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刀客的命运(七)

  回过头提一下,说那杜三到太尉府,将消息传递给了太尉,太尉听了这个消
息心下大喜,栾霆这个反抗他的组织这些年在各地给太尉的势力造成了不小的冲
击。
  据说他们每个人手臂上都刻着一个“正”字,每杀一个人,就在那人的额头
刻下一个“邪”字。这种铲奸除恶匡扶正义的暗杀活动让身在京城的太尉措不及
防,每次派人去调查追踪他们,这些人却早已转移地点了。
  现在他们终于来到了京城,将目标转到了太尉的身上,听到这个消息,太尉
不由得又惊又喜,他立刻派人召集了一些精锐,准备将这伙反贼一网打尽。
  这伙精锐乘着暮色匆匆上路,此时此刻,栾霆和他的弟兄们正藏在城门外的
客栈里,城里的探子传来了太尉府出动人马的消息,还没说完,就看见城门口尘
土飞扬,几匹骏马当先飞驰,从尘土中如闪电般一一窜出像箭一样直射五里外的
员外府,看这速度,要不了多久就会发现那里已经人去楼空了。
  时间不多了,栾霆不经有些犹豫起来,这些个兄弟硬闯的话,难免惊动太尉
府里的守卫,倘若在太尉府里厮杀得太久,非但不能救出女儿刺杀太尉,被这一
拨人马返身围在府中,那时就是插翅也难飞了。
  稍一思考,栾霆便向弟兄说道:“这拨人马来去太快,我们没有足够的时间,
太尉府里的地形又还没有彻底摸清,此去过于危险了。”
  乾德点头,道:“大哥说的不错,不能白白送命。看来这次暗杀老贼的计划
要先放弃,大哥,趁着那些高手离府,派几个兄弟去救小姐要紧啊。”
  乾德所说正和栾霆的意思,没等他开口,“赤焰狮子”早已站出来示意要去,
虽说他生性鲁莽,但是栾霆知道在危机的关头唐盛却有常人所没有的冷静,再加
上太尉府毕竟是个凶险的地方,一般的人物根本无法活着出来的。
  想到这里,栾霆说道:“此事不宜张扬,乾德兄弟,你带着兄弟们速去长安
的基地;我和三弟去救秀珊,到时长安再会。”
  乾德心中并不希望栾霆去冒险,但是他也知道他要救的毕竟是自己的女儿,
也不好说什么,便吩咐了唐盛几句,带上其余的兄弟出发了。
  再说我这边正和红蔷紫杏吃饭,听到有人敲门,红蔷开了门,原来是太尉的
紧身侍者,红蔷赶忙把他让进来,一边笑着说道:“是金公啊,太尉又有什么事
吗?”
  我也急忙站起来迎接,把他让到一边坐下,问道:“实在是麻烦金公了,刚
才去外面闲逛了一圈,不知太尉有什么吩咐吗?”
  这位金公摆了摆手,愉快地笑道:“没事没事,太尉一听说大人你不知去向,
可急坏了,就吩咐我过来看看。既然大人平安无事,在下还是速去禀报,也免得
太尉担心。”
  送他到门口的时候,我忍不住问道:“金公,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好像十分紧急的样子?”
  “哦,刚才有探子来报,那伙专门对付太尉的反贼现在正聚在城外的乾员外
府里,太尉本准备让大人你也跟着一起去围剿的,谁知大人偏偏不在。”
  原来如此,送走了他,我心里又忍不住想着太尉到底派我去的用意是什么呢?
这种事想破了脑袋我也想不出来,就只好放弃,吃完了饭,天色渐渐沉淀下去,
美好的夜晚就这样悄悄地到来了。
  经过下午的那次不经意的窥视,蠢蠢欲动的性奋有在这迷蒙的夜色之中被唤
醒了,事实上对于紫杏姑娘的冲动几乎从来都没有断绝过,虽然我得承认和女人
红蔷之间的经历充满了兴奋欢愉,到后面简直已经摩擦出琴瑟和谐的火花,在这
样的夜晚,倘若这屋子只有她一个女人的话,我会义无反顾地对她进行真诚的勾
引,并满怀着期待的喜悦和她在床上进行一番龙凤齐鸣的勾当。
  但是上天给你这样的一个机会,把同样丰盛的另一份美味佳肴赐于你面前的
时候,你会以同样虔诚的心情感激上苍,等你感激地差不多的时候,你接着要做
的,自然是开始细细地享用这份恩赐了。
  这么比喻多少有些牵强,但我当时的心情却正是如此,同时我以一种专一的
眼神注视着紫杏姑娘,希望她能够被我这赤裸裸的表达所感动并委身于我——在
对付红蔷那个淫荡的女人的时候,我甚至连这种表示都没有用上。
  然而这一切没有像我想象的那么顺利,就在我看到紫杏姑娘在我的淫威下开
始荡漾起脸上潮红的春色眼看着就要投入我怀抱的时刻,那个妒火中烧的女人居
然从中作梗,我看到她拍拍紫杏的肩头,这一拍直接拍散了她脸上的娇羞之中最
迷人的娇的部分,红蔷这罪恶的女人在她的耳边说了一些不可告人的话语,然后
就对我宣判道:“天色也不早了,我先带紫杏去休息。”
  我当然不能让这女人得逞,就以一种警告她的语气问她:“你要带她去哪?”
  “去对面玉容妹妹的房间啊。”她以一种理所当然的口气回答。
  这女人实在可恶的紧拉,干起这种伤天害理的棒打鸳鸯之事来居然还摆出这
幅行侠仗义的架势来,差点没把我牙齿咬碎,我就用警告之中加入了一点点批判
的口气问她:“这么做恐怕不太合适吧?”
  “是吗?”她饶有兴致地问,地狱的险恶掩饰在从容的表情之中,“那你说
怎么合适?”
  “我的意思是,让紫杏姑娘来这里,这是太尉他老人家的意思;所以呢,我
对于紫杏姑娘,是有着很大的责任的,所以我想紫杏姑娘还是留在这里比较合适
一点。毕竟太尉的意思,我们都不得不尊重的,是不是?”想到了这么一个理由,
我就在心里给自己由衷的鼓了鼓掌,并发出了人生观的赞叹。我忽然对自己很满
意,这种膨胀的得意掩饰在冷静的表情之中,更蔓延至心灵空间的全部。
  我看到紫杏姑娘为难的看着身边的那个女人,我知道她是在向她作出类似于
“既然如此,没奈何只好留下”的暗示。但是这无恶之源挣扎着对我说:“你很
尊重太尉的意思,那么你尊不尊重她的意思呢?”
  “我当然尊重紫杏姑娘的意思了,你看我像是个强忍所难的人吗?紫杏姑娘
有其他的意思,我就算背着违背太尉血海也似的干系,也……”我简直不假思索,
说了这些违背天地良心的话。
  但是话还没有说完,紫杏姑娘就用深情的目光看了看我,然后她和红蔷进行
了短暂的眼神交流,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红蔷看了我一眼,她看到这个男人的脸色很不好看,通常这种事发生的时候
她都忍不住要笑的,但是这一次她一点想笑的意思都没有。我没有注意到她看着
我的眼神,我的眼神说实话那一会儿有一些呆滞,等我回过神来准备嘲笑一下我
自己的时候,我发现红蔷已经离开了。通常一个人自我嘲笑的时候总会有一种寂
寞的心情,一个人天性中并不希望和别人分享这种心情,当我发现这屋子里只剩
下我一个人的时候,我就愉快地笑了。
  我从来没有想过,一个人在不该笑的时候笑,会有什么后果。
  如果不是我发出笑声的话,也许栾霆和唐盛不会想到要进来,他们缺少一个
可以带他们去监狱的领路人,他们本来还没有想过要如何获得,直到顺着这带领
他们的笑声闯进我的房间。
  我当然没有大惊小怪地叫喊出来,事实上栾霆兄弟的刀架到我脖子上的时间
远比我从惊讶转而恐惧继而发出任何声音的时间要短,他们悄悄地说明了来意,
我十分配合地点了点头。
  事实上如果不是今天下午的那一次游园的经历,让我神奇地发现了太尉府最
隐秘的地方,我想此刻我已经是一缕刀下亡魂。这世界上的事情就是如此的天衣
无缝,当然我也可以死,如果我死了,这世界上的事情依然是如此的天衣无缝:
事情从来都是正确的,只是人常常出现在不该他出现的事情里面——虽然改变不
了事情,多少改变了自己。
  我带他们来到监狱的门口,这一路上我们正大光明的行走,没有遇上一个太
尉府的人,栾霆一直在警告我自己的生命正处在一个多么容易失去的可能上面,
让我不要随便拿它开玩笑。
  等我带着他们来到他们想来的地方,我就真诚地告诉他们,我所知道的就到
这里为止,但是为了防止你们担心我去通风报信而杀我,我还是决定与你们一起
下去,我走在前面,有什么机关暗箭,也替你们挡一挡。
  这两位同意我的看法,就把我脖子上的刀挪开,我在前面带路,来到了那件
屋子。
  晚上这牢里本只有刘安一个人,但是今天他却偏偏不在,其原因你到了林茵
的闺房里自然就会明白,这对男女初尝禁果之后一发而不可收拾,此刻正在林茵
的床上翻云覆雨。
  我们点起了灯笼,顺着地牢前进,很快就找到了栾秀珊。她已经慢慢地有些
恢复过来,父女相见不禁抱头痛哭起来,在场的几位都忍不住流下了发自肺腑的
眼泪。短暂的唏嘘过后我们又顺着原路返回,走出监狱。
  “赤焰狮子”抄起手中的刀子,从我背后也不喊话就发力砍下,这种非英雄
好汉所为的行径招来栾霆的反对,也挥一挥刀子剁开了取我性命的利器。
  “大哥,”唐盛不解地说道。
  “我看这人没什么武功,这样杀他坏了名声,看在他也于我们有功的份上放
他一条生路吧。”栾霆把话说完,这三人就立刻窜入了夜色之中。
  其实在走出监狱的时候,我并不是没有想过跪下来求饶,事实上唐盛兄弟的
刀向我捅来的时间远比我考虑到他们杀人灭口的时机然后开始跪下的时间要短,
我揣着这条命努力地辨别着回去的路,死亡的恐惧终于从我的心头慢慢地散去了。
  等我回到屋子的时候,终于长叹了一口气,坐下来喝了一杯茶,我看到紫杏
姑娘坐在对面的床上。
  我又仔细看了一遍,从上到下,确实是紫杏姑娘的身体没错。我就小心翼翼
地靠近,这时候我的心情还是难以相信,等我坐到床沿,紫杏姑娘的脸靠的我这
么近的时候,我就问她:“你怎么来了?”
  “红蔷姐姐说服我来的,”她看着我,“她一定是很喜欢你,说了你很多的
好话。”
  我简直不敢相信,就把房间里的灯吹灭。在黑暗中她慢慢地躺下,让我把她
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地脱下,她也把我的衣服脱去,很快我们就赤裸裸地拥抱在
了一起。
  “要是她知道你连问都没问她一句,肯定会很失望的。”我在她身体摸索的
时候,她说。
  这女人还有闲情逸致想这些事情,实在可恶的紧。我就扑上去把她的嘴巴封
住,狠狠地吸吮起来,一边挺直了舌头捅到她的嘴里,那小巧的香舌围绕着它旋
转,有一种微甜的味道。
  没一会她的喘息就变得急促不安起来,而我贴着她下体的肉棒也在不知不觉
之间被情欲充实地火热坚硬,我挪动下身,舒服地让它在她光滑的身体上面摩擦,
然后不自觉地跑到了她丰满的乳房中间,以一个半坐的姿势,让肉棒穿梭在这一
对柔软的小山之间。
  紫杏用双手扶住自己的乳房两边,她看起来也很有兴趣,让乳肉夹紧了抽插
的肉棒,翻滚的部分被摩擦和肉棒传递过来的热量释放出极大的快感,她呻吟的
都有些陶醉了。
  手指在一触碰到敏感的下体的时候,她剧烈地颤动了一下身体和呻吟,身体
里面的液体无法控制地网外逆流。
  把肉棒从双乳间脱离出来,此刻它需要一个更适合它的地方来释放自己的力
量,我把紫杏的一双大腿分开,搀住两个腿弯让它们向上翘起,我知道此刻紫杏
的肉缝正在向上张开了小嘴呼吸着空虚的凉气等待着,慢慢地将下身靠近,直到
凸起的分身触到了她的肌肤,又划过茂密的丛林,紫杏发出渴望的声音,那声音
像是引路的调子一样随着肉棒更接近于自己最敏感的中心而变得更短促强烈。
  随着一声粘煳煳的声音,我把肉棒深深地插入了紫杏撑开了的肉穴里面,俯
下身子,随着下体慢慢的抽送双后配合地把玩着她的一对乳房。然后下面的速度
渐渐超越了上面的速度,紫杏的呻吟声前后之间产生了越来越大的重迭,她的身
体也越来越软地前后晃荡着,一股股翻飞的淫液沾湿了我们的身体,撞击之间的
声音充满了难舍难分的细腻缠绵。
  神经中一点一点像四周扩散开来的快感终于麻痹了人最后的意志,只剩下无
穷无尽的欢乐,肉壁收缩之间涌出来的爱液也点燃了发射的导火线,另一个方向
火热的液体终于一股一股尽情地冲了出来。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