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警花母亲】(2)

             (二)酒吧的斗争
  别看我冲的不慢,但这丝毫不妨碍我一边上楼一边在心里就打起小九九,
「王强据说刀法好,那用刀怎么就得近身吧,我往远站点行不行?嗯,那我就在
远处开枪好了。」
  没办法,我是真的有些怯场的,尤其是这种很危险的打斗场合,毕竟不久前
我还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音乐系毕业生,转行做警察更是被迫,几个月的训练让
我去抓贼那没问题,但拿枪和歹徒对轰,或者直面杀人魔王,这个么…
  「呃,那我就往后一点,往后一点点就好,而且在后边我还能掩护老妈出击。」
  我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
  心里有了这个不光彩的念头,脚步自然慢了几分,而这时候母亲却早已跑过
了楼梯,再加上那些刚刚反应过来,惊慌失措着从楼上争相往下跑的男男女女们
挡住了我的视线,母亲很快就消失在我的眼睛里。
  我靠着墙壁,让那些下楼的人从我边上走过,虽然仍然非常噪杂,但这时我
已经能隐隐约约的听到了一些打斗声和呻吟声,看来战斗已经进入白热化出现了
伤亡。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我们的人,有伤亡的话又是什么情况?
  我的心里惴惴不安的揣摩着,同时脚也已经跨上了最后一层台阶,只不过这
时楼上的人一窝蜂的往下挤而我就处在这个楼道口,虽然这种大型酒吧的梯子非
常宽,但人也多,我要么顶着这些人的挤压保持在这个位置,要么就得像老妈刚
才一样冲出去,我只能说,哪一个都不是好选择!
  被人群堵着我就像个瞎子看不到外边的情况,想有实际行动都难,更别提想
象中的给老妈支援了;而冲出去就像是赌博,毕竟我没有老妈那二十年的经验,
如果运气好还行,运气不好没能随机应变搞不好就得受伤,甚至就得交代在这里
了。我心里真是万分纠结,正在这时只听「砰」「砰」又是两声枪响。
  「这次的声音更大,明显距离我很近,」做为一个搞音乐的,我的耳朵不能
不灵活,仔细分析着声音的来源,我心下嘀咕,「这不仅仅离我近,而且绝对就
在这二楼转过楼梯不远的地方!」
  「应该是妈妈开枪了,嗯,就是她,绝对是她。不是她也是其他警员。」我
低声念叨着,没办法,不是警察开枪就只能是歹徒开枪了,虽然据说王强是用刀
的,但也没人说他不能用枪,而且这里做为黑色势力的集中区域,王强躲在这若
没有什么保障那真是奇了怪了。心中紧张又惊慌,就连一个个下楼的人不停的撞
到我,我也没反应。
  「砰」又是一声枪响,紧接着就有人呻吟叫喊,「哎哟,我中弹了,胳膊,
我的胳膊。」
  这人吼声震天,好似生怕别人听不见一样。
  我有些鄙视他,这时候叫喊不是吸引仇恨呢么,不过,鄙视归鄙视,但我真
的在这里呆不下去了,因为这被我鄙视的人分明就是和我前后脚进警队,年纪也
差不多的杜宇!他中了枪,那我母亲呢?而且杜宇尚且敢出去一战,相对比下,
虽然他出身于体育系比我占些体能优势的光,但好歹一米八的我比他可还要高七
八公分呢!
  就在我天人交战的时候又是几声枪响,果然是吸引了仇恨,因为很快那边的
呻吟叫喊声一下子就没了,我的心哇凉哇凉的,这没了声音是什么情况?
  「不行,我得行动,不说抓人,但起码我得保护老妈!贝多芬也有同拿破仑
做斗争的勇气!」我心里给自己鼓劲,攥了攥枪把,确认已经上膛,确认已开保
险,深呼吸两口,我给自己倒数计时,「三,二,一」
  「冲…」
  肾上腺激素估计这时候是猛增,我脑门一阵阵的发热,耳边似乎响起了「英
雄交响曲」的调子,一下子就奔了出去,脚步没迈多远,又忽然感到自己被一股
大力给拽了回来,耳边的曲子似乎如卡带了一样给断片了。
  「别急着冲,那边4个打手加上王强就是5个人,我大致瞅了瞅他们至少有
2支枪,这层还有零星的群众,不伤人冲过去难度很大。」周洁的声音冷中带恨,
「该死的,情报中没说过这里有枪!」要知道,便衣组没有防弹衣,情报错误代
价就是生命!
  熟悉的声音传来让我长长舒了口气,妈妈没事。
  母亲顺着人流把我压靠到墙壁上。
  「妈,你没事吧?我们现在怎么办?还有,你好厉害,短短三四分钟的时间
就已经掌握到这么多的情报!」看着从怀里紧紧把我按在墙壁上的母亲,我低声
说道。
  紧接着我又转了话头:「还有现在都发生枪战了,吴军宏那老家伙的支援怎
么还不来?杜宇应该死了吧?那吴军宏非要我们都死才行么?」
  我听着各处都有人们的哭喊声,再加上发热的脑袋随着母亲平安归来而一下
子冷静下来,顿时害怕了,说话语无伦次的,心里紧张的不得了,却没有想象母
亲为收集这些情报所背负的危险。
  「别乱说话,镇定点。」母亲沉静的教训我,又安慰道:「别怕,放心,会
有支援的,吴局应该收到枪击报案就会过来,双方都开了枪,事态已经超出控制,
如果公开出了几条无辜的人命,官老爷们都坐不住的。所以,老吴一定会来,我
们还得坚持会儿。」
  母亲前边几句话我能听懂,但后边几句我就挠头了,「这干警察抓坏人的背
后似乎水挺深?」这个念头在脑海里只是一闪而过,毕竟现在我和妈妈身处危局,
哪有什么闲情逸致去思考什么阴谋阳谋。
  「那我们现在…」我想说的是:「那我们现在就呆在这里堵着二楼就好了,
让犯罪分子下不去也逃不了,而且我们自己也足够安全,等吴局长带队过来再把
他们一网打尽!」可惜这个美好的计划刚刚说个开头就被母亲打断了。
  「听我说,王强就在这上边,咱们必须尽快抓住他,杀了人还能逃逸他可不
是傻子,再拖下去他肯定就逃走了,局势已经成了这般摸样,抓不到人H市刑警
大队就在省内出名了!」
  周洁的声音冷然而坚定,她毕竟是周洁,她有自己的骄傲,做为H市刑警队
长她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当下的局面,更何况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她没给儿子
说。
  「眼下的局面已经完全失控,伤亡虽没有统计,但也绝对不乐观,若是抓不
到王强而且普通百姓还有个伤亡,那么上边定然会推出罪魁祸首,先不提吴军宏
的责任,单单自己既是行动策划人,又是行动执行者,简直没有比自己更好的替
罪羊了!」
  周洁心中想到,面子上的冷然更深了几分,她忖道:「当然,如果抓住了王
强,再能把这些持枪匪类一网打尽,手里捏着李天雄的软肋他不认也得忍,绝对
会保帅弃车,而且政治斗争激烈无比,到时候主要矛盾就从小小的警队转移出去,
而破获特案大案的功劳谁也不能否定,儿子的前途就多了一份保障!」
  几秒钟内周洁心如电转,她把一切得失都算计的清清楚楚,抬起头眼睛炯炯
的看着儿子,「李孝,现在我要你听我命令,跟我一起抓住王强!必须做到!」
  我听着母亲的强势的命令,低头看着的那张即使画着艳妆也直让我感到严肃
和冷冽的俏脸,一下子就无语了,心里冒起了阵阵寒气,「老妈,你真舍得儿子
去拼命?那可是拿着枪的亡命之徒啊!」
  周洁看着儿子飘忽的眼神,心里非常失望,儿子怎么就不能理解自己的苦心,
而且他难道不相信自己能够保护好他的生命么?要知道,孩子就是母亲的心头肉
啊!
  心中愈失望,她的脸上就愈冰冷,「李孝,你现在不是什么酒吧歌手,而是
人民警察,我是你的队长,这是命令!」
  我的嘴里发苦,心里更是对母亲埋怨之极,这个警察还不是你逼我做的?
  「是,保证完成任务。」看着母亲严厉的目光,冷峻的面容,我也只能这样
答道。
  周洁「嗯」了一声,算是回答,她把头微微斜了斜,迅速地瞄了下二楼的情
况,回过头来又是冰冷的眼神对着儿子,很认真的说道。「二楼现在除了吓瘫的
没几个人了,你记住前边靠右五米处有个沙发,沙发再过去四五米是个转角,转
角过去的栏杆边有几个大音响,那里还有有几个包厢,目标就应该躲在那里。时
间不多了,距离第一声枪响差不多有五分钟了,王强估计要逃了,更何况我们也
不知道那里是不是有密道!你穿的黑衣服,不易被发现,我数三声就对着那边开
枪,你趁机跑出去躲到沙发那儿,然后你开枪掩护我过去,那个沙发位置视野不
错,只要他们没进包厢,在那应该都能看见!听见没有?」
  我听着母亲的话默不作声,谁都知道第一个冲锋的死的最快。而且,就算我
过去了,让我开枪掩护她不就等于把她的命放在了我的手里?虽然自从入了领队,
在母亲的高压政策下我练枪很勤快了,或许继承了母亲的部分天赋,又或许真是
勤学苦练出真功夫,我的射击成绩倒也不差,但那只是打靶,不是打人!
  负担起一个人的生命,尤其这个人还是我的母亲,这真是压力山大!
  母亲似乎看出我的犹豫,「再说一遍,这是命令,再说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冷冷的声音,冷冷的面孔,我的心里暗自发狠,「永远都是这个样子,永远
都把一切都搞成命令!行,你想让我送死,那我就送给你看!还有,是你把命交
到我手上的,出了事别怪我!」我赌气的想着。
  「数数吧!」我冷声到。
  周洁丝毫不在乎儿子的态度,她对自己的枪法有百分百的信心,而且作为儿
子训练计划的策划人,她也很了解儿子的能力,更何况,作为一个母亲她相信自
己的儿子!
  「你先迅速扫那边一眼,做好准备」周洁也冷冷的说。她看着儿子微微颤抖
着瞄了眼那边的情况,回过头还是一派紧张的样子。
  她松了松嘴角,罕见的安慰道:「别紧张,深呼吸,放心,妈妈会保护好你
的。还有,打靶和打人一样,你只管瞄准开枪就行,而且你只是掩护我,对着那
个方向开枪就行,别给自己压力!」
  听着母亲的话我轻轻舒口气,虽然还是紧张,但她这样子好歹比冷冷的对着
我更能让我放松,我深深看了母亲一眼,其实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
  「好了。现在你听我口令!」周洁握紧了手枪,压低了声音,「一,二,三」
  三字刚出口,我已经弓着腰低着头往外窜去,与此同时背后的枪声也响了起
来。
  「砰,砰,砰…」
  妈的,「老妈几十年的经验真不是白干的,看来敌人果然就在那个地方,还
击好快!」
  连续的枪声似乎就在我的耳边响起,我只感到子弹似乎就从我的头顶,我的
身边擦过去。短短的几米距离竟让我有种马拉松的感觉,等我趴在那张沙发边上
的时候,只感觉全身似乎都没了力气。
  喘了两口气,我急忙移动身体找了个好位置,侧身靠着沙发,探手出去把枪
口瞄向了那个地方,眼睛也往那里看去,只见三个身影躲躲闪闪的藏在母亲说的
那几个大音响的后边,偶尔有一两火光闪过。
  「母亲说加上王强有五人,我只看见三个,那还有的两个应该是被她干掉了
吧?」心下揣测着,我不由搜寻了一下,可惜有些暗,我只能大概看到那边的地
上似乎的确有人躺着,但也不是很确定,「算了,还是先让母亲过来再说。」
  转过头我看向母亲,这一看不禁让我呆住了。
  只见一个眉眼妩媚的女郎正一脸冷若冰霜的看着音响所在的方向,紧紧抿着
的嘴角上竟然还挂着一丝翘起的弧度,似乎正在嘲笑自己的敌人,尽管女郎只是
偶尔才会一闪而过,但每当她露面的时候,她手里的枪总会冒起一道火光,就在
这一闪一瞬的形象里我的脑海里只有一个词语「冷艳」!不,应该再给这个词加
上个形容词,「诱人的」才行。
  母亲这时的形象在我看来完全不输于这几年在电影中风头正胜的「黑寡妇」
  斯嘉丽?约翰逊。
  「砰」又是一声枪响,子弹打在离我不到三十公分左右的一根护栏上,火星
照耀着我的眼睛让我一下子从母亲的魅力中解脱出来,我头顶有些冒汗,「差点
忘了正事!」
  实现重新回到母亲的脸上,恰好发现母亲的视线正焦距在我的身上,我握了
握枪把,对着母亲点点头,母亲也回应的对我点了点脑袋,我知道她准备好了。
  我侧过身子,左手拿着枪开始瞄准,右手开始比划数字,说来奇怪,虽然我
现在紧张的不得了,但我的注意力却似乎从未有过的集中,而且在我的眼里原本
很黯淡的环境也似乎不是那么模糊,几米外的几个敌人躲闪的身影在我的眼里一
览无余,甚至有点慢动作回放的感觉。
  「三,二,一」当右手只余下食指的时候,我枪中的子弹已经射了出去,
「砰,砰,砰」!
  直到感到一个柔软的身子扑进我的怀里,把我往回拉进沙发的阴影为止,我
很清楚,自己只开了三枪,而同时我也很清晰的看见三发子弹两发命中,其中一
发直接命中一人的左眼,当时这人正从音响的背后往我这边看,而另一发因为对
方躲避的意识很不错,只是命中了他拿枪那只手的肩膀,虽然没干掉他,但我相
信对方应该已经失去了用枪威胁我们的能力,至于第三人,很可惜,这人在这短
短的时间里根本就是个缩头乌龟,我根本就没看到他,只能随便打了一枪做威慑
作用。
  「毕竟他们只有两把枪,而且我的战绩也不差!」我收回头,心里默默的计
算着,「嘿嘿,这次妈妈肯定会对我另眼相看。」
  我兴奋极了,只想着妈妈会表扬我的可能,甚至忽略了刚刚我用以往弹吉他,
弹钢琴的手亲自终结了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妈,我干掉了一个,另一个也…」
  我开心的低头给母亲说道,正说到一半的时候就卡住了。
  我低下头才发现由于这个沙发在紧靠着栏杆,所以它是背靠着栏杆,那么我
们有限的掩体大小其实只是沙发的侧面,宽度并没有多少,这也是为什么母亲会
直接扑到我身上的原因,而正是这个原因,现在母亲紧紧和我贴在了一起。
  只见母亲的胸脯压在我的胸膛往下一点,两团硕大的美肉都有些变形,从她
小背心的领口处看去,我甚至看到了那一颗颗被这紧张局势激发出的汗珠正顺着
她的乳沟往下流,而母亲一番跑动和翻滚更让她黑色的短裙往上移动不少,两条
汉白玉似得美腿一左一右紧紧和我双腿贴在一起,不应该是,母亲的玉腿正骑在
我的腿上,这样的形容才算合格,我甚至感觉从那腿上传来了惊人的热度就要把
我融化,我知道,不是腿热,而是我的心热了,在这样的场合我感到我的胯间竟
然跳动了两下开始复苏了。
  「另一个怎么样?」母亲趴在我的怀里并没有看见我火辣辣的眼神,她很快
就调整了位置,虽然还是靠在我的怀里但却把头放到了我的右肩,虽然这个角度
再往出去一点就是瞄准敌人的位置,对敌视野很好,但对我显然不利,因为我已
看不见刚刚的美景。
  母亲湿热的口气和着有些急促的呼吸打在我的脖子和耳朵上,「呼,呼」的
呼吸声,让我的心里痒痒的,再加上我的脑子里还满是刚刚那雄伟的乳沟,我无
意识的答道「另一个受伤了,我打在了他的肩膀上。」说完了我还咽了口唾沫,
「咕嘟」。
  「嗯,不错。」周洁点了点头,她的声音虽然依旧清冷,但在儿子看不见的
地方,她那艳红色的嘴唇却已经弯起一个漂亮的弧度。
  虽然我终于又听到了母亲的夸奖,但那个冷冷的声音提醒了我,让我赶忙收
敛纷乱精神,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我希望在母亲还没发现我的失态前就结束那份
尴尬,我说,「妈,现在他们应该没几个人了,咱们抓紧时机主动出击把他们一
网成擒,我们是母子档都市猎人!」
  「呵」
  虽然只是很轻微的一声,但我知道自己没有听错,毕竟妈妈的嘴就在我的耳
边,「老妈竟然笑了!」
  我很懊恼在这个情况下无法看见她的面容,毕竟这不仅仅是母亲在画着艳妆
时的笑容,更是自从我读大学以来就从未见过的笑颜,又有哪个做儿子不想看见
妈妈的笑容呢?
  「别做白日梦了!先别冲动,我看看那边的情况再说。」周洁并没有注意,
她声音不再冰冷,说完她就小心翼翼的移动身子,探出头去,二十年的经验告诉
她在把罪犯塞进警车之前就不能放松警惕。
  我嗯了一声就不再说话,以免母亲分心,只是握紧了手枪,准备好在母亲探
查完毕就行动的准备。
  但,很明显,不说话也不代表着我的心也能安分下来。
  母亲的动作虽然不大,但在她移动的时候我分明感到两颗微硬的凸起在摩擦
自己的胸膛,因为汗水早已让我和母亲的衣服湿了不少,尤其是前胸后背,而这
时候我只感觉自己好似和母亲只隔着一层浸了水的薄纱,而且母亲两条丰腴的美
腿正夹着我的大腿,靠近膝盖的地方更能感受到她那两瓣浑圆正坐在那里,我浑
身的血液似乎都沸腾起来,想象到母亲的胯部和我贴在一起,我甚至感觉到母亲
的那里正散发着阵阵热浪,我知道这份感觉的真实,因为各种剧烈的动作下,人
的大腿根部本就会散发热量,这根本就是正常的人体机能。
  又咽了口唾沫,我不禁低了低头,即使明知母亲穿了衣服,明知怀里的人是
生养我的母亲我还是想看看母亲的身子,想看看她挺翘的臀部,划过她的臀背一
路往上,我眼睛的视线最后搭在母亲的脖子和肩膀上,一些染着深棕色的秀发被
汗水吸附在那里,几滴从脖子上滚下来汗珠顺着锁骨的边沿被那小小的背心吞噬,
于是又是一两滴汗水再溜过来,那汗珠走过的水迹似乎不是去往背心,而是去往
我的心里。
  我情不自禁的把脖子按了按,自己的呼吸打在母亲的锁骨上,母亲的耳朵就
在我的眼前,她身上的香味混着汗味一齐钻进我的鼻子,那是一种和我以往运动
中产生的臭汗是一种完全不同的味道,我只想舔舔,但我还保留一分理智,我不
敢舔她的耳朵,即使那个晶莹的小东西牢牢勾住了我的魂魄。
  但接下来母亲的一个动作,让我差点丧失理智,似乎是上半身伸出太多不舒
服,母亲骑在我腿上的双腿又往上动了几分,我明显的感到自己挺起的小兄弟已
经被某个热乎乎的东西给顶住了,再加上随着这个的动作她的脖子又贴近了我一
点,那火热的汗珠滚下的样子牢牢吸引了我的视线,再加上周遭的环境,一种无
与伦比的刺激感让我终于忍不住伸出自己的舌头轻轻舔上了母亲的脖子,带走了
那粒勾魂的汗珠。
  直到我的舌头离开母亲的脖子,我才猛然醒悟自己做了什么,「该死,下边
就算了,上边还搞这么一出,完了完了,我这是作死啊。」
  急中生智,一瞬间我做了一个无比英明的决定,我把脸贴着母亲的脖子和肩
膀蹭了蹭,动了动被母亲跨着的腿,「妈,你压的我太紧了。」
  周洁正细细的扫描着音响那边的情况,除了几个躺在地上哭号的渣滓她没看
见其他人,不过她没有掉以轻心,因为按照儿子的说法还有一个人要么躲着要么
也正在窥视着自己。所以,她动了动身子,以期换个更好的角度,但没想到就轻
轻动了下她就感到自己的活宝儿子也跟着动了几下,不光因为蹭自己的脖子让自
己差点把头伸出去还说自己把他压紧了。
  「愚蠢,别动!」周洁烦躁的教训,「他难道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任何一个
动作都有可能害死自己么?」
  她自认可以因为保护自己的儿子去死,但她不能接受因为儿子糟糕的职业素
养而被他害死,更不能接受儿子愚蠢的行为害死儿子自己!
  烦躁的心情打乱了周洁的任务节奏,紧接着她就感觉到自己的大腿压在一根
无比火热的棍子上,做为一个已婚二十多年的成熟女性,作为一个有敏感直觉的
刑警队长,结合自己的姿势和经验,她很快领悟到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该死的小畜生,刚刚跳舞的时候不算现在又是这样,我可是你妈!」周洁
心中苦涩又辛酸,「养儿养儿,养出来的儿子不光只想远离自己,回来了更是三
番五次的猥亵自己的母亲,母子亲情都不能让你平复自己的欲望?这随时都有可
能夺走你小命的时候还不能让你冷静?或许我真的错了,我不该带他回来,他也
不适合做个警察。」
  周洁自觉有些悲凉,又有些被背叛的感觉,她有些心灰意冷,甚至都没再如
原来所计划的更仔细的做侦查。
  「算了,反正他也不想做警察,那么这次任务完了就放他走吧。」
  我紧张的等待母亲的反应,祈祷她没有感到自己先舔了她的脖子,直到听到
那几个冰冷的字眼,虽然被骂愚蠢,但我反而有些高兴,因为我知道如果母亲感
觉我舔了她就绝不会是这两个词儿了。
  紧接着我又感到母亲的身子有些僵硬,正在疑惑,但很快那依然冰冷的声音
又传来,「应该只有最后一个了,不管是不是王强,该出击了。」
  我顾不得其他,赶忙问道:「怎么做?妈。」
  周洁回过身子,不光把身体往后靠了靠,还把腿往后移动几分,更把屁股也
从儿子的腿上抬了起来,九二式手枪弹夹的十五发子弹经过刚才的枪战还剩下了
五颗,「再加上枪膛的一颗,六颗子弹足够了。」回忆着刚刚的一系列行动,她
心里默默的计算。
  周洁握紧了自己的手枪,儿子靠不住,只能靠这老朋友了。
  「妈,咱们怎么做?」我看着母亲的动作,有些遗憾感觉不到刚刚的美好触
感,但知道这是要行动的节奏,遗憾归遗憾但任务重要,我安慰自己,见母亲没
有回答自己又问了一句。
  「我行动,你留下。」周洁冷冷的说道,紧接着她就蹲在了地上,微微挺起
自己的身子,她准备再瞅一眼,找准机会就行动。
  母亲的话让我傻了眼,「妈,你一个人怎么行。那边虽然被放倒好几个,但
也有只是受伤的万一还有战斗力怎么办?那就不是一个敌人了,我跟你一起也好
有个照应,我会保护你的。」
  「哼」周洁听到儿子的话不光没有感到欣慰,反而有些恶心,她不自觉的轻
哼出声来,心里更是有种低俗的嘲讽:「保护?用你下边那把枪还是用你想害死
母亲的警察素质?」
  当然,心中的嘲笑她并没有说出来,那种话周洁不屑于说,甚至如果不是伤
害她的是她珍视的儿子她甚至不屑于这样想。
  冷冷的看了儿子一眼,她忽然有种发现,几年大学加上一段时间的社会经历,
儿子的眼睛已经不再纯净,「原来自己的儿子早已不是原来的那个他了。」
  「可怜自己还费尽心思为他着想,费尽心思给他套上警服!」她冰冷的心里
冷冷的嘲笑自己,开口道:「我当警察当了一辈子,知道怎么做。」
  「呃…」母亲的话,竟让我无言以对,「也是,老妈毕竟经验多,而且她刚
刚还阻止我冲动行事呢,再说她还亲自查看了一番,没有完全把握她怎么会出击?」
  我心里这么想着,但却不知因为自己的色心不仅仅失去了母亲的信任,差点
害死母亲,更造成母亲没有查看完全的恶果。
  「那,那你小心。」我嘴巴张张合合好几次,最后挤出这么句话来。
  周洁不理儿子在说什么,她的心里还是有些烦躁,脑海里似乎有个小人正在
给「李孝= 儿子,儿子= 李孝」这两个公式上划叉。
  甩了甩头,紧闭了下眼睛,她的理智让她不想被这些东西打乱自己的心神,
冷漠的瞪了儿子一眼,她蓄势待发,准备出击。
  我看着母亲跃跃欲试的样子心中忽然有种莫名的不安,似乎自己就要失去眼
前这个冷艳的女人,心脏莫名的加快了跳动,似乎就要挣脱我的胸腔。
  而母亲保持着半蹲,挺胸的姿态,超短的裙子在这个姿势下我似乎都看见了
她那月白色的屁股和屁股中间一抹黑色的内裤痕迹,按说我理应被这景色吸引,
但心脏的跳动让我有种窒息的感觉,我不知自己的不安来自何方,但母亲即将经
历危险却是再明白不过的事情。
  我没有心情去看妈妈若隐若现的屁股,捏枪的手满满的都是汗水,我转头移
动到刚刚母亲侦查的地方,一寸寸仔细的看去,我想自己再确定一下,而且,我
已经下定了决心,母亲一行动,我就跟着她,如果行动顺利她干掉敌人最好,不
顺利的话我也可以帮她,否则我无法平复自己那种不安,同时,我在心里更埋怨
着下边的同事和不知在何处的局长支援。
  「他妈的,难怪有人说警察出警慢,这警察支援警察的速度都不快!」好吧,
我已经忽略了楼下的同事所面对那些混混了。
  忽然,一个音响背后似乎有一道亮光闪过,我一个激灵,仔细看去,亮光不
再,但那里分明露出了半张狰狞的面孔,一闪而过,让我都来不及开枪。
  国字脸,粗眉毛,大鼻头,还有那侧面一道粗大的伤疤,一切都和警局的液
晶电视上看到的一样,只不过电视上那张照片里由于是正面,所以王强的刀疤并
不明显,我的脑袋里情不自禁的出现八个字,「五死三伤,一起强奸」。
  再看看王强那黑红狰狞的面孔和狠毒凶悍的目光,压根不像受伤的样子,那
么,「没有受伤的那个人就是你了,王强。」
  「妈,王强,王强…」我压低了声音,一边回头一边喊着母亲,哪知道一回
头我脸都绿了,后边的话更是吞了下去,没错,我的身边哪还有母亲的身影,我
的面前,只有一双不知被母亲何时脱下的高跟鞋。
  我急忙往另一侧看去,一抬头,只见两瓣白花花的屁股就在一米开外的地方,
臀瓣中间一缕黑色的布料托着一片隆起,让我好悬没把鼻血喷出来,原来母亲正
跪伏在地顺着沙发往那边爬去,这时整个酒吧各种声音都有,哭喊的,骂街的,
威胁人的,难怪虽然距离不远母亲灵敏的耳朵还是听不见我的声音。
  「妈,妈」
  我轻微抬了点声音叫了两声,但母亲似乎还是没有听见。她已经爬到了沙发
最前边,看起来就要奔出去了。
  我想了想,感觉似乎有点跟不上母亲冲锋的节奏了,于是握紧了手枪,又反
身去寻找王强,准备试试能不能确定他的位置直接给他几枪,打死他最好,再不
济没打死他,我起码也给母亲打好了掩护。
  王强自认自己是个聪明人,但如今被逼到这个境地,他也很无奈,「早知道
今天就不该为了那个雏儿跑到二楼来」,要知道以往几天王强都是在一楼的包房
里玩女人,包房边上的过道后边就是后门。
  哪知今天晚上他上厕所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正在和朋友吵
架,似乎想离开酒吧,凭他的经验一眼就看出小女孩还是个处女,几天以来都在
坐台妹身上发泄的他一下子就忍不住了,把女孩的朋友扔给几个小弟,扛着女孩
就奔了二楼,他毕竟担心万一女孩有其他同伴让他在一楼碰到了怎么办,他不怕
杀人,但怕的是自己这张脸被人捅到警察局去。
  哪知道他千算万算没算到警察已经知道他在这里了,刚和几个马仔上了二楼,
迎面就来两个人,其中一个自己还认识,以前去蓝月亮抓过人,他知道那就是个
警察!而对面的警察显然认出了他,拿出枪就射了过来,「妈逼,李老大还说警
察来了不会拿枪呢,这不是枪是什么?幸好自己有两手功夫反应快躲掉了,不过
那两人也被自己干翻了。」
  当然,后来紧接着被人堵到二楼就实在失策,他之前看一楼警察多就准备从
二楼跳窗跑的,哪会想到一直没注意的二楼窗子外都有钢筋护栏,逃都逃不出去,
王强非常郁闷!
  「都是这该杀的小婊子,呸,该!」王强愤愤然的骂道,对着身边几步开外
一具光着屁股,下体满是鲜血的女孩尸体吐了口唾沫,又看了看身边的各种死尸
和重伤号,叹了口气。
  「堵楼的我刚刚看见有个女人,长的不错,妈的,虽然咱们这次死定了,不
过能拉上两个美人几个警察也算赚了,黄泉路上哥几个一起不寂寞还有女人陪。」
  王强对旁边一个半身血淋淋的男人说道,「你还没死,右手动不了就用左手
拿枪,打不到人吓唬吓唬他们也好,给我创造时机,咱们死了好几个兄弟,多杀
几个警察才够本。嘿,用警察的枪杀警察,过瘾!」
  王强说完也不理那人,定了定神,他估摸着对方等了这么几分钟了也该冲过
来啦,「过来两个,起码放倒一个才行。」他给自己定下了底线,实际上他知道
旁边的伤号根本靠不住,自己的枪法也靠不住,但作为亡命之徒,两个堵楼的罪
魁祸首不干死个实在不甘心。
  「如果运气好了,枪打的准了,弄死两个也不是不可能,嘿嘿。」王强的笑
容有些奇怪,他一边说一边活动了下自己的双手,右手一支枪,而左手赫然是一
把明亮蹭光的军刀。
  我还没找到王强的身影就听到「砰」的一声枪响,声音很近,根本不是从一
楼传来的,我抬头一看只见母亲竟已然暴漏在对方的视野里,而枪口的火光正从
一个音响后边冒出,再往边上一点,那是一张阴谋得逞的笑脸,笑脸的主人正在
慢慢举起自己的右手似乎正在得意毫不着急,那是枪!而瞄准的对象,是母亲!
  我一下子冲了出去,对方有两个人!
  我从不知道自己竟然可以冲的这样迅速,而且还有能力一边射击一边跑,距
离母亲已经很近了,这时我和王强的枪口几乎一齐冒出火光,我清楚的看到自己
手枪的子弹钻进了王强拿枪的那只手臂的肩膀,心下松了一口气,再一看母亲完
好无损,「妈蛋,吓死老子了,原来枪法不行啊。」
  忽然,眼睛的余光中一抹闪亮从王强的左手划过,我的脑海里从未有过的清
晰,「擅刀」,「飞刀」,几个字迸入我的脑海,一下子什么都说通了,包括那
道吸引我注意到王强的亮光。
  「妈」,不知从哪来的勇气和速度,我挺着胸膛迎着那把刀就扑了过去。
  亲眼看见鲜血从自己的身上飞溅出来之后,在我陷入黑暗之前,我最后一个
念头是「妈妈没事,真好!」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