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故事汇】之三十 她们是怎样变成荡妇的(40/1)

  周日,我和妻子安琪终于把所有东西都搬进了我们的新房子。周一,我请了
一天假,在家帮助她安顿行李和家具。我俩都非常愉快,因为换一个大房子一直
是我们的梦想。我们的新房子又大又舒适,位于郊区连绵起伏的丘陵地带,彻底
远离了城区污浊的空气和喧闹的环境。
  离我们最近的邻居也在0.25英里以外,我们房子周围方圆一英里的地方只有
我们一家居住。从茂密树丛的缝隙间,你只能看到我家后院的游泳池。
  在搬进新家的第四天晚上,当我下班回到家的时候,安琪端着杯饮料在门口
迎接着我。她亲吻了我一下,然后一边跟我一起朝厨房走,一边说道:“今天我
看到我们的新邻居了。”
  “哦,那他们过来跟你打招呼了吗?”
  “不是他们,是他,只有一个人。”
  “哦,那你注意观察,随时告诉我他的情况。”
  从那以后,我下班回家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听安琪说那个邻居的情况。“他
好像并不工作,除非是他总上夜班,白天他都待在家里。他好像是个勾引女人的
家伙。”
  “怎么会呢?”
  “因为总是有一些脸蛋漂亮、身材性感的女孩子们造访他家,而且同一个女
人好像没有来过第二次。”
  “也许是他有许多朋友呢?”
  “那也都是非常亲密的朋友。他总是在游泳池旁边的凉亭里和她们每一个人
做爱。”
  “你偷看了?”
  “当然啊,那可比色情录像好看多了。不过,这些场景让我既兴奋又烦恼,
我总是急不可待地等着你回来,总想马上和你上床做爱。”
  第二天晚上,当我下班回到家的时候,安琪已经脱得一丝不挂地在家里等着
我。还没等大门关上,安琪就跪在我面前,握住我的阴茎一边套动一边吸吮着。
看到我已经足够硬了,她立刻把我拉倒在门廊的地板上,就在那里开始了疯狂的
做爱。
  当一切都平静下来,我忍不住问她为什么会如此疯狂,她对我说道:“来,
快来,快跟我来看看吧,他们已经持续了4个多小时了。”说着,她拉着我跑到
楼上的卧室里。
  在卧室里靠窗户的地方,一架长筒望远镜安放在一个牢固的三脚架上,镜头
指向我们邻居家的方向。
  “这是我上午开车进城去买的,你快看看。”安琪说道。
  我把眼睛贴在望远镜上,立刻就看到一幅非常淫荡的画面:一个红头发的女
人嘴巴里含着一根粗大的阴茎,阴道里还插着一根同样粗大的阴茎,两个乳头被
两个男人分别吸吮着。
  “我数了数,一共有7个男人在干她,自从4个小时前她趴在那里,就一直
那样被几个男人干着。”安琪激动地说道,一把推开我,又趴上去观赏起来。
  “上帝啊,她怎么能受得了啊?来肏我吧,宝贝,我一边看你一边肏我。”
  我脱掉裤子,开始从身后肏着安琪。
  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我每天晚上回到家里,安琪都会非常兴奋地向我讲述
这一天她所看到的刺激场面,然后就迫不及待地拉着我上床做爱。我们的邻居似
乎每个周二和周五举办群交大会,其他时间则只有一个女孩子来拜访他。但是,
同一个女孩子很少来他家两次。
  八月一个炎热的下午,我家的门铃突然响起,我打开门,发现我们的邻居站
在门外。
  “嗨,我是史蒂夫·拉塞尔,你们的邻居。我想,现在是我来拜访你们并介
绍自己的时候了。”
  我也告诉他了我的名字,并热情地请他进门。
  “我想非常友好地邀请你们去我的游泳池消暑乘凉,我想这正是玩水的好时
候,是吗?我知道你家也有游泳池,但去我那里一起玩会更开心的,不是吗?”
  我告诉他,我非常愿意接受他的邀请,但我还需要征求一下妻子的意见。我
请他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就上楼去找安琪。这时,她还在卧室的望远镜前偷看
那边的情况呢。
  “发生什么事了?”我问安琪道。
  “没什么事,他一整天都没出现。”
  “哦,那现在更不会出现了。他正坐在咱们家客厅的沙发上呢。”
  “在咱们家的客厅?他在这里?”
  “可不。他跑过来介绍自己,并邀请我们去他那里泡水泥池子呢。”
  “你想去吗?”
  “我想不出来有什么不接受他好意的理由。现在天太热了。”
  “好吧,稍等一下,我找件泳衣。”
  我换上我的游泳裤,先下楼来到客厅,和史蒂夫边聊天边等着安琪。当她穿
着黑色比基尼泳衣走下楼的时候,我看到史蒂夫看她的眼神里充满了淫荡,这让
我感觉很不舒服。
  
  我把妻子和史蒂夫相互做了介绍,然后就一起驱车去了他家。在他家里,我
们在各处参观了一下,又一起喝了几杯,然后就去游泳池玩了。在这个过程中,
史蒂夫一直盯着我妻子的身体看,这让我感觉很不爽。不过,我把自己的不爽归
结嫉妒心和妻子的美貌和性感的身材,也就没有多想。
  让我感觉非常惊讶的是,安琪似乎很喜欢史蒂夫。安琪的爸爸是个非常不负
责任的男人,在她还很小的时候,她爸爸就抛弃了她们母女俩,跑出去和其他女
人鬼混;这个史蒂夫似乎和安琪的爸爸是一路货,每天都要和不同的女人做爱。
本来,我以为安琪会讨厌他的,没想到她却和他打得火热。
  在史蒂夫家玩了三个小时后,我们告辞返回了自己的家。
  两周以后的一天,当我下班回到家的时候,发现安琪正在厨房的水池边忙着
准备晚饭,她的头发潮湿,身上还有一点氯气的味道。我感觉有点纳闷,难道她
白天又去了史蒂夫家,和他一起游泳了吗?如果她去了的话,那她为什么不告诉
我呢?难道她在隐瞒什么吗?
  如果安琪和史蒂夫真有暧昧关系的话,我很快就会查出来的。但是想像和真
相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我必须要彻底调查清楚。
  于是,我想好了计划,告诉安琪说我要出差两天。我叫了辆出租车,装做赶
往机场的样子。在机场,我租了一辆车,开着车到一家汽车旅馆要了个房间,然
后我又去买了架性能很好的、带长焦镜头的照相机。
  我已经事先做过一些观察,找到了一个很好的藏身和观察的地点。在离史蒂
夫不远的小山上,藏在灌木丛中,可以很清楚地观察到史蒂夫家的后院。我驾驶
着那辆租来的车,来到那个观察点,端着相机仔细观察着他家的动静。
  在那里等了不到一个小时,我最担心的事情就得到了证实。我看到安琪的车
开到了史蒂夫家门口的车道上,他从屋子里出来迎接她。两个人亲热地拥抱、接
吻。他们亲吻的时间很长、很激情。然后,两个人一起进了屋子。
  我等了大约一个小时,他们的身影再次出现了。两个人都是一丝不挂,一起
走到游泳池边跳了下去。两个人在水里打闹着玩了一会儿后,一起从水里出来,
安琪躺在了游泳池旁边的躺椅上。这时,我第一次看到她为史蒂夫口交,然后,
他们就开始性交。
  我强压着怒火拍了两卷胶卷后,就开车离开了那里,返回了汽车旅馆。
  在旅馆里等到晚上9点,我给家里打了电话,问安琪这一天过得怎么样。她
说一切都好,就是很无聊,一直坐在屋子里等待着我回去。我们俩都说着爱对方
的话,然后我挂了电话。
  第二天上午11点,我重新返回了那个离史蒂夫接不远的藏身观察地点。到
了下午两点,我才看到安琪开车到了史蒂夫的家。这时,史蒂夫已经在太阳下晒
了半天了,安琪一边朝着游泳池那里走,一边脱掉了自己的衣服。然后,她一丝
不挂地跪在史蒂夫身前,低头吸吮起他的阴茎来。
  我拍了很多安琪给史蒂夫口交和他们俩性交的照片,正准备离开那里,就看
又有一辆汽车开到史蒂夫家大门前的车道里,四个男人从车上下来,走了史蒂夫
的家。安琪只抬头来了四个男人一眼,就又埋头为史蒂夫口交着。几分钟之内,
那四个新来的男人都脱光了衣服,安琪挨个为他们口交着。
  我已经顾不上生气,抓紧时间拍着他们淫乱的照片,不一会儿就拍完了六个
胶卷。正当我以为这一天就会这样结束的时候,又有一辆汽车来到了史蒂夫家的
门前,又有两个男人加入了安琪他们的淫乱聚会。
  在我的默默注视下,那场七男一女的淫乱聚会又进行了三个小时才结束。看
着那些男人和安琪一起离开了史蒂夫的家,我才起身离开了那个藏身观察点。
  我有个做业余摄影师的朋友,他帮着我把所有的胶卷都冲洗出来。拿到照片
后,我给安琪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我的航班什么时候到。我开车回到机场,还了
那辆租用的汽车,然后在机场出口等着安琪。
  看到安琪的车停在我的面前,我告诉她坐到副驾驶座位上,我来开车。坐进
了驾驶位以后,我把一个装着那些照片的大信封递给她。  
  “这是什么啊?”安琪问道。
  “我出差时拍的照片。”
  她打开信封,看到那些照片,脸色立刻变得苍白。她只是匆匆看了几眼,就
马上把它们重新装回到信封里。
  “你想怎么办?”
  “等到周一,我的律师会跟你说的。”
  安琪转头看着窗外。在回家的路上,我们俩都再没有说一个字。
  第二天是周六,我尽量躲开和安琪面对面的时间。到了下午两点左右,她没
有吭声就离开了家。我知道她要去那里,但我并没有阻拦她,我觉得已经没有意
义了。
  到了三点左右,我跑到卧室里,眼睛贴着那架长筒望远镜观察着史蒂夫家的
动静。我看到安琪仍然穿着衣服,他们几乎只是在聊天。也许安琪已经告诉了史
蒂夫,说我已经发现了他们的奸情,正准备起诉离婚呢。
  离开卧室,我来到楼下我的小型家庭办公室,认真整理着我拍摄到的照片等
证据。过了大约10分钟,我听到安琪回来了。这个可怜的宝贝,被我发现了她
秘密后,今天没敢再和她的男朋友肏屄。
  晚上九点,门铃响了起来。我趴在猫眼上一看,竟然是史蒂夫站在门外。想
起这个混蛋跟我妻子干的那些事情,我真想狠狠地揍他一顿。但当我打开门的时
候,发现门外不仅是他一个人。还有好几个男人猫腰躲在门的两边,我从猫眼里
没有看到他们。  
  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几个男人就一拥而上,抓住我的胳膊把我控制起来。
这时,安琪从厨房走了出来,说道:“伙计们,把他拉到楼上的卧室里去。”然
后,她看着我的眼睛又说道,“史蒂夫知道该怎么办。”
  我奋力踢蹬着想挣脱开他们的控制,但被5个年轻强壮的男人牢牢抓住的我
基本没什么胜算。在挣扎中,我的衣服也被他们扒掉了,然后就被重重地摔在床
上。几个男人压着我的身体,让我面朝下趴在床上。
  这时,安琪跑进浴室,出来的时候手里那着我跟她肛交的时候用的润滑剂。
现在我明白了他们要对我做什么,便更加猛烈的挣扎着,并尖声大叫着:“我要
杀了你们!我要杀了你们所有的人!你们这些混蛋王八蛋!”他们没等我继续喊
下去,就把一只臭袜子塞进了我的嘴巴里。
  接着,我感觉到沾着润滑剂的手指在我的肛门上戳动着、探索着,开始是一
根手指,接着是两根在我的肛门口撬拨着。我奋力挣扎着,上帝知道我有多么努
力地挣扎,但是无济于事。在手指向我直肠里面插的时候我大声地尖叫着,但叫
声被我嘴巴里的臭袜子堵回去了。  
  非常疼,上帝啊,真的太疼了,我忍不住不断地尖叫着。安琪听我杀猪般的
尖叫声,安慰我道:“耐心点,宝贝。马上你的感觉就会好一些了,过一会儿说
不定你会喜欢上这种感觉呢。反正我知道我自己很喜欢这种感觉。我第一次被你
肛交,刚开始的时候的确疼得很厉害,我的宝贝,但我很快就让自己学会热爱被
肛交的感觉。也许你也会爱上它的。”
  我被几个男人强迫着跪俯在床上,屁股高高地撅起来,一个家伙在后面使劲
肏着我的屁眼儿。过了几分钟,我发现安琪说的没错,刚开始时那种撕心裂肺的
疼痛开始减轻了,接着那疼痛又被我无法说清楚的感觉所代替。但我还是感觉非
常屈辱。泪水顺着我的脸颊流了下来。
  安琪用毛巾擦掉我脸上的泪水,不停地安慰着我:“好了,好了,宝贝,很
快就会过去的。放松点,宝贝,尝试着去享受它。”
  泪水仍然持续地从我的眼眶中流出,我的内心充满被一群男人强迫鸡奸的羞
辱与痛苦。我感觉到正在奸淫我的男人把热热的精液射进了我的直肠,而他刚一
退出去,立刻就有另一根阴茎插了进来。也许是第二个强奸我的男人的阴茎小一
些,也许是我的肛门已经适应被异物插入,反正这次并不很疼。
  就在我忍受着第二个男人奸淫的时候,我听到安琪对第一个强奸我的男人喊
道:“喂,约翰,去把你的臭鸡巴好好洗洗。我不能允许你把沾着屎的臭鸡巴插
到他嘴巴里。”
  噢,我的耶稣上帝啊!她到底要对我干什么?!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啊?!在
屈辱混乱的思绪中,在第二个男人对我肛门连续强力的冲撞中,我的身体突然有
个一种奇怪的感觉和反应。只听史蒂夫大叫起来:“嗨!你们快看啊!他的阴茎
竟然翘起来了,他硬起来了啊!--他肯定喜欢被肛交!”
  嘴巴里的袜子被人拽了出来,两只手抓着我的头发把我的脸仰面拉起并固定
住,一根粗大的鸡巴不由分说地顶开我的嘴唇插进来,代替了刚才我嘴巴里袜子
的位置。通过眼角的余光,我看到安琪正绕着大床,从不同的角度拍下我被强迫
肛交和给别的男人口交的屈辱照片。
  在两个多小时时间里,我被迫吸吮了一根又一根阴茎,同时那些男人轮流在
我的直肠里射了一次又一次。让我感觉非常羞愧的是,我竟然在没有抚摩阴茎的
情况下射精了。就在史蒂夫和那个叫约翰的男人一前一后肏着我的肛门和嘴巴的
时候,我把大股的精液射在了床单上。    
  (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