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欲诗柔】(二)

               初尝一夜情
  漫天秋风如刀,轻柔的在砖瓦墙垣上刻下刮痕,岁月匆匆,又过去了一年。
  大都市气象万千,条条大道上车水马龙,一副繁荣盛世的景象,红番街没变,
大学也没变,还是一股股书生气息散发出来,树杈上的叶子都掉的差不多了,即
将迎来新的生机。
  怡人的周末下午,整个寝室楼空荡荡的,很多人都出去享受下午阳光,而诗
柔的寝室,只剩她一人,捧着书本,喝喝咖啡,在和煦的阳光下慢慢翻阅。看了
一会儿,诗柔揉了揉眼睛,转身走向卫生间。
  「哗——」拧开水龙头,冲了把脸,她抬起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赤裸裸的
胴体凹凸有致,散发着女性荷尔蒙的气息,眨了眨灵动的双眸,将纤纤玉手放在
了自己的胸脯上,她挑动着手指轻轻拨弄着乳头,一股燥热涌上她的小腹,直至
胸口,她红着脸,修长白皙的美腿紧紧的夹在一起,来回摩擦着。
  她贝齿轻咬住下嘴唇,嘴里发出一声声闷哼,她停止了挑弄乳头,左手不停
的抚摸搓揉着傲人的双乳,而右手着顺着平坦的小腹慢慢往下滑,遮住了私处,
伸出手指在阴阜处前后摩擦,没有直接插进去,两块阴唇咬合着一根手指,分泌
出些许蜜汁,「哧溜哧溜」的声音响起。
  诗柔往后退,坐在了马桶盖上,她略扬起头,双眉紧蹙,加大了手上的力度
和频率,乳房像面粉团一样被她一会儿捏的像山丘,一会儿揉的像凹地,粉嫩的
肌肤白里透红。她将手收了回来,分别抱起自己的两条修长美腿,弯下柔韧的腰
腹,将头凑在大腿内侧,她轻启檀口,伸出一条香舌,舌苔上带着许多唾液,她
轻轻的舔了上去,「哧溜」一声,舌头沿着大腿内侧划过,柔软的舌尖和细腻的
大腿肌理亲密接触,她闭上双眸来回舔舐着两条美腿,感受着期间的纹理。
  诗柔想象着一个男人现在正趴在她的下面,伸出舌头不断的给她做着口交,
她扭动着娇躯,兴奋的颤抖着,淫水慢慢的从阴阜流淌出来,滴到了地上。「我
……我的腿美吗……」诗柔闭着眼睛自言自语「那就来肏我吧……喔……」
  诗柔松开双手,放下了修长美腿,右手搭在阴阜上,伸出一根手指顺着阴唇
滑进了阴道,突破层层褶皱,湿润的阴道壁紧紧的收缩着,她在这一年中学会了
科学的锻炼方法,使得嫩穴很紧致,没有松垮下来,「扑哧扑哧」。
  她想象中眼前的男人站起来,将肉棒插进了她湿漉漉的嫩穴,她娇媚的呻吟
着「啊…
  …大鸡巴肏我……快肏我……「说着便再将一根手指伸了进去,两根手指在
阴道里摸索了会儿,抓住了阴蒂,夹着它反复搓揉,敏感的阴蒂一下子就有了反
映,诗柔额头上冒出香汗,整个人失神的只知道颤抖着娇躯,手奸着自己,她想
象着眼前的男人对她进行狂风暴雨般的攻势,下意识紧紧的夹住了阴蒂一阵折腾,
她脸蛋绯红,身子往上一弓,胸前的那对巨乳不停的晃动,」啊~ 好爽……咿呀
……「诗柔低垂着眼帘,娇喘不断,下体阴道一阵收缩,一股淫液淋湿了她的右
手,她将手伸回嘴前,香舌不断的舔舐着,品尝着自己的体液,脸上一阵陶醉…
  …
  夜晚很迷人,以前红番街有四五家酒吧,但一年后,只都被「红番大条」酒
吧吞并了,诗柔经常去这个酒吧,一年前常去,一年后也常去,和老板都已经很
熟络了。
  诗柔穿着一条长袖圆领体恤,独自一人坐在吧台旁喝着酒,因为座位很高,
所以她不时的扭动着黑色紧身热裤贴身的翘臀,好让自己舒服些,这个举动被她
周围泡吧的男人看在眼里,顿时眼中燃起了欲火。
            不远处的男人在悄悄说着
  「诶你看那女人,身段真他妈好,前凸后翘,一样没少!看看她那骚臀扭得,
一看就是经常被男人后入的」一个西装男说道。
  诗柔听力很好,此时隐约的听到那个西装男在偷偷羞辱她,她不禁俏脸微红,
之前因为座位高度问题,她穿着灰色亮丝的左腿支在地上,而右腿弯曲架在座位
下方的横栏上,浑圆的大腿,纤细的小腿,优美曲线划过,她不禁将右腿靠拢,
轻轻的摩擦着,「沙沙—」的声音只有自己能听到。
  西装男边上的中年大叔说「你看看,那骚蹄子现在在干嘛,腿一抖一抖的」
  「这腿可真性感啊,在酒吧里呆了一天就属她的最好看了,这腿给我,我能
玩一年!」
  西装男色眯眯的盯着诗柔的丝袜美腿说道。
  这时一直没说话只顾着看的胖子说「我们去请她喝几杯,调调情吧,嘿嘿」
  ……
  诗柔丝袜美腿摩擦了一会儿,看到身边走过来那三个男人,她不禁有些反感,
翘臀往边上挪了挪,喝了口酒。
  「嘿美女,一个人呐」西装男最先开口。
  诗柔浓密的睫毛扑闪着,眨了眨眼,没做声,只是眉头微皱,继续喝着酒,
一脸不乐意见他们的表情。
  胖子笑眯眯,脸上的肉堆在一起,眼睛都快成一条缝了,对她说「美女好高
冷啊,我们点几杯酒,请你一同畅饮一番,如何?」说罢便招呼酒侍。
  诗柔摆了摆手,「不用了几位,我只想自己喝喝酒」
  胖子一脸抽搐,心想这年头怎么婊子还装纯情了,渐渐有些不快,这时一位
三十出头的男子走了过来,笑着对他们说,「诶几位不好意思了,今天她和我约
了,抱歉抱歉」
  来人正是这家酒吧的老板,他一手策划将整条街的酒吧都合并了,另外三个
男的也是听说过他的本事的,既然他给了台阶,他们就顺着下吧,胖子皮笑肉不
笑的说「既然这位美女是和王老板有约的,我们当然不能黄了这事儿,今天还是
我们该说抱歉」说罢便走开了。
  老板一屁股坐在诗柔边上的座位上,尴尬的问「小柔你怎么不接酒,有什么
心事?」
  诗柔和老板关系不错,想着也很放心,「我和男朋友分手一年了,之前没什
么感觉,最近又有些伤心了,所以想静静。」
  「是这样啊,也真是难为你了,看你前男友一副纨绔子弟的样子,你没少受
苦吧。」
  诗柔搓了搓鼻子,黯然的呆滞了会儿,对老板说「去个静一点的地方聊吧,
人太多了,好吵」
  「去我办公室,可以吧,那里很安静,不会被吵到」
  诗柔点点头,和老板去了办公室。
  虽然酒吧老板吞并了所有酒吧,业绩也蒸蒸日上,但是办公室却没有想象中
那么豪华,和普通办公室一样大,一张长办公桌,一把办公椅,办公桌上很整洁,
基本没什么东西,只有几本本子,一份会议册和几只钢笔。
  他拉过一把椅子,放到办公椅旁,示意诗柔坐着。然后从柜子里拿出一瓶看
起来年数蛮久的红酒,两个高脚杯,倒了一些,递给诗柔,诗柔抿了一口,甜甜
的笑道,「很好喝,味道真醇,压箱底的啊,老王」
  「是啊,就是为了应酬美女用的。」老板笑着坐在了办公椅上。
  诗柔娇媚的白了他一眼,「你还真是肯花血本,一看就挺贵的」
  老板转了转钢笔,说「能让小柔你心情好起来就值得了」
  诗柔心头一甜,和老板碰了一杯,一口喝下,脸颊微红「那可能要让你把整
瓶酒都赔进去咯~ 」
  诗柔和老板边喝酒边聊,从她小时候聊到和庞焕相识,又聊到这些年的日子,
聊大学,气氛很是活跃。
  渐渐的大半瓶红酒都没了,这时酒塞子掉到办公桌下去了,两个人都起身弯
腰想要去捡,结果头一撞,「诶哟~ 」诗柔玉手揉着脑袋,瞪了老板一眼,老板
笑嘻嘻的捡起了塞子,无奈的耸耸肩,因为诗柔弯着腰,所以老板轻易看到了她
的硕乳挤出来的乳沟,深邃的想要把人给吸进去一样,老板呆滞的盯了一会儿,
诗柔反应过来了,红着脸坐了回去,老板也尴尬的干咳了几下。
  由于酒精的左右,老板心猿意马,此时才渐渐关注起诗柔的身段,最为吸引
他的是诗柔那双紧紧夹着的丝袜美腿,温润白皙不足盈盈一握,从脚踝到臀部的
曲线堪称完美诱人,而玉足上套着一双麋鹿真皮短靴,鞋跟又细又长,仿佛扎在
他的心脏上,诗柔不经意的扭动总是带给老板下体一阵阵刺激。
  而诗柔也是注意到了老板的燥热,本来有些羞愧,但随着不停的碰杯喝酒,
她也渐渐放开了,想着自己的魅力那么足,一双丝袜美腿能把老板迷的神魂颠倒,
她内心喜滋滋的,但想到自己已经一年没接受过精液的滋润,下体不禁湿热了起
来,「要不要……和他做一次呢……」诗柔内心在做着斗争,大学生的自尊让她
有些放不下面子了,会觉得想是只知道求爱的欲女,「不做的话又真的好痒啊」
  诗柔不在意老板的眼神,摩擦着美腿寻求一点慰藉。
  「时间不早了,小柔,你可以先回去了」老板突然开口,看了看手表。
  还在内心斗争的诗柔心头一惊,「怎么办,错过今天可能就……」随即下定
了决心。
  诗柔娇笑着看着老板,妩媚的眼神不停的给他来电,她抬起右腿,用穿着高
跟短靴的玉足轻轻敲了敲老板的小腿肚。人们都说,女人用脚来玩男人,是性欲
的象征,老板不禁心头一热,要来了吗……他看着此时风情万种的诗柔,吞咽了
几下口水。
  「小柔你……」
  诗柔扑上去,性感的樱唇吻住了老板的嘴唇,两人松开牙齿,舌头互相舔舐
着寻求慰藉,她双腿大开,跨坐在老板的裆部上,扭动着翘臀来回摩擦着。
  「恩……我一年都没做了,好想要……」诗柔媚眼如丝的看着老板,又贴在
他耳畔悄悄说到。
  老板心里炸开一波,双手伸进诗柔的衣服里,顺着她的腰摸了上去,随即一
对软绵绵的玉兔被他握在了手心,这种温暖如玉的赶紧让他很是兴奋,比街头的
几百块钱一次的妓女实在是好出很多,诗柔娇躯散发出清香的体香,让老板一阵
陶醉,「太棒了,比那些妓女好闻多了!」
  诗柔白了他一眼「拿我和妓女比,你也真是够坏了~ 嗯……」
  老板用手指夹住她早已变硬的乳头一阵玩弄,她实在忍受不住了,扭动着水
蛇般的柳腰,然后主动给老板脱裤子,老板也松开了她的胸,一把将诗柔的热裤
给拔了下来,诗柔流淌着淫液的阴阜暴露在老板的眼前,「小柔你可真开放啊,
胸罩不带就算了,连内裤也不穿,是一早就想着来勾引我吗?」
  诗柔娇笑着说「才没有,我是被你灌醉了才想着勾引你的~ 喔喔……我就是
喜欢穿的暴露些~ 嗯……」老板粗大的双手搭在诗柔性感的套着长筒丝袜的美腿
上,来回搓揉,手掌心的老茧和她粉嫩的肌肤紧密接触,这种差异摩擦让诗柔很
是兴奋,下体又传来一阵热流,诗柔刚刚就一直在用手套弄着他的阳具,碧藕般
粉嫩柔软的玉臂上下挥动着,老板的下体很是肿胀。
  「嗯……喜欢我的美腿?」诗柔忍受着老板在她大腿上疯狂的爱抚,笑着问。
  老板点点头「从一开始见到你,就好想好好玩你这双丝袜美腿」
  诗柔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先来满足我,等会儿就给你好好玩,嗯……快,
快肏我吧~ 唔唔,我要……」
  诗柔放开了双手,搭在老板的肩膀上,老板将身子往上挺,粗硬的阳具对准
了诗柔的阴阜,龟头谈进去了半个,不停的在两片阴唇附近来回摩擦着,还在持
续挑逗着诗柔,诗柔内心中一阵狂热躁动,实在忍不住了,自己主动抬起翘臀,
坐了下去,粗硬的肉棒突破她阴道的褶皱,直直的攻入了进去,她阴道壁肉一收
缩,夹紧了老板的阳具。
  「啊,好紧啊小柔,你的逼可真爽」老板一阵惊呼。
  诗柔趴在老板肩头,硕大的乳房就压在老板左胸膛,他低头就直接吮吸到了
诗柔的右乳房,吮着吮着他又用牙齿轻轻的咬住诗柔的乳头,反复挑弄拨动。
  诗柔下体被粗硬蛮狠的大鸡巴肏弄着,乳头又被羞耻的玩弄,娇躯兴奋的颤
抖着,「喔喔……好爽啊老王……」
  老板呵呵一笑「我的技术还不赖吧?小柔」
  诗柔痴痴的点点头,嘴里不断的发出娇喘,翘臀下意识的不断扭动着,感受
着被玩弄的快感。
  「嗯嗯……你比我前男友本事好多了~ 爱死这种感觉了,喔……」
  「那我做你炮友怎么样啊,小柔,你需要的时候就可以来找我」老板嘿嘿笑
                着说
  诗柔沉溺在淫欲中不能自拔,痴痴的点点头「要要~ 」
  「除了你前男友,你还和别人做过吗?」老板舔弄着她的乳房,下体蛮力的
冲撞着,「啪啪啪」的声音回荡在办公室里。
  诗柔点点头「有……有三个,都是他的朋友……」
  老板右手大力的拍着诗柔的臀瓣,「啪啪」的拍着,白嫩肥硕的臀瓣上留下
了红红的掌印「小柔不乖啊,勾引别人」
  「没……没有,喔喔喔……是庞焕他设计让他兄弟……嗯……轮奸了我」诗
柔红着眼,痴痴的说着。
  老板架起诗柔的两条丝袜美腿,呈M字,然后推动着腰扭动着,诗柔感到嫩
穴里一阵狂轰滥炸,很是刺激。
  「那还不是因为你长的那么漂亮,身材又那么火辣,不然谁会轮奸你,承认
吧,就是你勾引的他们,你个小骚货哦」
  诗柔因为美腿的挤压,阴道更加紧缩了,肉棒有些停滞不前,速度变慢,她
顿感空虚,哀求着老板「快……快肏我啊,不要停……嗯……」
  老板在她耳畔说道「那你承认是你勾引的他们,承认你是个骚货,我就满足
你」
  诗柔扭动着娇躯,脸颊通红,低垂眼帘羞耻的说「嗯……是我勾引了他们…
  …求他们肏我,他们才轮奸我的……我是骚货,啊啊……小柔是骚货啊……
「说完便把头埋在他的肩膀上,羞愧的抬不起头。
  老板哈哈大笑,将诗柔的两条丝袜美腿架在了自己的肩膀上,修长的美腿绷
的笔直,他一把抓住诗柔的柳腰,然后加大马力疯狂肏弄着,诗柔被高频率的震
动所刺激到,仰头檀口张开,伸直了舌头不停的淫靡娇喘着,秀发在空中凌乱的
飘动,穿着灰色长筒亮丝,踩着高跟短靴的美腿跟随着震动频率不停的晃动。
  十几分钟后,诗柔白皙的玉手攒紧了老板肩膀上的衣料,她一阵呻吟,「啊
啊啊啊……
  来了来了,终于来了,嗯……好刺激……「诗柔的阴道里一股洪流冲过,随
即从被鸡巴堵着的阴道口流淌了出来,淋湿了老板的裆部和办公椅,老板感到自
己的阳具被一阵紧压,于是精关一松,把自己的子子孙孙全部灌了进去,一阵阵
热流烫的诗柔呻吟不断。
  两个人都软趴趴的,就那样交缠在一起,在湿漉漉的办公椅上。
  休息了会儿之后,老板一把抱起浑身酥软的诗柔,把她放在了办公桌上,老
板抓住诗柔盈盈不足一握的纤细脚踝,一把将一条丝袜美腿高高抬起,办公室的
灯光下,丝袜美腿熠熠生辉,老板痴迷的看着诗柔修长匀称的丝袜美腿,伸出舌
头舔舐了一番,然后又因为诗柔实在喊累,就放了下来。
  「小柔,来给我足交吧,用你的丝袜脚」老板坐在椅子上,萎蔫的肉棒软趴
趴的耷拉着。
  诗柔揉揉眼,问道「足……足交?我没试过诶」随即抬起她的一只脚,打算
往老板鸡巴上踩,「是这样子吗?」
  老板吓得赶紧往后退了好多,「哪有你穿着高跟短靴踩人鸡巴的啊!想要阉
了我吗,当然是脱下」随即便一把抓住诗柔的脚,把短靴侧面的拉链拉下,脱了
下来,他捧着这对丝袜脚嗅了嗅,有一丝皮革味,但更多的是香味,这种气味反
而更加淫靡。
  「好香啊你的脚,真是个宝贝」说着老板情不自禁的舔舐了几下,然后把椅
子拉回来,坐在上面,握着诗柔的丝袜脚指导着,「你先这样,踩在我的鸡巴上,
然后随便按摩,要轻一点,来试试吧」
  诗柔娇羞的点点头,然后将丝袜脚踏在他的鸡巴上,有脚趾头不停的按摩着,
一会儿力气大些一会儿又力气小些,渐渐的老板的鸡巴又硬了起来,诗柔慢慢将
鸡巴上残余的精液涂抹均匀,感觉自己的脚下一阵腻滑。
  「来,再给我口交口交」老板把诗柔抱了下来,诗柔半跪在地上,高高的翘
起臀部,手撑在地上,檀口微张,将老板半硬的鸡巴含在了嘴里,来回套弄,香
舌不停的舔舐抚摸着他的鸡巴杆子,老板靠在办公椅上,闭上眼睛满脸陶醉,
「挺熟练的啊,没少给男人口交吧,小柔?」
  诗柔忙着给他口交,说不上话,嘴里只能唔唔几声,然后点点头。
  「嗯差不多完全硬了,可以了」老板让诗柔起来,然后又把她抱上了办公桌,
继续跟她说「你再像刚刚那样,用丝袜脚来弄」
  诗柔不停的用丝袜脚搓揉挤压着老板硬着的肉棒,偶尔用指甲轻轻刮过,惹
得他一阵哆嗦。
  「喜欢吗?」诗柔娇羞的问道。
  老板点点头「太喜欢啦,好刺激!」
  诗柔头一歪「那……喜欢我的丝袜脚,还是别的女人的洞?」
  老板谄媚的笑道「喜欢你的洞!」
  诗柔扑哧一笑,娇媚的白了他一眼,继续用丝袜脚拨弄着他的肉棒,只是力
道加大了许多,倒也让老板下体一阵舒爽,不一会儿,一股股浓稠的精液射在了
诗柔的丝袜美足上,她缓缓收回美足,一条条粘液连成线,显得十分淫靡诱人。
  事后老板送诗柔到门口,「今天爽吗,我的小美女」
  「嗯挺爽的,好久没那么舒服过了,谢谢你,老王」诗柔点点头,笑着说
「以后我还会来找你的哦,小心别被我榨干了,嘻嘻」
  在那之后的一个月里,诗柔每隔两三天就和老板在办公室里玩乐到深夜才回
学校,不过一个月过了,诗柔也有些腻了,老板也体力不支,越来越划水。于是
诗柔便想起了一夜情,「我应该放下所谓的自尊,追求爱欲才是最棒的,享受人
生!男人那么多,一定还有更好的吧,反正我也单身着」
  一天夜晚,诗柔一身艳丽打扮坐在酒吧的老位子上,秀发顺着往后扎成了一
个长长的马尾辫,上身披着一条牛仔衬衫,下身围着一条白色短裙,两条交叠的
性感美腿上裹着一双白色过膝丝袜,紧紧的贴着,小腿肚上勾勒出完美的弧形曲
线,脚踩一双天蓝色高跟鞋,极像一个高中生。
  「嗨美女,又遇到你了,真巧啊!」一个月前的那个西装男又出现在诗柔的
眼前,不过此时的诗柔没有以前那么冷眼看他,反而悄悄夹紧了私处,俏脸微红
                着说
  「是啊,真巧,请我喝一杯吗?」
  西装男一阵激灵,赶紧点了一杯递给她「没想到有幸得美女青睐啊,哈哈,
共饮一杯!」
  两人抿了几口酒,诗柔放下酒杯问道「其他两个人呢?」
  「噢你是说他们啊,刚找了个小姐玩去了」西装男提起这件事脸上明显有些
郁闷。
  诗柔用脚踹了踹他,笑道「那你怎么不去啊?」
  「我,我……我没带够钱,他们就让我滚来喝酒,气死我了」西装男跺着脚,
又喝了一口酒。
  诗柔解开了衬衫的几个扣子,露出了硕大的乳房,玉手扇了扇,说「诶呀~
今天好热哦~ 好想脱衣服」
  「咕咚」一声,西装男咽了一大口口水,眼睛死死盯着两只半隐半露的乳房,
「那……
              美女赶紧脱啊「
  「神经病,这里人那么多,我去厕所脱」诗柔白了他一眼,然后站了起来,
扭动着娇躯,走过他身边,又弯下腰,在他耳畔喃喃「你~ 不要跟来哦」
  说罢便走向厕所,留下西装男干坐在座位上。
  西装男双眼呆滞,缠着手把酒杯里的酒喝完,感觉还不够冷静,又把诗柔的
那杯喝完,「她的意思是要我去吗?」西装男在想着「会不会是仙人跳啊!应…
  …应该不会吧,算了,豁出去大不了就是被撵出酒吧!「
  西装男一把放下杯子,站起来匆匆走了过去。
  他四处观望了一番,发现没有人注意厕所门口,于是悄悄溜进了女厕所。还
把里面的警示牌放到了门口,「正在清洗,勿近」,关上了门。
  女厕所里空荡荡的,只有一个包厢的门是锁着的,他走了过去,整个人伏下
去,看到了属于诗柔的纤细的脚踝和那双天蓝色高跟鞋,突然那双脚消失了,他
不解的站了起来,敲了敲门「美女,我来啦」
  「唰—」门打开了,西装男一脸猥琐的打开了包厢门,瞬间一股兴奋感涌上
了他的心头。
  诗柔正将翘臀对着门口,高高的翘起,衬衫和裙子脱在一旁,只穿着过膝丝
袜和天蓝色高跟鞋,性感的美腿跪在马桶盖上,白皙粉嫩的大腿绷的直直的,隐
约可以看到肌肤下的青色脉络,而有着完美弧线的小腿则一晃一晃的,扭动着脚
踝,仿佛在对着西装男说,「快来肏我啊」
  西装男再也忍不住,一把冲了进来,将头埋在诗柔肥硕的翘臀里,伸出舌头
舔舐着她的屁眼,两只手抓在她的胯部,不停的揉捏,诗柔扭动着柳腰,摇摆着
翘臀,用穿着高跟鞋的丝袜脚紧紧夹住西装男的脖子,控制着他的放心,碧藕柔
弱的玉臂弯曲着,白皙的玉手搭在水箱上,诗柔弯曲着腰腹,仰着头呻吟着,胸
前的巨乳不停的随着节奏晃动,拍打在水箱上,发出「啪啪啪」的诱人撞击声。
  「啊……舌头再进去点,对……嗯……」
  诗柔回过头,娇媚的看着正在她股间耕耘的西装男,妩媚的笑了起来,然后
把一只手伸想自己的私处,用手指把弄起藏在阴阜里的阴蒂,很快她便变得十分
兴奋,下体潮湿。
  「快,你快肏我,不要舔了……喔喔……」诗柔对西装男说道。
  西装男很听话的站了起来,掏出已经完全勃起的粗大鸡巴,顶着诗柔的屁眼,
在周围研磨了几番,确定足够润滑后一下子猛扎了进去,诗柔一阵娇喘,「啊啊
啊……大鸡巴啊,好厉害……」
  西装男扑上前,咬住诗柔的耳垂不断研磨,诗柔整个身子不停的颤抖着,
「唔唔……大力肏我……你现在还郁闷吗?」
  「哈哈一点都不郁闷了」西装男大笑着说「他们花几百块钱肏妓女,我一分
钱都不花肏婊子,还是个那么性感的婊子,哈哈,这屁股真好使!」
  诗柔被他的淫秽语言羞辱的满脸通红,「你……嗯嗯……你讨厌!人家只是
空虚了才和你打炮……喔喔,不然就你还能吃到我吗?……」
  西装男一阵不爽,大力的往后退,再往前冲,「啪啪啪」不断的撞击着诗柔
的翘臀,两块臀瓣都被撞的通红通红的,诗柔不禁娇喘的哭了出来「呜呜……好
痛啊……啊啊啊啊……好爽,肏我……咿呀……」
  西装男一把抓住诗柔长长的马尾辫,然后像骑马一样骑着诗柔,左手牵着马
尾辫,右手不停的拍打着诗柔的臀瓣,下体还像路途颠簸一样抖动着,诗柔此时
完全像是一匹小母马,不停的被西装男骑着打骂着。
  过度的兴奋让诗柔紧紧的收紧了两块臀瓣,大力的挤压使得西装男粗大的鸡
巴冷不丁的精关一松,一股股浓稠的精液喷涌在诗柔的屁眼里,诗柔被烫的哇哇
大叫,随即也泄了身子,一股股淫液淋湿了股间,酥软的她趴在水箱上勉强支撑
着,而西装男依旧做着起码的动作。
  「喂……可以拔出来了……噢噢」诗柔想让西装男把软下来的鸡巴拔出来。
  「美女,那可不行,我尿急呢,就地解决吧。」西装男坏笑着说。
  诗柔扭动着娇躯「不……不行,不能尿我肛门里面……很脏」
  「哈哈都是从那排泄的还分什么脏不脏啊,等着,大爷立马给你一壶尿,哈
哈」西装男说着,下身紧紧贴合在一起,他一脸陶醉的失神着。
  诗柔感觉到一股滚烫的液体涌进了她的肛门内,顺着直肠乱流,她娇躯乱颤,
双手紧紧的抓着水箱沿,逐渐苍白。诗柔紧紧的蹙着眉头,双眸失神,嘴里发出
不知是呻吟娇喘还是啜泣声。
  西装男尿了足足一分钟,然后伸了个懒腰,把萎蔫的鸡巴拔了出来,顿时一
股黄色的液体混杂着白浊粘液喷洒了出来,诗柔的翘臀不自主的收缩着,挤压出
一股又一股液体,西装男用手指沾了一些液体送到她嘴巴,「尝尝我的精华的滋
味吧,婊子」
  诗柔此时已经被他的尿液的轰炸而六神无主,机械的伸出了舌头舔舐着,一
股尿臊味涌上她的鼻腔,她咳嗽了几下,「好吃吗?」
  「好……好吃」诗柔感觉到这种刺激实在是太美艳了,男人将柔弱无力的诗
柔转过来,把耷拉着的肉棒贴在她的唇边,诗柔伸出丁香小舌轻轻的舔舐着,顺
着马眼一圈一圈的打转,将残留的精液和尿液都舔舐的一干二净,发情的诗柔俏
皮的舔了舔嘴角,妩媚的朝西装男笑了笑,两人又开始了一番缠绵,直到很晚才
回家,互留了电话。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