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宅】(21.22)

               第二十一章
  这只” 冰棍儿” 是用红酒和柠檬汁做的,它除了尺寸略大一点之外,基本和
男人挺立时的阳柄一样,只不过它的表面并不那样光洁,多了很多凹凸的棱线和
不同形状的突起,当然这些都是由冰冻结而成。
  叶兰的身体慢慢往下沉,她的脸清楚的告诉我,她正强忍着什么样的滋味。
  不用说现在时至初秋,山中的夜晚已经相当清冷,即使是在火热的夏天,这
样的做法也不是人能承受的。叶兰全身都激起了鸡皮疙瘩,紧贴近冰柱的两片阴
唇似乎已经冻缩了尺寸,但她還在努力克服著,到差不多冰棍剩下一寸多時候,
叶兰再也容不下了,于是她又试着抬高屁股,把冰棍从身体里拔出来。
  就这样一上一下,叶兰开始用冰棍做爱。而且她很快发现,只要身体在上下
移动着,冰凉的痛苦就显得小些,如果能偶尔的忘记其中的痛苦,甚至还能从中
体会到一种别样的快感。
  动作还在时缓时急的继续,冰棍最表面的一层开始融化,那些突起的形状和
花纹变成液体,混合着叶兰的体液流向桌面,或者飞溅到四周。我让云清用舌头
清理这些液体,做为对她帮助叶兰的奖励。冰柱的表面越来越光滑,这让叶兰少
受了很多罪,但也同样少了很多快乐。
  叶兰一声长吟,整个人瘫倒在餐桌上,紧接着一声脆响,已经化到很细的冰
柱,被叶兰瞬间倒下的力量折断了。我命令云清用嘴叼出留在叶兰身体里的一截
冰棍,然后和另一半一起放进一个酒杯。
  云清按我的吩咐暂时离开了,我围着餐桌欣赏眼前的盛景。叶兰整个身体趴
在餐桌上,嘴里低低喘着气,身上的鸡皮疙瘩还没有完全消退,因为,一条腿踡
着,所以屁股仍微微向上翘起,臀缝中一对丰满的肉唇仍过着冬天,不停的发出
轻微而不规则的颤抖,甚至影响到旁边的那朵菊花也像是受了霜,瑟瑟的收缩战
栗。
  有一些红酒已经开始蒸发,从叶兰的灵泉深出延出一条淡淡的红线。正对着
红线的是叶兰修长坚实的双腿,或是丰隆或是纤收,优雅的弧线勾勒出任何男人
无法抵抗的符咒。
  到这个时候,我才正式看见了叶兰脚上那双鞋,并不是我一开始以为的那种
高跟鞋,这是一双连鞋底都加厚了的笨重东西。这双鞋的鞋底足有七八厘米厚,
看上去很重。女人为了美丽真是什么事也愿意做的,我心里这样想。
  云清从楼上回到了餐厅,手里拿着那件情趣内衣,自从我早上发现了它的不
同之后,我就一直计划着把它穿在叶兰身上。
  这件衣服从外表看只是一件上下相连的美体衣,蕾丝和薄纱分别用不同的方
式,掩护着下面的肌肤,又恰到好处的把应该展示出的部分,不多不少的显露出
来。衣服上还有一些金属片的小妆饰,或者它们并不仅只是妆饰。
  另外还配着一双网格的丝筒袜,和连在衣服腰身上的吊袜带。为装上袜子,
云清不得不替叶兰脱掉鞋子,她也感叹鞋子比她想象的还要笨重。我又充当了一
次观众,看着云清为叶兰穿上衣服,因为叶兰自己还是丝毫没有力气,仍然瘫软
的她,只能勉力的给予配合。
  我能感觉出叶兰对这件衣服的惧怕,那是当然的,这可是她自己设计出来的
东西,她完全了解这件衣服的作用。而我,也正是发现了这件衣服真正的作用,
才对它产生如此强烈兴趣的。
  在这件衣服的里面,隐藏着很多电极,这些电极遍布全身很多地方,而且这
些电极并不是简单的一个铁片,有的上面还设计了突起的颗粒、细针、或者金属
丝做的绒毛。
衣服胸前的电极被设计成一个由带有毛刺的细钢丝盘成的螺旋,在螺旋的顶
端,也就是将压在乳头的位置,是一个内陷的小钢帽,里面布满了细针。而衣服
的下载截,在两腿之间留着两个带螺纹口的洞。
  最特别的就是这里的设计,这两个洞口都是用绝缘的橡胶做成的,但在橡胶
的外缘,却包着高导的金属。在云清一起拿下楼的东西里,我选择了两件,给叶
兰装上,看来这是配套的东西,上面的螺纹就是衣服洞口的尺寸。这些都是叶兰
自己的设计的,我想她很了解自己的需要和敏感的地方。
  一切装束停当,一个问题却让我犯了难,这件带着这么多电动玩具的衣服,
却没有可以接上电源的地方。难道是直接把电接到某两个电极上,但设计这么精
巧的衣服,恐怕不会这么简单吧。我用眼神询问叶兰,叶兰的脸泛出难为情的红
色,过了好半天才用小到不行的声音说,给我穿上鞋子吧。
  或者是云清拿掉了什么东西?我让云清替她穿上鞋子,打算看叶兰会再拿来
什么。但穿上鞋子的叶兰并没有离开餐厅,她看了看我,然后踮起腿后跟,缓缓
蹲下来,从脚跟和鞋子接触的地方撒下两张胶皮。然后努力保持着脚跟和鞋子的
距离,全身的力量靠脚掌支撑着摇摇晃晃站了起来。
  叶兰哀求的目光看着我,似乎是盼望着我的拯救。从她刚才的动作中,我已
经知道了答案。
  原来这双笨重的鞋子就电源,丝袜的脚跟部分一定设计了裸露的金属丝,而
鞋子的脚跟部位被设计成胶皮掩饰下的电源,当胶皮撕下之后,只要叶兰的脚跟
接触鞋子,就等于自己插了电源,全身的机会就自动启动,一件情趣内衣瞬间变
成一件电刑的工具。这女人一开始就猜到我要让她使用这件衣服,或者她自己一
开始就计划了使用它,所以在下楼之前,就自己穿好了这双特殊的鞋子。
  明白了一切之后,我开始觉得非常的有意思。但我并没说话,还是继续看着
叶兰,她现在正坚持踮起脚跟,但身体已经开始摇晃不支,随时都会一脚踩下去。
  我想叶兰设计也这件衣服之后,自己也并没有尝试过,所以对到将出现的效
果,也并不是完全了解,正因为如此,未知的恐惧更让叶兰担心和害怕。
               第二十二章
  叶兰的身体在摇晃着,我想到了装在叶兰下体里的东西,在她的肉穴里,我
装的是一只摇控的按摩棒。这只按摩棒的不同之处在于,橡胶的棒身上附带着很
多金属颗粒和几圈金属绒毛。
  所以当我打开手里的开关时,叶兰马上就发出了长长的呻吟,紧接着就再也
无法坚持的松驰了小腿,脚跟随之落下,全身的重量让脚上的丝袜紧紧帖上了鞋
底——电源被接通,电流瞬间传遍全身,顺着衣服里隐藏的金属导线传到了每一
个电极上。
  超越极限的麻痹和痛楚,也瞬间笼罩了叶兰全身。当然伴随着的还有意想不
到的快感,这一点我从叶兰脸上泛起的红潮就可以知道。复杂难明的感觉让叶兰
完全失去了自控能力,电源接通后还不到三秒,她就整个人摔倒在了地上。
  不过电源并没有因为叶兰的倒下而被切断,持续不断的快感伴随着痛苦缠绕
着叶兰。因为受到刺激,叶兰的乳头变得坚挺,继而套进了镶有细针的钢帽。
  钢帽的尺寸恰恰是叶兰乳头的大小,所以当乳头在钢帽中变大变硬时,里面
的细针就毫不客气的刺进了细嫩的乳头。而在叶兰的两腿之间,刺激也同样带来
了生理上的变化。
  叶兰的肉穴里分泌出大量淫液,这些液体沿着按摩棒渗出体外,当它们达到
一定的量时,就成了越过绝缘环的导体,内衣里的电流被传导进入了按摩中。
  原来在按摩棒上的那些金属突起,都从里面连接着下端的金属环,所以当电
流导入的时候,整个按摩棒成了一支深入女体的电击器。叶兰整个人在地板上翻
转抽搐,像一条掉到岸上的鱼。
  电流被设计在人体刚刚能承受的范围之内,我不用担心会发生什么危险,唯
一需要防止的就是叶兰,自己太过享受,把自己活活爽死。我让云清把那只融化
中的” 冰棍” 递到我手上,然后让她为我舔弄下身。然后一边享受云清的服务,
一边把从冰棍上融化出的液体洒向叶兰。
  水珠随意的落在叶兰身上,立刻变成新的电极。原本已经开始适应刺激部位
的叶兰,又变得无所适从,不得不随时紧张神经,猜测着下一个出现的电击会发
生在哪里。
  当晚我把叶兰抱进了我的房中,我为她脱掉身上的衣服时,她又一次的昏迷
不醒了。刚刚看完了一场激情四射的春宫秀,欲火焚身的我,下体坚挺异常,全
身的血液像发了疯似的四处奔流,然后最终都汇聚到一个点上,一根圆柱形的海
绵组织里。
  但叶兰仍在昏迷,自然不适合用来发泄,但好在还有云清。我从来没像这次
这样,狠劲的折磨过云清。
  我让她跪趴在浴缸里,把沐浴器的水洒拧掉,换成一个中空顶端有眼的金属
阳具,然后插里了云清的菊眼,并且命令她自己扶好,未经我的许可不能掉出来。
  当我打开阀门,云清的小腹开始清晰的出现弧形,她的脸上却开始出现说不
清的苦楚,随着弧形越来越隆起,云清的表情就越痛苦,终于抵制不住一声长吟,
夹杂了秽物的液体沿着水管和肛门接触的边缘拼命挤了出来,第一股挤出,紧跟
着就是第二股,云清的臀缝里就像是决口的堤坝,一旦开口就不可收拾。
  云清再也坚持不住,终于松脱了手掌,强大的压力和水流的反作用力,把假
阳和水管喷出体外,然后大股的污水跟随而出,四处喷溅,甚至有少量零星的水
点溅到了我的手臂。
  我正好借题发挥,大骂着云清所犯的错误,从旁边拿一条十字纽的皮鞭,高
高挥起,然后重重抽向云清,开始是抽打她的屁股,然后慢慢向上拓展,到最后
根本不分位置,只是一个劲的抽打。
  皮鞭抽在皮肉上的碎响,云清痛苦欲绝的惨嚎,两种声音混合成一块,我已
经分不出哪个是哪个。
  如果以前我抽打云清,是因为她喜欢,那样做可以让她得到快乐,那么今天,
我则完全忘记了她是一个人,忘记了她也有痛苦的感知,甚至忘记了她的存在。
  事后云清告诉我,当时她彻底吓坏了,在她眼里,当时的我完全是另外一个
人。
  不过云清的性格却决定了她的反应,尽管有着害怕,尽管只有痛苦,尽管已
经没有了快感,但温顺的她还是坚持着忍受了下来。要是换了叶珊,那绝对是不
可能的,虽然她也有很好的承受能力,但在她来说,如果超出了她自定的界线,
尤其是当这种行为已经不能给她带来快感时,那是绝对绝对会要求终止的。
  第二天清晨,睡在我怀中的叶兰比我先醒来。当我睁开眼时,叶兰正用温柔
的眼光看着我,再次恢复成气质女性的情态,但是,神色中已经多了很多娇媚与
野性。
  云清把早餐送到了床上,虽然身上的伤让她走路很不方便,并且还要忍着疼
痛。看着云清走路彳亍的样子,我为昨天的过激有些抱歉,可当准备表示时,云
清摇头阻止了我,并且走到我耳边轻轻说了四个字:我愿意的。她这一句话,立
马让我哑口无言,差点就扶着她的脸亲上去,可她却机敏的躲开了。
  云清跑到一边,顺便打开了电视。如果没有记错,今天这么时候,应该会有
叶珊的新闻。但电视打开,搜遍了所有的频道都没有出现叶珊。我查阅了一下电
视预告,上面却显示临时改变了节目。
  我开始预感到不妥,所以马上让云清替我拔通了出版商的电话,电话接的很
快,但电话里的消息却让我感到不快。应该说,让我感到非常糟糕。在弄清楚我
是谁后,出版商坚持要叶兰接电话才肯说话,结果,我们得到的是一个惊人的消
息——叶珊失踪了!
               (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