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暂的表姐妹共侍一夫】(6)

           六、龙妹再次进入我的生活
  妹子们很聪明,张婷婷睡中间,我和龙妹睡两边,虽然打炮是不可能了,但
我的幸福感爆棚。
  听着两位先后和我有肉体关系的妹子,在我耳边发出深沉的呼吸声,这种感
觉真是太好了,我想我本质是不算个贪花好色的淫魔,只是因为寂寞,想要多一
个人来陪陪我,都怪国家的独生子女政策,我内心竭力推卸着责任。
  我根本睡不着,脑子里构思着各种战术,比如先拉着张婷婷在床上做爱,刺
激一下龙妹,然后趁她发情拉过来玩3P,又或者……再比如……也许可以这样
……可是我很清楚,龙妹是个敢爱敢恨做事情坚决的妹子,我只要敢这样做,一
定会适得其反的。
  没过几天,员警叔叔来宣传防盗,说是家里别放大宗现金财物,最近有群盗
窃流窜犯溜达到这附近,开锁撬门和玩一样,你们自求多福吧,万一被偷了,要
指望员警帮你们找回失窃物,可能性基本为零。
  警官你说笑了,我们哪来什么大宗现金财物?
  但治安确实在变差,周围连续发生了不少爆窃案,有的人只是没了几只腊鸭,
有的人却把积攒的辛苦钱全丢光了。也许是小偷干的,又或者就是身边的工友干
的,临近年关,谁都说不准。
  有天晚上,我被龙妹轻轻摇醒,平时张婷婷加班的时候,我们还是分开睡的。
  龙妹在我耳边轻轻的说,好像有人在撬门。我听了一下,是风沙吹过的声音。
我告诉她不怕,万一真是贼,我也对付的了。龙妹问我,她表姐的味道怎么样?
  我明白了。
  她心里还是有我的,或者是我的床上功夫。
  我几下扯掉她的内裤,龙妹的小屄很热也很湿,直接插了进去,鸡巴进去一
半以后因为润滑不足,略微停留了一下,然后直没入根。
  龙妹因为个子矮,她和她表姐张婷婷一样,用观音坐莲在我身上蹦躂了起来。
  我用手托住她的屁股,配合她的节奏,帮她省力,几分钟不到,她大腿上出
汗了,突然停止了运动,我感觉龙妹的阴道迅速收缩了几下,她高潮了。
  龙妹和张婷婷高潮的样子非常相似,来临的时候都是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过后会笑着搂住我的脖颈,催我继续。
  女上男下,男上女下,姿势换了几遍。龙妹第六次高潮时,她用指甲使劲掐
着我的胳膊,发出了如同哭泣般的呻吟,我全力抽插着,她的子宫颈被我巧妙的
蹭过,激起她小屄阵阵颤抖。彼此做爱多了,各种的禁忌和敏感点都心知肚明。
  一小时后,龙妹无力的躺在我怀里,我的右手缓慢搓揉着她的臀瓣,感觉心
情愉快极了。你还是离不开我吧?我承认自己年轻时有些自大和自恋。
  她和我说了好多话,绝大多数都是我难以回答的问题。为什么要伤害她?为
什么要去追她表姐?为什么连她远房表姐也不放过?和她做爱到底有没有快感?
  为什么始终不射出来?和她表姐做爱的时候我有没有快感?知不知道她的心
很疼?
  知不知道她重新回来付出了多大的勇气?知不知道她今晚过来脸皮有多烫?
知不知道别人以后会怎么说她?待会怎么面对张婷婷?
  我第一次发现,妹子的想法是如此的複杂。难怪古人不让女子干政,不然光
草拟圣旨就可以累死一堆太监。
  正在龙妹纠结的时候,窗外传来一阵喧闹吵杂,电子厂的女工下中班了。龙
妹尖叫着逃回了自己的房间,然后发现内裤没拿,又飞快沖回来找,最后又警告
了我一次:「别告诉我表姐!」
  我闻了闻房间里的味道,屄味和屌味都很浓重。
  张婷婷回来后就拉着我和龙妹去吃宵夜,龙妹假装很困,张婷婷说:「一起
去吧,反正你也睡不着。」
  一行三人杀到金三峡火锅。张婷婷点了不少荤腥,说是让我补补。
  我知道,我赢了。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