述罪行的
录像,并且在录像中保证今后不再发生此类事情。这样的录像我录了两份,先是
正常情况下录了一份,然后我同样扒光了林的衣服,让他跪在地上又录了一份。
  然后我警告他,如果今后有任何的不愉快,那这两录像就将分别出现在警局
和媒体手中。录好这些之后,我们又一起商量了一下回酒店之后的应对之辞,然
后解开林的绳子,分别回到了酒店。
               (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