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女总裁老婆】改编版(二)

                (二)
  李建河自从当日不知为何一时冲动佔有了林若溪,已过去一段时间。想起那
天自己不知为何大发神威干了林若溪一个上午,又回想起林若溪从最开始挣扎反
抗到享受迎合,最后求饶到求自己射在里面,李建河的下体又是一阵火热。
  自己一上午已干了林若溪三、四次,最后还在林若溪哀求的目光下口爆了一
次,最后才扶着有些颤抖的林若溪去餐厅吃午餐。
  看着在职业裙中包裹着的颤抖翘臀和白嫩圆润微颤的大腿,以及真空没有任
何遮挡的神秘桃园流出自己的汁液,李建河有种说不出的成就感,本想着中午吃
完回到办公室再狠狠干林若溪一顿的,没想到杨晨竟然回来了还威胁要杀自己,
李建河自然装作诚惶诚恐的逃走了。
  李建河想到此处又是一阵情绪激荡:『杨晨你牛什么?你就等着养我的儿子
吧!』
  突然一个道人看着似乎四十几岁的镖壮男子,穿着一身黑灰色道袍,长发冉
鬚肆意披散着,因为一脸的横肉,却显得格外狰狞。道人的腰间悬挂着一块金铜
色的权杖,呈菱形,有些厚实,但看不出到底是何质地,只是在上面写了一个古
篆的「黄」字,站到了李建河身后说了一句:「干得爽吗!」李建河一个激灵差
点没吓尿了。
  他转身喝问道:「你是谁?!」
  黑袍道士怪笑一声,说道:「你不用知道老道是谁。」然后问道:「你还想
再干那水灵水灵的女娃一次不?哼!上吧,要不是老道我从中阻挡,你早让保护
那女娃的人给宰了!还有,要不是我从中施法,那女娃哪有这么容易让你亲亲摸
摸啃两口就从了你,还让射在里面。」
  李建河不是笨蛋,听到这里急忙说道:「大仙有何要求请直说!」
  黑袍道士说道:「你小子还不算太笨,老道我打算杀掉杨晨,事成之后保证
那女娃的身心都是你的。你还可以在今夜就有一亲方泽的机会,只要你肯跟我合
作。桀桀……」老道说道。
  李建河敬一礼说道:「这好处都让我佔了,大仙除了杀杨晨好像有些吃亏。
还有凭大仙的本事,擒拿林若溪诱杀杨晨不是手到擒来吗?」
  黑袍老道邪笑一声道:「你小子倒是机灵,第一我已经抓过一次了,但是失
败了。第二嘛,既然没办法再抓她,我还是非常喜欢看高贵美丽的有夫之妇甘愿
被人操干到连身心都献出去的。」
  说到这里,黑袍老道不耐烦的道:「到底答不答应?你不干还有别的人选!
再唧唧歪歪,老道我撕了你!」
  李建河一听,连忙道:「干,干,当然『干』,还会努力的『干』,大仙你
就放心吧!」
  林若溪自从上次被李建河干过以后,心中对杨晨既是忐忑又是愧疚,可是自
己最近竟然时常梦到自己被压在身下狠狠被人操干高潮连连,男主角竟然每次都
是李建河,而且自己在梦中频频要求李建河射在自己的身体里!
  林若溪今天不知为何休息得很早,感觉全身都好累,恍惚间自己好像灵魂出
窍,在飘荡了一会后竟然看到杨晨和两个女人在一起颠鸾倒凤,仔细一看,其中
有一个竟然是莫倩妮,林若溪立即怒发冲冠:「杨晨你个王八蛋!竟然在梦里都
能看到你和别女人上床!」
  恍惚间又感觉到好像有人自己的双腿之间不停舔吸,一双灼热的大手在自己
的圆臀上不停揉搓拍打,林若溪一阵颤抖,竟然感觉到一条温润粗糙的舌头伸进
了自己的桃园一阵乱搅,「嗯……啊~~」林若溪竟然发出一声娇媚得连自己都
无法想像的呻吟,猛地夹紧双腿,小腿呈交叉样勾在男人背后绷紧,下体一阵抽
搐竟然高潮了!
  下体又传来一阵阵好像吞咽和吸吮的声音,「咕嘶……咕嘶……吧唧……吧
唧……」林若溪脸上一阵羞红,想从床上抬头看看男人是谁,却发现自己的睡衣
已经不知何时飞落在地上,黑色的蕾丝内衣也被推到胸上,刚好挡住了自己的视
线。林若溪努力抬头,看到了自己微微抽搐的小腿和挂在自己小腿上的黑色性感
丁字内裤,内裤彷彿受到极大摧残的样子,满是褶皱和湿润,竟然还好像被撕咬
过一般,微微破碎,好像在它被褪下之前受到了极大的摧残。
  林若溪还在努力抬头想看清男人是谁,却感觉下体一阵麻痒,接着「啵」的
一声,原来是男人用嘴狠狠地裹住桃园吸吮了一口。而男人的手还从被已经蹂躏
得通红发亮、沾满自己蜜汁的丰臀上移动到自己的可爱雏菊上一阵抚爱抠挖,林
若溪又是一阵颤抖。
  林若溪想挣扎抬头,可是身体却怎么也动不了,想开口说话,却发现出口的
竟然是一声声娇媚的呻吟。而男人的嘴,终於不只满足於林若溪的桃园,正缓缓
地向上移动,在移动到林若溪的黑森林时,还猛烈地把鼻子贴在上面吸了一大口
气,还用那彷彿吞噬森林巨兽的嘴咬掉了几棵娇嫩的森林幼苗。「啊~~」林若
溪痛得吸了一口气,但是在男人的舔吸和抠挖下又微喘起来:「啊啊……哈……
哈……」
  巨兽的嘴摧残够了森林,又缓缓向上移动起来,所过之处传来一阵舔吸啃咬
亲吻猛吸的「啵啵」声,还有「吧唧、吧唧」和男人喘粗气的声音。林若溪感觉
到男人的亲吻啃咬自己的腰、小腹,和男人喷在自己身上好像快融化自己一般的
热气,自己的下体又是一阵湿热。
  男人的手也没闲着,中指竟然缓缓地伸进自己的雏菊里,「啊!别……」林
若溪微喘和惊恐的声音传来,可男人哪会听,中指在林若溪的雏菊里左右抠挖搅
拌,大拇指竟然在满是汁水的桃园上猛烈揉搓,「啊……啊……别……啊……」
林若溪感觉自己的下体快感阵阵,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一般。
  男人好像感觉到了什么,猛地把中指从林若溪的雏菊中抽出,插进了林若溪
发亮泛红、满是蜜汁的桃园里,猛烈上挑、抽插、抠挖,飞快地震动手臂,「啊
啊……哈……啊……啊啊……」林若溪的喘息开始变得粗重,头猛地向后仰起,
颈部伸长,双手使劲拽着身下的被褥,下体左右摆动好像要脱离男人快速震动的
手,可是在男人的眼中,这就像林若溪猛烈挺动臀部迎合自己一般。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林若溪把头部仰到最
大限度,大声的叫了出来。男人的手猛地抽出,林若溪的下体如刚被开启的香槟
一般发出「啵」的一声,喷射出一条拇指粗细的水线,从床上一直喷射到床下,
久久不能平息。
  男人虽然已经离开了林若溪的身体,可是林若溪却头顶身下的被褥,小腿也
在潮吹下曲起,腰部向上抬,竟然没有用手,只靠腿和头就形成了一个铁板桥的
动作。林若溪好像跳到岸上快溺死的鱼,双眼上翻,嘴角流下一丝晶莹,身体也
在床上来回抽搐。
  男人好像受不了眼前的美景一般,彷彿早已准备好一般赤裸着精壮的身体就
扑了上去,拽起林若溪还在颤抖流水的翘臀,猛烈地插入就操干起来,次次正中
花心,一连串急促的「啪啪」声:「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男人感觉越干越是痛快,林若溪那温润紧緻的桃园内部如无数小手在抚摸自
己的肉棒一般,每次抽插都带出大量汁水和粉嫩的果肉,「啊啊啊啊啊啊……」
林若溪感觉自己的大脑一片空白,全身像是浸在温泉中一样,快感激荡只能发出
「啊啊啊啊啊」的声音。
  林若溪的呼吸越来越困难,可是男人好像还要夺走她最后一口气一般,猛地
吻住林若溪一直呻吟无法闭合的嘴,猛烈地把她的香舌吸到自己的口中,连带着
抽走林若溪肺部没剩多少的空气。
  男人的胸口紧紧地和自己贴合在一起,不留一丝缝隙,把自己挺巧完美的胸
部压缩成饼形;而那双粗糙有力的大手却抱住自己的丰臀抬起,边插入边猛力地
拍打:「啪啪啪……」也分不清是男人用力插入的「啪啪」声,还是用力拍打自
己臀部的「啪啪」声。而林若溪此刻也终於看清出了大力摧残自己的是谁,竟然
是李建河!
  林若溪不知为何在心里长出了一口气,想道:『原来是梦啊!』林若溪又想
道:『哼!杨晨你在梦里都勾搭别的女人,我也在梦里再给你戴一顶大大的绿帽
子,在梦里也要怀上别人的种,让你有个便宜儿子!』
  想到此处,林若溪竟然双脚用力紧紧勾住李建河的腰部成交叉状,像是让两
人贴得更紧些,臀部也猛烈地上翘迎合李建河,双手更是勾住李建河的脖子,被
李建河吸住的舌头更是反过来把李建河的舌头吸入自己的嘴中猛烈亲吻、吸舔、
品嚐,好像什么绝世美味一般。
  李建河看到林若溪忽然主动无比,心中更是火热异常,两人如同两颗高引力
的彗星用力地撞在一起般,天崩地裂的死命纠缠在一起。在猛烈的「啪啪啪」声
中两人唇分,互相火热地凝视对方,两人嘴上的银线还纠缠在一起,好像在说不
要分开,继续下去。
  「建和……啊……用力……舒服……啊……」林若溪率先开口,说完还用力
挺动了一下下体,然后吻住李建河的耳垂,沿着脖颈一阵亲吻裹舔。李建河像受
到莫大鼓励一般,更加卖力地挺动下体,「啪啪啪……」和娇媚抽泣呻吟声连成
一片。
  「若溪,我干得你舒服吗?」李建河边干边问道。
  「嗯嗯……啊……嗯……舒服……」林若溪挺着还被汗水打湿的泛红脸颊答
道。
  「我是不是比杨晨厉害?是不是比杨晨干得你舒服?」
  「不要提他!他哪里有你好,你比他厉害一千倍、一万倍!一会不要射在外
面,射在里面,我今天是危险期,灌满我的子宫,我要给你生个孩子!」说完,
林若溪还用力地挺动下体,次次把李建河的肉棒吞噬到底。
  李建河再也把持不住,用力往花心上插,半个龟头已经冲破花心的阻碍到达
绝密之地。林若溪「啊」的一声,双手死死扣住李建河的臀部说道:「我马上要
高潮了……快……啊……射进来能提高受孕几率……快……啊……」
  李建河听完再也忍不住了,双手抱住林若溪的头,猛烈吸润林若溪的唇,下
体更是用力一插,整个龟头都突破了花心进入绝密之地,猛烈颤抖喷射出数以亿
万计的子孙后猛烈抽搐,充满生命力的子孙活跃地在林若溪的子宫内游动,强奸
林若溪排出的卵子。李建河足足喷射了一分多钟才停止,而两人都没有动,互相
喘着粗气亲吻舔舐凝望着对方。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