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如何一步步攻陷的】一,原名(夜半听雨声)

  『操!那女人就是个傻逼,这么多睡觉的偏抓我。」我边走边生气地对身边
的死党易航咒骂着班主任。
  「那还不是因为你妈也是老师,她才会特别关注你。」易航一副见怪不怪的
样子:「不过她样子倒真蛮好看的,尤其是那奶子,我看至少有D。」
  「就是个骚逼,平时上课穿着黑丝都不知道给谁看。」
  「真的?!」
  「操,说不定就是她男朋友满足不了她,才想勾引学生操她。」
  易航一脸色相地在那意淫着,我看着易航那猪哥相都不想搭理他,自顾自地
四处张望,目光立即被对面地上到处散落的橘子所吸引,一个老头正费力地弯腰
收拾,虽然路上上班的行人不少,但就是没有人愿意停下来帮忙。
  「别YY了,过去帮忙。」我不由分说地拉起还没反应过来的易航,老头一
看我们帮忙捡橘子连忙道谢。三个人一会的工夫就搞定了,走的时候老头还不忘
送了我们几个橘子。
  「我靠,我说你小子什么时候这么有爱心了。」易航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我。
  「滚!」我懒得跟他解释。
  「滚是来不及了,飞的话也许就能赶上关校门了。」
  「妈的!你不早说。」
  「妈的!还不是你要当好人。」
  我俩就这样骂骂咧咧地狂奔向学校。
  「陈哲霖,这是你第几次迟到了?」班主任杜敏坐在椅子上气急败坏地看着
我,我双手交叉放在背后,一脸平静地低头直视着她的眼睛,看她到底什么时候
没力气说了肯放我走。
  由于太过激动,杜敏的胸口不断地起伏,感觉要把衣服胸前的钮扣给撑开似
的,『我操,看起来好像真的不止是D。』我居高临下地看着杜敏不经意间从领
口露出的白嫩乳肉,想起了易航说的话。
  「你每天不是迟到、睡觉就是打架欺负同学,林老师向我问起你的时候我都
不知道怎么说。」杜敏双手交叉托着胸严厉地看着我说。
  我由刚才开始,眼睛就一直盯着杜敏的胸口,刚才她双手交叉由下往上托着
胸时我明显看到了她胸部的抖动。『真够骚的,竟然没戴胸罩。』此情此景不禁
让我想起平时看的教师诱惑授业的片子,裤子里的肉棒也随之不受控制地膨胀起
来支起了小帐篷。
  「你听见了吗?你能……」杜敏似乎被什么惊吓到似的,正教育我的时候突
然戛然而止。停顿了一会后,杜敏有点不自然地说道:「你……你先去上课吧,
下次再迟到我就不客气了。」
  临走之际我还不忘狠狠盯了一眼她的黑色美腿,而我却不知道当我走出办公
室只剩下杜敏一个人的时候,她的脸色慢慢变得红润,嘴唇微张地喘着气:「小
色鬼,不知道好好读书,满脑子乱七八糟的东西。」杜敏害羞地气恼着我的「反
应」。
  「吶,这是刚才周涵送来给你的。」当我习惯性地在全班同学目光注视下回
到自己座位上时,我的同桌「四眼小鸡」冯博文递给了我一份外形精美可爱的便
当。完成交接任务后他就不再理我,专心致志地听老头讲课。
  冯博文是杜敏专门安插在我身边打算帮助我学习的乖乖仔,当他尝试了几次
确定了我和他完全无法沟通后,就当我是个透明人很少主动和我说话。不过也幸
亏旁边坐着这样一个全校成绩前十的同桌,我的作业基本都能在放学之前搞定,
有大把的时间回家玩游戏。
  至于「小鸡」的由来,据说是他上厕所放水的时候被人看到他的鸡鸡短小而
来的,真实情况我也不清楚。
  除了杜敏,其它任课老师从来不管我或者说不愿意浪费精力在我身上,只要
我不做得太过份,他们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我无所顾忌地打开了饭盒吃着
女友送来的爱心便当,一边玩游戏、看小说,第一节课就这样结束了。
  「上次发给你的片子怎么样,打飞机打爽了吧!」课休时间,一个1米85
的肌肉男坐在冯博文的位子上一脸淫笑地说着。
  「放屁,就你那什么重口味啊,不是强奸、捆绑就是SM滴蜡,看得我全程
都软的。」我略带嫌弃地看着好友兼同班同学的章立涛说着。
  「嘿嘿,是你不懂欣赏,女人就是要这样玩才有劲。再说了,你就是硬的也
和软的没分别。」
  这要换了别人,我非得跟他先打一顿再说,也唯独是章立涛才敢这样。一来
我1米8的身高虽然不低,再加上平时总是打架斗殴没少锻炼身体,但和他这种
北方的彪壮大汉相比还是差了一些。二来我们几个死党私底下有互相比较过自己
的「本钱」,虽然我的肉棒已经比同龄人雄伟很多了,但章立涛的「小兄弟」简
直就跟打了药似的,整根黑棒子有如婴儿手臂般粗壮,可惜就是长度太一般了,
只有差不多13厘米,它勃起后整个就像一挺小钢炮。
  「下次给你看看我的收藏,那才是极品。」
  我就这样和章立涛口沫横飞地讨论着各类AV女优的孰优孰劣,一直到了上
课玲声响起。
  第三节课是体育课,第二节课的时候我就发了信息给我的女友周涵,让她下
课的时候到「老地方」见。
  周涵和我一样都不喜欢读书,当时我俩刚认识不久她就开始主动追我,我对
于她的感情说不上多喜欢,只是看她长得漂亮才接受的。恩爱夫妻也会有七年之
痒,更别说我和周涵这种不算真心的男女朋友关系,而我之所以还和她在一起,
只是因为她能满足我的一些「无理要求」。
  看小说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一眨眼就下课了,当下课玲一响我就飞奔了出
去。我的班级在西一号教学楼,小涵所在的班级在东教学楼,距离我们相约的北
教学楼最近,所以当我赶到北教学楼四楼的时候,已经看到一个留着披肩卷发、
长着一张粉雕玉琢面容的少女正翘首等待我的到来。
  「怎么样,你们班主任是不是批评你了,你有没有和她解释?」一见到我,
小涵就关切地问道。小涵和易航是同一班,所以我有什么事她都第一时间知道。
  「反正说了她也不信,还不如不说。」
  「你老是这样才会让人误会你。」
  「不说她了,让我好好抱抱你变胖了没有。」说着我坏笑着就向小涵抱去,
「呵呵,才不要。」小涵边躲避边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抓住了吧!」我一把抱住小涵,盯着她水汪汪的大眼睛说道。看着她的俏
脸和害羞的模样,我动情地吻上了她的嘴,小涵不好意思地推了我几下,当我的
舌头侵入到她的口中和她的香舌搅拌在一起后,她整个人都软了,身体也变得越
来越热。
  我放开了小涵的小嘴,一把抓住她的嫩手就往化学实验室里走,今天不止被
杜敏批评,还被那小骚货害得一大早就「火气」大,之所以找她来这里当然是帮
我泄火。
  这里是我和小涵经常幽会的地方,整层楼都是实验室,平时没人会来,我们
在这里除了最后一层的突破,基本上什么都做过。每次想到那些书呆子就知道在
这里搞那些无聊实验,而我却早在这里和女友卿卿我我、大搞特搞时,我就特别
兴奋。
  小涵虽然早知道我约她来这里没打算干什么「好事」,但身为女生,天生的
矜持让她反抗了几下想要挣脱我:「不要了,就快上课了。」
  「没事,我很快的。」我像一个怪叔叔一样哄骗加威逼,硬是把她拉进了教
室。时间的紧迫感和在学校里干「坏事」的触犯禁忌的快感让我的肉棒疯狂胀大
到简直要爆炸了,我火急火燎地脱下裤子,双手在小涵柔弱的肩膀上往下一压,
她顿时就变成了跪坐在我面前,眼睛羞涩地盯着我的肉棒,整张脸涨得通红。
  我向前一挺腰,肉棒在她那丰满性感的嘴唇上轻轻一碰,那触感简直让我的
所有的神经都紧绷起来,小妖精的头开始左摇右摆起来就是不肯配合。
  「看我怎么教训你这小骚货。」我用双手固定着她的头颅,腰间不断向前突
进,硬是把肉棒送进她的嘴里。
  「啊……嗯嗯……」小妖精看着我一副誓不甘休的样子,只好象征性地反抗
几下就放弃了。我那暴怒火热的肉棒在她湿润的口腔里被反复吮吸,小妖精的舌
头灵活地裹紧了我的肉棒,她嘴里慢慢地盈满了唾液让我的肉棒全身都湿透了。
  她的舌头开始连带着唾液有力地鞭打着我的龟头,「哦哦……嗯……」小妖
精的脸颊因为口腔深吸的缘故变得凹陷,而我差点被这紧致刺激的吸感弄得精关
失守:「小骚货,几天不见就这么会吸,来,哥哥给你刷牙。」
  小妖精用她那无辜的大眼睛看着我,吐出我的肉棒,配合地分开嘴唇咬紧牙
齿。「噗哧……噗哧……噗哧……噗……」我扶着肉棒从左边斜插进她的嘴里,
肉棒和牙齿的来回摩擦让我感觉超级刺激,每一次的肉棒冲撞都让她的右边脸颊
凸起一个小包。
  左左右右来回「刷」了几十次以后,趁着小妖精没反应过来,我突然把硕大
的肉棒抽出,扶着根部重重地左右来回抽打她的脸部。
  「嗯呜~~嗯~~」小妖精喉咙发出抗议的声音,却嘟着嘴、鼓起脸颊配合
着我的抽打。
  「张嘴!」小妖精实在太骚了,让我「忍无可忍」要在她嘴里完成发射。
  「啊呜~~」小妖精张大着嘴巴吐出了小粉舌,还不时地用舌尖刮划着我的
棒身:「呜呜~~呜~~」
  妈的,这么骚,哪能轻易放过你!我临时改变主意不射嘴里,要射到她的喉
咙里,直接双手抱住她的后脑勺固定住,自己往前一挺,把整根暴涨的大肉棒塞
进她的小嘴直到喉咙,腰间像打桩机一样快速地耸动。
  「哦~~哦~~」随着我的怒吼,又浓又多的新鲜精液强有力地射进了小妖
精的喉咙里。「咳!额咳~~」喉咙里浓稠的精液让她咳个不停,适应以后她又
用力吞了口口水,把残留的精液尽数吞入了腹中。
  「讨厌~~不是说好了射在嘴里再吞下去吗?刚才差点噎死。」
  听着小涵的抱怨,让我不禁想起第一次在她嘴里口爆的事,当时射入她嘴里
后她不肯吞,在学校里又不能随地吐出来,万一让人发现就麻烦了,所以她只能
微鼓着脸颊,嘴里盛满我的精液不能吞下去更不能流出来,快步地走向北教学楼
的女厕,因为东教学楼都是用来存放数据和课堂实验用的,所以没有建造厕所。
  东教学楼到北教学楼说近也不近,还是有段距离的,小妖精在走的路上口腔
不断分泌唾液充满了整张嘴,最后嘴巴鼓胀的忍不住了,只能和着自己的唾液一
口把我的精液全吞进肚子里。打那以后她就知难而退,再也不抗拒吞精这件事。
  「铃铃铃~~」听着上课铃响,小涵仔细地舔干净嘴角的残汁,整理好衣服
先回自己的教室了。
  「等一下放学要不要去撸一把?」徐亮推了推眼镜,向我们提议道。他是我
的另一个好友加同班同学,是一个标准的游戏宅男。
  「处哥,要不找几个女的,你打游戏,我们在旁边边玩妹子边帮你加油怎么
样?」
  「这个提议好,到时候赢了让她们帮处哥转大人,哈哈哈~~」
  我和章立涛坐在操场上你一言我一语地调戏着徐亮。
  「你们懂个屁,游戏比女人好玩多了。」徐亮用一种看傻逼的眼神看着我和
章立涛,他习惯了我们总拿他还是处男这件事来开玩笑并不以为杵。
  「砰!」的一声闷响,「操!」一个篮球准确地砸到了章立涛的头上,顿时
让他暴跳起来。
  「嘿!对不起啊,同学,你没事吧?」不远处走来几个男生,虽然口中道着
歉,但带头那人一脸戏谑的表情和那不急不缓的步伐,任谁都知道他是成心的。
  「操你妈的刘康!你他妈故意的是吧?」
  「你他妈的嘴巴放干净点!」带头的那个刘康没有说话,反而是身边理着板
寸头的学生一脸嚣张的先替他出头。
  「操!你他妈找抽。」章立涛那东北大汉的暴脾气哪受得了这个,说着就要
向刚才那个叫嚣的小子动手,我和徐亮赶紧左右制止住章立涛不让他动手。多年
的打架经历让我知道,要打就要到学校外面去打,否则打不过瘾不说,还要背个
处分,得不偿失。
  「我不是道歉了吗?再说了,谁让你自己不躲远点。」
  「操你妈的!」
  至始至终刘康都是好整以暇,似乎是要故意激怒章立涛,虽然这时我也火冒
三丈,恨不得把他摁在地上揍成猪头,但冥冥中有一种直觉叫我不要冲动。
  「你们在干什么那!」一些附近的同学眼看要出事,赶紧把任课的体育老师
王老师给找来。
  「没事,我的球不小心打到这位同学了,所以跟他道个歉。」
  「你他妈……」
  我赶紧拉住章立涛,示意他不要冲动。
  「是这么回事吗?」王老师转向我们询问,「是,不过已经没事了。」我代
替盛怒的章立涛回话说。
  「你们下次打球注意点!万一砸伤人怎么办?」王老师一脸严肃地教训着刘
康。对王老师的教育,刘康始终保持着恶心的微笑,却也不答话。
  「行了,大家都是同学,道了歉就算一笔勾销了,不准私下再找麻烦。都散
了吧!」最后一句话是对围观的学生说的。
  听完王老师的批评和教育,刘康带着跟班一脸邪笑地拿着球离开。
  「太可惜了,刚才差一点就能揍章立涛那个傻逼了。」
  「哼~~对了,刚才那个帮章立涛出头是谁?」刘康不置可否,一脸高深莫
测的神情问道。
  「那个人我见过,他好像和林老师认识,上次放学我看见林老师和他一起走
的。」旁边的一个黄毛非主流的学生像邀功似的抢答道。
  「嘿嘿,老毛,平时看你读书不行,林老师的事情记得倒是挺清楚的。」
  「废话,能不记得吗?每天看她的大奶子和肥屁股,我鸡巴都一直硬着。」
  两个猥琐学生一脸淫荡地在那意淫着自己的老师,刘康听完他俩对话后嘴角
微微上扬:「等着瞧。」
  在刘康离开后,王老师确定章立涛没事,安慰了我们几句后就离开了。
  「刚才那个人是谁啊?」我们仨找了个没人的角落,边休息边询问章立涛。
  原来刘康之前和章立涛一起打过篮球赛,当时在抢篮板的时候误伤了刘康,
当时那小子也没说什么,原以为就此打住,没想到他竟然忍到今天才发作。
  「估计那小子不会就这样算了。」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事没完。
  「妈的!他要再敢来,看我不废了他!」章立涛现在一想到刘康,火气就直
窜脑门。
  虽然体育课被弄得火大,但也没妨碍我睡觉的兴致,毕竟之前「操劳过度」
  需要休息休息。
  就这样一觉睡到放学,一回到家我就打开wiiu开始了马里奥赛车8的联
网比赛。正当我要漂移转弯超越前头的大金刚时,「陈哲霖!你给我出来!」听
到妈妈的怒吼,我暗叹一口气,放下手柄烦躁地向外走去。
  刚一出房门。
  「你给我过来!」
  「干什么啊?」
  「你还问我干什么!你今天为什么又迟到?你说,你又去干什么坏事了?」
  妈妈叉着腰,横眉竖眼地连珠炮一样盘问着我,此时的她一点也不像是人人
称赞的贤妻良母。
  「我干什么不用你管!」
  「我是你妈,我不管你谁管你,等劳教所的人管你吗?!」
  听着她越说越过份,我转头一脸怒气地就进了房间,把门反锁起来。
  「砰砰砰~~」
  「你给我出来!你爸刚出差你就造反了,你是不是想气死我啊?」
  听着妈妈在门外的无理指责,我忍不住重重地一拳打到墙壁上:「妈的!狗
屁不懂!」整个人无力地躺在床上,我不禁在想,她真的是我妈吗?
  我妈妈叫林语婷,我所就读的学校是本市一所重点高中,而妈妈就是该校的
一名数学教师,本来以我的成绩是绝对进不去那所高中的,最后还是爸爸上下花
钱使劲、妈妈在学校里面找关系才招进去的。
  所有认识的人都说她温婉善良,可我一点都不觉得,她当了这么多年教师,
总是拿管学生的那套管我,自以为很了解我,却从来不知道我心里是怎么想的。
  「砰砰~~听到没有?有本事你别出来吃饭!」妈妈估计是要去做饭了,说
完这一句,外面就没动静了。
  「操!」做好事也要被你骂,这种委屈的感觉让我心中异常烦闷,睡不着觉
索性起来玩计算机,昨晚挂了一晚上,下的片子应该下好了。
  打开加密文件夹,出现了让我血脉贲张的影片名字《义母奴隶冲田杏梨》,
我迫不及待地脱下裤子,左手握着肉棒,右手移动鼠标点击播放。
  电影里开始出现爆乳肥臀的冲田杏梨所扮演的母亲在收拾餐桌,而后她的儿
子偷窥着不经意露着爆乳半跪半蹲着在地上抹地的她。
  随着电影的进行,我不知不觉地将妈妈和冲田杏梨重迭在了一起,妈妈的身
材和冲田杏梨有得一拼,至于外貌,冲田杏梨属于狐媚型的,很快就会让人被她
吸引;而妈妈本身江南女子的温婉加上教师独有的气质让她更偏于清纯型,让人
越看越耐看。
  我之所以特别喜欢这种乱伦题材的电影,尤其是母子乱伦的,可能也有我对
妈妈的怨恨在里面吧!
  当看着电影里的母子相互抽插时,我总会把自己代入儿子的角色,看着他的
肉棒一下一下地惩罚着妈妈的小嘴、冲击着妈妈的子宫时,会让我感到巨大的刺
激和兴奋,可我知道我对自己的妈妈有的只是厌恶,没有丝毫的情欲。
  电影中儿子发现了妈妈出轨,并以此威胁开始侵犯母亲,在儿子的引诱调教
下,冲田杏梨开始尽显M女体质的淫荡痴态,看见儿子的大肉棒,开始毫不犹豫
地吞进去并索取慰藉。
  「啊~~妈妈,妈妈~~」随着心中的狂吼,一股浓精从马眼喷薄而出,随
意拿纸巾胡乱擦拭了几下,我就疲惫地倒在大床上睡着了。
  「吱」的一声,我的房门被人打开了。
  「哼,睡也没个睡相,还跟小孩子一样。」妈妈手中拿着钥匙,一脸无奈地
说着。我要是此刻清醒着,肯定不敢相信这样略带少女嗔怪口吻的语句会从刚才
母老虎一样的妈妈口中说出。
  「纸巾用完都不知道扔到垃圾桶里。」妈妈捡起了我刚刚用完、随意丢弃在
地上的纸巾,「咦?这是……」正打算把它们扔进垃圾桶的妈妈把纸巾凑近鼻子
闻了闻,似乎发现了什么。
               (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