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满地月光】 上 24

                24
  很快,恒昌和冬青要合并得消息在冬青集团的内、外传开了!公司内部产生
了很大震动,因为以前从来都没有这方面的任何一点点消息,突然说两个公司要
合并,而且对外的说法只是合并,没有说明是收购还是交换股权。这给外界很多
猜想。外面的媒体对冬青—恒昌的报道简直是铺天盖地,一直追踪和探寻其中的
原因。
  好在我早有防备,在我的严令之下,没有一个公司的员工在媒体上就这件事
儿发表过任何评论,这使得媒体有了更多的猜测,而且更加的多样,也引起了媒
体更多的兴趣!公司表面上看去,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改变,只是我好像能够感
受到我走到那里,都会有无数双眼一直都在跟随着我,这让我对自己的此次欲盖
弥彰的炒作行为感到很满意,为后面的冬青-恒昌的正式挂牌上市赚到了不少分。
  这个时候,有一篇报道引起了我的注意:《低调女神的私生子》。这篇报道
的所有言词令人感到好像就是在映射我和馨姐!这使我感到自己的炒作好像有一
点过分了,好像把火烧到了自己的身上!
  其实对我自己倒是没有什么伤害!反正我就是私生子,由于姥爷当年做的太
完美了,因此关于我出身的一切线索都是断的,我不担心他们会挖出什么关于我
的消息,没有谁能够猜到我是恒昌的第三代!但冬青的事情都会牵涉到馨姐,我
就不能不格外的慎重,因为那些狗崽队再挖下去就可能会挖到馨姐当年被强奸而
生出孩子的事情!要慎之又慎。
  对了,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说馨姐的儿子去那儿了?不会和我的妈妈有什么关
系吧?想到这里,我的心里有一些不舒服,赶紧的中止了自己的思想,不敢往下
想了!
  我现在的一举一动都已经成了女人的茶前饭后的谈资了,那些花边小报每天
都在关注我的事情,还不时的编出来一些新闻来,所以我开始觉得自己应该改变
一下和媒体交往的策略了,尽量的低调!
  可是,即便我能绕过了媒体的眼睛,也不可能绕过公司的那些小美女眼神的
追逐。以前这些女孩稍有想要接近的时候,通常不是被小海螺给挡架了,就是被
江月借故给支开了,现在这两个人都离开了我的身边,公司秘书处、公关部的那
些美女乌泱乌泱的往我的办公室钻,总是有着层出不尽的理由和借口,这一段时
间我也感到了压力!同时也觉得应该有个女人在身边这样也许能够为我挡挡架。
  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了一个绝佳的人选,但是不知道行不行!要给妈妈打个
电话征求一下意见!
  这件事儿我原本不想和妈妈说了,她一直都想安心修养,不再管公司的任何
事情。可是这件事儿事关小姨,我想还是征求一下她的意见比较好,想来想去,
后来觉得还是应该这样。
  半晚,当我拨通妈妈的电话,可是结果还是出我意料的。
  当我打通了岭南的电话,说出自己有一个请求的时候,我没有想到的是妈妈
都没有问我是什么请求,就答应了。这让我怎么也不能把妈妈和前几天还是女强
人形象的那个女人联系起来,看样子她真的安心要当家庭妇女了!事关儿子,在
她的脑子里就没有理智了,不管什么先满口答应再说。不过当听我说要小姨过来
当董事长办公室的主任时,妈妈还真的有一点吃惊,她给我的评价是:“死小子,
你还真想的出,不过你小姨那个人一天到晚疯的没边,她会老老实实的给你当秘
书?我看玄,要不你征求一下她自己的想法?”
  妈妈说的也对,我还是直接给小姨电话,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小姨开始半天
没有说话,只是很惊讶的“啊”了一声!其实我理解她,这样的要求等于要她放
弃原来的生活方式,以前让她在公司任财务总监她都嫌烦,现在让她来组建董事
长办公室,当主任,简直就是要了她的命。她半天都没有出声。
  可是当我说到了自己现在的情况和那些温柔的烦恼,并且说应该有一个她这
样地长辈来给我挡这个架。要不我不是整天要我为这种事儿烦死了?她听了咯咯
的笑了起来,接着她很爽快的答应了!就这样,冬青-恒昌集团的第一任董事长
办公室主任产生了!这让那些一直觊觎这个位置的小女孩、大女人们感到非常的
意外。
  因为没有人知道这个王彤的背景,很多人都在瞎胡猜,最绝的一个说法居然
是说:王彤是我小时候上辈亲人指定的娃娃亲!因为我们从年龄上看着相仿。但
是稍微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一个孤儿出身,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因此这些站
不住脚的传闻很快的就销声匿迹了。而且往我办公室钻的美女们也越来越少,据
说小姨并没有制止过她们,只是小姨到任后,这样的事情就陡然减少了。
  后来我无意中听到推广部的男孩说,王主任那如天仙般的容颜,让公司最最
有自信的美女都感到了自信心备受打击。而且关于我的流言越来越少的原因也和
小姨有关,因为小姨在流言世界里已经基本上坐稳了冬青—恒昌老板娘的位置,
而且她的美丽让那些最最龌龊的人也没有勇气向下想象、传播了。没有人在沿着
这个线猜下去了,也就没有更有创意的留言了。
  可是仍然有人对突然从天上掉下来一个仙女儿一样的人来坐在了她们梦寐以
求的位置,心里窝火,因为她们感到了彻底的绝望,断绝了她们竞争的想法。因
此拟断、猜测、想象得来的消息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沉寂之后又不胫而走,传遍了
整个公司,说法是各种各样的,说小姨是农村妹,整了容,在某个我毕竟的路线
创在机会和我邂逅;也有说小姨其实已经40多岁了,在外国打“年轻针”;还
有说小姨是一个高官包养的二奶等等,让我感到有些不知所措。
  我尽力的去消除这样的影响,可是又不可能让所有的流言消于无形。因此,
小姨肯定是听到过这样的传闻,不过更绝的是我小姨居然从来都不解释,而且好
几次也不允许我在下属的面前正面的介绍她,不允许说出来我们两个之间的关系!
看样子她要这样的神秘下去了。
  这样,新来的董事长办主任,传说中恒昌-冬青未来的老板娘,在流言中开
始了工作。她依然不允许我正面向下属介绍她,澄清我们之间的关系。看她这样
的玩儿心大,我也就不管她了!虽然董事长办公室挺忙的,可是对于我小姨来说
还真的是小菜一碟,她任命了一个副主任,完了她就什么事儿都不管,只是涉及
到我不想见可又不得不见的人物,这时候她才会出面安排。因此我真的感到小姨
像妈妈一样,绝对是一个具有非凡领导才能的人!
  当然不是什么事儿都是十全十美的,我很快的感到了让小姨做这个位置的最
大败笔之处,那就是我从来也不曾想到,这一段时间我的很多接待活动,都是有
她亲自陪同的,而这些任务以前在冬青的时候都是董事长办公室随便派一个秘书
就可以参加的,而且每次派的人都不相同!
  可是从打公司出现了那些传闻以后,她就一反常态的经常粘着我,没事儿就
和我一起在公司的同事面前出双入对,我知道这一定是她的恶作剧心理在逗着玩,
可是这也给我造成了很多不方便!连一些商务派对,她也跟着我,很多次在别的
公司老板面前,跳舞的时候,她都表现的非常热辣,引来了好多公司的老板对我
投来了羡慕的眼神,甚至以前很多不希罕和我们这些太子党类的老板相交往的创
业型的企业家也对我也是言词有加,这真是给我天大面子上的满足。
  不过,面子总是一时的,小姨她毕竟是我的长辈,我的亲姨,她这样做让我
很多时候都很尴尬,放不开。这一点她也有感觉,可是她好像更加高兴了似的,
故意造成我的尴尬,有一次她居然说:呵呵!小子,如果感到别扭你就真的把我
当成你的秘书不就得了,而且我也确实是你的秘书嘛!看着她那似笑非笑的眼神,
我简直都快被气疯了,我发誓回办公室就给妈妈打电话告状!可是每次没等回到
会办公室,那些老板的赞美之词就有让我打消了告状的念头。让我就很快的不记
得为什么生气了!
  但是,狠话还是要说的:“嗨!真是失败,自己怎么给自己拴了一脖套!”
  后来一些比较暧昧的聚会,我都是很小心的避过她,她好像也有一段时间也
放松了对我纠缠,又回到了自己的那些青花瓷和名人名字中去了,而我呢就偷偷
的跑回去和我的馨姐团聚。可是聪明的小姨很快的察觉到我在外面肯定是有女人
的,她对我的态度变得更加的奇怪了,有的时候好像很关心我的样子,可是很快
的又对我漠不关心了!
  完全搞不懂她心里是怎么想的!不过有一点,她好像不再刻意的去问我为什
么没有给妈妈打电话;为什么工间操时候总是一个人呆在房间里不出来活动等等
之类的事儿!这让我感到小姨真的是一个很有个性的女人,有的时候总是想管着
我,有的时候有漠不关心。
  江月上任快半年了,我一直都没有再见过她回到K市来,虽然当初是我为了
让她安心的在广州完成组建冬青—恒昌总部的事宜,不允许她回到K市来的。可
是这半年没有见过她,我心里觉得偶尔还有一点会想到她的!这一段时间她已经
将冬青—恒昌的所有的准备工作做的差不多了,应该说是有条不紊,按步就班,
我真的是没有看走眼!
  不过有的时候我还会觉得象她这样的一个美女,真的放到总经理的这个位置
上,是不是有点可惜了,也许应该将她放在床上比较好一点!不知道她自己是什
么感受呢?也许她不愿意呢?也许她很愿意呢?我曾经试着站在她的立场上想过,
可是没有结果。嗐!管她呢,也许人家早就有男朋友了,现在的少女开化的早,
哪能这个世界的花都等着自己摘呢!想到这里,自己还有点感时花溅泪的难受。
  人家江月是个美丽的女人,怀怀春呢,也是应该的,有自己心仪的男人也是
人之常情,不能在公司身居高位,整个人就卖给公司了,不是吗?他的男友是谁
呢?我是不是有点残忍,让他们南北分离?应该打听打听,如果也是公司内部的
人,可以也调到广州去嘛!
  好几次我和江月通话中,试着想问来着,可是每当我要开口的时候,就能感
觉得到她和我说话已经不自然了,不过有的时候她也会失神的说一些话,让我感
到她言语间偶尔流露出来的和在K市这边的男友之间的相思。这让我更加的认定
了自己也许真的是拆散鸳鸯的恶人。很多时候我问她有没有什么要求,可她都会
所答非所问,看样子她并不想和我说的太多。自己后来仔细想象也没有什么更好
的解决办法,因为毕竟是工作需要啊!
  我是不是要找个机会安抚她一下呢?我心里有点犯嘀咕,如果她要是老这个
样子,会不会影响到冬青—恒昌的上市运作,挂牌工作能不能顺利进行进行呢?
  可是,我仔细的想想,那个女孩没有美丽的憧憬呢?那个女孩没有怀春的爱
情呢?算了,不去管她了,只要不是有很大的影响,还是随她去吧!
  不过这一段时间自己也觉得脑子里对这个丫头的想念好像突然的多了起来!
是不是自己也受到了外界舆论的影响了呢?看样子自己也没有超然事外啊!
  馨姐这一段时间好像一直情绪都不是很好,加上她的母乳也不是很多,我们
女儿单独吃她的奶不够。好在吴琼的奶很好,两个小家伙调换着吃,还是够的。
我已经劝过她好多次,不要太因为小事儿而搞得自己不开心,有的时候很伤身体
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一直不能排解自己!
  通过和吴琼的了解,我终于知道了馨姐的情绪也是受到了那一篇文章的影响,
毕竟明眼人一下子就看出来这件事不是空穴来风!看样子我真的需要和我最爱的
女人谈谈心了,让彼此更加信任。
  当我暂时的将公司的事情放下,回到我知坊镇的家的时候,我看见了一幅温
馨的家庭天伦享乐图,我的馨姐和吴琼两个人在花园里摇着小推车,里面的两个
女儿娇艳如花,我的儿子在一旁追逐着蝴蝶。这时候馨姐看见了走进来的我,一
下子扑过来依偎在我的怀里,完全是小女人的样子!
  “哈哈!我的小宝贝,也不羞?好多人看着呢!”
  “才不管他们呢,老公,现在公司的事情那么忙,怎么还有时间往家里跑呢?”
  “怎么,我的小宝贝,是不是有别的男人了,不想我回来安慰你?”
  “去你的,净胡说,人家才没有想你安慰呢?不过倒是吴琼整晚上整晚上的
睡不着觉啊?想你回来安慰她呢?”
  “夫人,你们俩口的事儿别扯上我,也不知道是谁晚上做梦淫水把床单都给
弄湿了!”
  “你个死丫头,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看看!说到痛处了吧?开始武力报复了吧?”
  “好了,好了,我知道的,我的这两个女人恐怕晚上都睡不着吧?就叫张妈
过来把孩子带走吧!”
  “啊!你要干什么?现在是大白天啊!”她们两个虽然是嘴上抗议,可是还
是半推半就的和我一起回了卧室,她们知道回到卧室以后等待她们的将是一个什
么样的结果,可是两个“待宰的羔羊”还是欣然的接受着自己将要承受的宿命。
  当我再一次看见两具雪白胴体泛着红晕在床上不安的来回扭动的时候,我的
男根已经像是旗杆一样的擎天伫立了,我再也不能控制自己疯狂的欲望了,一种
长时间没有发泄的感觉在我的心中一下子爆炸开来,我像是一只猛虎扑向食物一
样,扑向她们,这时候的馨姐已经完全瘫软在那里了,看着她的样子,我不禁想
起来前一段时间她曾经说过:也不知道怎么了现在只要想想老公,自己的屄中就
会呼啦的一下子泻出来好多的淫水!这一会儿她的屄是不是也饱含着淫水呢?
  一个将要六十岁的女人,总是能够表现出如此的风情,怎么能够让爱她的男
人不心动呢?其实我的馨姐每一次在床上承受我的达伐冲击,她都是那么努力、
细致的感受身体给自己带来的快乐!好像她不愿意放过一点一滴的细节,生活中
的她本就是细心而又敏感的女人,自从接受了我的爱以后,她的心变得更加的温
柔体贴了,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够一直享受这温柔如母爱般爱情,可是我渴望
着我们现在的日子能够尽量长的在我们今后的生活中延续!
  看着两个雪白的胴体在我的目光中瑟瑟的发抖,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她
们两个的没出息样了,被自己的男人看看都能泄身的女人还能怎么承受自己男人
的勇猛攻击呢?一个是这样,现在又加上了一个吴琼,还是这样,简直都要气死
我了,当我把自己硬的不行大鸡巴插进馨姐的屄中的时候,我感觉像是插进了温
暖的春泥之中!
  那种感觉就像是整个身体都被温水包裹了一样,很舒服,可是无处着力。这
个时候的馨姐还没有从刚才高潮的余韵中回味过来,被我似烧红的火杵一般地鸡
鸡一下子捅进了腹中,那感觉就像刚从半空中飘下的气球又遇到了上升的气流,
完全不知道自己还能飘向何方了!馨姐被我没有几下的插弄给送上了极乐的高潮。
  我看了一眼旁边在我手指的抚慰下堪堪欲坠的吴琼,随着馨姐的节奏一下一
下的翻着白眼,全身的肌肉开始抽紧,像是也要高潮的样子。看到这些,对付她
们经验丰富的我可不会错过这个把她也送上极乐高潮的机会,我从馨姐的小屄里
拔出自己鸡巴,掰开吴琼的大腿,一下的插入了她的屄里!这时候我听见了一般
情况下不叫床的吴琼也开始毫无规律的呻吟和诉说了,只是和馨姐不太一样。馨
姐的叫床基本上都是求饶型的,无非是诉说自己如何受不了的感受,可是吴琼基
本上就是自杀型的:“老公,快点……快……插……死我……吧!啊……对……
就是那儿,……我……要……死了……女人的屄……被你弄……烂了……好……
宝贝……老公……插到……女人……的子宫了!……要死了,…让我快点死吧……。”
  也许是平常吴琼不怎么说话的缘故吧,听吴琼在床上求我干死她的时候,心
里的成就感和征服的欲望会有多么的强烈!就这样不费吹灰之力打发了两个女人,
而我也在第五次插入馨姐小屄的时候射出了宝贵子孙液体,咕咚咕咚的灌进了馨
姐的小屄,在我的浇灌下,她又一次的进入了极乐的高潮之中了。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