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风雨情】第五卷第三章

第五卷左右逢缘
第三章少女情怀
司马浮云,在如今的炎黄帝国南方,她的名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大概每个见过她的人,都会觉得她是一名端庄高雅,秀外慧中的完美女性。
她是那种既平易近人又不会轻易在最低限度以上与别人打交道的酷酷的类型,这点了解她的人们都是知道的。加上容貌端庄,才色兼备,就像是一朵在高龄盛开的花朵。由于有这样的评价,她倍受领地内外人民的憧憬,人气也因此火爆的很。
但是,实际上她并不是这样的,不冷不热地对待周围的人是由于她要把身为圣兽赐福者及后来的玄门掌们的身份隐藏起来的缘故,再加上其实她真的不是很擅长于他人交往才会这样。
但真正的她比谁都寂寞,比谁都渴望他人的温暖,真面目于多数这个年龄的大家闺秀一样只是一个柔弱的女孩子而已。而比谁都理解少女的那一面的是——紫藤,她无可替代的青梅竹马。
” 你看你看,红色的呀。””是啊,不只头发,连眼睛都是……” 大约七八年
之前,跟随不习惯岭南气候的母亲,司马浮云搬来了西陵王府居住。
那个时候,她基本就只有被人用怪异眼光看待的记忆。也就是说,小时候的
司马浮云和现在是不同的——那时的她性格自闭,又加上自己显眼的发色与瞳孔,
自然而然的就成为了被关注和谈论的对象,而旁人根本就不明白被当作怪异人物
看待的她的心情。
” 也是啊……因为我本来就是拥有不属于人类力量的怪物嘛……因为这样所
以受到如此的对待也是没办法的嘛。” 没有旁人在的时候,她总是这样对自己说。
久而久之幼小的心灵中就这样刻上了自己绝对无法与别人正常交往这样阴暗的想
法,直到……
她与他邂逅了。紫藤,很早以前就对他有所耳闻,不仅运动神经超群,学习
也十分游刃有余。相貌宛若小狗一样可爱无论哪方面都正中她的喜好。
尽管有着这一系列突出的条件,但是由于多少有些尴尬的养子身份和由此带
来的私生子之类的怪异传闻,似乎也并不怎么能为周围的人所接受,某个意义上
来说,他和自己是一类人。
并且初次的相遇的情景对于一见钟情这个浪漫的意义而言多少有些奇葩。
来到新家后的第一天就凑巧是除夕,按照家乡的习俗她准备把写着心愿的纸
条挂上院子里最高的树,结果却不小心摔了下来。
惊慌之间,一只不大的手突然托住了她的屁股,接着另一只手旋转着托举她
的背来泄力,这虽然是营救摔落者的有效手法不过显然使用者并不娴熟,结果不
但仅仅让她屁股着地,那人自己还摔了个狗吃屎。
” 喂,能站起来吗?” 不过那人显然没有大碍,很麻利地就爬了起来。
” 诶?” 她用了数秒才反应过来眼前少年伸出的手是递向自己的。
‘ 是么……这个人,帮了我啊……’ 记得有生以来,这是首次有家人之外的
人帮助自己。
” 你叫什么?” ” 司马浮云……你呢?” 名字早就知道了,但是,还是想亲
口问出来。
” 紫藤。” 少年露齿而笑的面容显得无比眩目。
” 噗咚!噗咚!” 似乎就在耳边的心跳声,怎么回事?心咚咚直跳,几乎无
法直视他的脸。难道说,这就是所谓的恋爱?不,这怎么可能?毕竟这个人……
搞不清楚到底该说他是帅气还是丢脸啊……
说实话,想要立刻拉住他的手站起身来。但是,少年那沾满泥水的手大大地
打击了她的决心。’ 呜呜……初恋居然是这种邂逅……不要啊!’ 难以从精神上
的冲击中缓过劲来的她因为自己理不顺复杂奇怪的少女心陷入了混乱” 笨蛋……
笨蛋笨蛋笨蛋!” 推开递过来的手,进而砰砰地捶打着对方的胸膛。
” 喂,你干什么呀?” ” 我、我说你啊。既然要帮助女孩子,你就不能能帮
得稍微好看点么?!” 继续着垂打的动作。
” 啊?” ” 总之!快去把手洗一洗,拜、拜托你稍微爱干净点好么……。毕
竟说不定会成为我的初恋的……” 话说到最后,声音已经小得几乎听不见了。
‘ 呜哇啊啊……。我都干了些什么啊……。居然对伸出援手的人说出这种话
……’ 气势汹汹地一口气说完后,她终于对自己的行为有了强烈的后悔感,脸羞
红得像苹果一样的她偷偷瞟着紫藤。
大概做梦也没想到会让被自己帮助的少女说教吧,此时的紫藤一脸呆滞的表
情。
” 那个,抱歉。我……说了这种无可救药的话……” 慌忙道歉的她急得几乎
要流出眼泪了。
” 哈哈,什么嘛,你不也能有这样可爱的表情吗?” 对方却不知想到了什么
突然笑了起来。
” 疑?” ” 不嫌弃的话和我做朋友吧。” ” 啥!?啊、啊、啊、那个……是
……请多关照。” 这就是他们初次的邂逅,而让她回忆起这些的起因则是突发其
想的打扫房间——这位公认患有洁癖症的郡主殿下有着一有空闲就开始打扫并非
那么乱的房间的病入膏肓的恶习。
” 今天整理下书架好了。” 下定决心的她一点点细心地擦掉积在书架上的灰
尘,然后,发现了那个:夹藏在一本厚书里的戒指。那小小的宝石指环简直就像
呼应自己的思念似的,被收纳在书架的最深处,被尽力放在了最不显眼的地方。
再次看见那个的话,心底那份感情说不定就会复燃——她曾经不得不回避这
一点——因为有一个作为自己影子的人的存在,所以不能擅自决定自己的爱情与
归宿。
但现在已经无所谓了,小樱已经成为了另一个人,并且和自己一样把一切交
给了他。并且他这次来到这里就是为了给自己一个最幸福的答案。
” 噗咚!噗咚!” 究竟是什么?这种感情……身体深处有什么炽热的东西涌
了上来,胸中的悸动无法抑制。无法抑制加速的心跳。积累着的感情像是脱了缰
似的溢了出来。
” 可是……那个笨蛋身边的女人好多啊,现在……” 身体热得像要燃起来,
尽管心里似乎还在责备他,但却那么得想听到他的声音,全身好像在隐隐作痛。
抑制不住高昂的感情的她放任自己跳上床:” 紫……喜欢……好喜欢你……
” 想要使发热的身体冷却下来而紧紧抱住长枕滚来滚去,虽然完全不明白自己现
在到底在干什么,但也也不想去理解了。
” 诗织……在么?” 一个女声从没有关实的房门那边传来。
” 啊?” 思考回路完全冻结了,一瞬间几乎产生世界静止了似的错觉,不过
那不可能发生在现实中,并且如果现在时间真的静止下来的话反倒能帮上大忙了。
她的意识被熟悉的称呼一下被拉回了现实,现在还能这么称呼自己的只有三
个人,忆柔回西方去了,紫藤不可能发出女声,那么答案就很明显了。
注意到自己痴态的她满脸通红,” 至、至、至、至,至少也请敲下门啊莫瑞
甘小姐!” 深吸一口气大吼道。
” 不,怎么说呢……那啥,抱歉……不知道你在忙……” 莫瑞甘有些尴尬地
捞捞头。
” 能换个说法吗?” 那隐晦的用词让她很不舒服。
” 抱歉……那就是在意淫吗?” 说法是换了,不过……
” 太直接了啊!!!” ” 真、真的抱歉!所以说拜托!拜托你别突然放火呀!
” 年轻的玄门掌门羞到失态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
莫瑞甘。洛滋卡肖,这个有着奇怪的名字和拗口的姓氏的女人是伊扎克家的
前女仆长,随着拉克丝一起来到了东方,并且在母亲去世之后在拉克丝的安排下
一直扮演着母亲的角色温柔地照顾着自己,虽然略有些毒舌和鬼马,不过对诗织
而言是很重要的家人。
上周一同去会见菲雅利重工高层团队之后莫瑞甘并没有和她一起回来,实际
上这是这三四天来诗织第一次见到她。
” 所以说,让您担心的事情已经解决了吗?” 重新冷静下来的诗织问道。
” 还差得远了,那丫头真是让人操心。” 莫瑞甘摇摇头似乎在自言自语。
” 艾娜小姐吗?” 诗织以为她是在说自己的女儿。
” 怎么可能,那个从来不会吃亏的丫头才不需要我操心了。” 莫瑞甘笑道,
” 是个对我而言就象妹妹一样的家伙,和你一样,也是个相当不坦率的人哦。”
” 疑……” 诗织一愣,” 为,为什么会扯上我……” 她一副扭扭捏捏的样子。
” 呵呵……这种问题说多少次你都是这么可爱的反映了。” 看着她一贯的可
爱反映莫瑞甘相当开心地笑了,” 虽然可能有点迟了,不过还是恭喜你哦,诗织。
那个家伙已经到了吧,那么等王爷回来我是不是该去找他老人家商量下赶紧把你
嫁出去了事吧。” 说着这些话,看着脸变的通红的诗织,她笑得更欢了。
” 怎么会……就算你突然这么说……婚嫁这种事情也不是一句’ 好就这样吧
‘ ,随便就能决定了的吧?” 有些不知所措的诗织慌乱地说道。
” 啊啦?我记得你不是已经和他做过了吗?还不只一次,在我们那边这虽然
不算什么大事,不过在东方这不就已经是完全的既成事实了吗?” 莫瑞甘却一副
理所当然的样子继续说着让她脸红心跳的事实。
” 那……那……那……那个……我……我……” 诗织有些歇斯底里地挥舞着
双手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 这样不是很好么?诗织,他可是很有才能的。还这么年轻,就已经是这个
国家里了不得的风云人物了,况且还得到了你父亲的认可。这么好的男人不赶紧
下手绑牢可是会被人NTR的哦。” 对方却完全无视她近乎崩溃的表现。
” 怎么能这样……你们这样擅自决定我也很困扰啊……毕竟虽然我和他已经
是有那种关系了……而且还做了他来提亲的约定……但是……那个家伙身边的女
人未免也太多了吧?” 说到这些,诗织难得地孩子气地撅起了小嘴。
” 原来你是在意这些啊?” 莫瑞甘的语气有些变重了,” 诗织你自己也明白
的吧?像他这种身份的人无论在哪个国家三妻四妾甚至妻妾成群都是再正常不过
的事情了吧?” 那是她一惯的说教模式下所使用的语气。
” 那是……” 诗织无法接着说下去,紧紧地咬住了嘴唇。确实,这是事实,
她也早就决定去接受和容忍了,只是心里多少会有些不甘心而已。
” 你呀,其实和他一样,都是个闷葫芦,明明已经不在意的事情却因为不坦
率而总是放不开,这么下去可是会双方都很辛苦的哦。” 疼爱地摸摸她红色的长
发,莫瑞甘笑着劝道。
” 是……” 诗织觉得心底长出了一口气,一直矛盾着的心情被人一下子点开,
似乎一切都轻松了许多。
但是,莫瑞甘的新娘教育却明显不打算就此收手,” 不过了,正妻的位置还
是必须要去争一争的哦。” ” 疑?” ” 名分和家族内部地位是很重要的哦,不过
在我看来除了亲梅竹马这个身份外你似乎也没有太多的其他优势嘛。”
“呜……”
” 你自己不也说了么?他身边的女人可是很多的,各个方面来说其中许多人
都有相当多的优势,你也稍微该有些危机意识了吧?” ” ……” 确实,自己和他
的感情很好,也被他的亲生母亲所托付,但是仔细想来,实在遗憾,所谓的优势
好象也就仅仅如此而已了。
” 而且,毕竟你和他之间有那么多年的空白期,在这些年里也许已经有其他
女性成为了在他心里与你至少是位置并列的存在了,这种事情你考虑过吗?” 莫
瑞甘进一步问道。
” 那、那种事……才……” 尽管很想这么说,但确实不敢确切的说出不可能
三个字来。视线模糊,思维模糊,有种脚不着地的眩晕感。
看来自己没有后退的余地了,不经意间,脑中浮现出紫藤的身影……这种时
候,他会怎么想?不管身处怎样的逆境都不屈服的他的话……是不会因为这点事
就放弃的,不会就这样死心的。
决定了!从今天开始,尝试学习怎么去做一个完美的妻子!” 厨艺也好温柔
也罢,总之各个方面我都绝对不会输的!” ……
” 紫!快起来,都几点了?” 刚刚离开牙狼的亚空间而渐渐开始恢复意识的
紫藤,在朦朦胧胧中被熟悉的女声所叫醒。
” 恩……让我再小睡一会。” 他有些不愿意地推脱着,但是被子一下子就被
揭了起来。
” 快起床!已经十点多了。” 没错,他已经可以确定这是真正的诗织的声音。
” 十分钟就……好了。” 紫藤依旧含含糊糊地说,身体比例重组和在亚空间
中的某种行为明显消耗了不少的体力,他还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 别闹了,快起来呀……” 诗织的声音有些无奈了。
” 嗯,嗯,至少让我再睡五分钟,或者有诗织的早安吻就好了……” 这是当
年屡见不鲜的普通早晨风景,跟多年前住在一起时一样被心爱的女孩叫起床的幸
福日子。
并且因为确定诗织并不是真的那么生自己的气,所以紫藤决定乘机装一次睡,
顺便试着请求一下她给点早起的奖励。红发少女” 哎哎哎?” 这样羞涩的声音和
困扰的姿态几乎已经浮现在眼前。紫藤故意背过身去不让她看见自己忍不住抽搐
想笑的脸。
” 没办法,要是紫你坚持不起床的话,那我也陪你一起睡吧。” 完全意料之
外的反应,性格腼腆的诗织居然会主动要求配睡?发生这种梦一般的好事真的不
是幻听吗?不,也有可能只是她在学着忆柔淘气而已,纯粹是要骗自己征开眼睛,
并不是要来真的,而如果自己有所反应肯定马上会说” 好啦,别说些奇怪的事快
点起床喔”.因此,为了辨认真假紫藤决定继续装睡……
” 恩……那么……首先……” 羞涩的话语间搀杂着稀稀疏疏的衣服摩擦的声
音,甚至就连衣服掉到床上的声音也清楚入耳。也就是说,现在的诗织至少是只
有内衣裤。不清楚早晨看见她穿着的那双大概是忆柔送的性感的肉色丝袜还在不
在,如果在的话,就简直是太美妙了!
” 这些也脱了比较好吗……” 有些胆怯的声音。一点也不好,紫藤心里想道,
内衣裤这种东西还是男方亲手脱会比较有情趣吧。
” 那个,诗织,剩下的就我来……疑?” 紫藤一脸期待的转过身来,不过,
眼前却是衣杉整齐的诗织。
” 早啊,紫,虽然其实已经快中午了。” 红发的少女的表情不温不火,一副
泰然自若的样子。
” 饿……那个……刚刚难道……” 紫藤才发现她的脚边掉了一块手帕。
” 用手帕模拟衣服的摩擦声这种小戏法我这玄门掌门姑且还是做得来的。”
“是……是么……”
” 好了,看来你已经完全醒过来,请快点起床吧,不然早饭要凉掉了。” 拾
起掉到床上的手帕,诗织离开了房间,而紫藤只能呆呆地目送她的背影。不过…

门啪得一声关上之后,似乎在之前的较量中占了上风的红发少女却很是懊悔,
” 明……明明那么好的气氛我在搞什么啊?唔哦哦哦,我这个笨蛋啊!” 边这么
大叫,边懊恼地转着自己的头发……
十几分钟后,紫藤一路来到王府的主体建筑,在侍女的带领来走进了未婚妻
的房间,进到屋里的他显得有些拘谨,毕竟这还是第一次进入她的私人空间。
” 请进,随便坐吧。” 似乎等候已久的诗织迎上来说道。
” 好的……这就是诗织真正的房间啊……多少有些意外” 紫藤环顾四周,房
间的装饰相当得简单,于想像中这个年龄的少女的房间很不一样。
” 不好意思,因为没什么爱好所以房间有点煞风景。” 诗织大概是看出了他
的想法,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 确实是很简单的房间,但是我并不觉得煞风景……而且……” 紫藤听了笑
笑。
” 怎么了?” ” 跟我的房间相差很多……我那里很大却杂乱无章。果然主人
的性格也可以从家中表现出来。” 紫藤如此解释道。
” 你是想说我太古板了吗?” 诗织意外地颇可爱地撅起了小嘴。
” 诗织,可以进来吗?” 不过门外的声音很快打断了她的小脾气” 啊?请进。
” 莫瑞甘开门进到屋子里来,手中托盘上似乎是刚泡好的茶,” 我送茶过来了。
” 她用很优雅的声音说道。
” 谢谢你,莫瑞甘小姐。” 诗织边接过茶杯边道谢。
紫藤也接过了茶杯,眼前的黑发女人并不陌生,实际上在被拉克丝派来照顾
丧母的诗织之前她一直都在照顾自己,虽然是这样,但是眼下一直盯这自己的她
总感觉有点反常。
” 莫瑞甘小姐,一直盯着客人看可是很失礼的哦。” 诗织也发现了。
” 啊啦,十分抱歉。” 莫瑞甘欣然并没有从心里反省,口头上说着道歉的话,
一边将托盘背到身后一边仍然盯着紫藤看个不停。
” 莫瑞甘小姐,虽说许多年没有见面了,也不用这么看这我吧?” 紫藤被盯
得有点不好意思了。
” 真是的,莫瑞甘小姐!” 诗织似乎也有些不理解。
” 呵呵,因为除了王爷以外,第一次见到诗织你允许男性到房间里,不知不
觉就……” 莫瑞甘捞捞头,有些尴尬地笑了笑。
” 这,这倒确实是这么回事,可是,先不说我,这样对客人不是很失礼吗?
” 诗织似乎也才发现了这一点。
” 不,没有关系的诗织,实际上男性进入到未婚女子的房间拜访本身就不是
什么好事,况且我那方面的名胜确实不好。” 听到紫藤的话,目前为止都带这笑
容的莫瑞甘终于变了脸色。
” 我不是这个意思少爷,造成您误解的话我从心里向您道歉。” 她突然间认
真的低下头认错,甚至用上了多年前对自己的习惯性称呼,这让最近一直在被王
府上下称为姑爷的紫藤颇有些不适应。
” 这……这样吗?” 看着莫瑞甘的脸色,诗织似乎明白了什么:” 是这样的
……莫瑞甘小姐这些年来一直都照顾着我,因此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也是好像
养育我的亲人一样哦。” 她这样向紫藤解释道。
” 是的,因此对我来说,多年后重逢的少爷您可是’ 女儿第一次带来的恋人
‘ 这种立场,无论怎样都非常在意哦。” 莫瑞甘也跟这解释道。
” 原来如此。” 被如解释和此形容之后,紫藤很快释然了。
” 恋……恋……” 道是一边的诗织有些莫名地僵硬起来。
” 然后呢?莫瑞甘小姐觉得满意吗?” 紫藤笑问。
” 嗯,很满意……另外晚餐请务必要来一起来吃哦,王爷一定也会很高兴的。
” 莫瑞甘点头回答。
” 请,请问……这,这难道是说允许我拜见岳父大人……的意思吗?” 紫藤
却有些紧张起来。
” 呵呵,不需要紧张,还每到正式的时候……况且我们家王爷性情很随和,
不需要什么许可。” 看见紫藤的样子,莫瑞甘大概也明白他有些误会和紧张了,
态度似乎变得稍微温柔了一点,” 到时候请不要拘束,一定要带着轻松的心情参
加哦。那么,我先告辞了。”
” 咕……” 莫瑞甘离开每多久,紫藤的肚子就不争气地叫了起来。
” 距离午餐还有些时间,不介意的话我做了点可以充当早餐的点心。” 诗织
微笑着将他领到隔间里的桌边。
坐下来的紫藤看到的是自己想都没想过精致的早饭:” 那我就不客气了!”
第一口他就眉头微皱,第二口紧皱,第三口就眼泪都快出来了但反而狼吞虎咽地
吃着。
” 别吃得这么急小心咽不下这么多!” 诗织微笑地看着狼吞虎咽的他并递上
一杯水。
紫藤顺势放下筷子:” 我现在评分……呐!买相好、种类多但厨艺就还得改
进,我给你六分好了。” 他装得很正经说。
” 怎么才六分这么少?!人家可是很用心地去做了,你这不公平!” 诗织抗
议说。
紫藤皱了皱眉头,想了想,还是觉得说实话:” 盐放多了,我觉得咸了一点。
” 他非常’ 专业’ 地肯定。
” 你口味很清淡?” 诗织有些不解地问。
” 不,我的口味不算淡了,只是好象要喝很多杯水才能吃得下……” 紫藤说
着已经灌下了一大杯水。
诗织不信邪地自己尝了一口:” 真的耶!我盐放多了!……水……!” 结果
连她自己也吃不下去,更开始担心紫藤刚才是怎样吃下去的:” 刚才第一吃口的
时候你怎么不说?别吃了,我再给你再做一分。” 诗织打算出去给从新做一分早
餐,她正要收拾的时候却被紫藤拦住:” 不用了,现在已经不饿了,反正也快到
午餐时间了吧。” ” 可是……” 诗织泪水都掉下来了。
” 别太上心,一次不成功还有下一次嘛!除了烧菜其他你都是满分!” 紫藤
把她搂过来安慰道。
” 紫你没骗我吧?我其他的地方真的可以?”
” 你是一个很好媳妇人选,你的丈夫一定很幸福!” 心情明显好转的诗织依
偎在紫藤怀里笑着捶打他胸口:” 你这么快就要我嫁了?那我嫁给谁好呢?”她正
经地’ 征求’ 对方的意见。
紫藤当然不会轻易地放过这样的好机会在诗织的脸上亲了一口:” 除了找我
你难道还能找到更好的丈夫人选吗?我的好老婆!” 诗织却轻轻的推开他脸红着
说:” 谁要嫁给你!我要当单身贵族!” ” 你敢!看我怎样收拾你!” 紫藤说这
突然抱起她放到床边,低头再次吻了上去。
” 唔嗯……哼……呜……哼……嗯……” 虽然在闹别扭,却并不回避或者反
抗,诗织将脸庞迎上去,闭起眼睛接受了他的索吻。
” 我现在想要你……可以吗?诗织。” 嘴唇分开后,紫藤小心地问道” 真是
的,点燃了我的热情之后再说这种话,太卑鄙了。” 诗织有些不好意思地将红彤
彤的脸侧到一边。
” 啊哈,抱歉。” 紫藤抱住她的身体,又一次吻了上去。
” 嗯……呣……诗织……你好甜……””啊……嗯、呣……哼……嗯嗯……紫
……啊哈……嗯啊……” 从相互逗弄而致使双方都有些迷茫的长吻中分开后,他
们彼此望着对方一起笑了。
” 那么,我帮你把衣服脱了吧?会弄皱的……来。” 紫藤说着尝试着动手去
解开对方的衣服。
” 啊嗯,紫……真是的……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呵呵呵。” 虽然这样说着,
但诗织还是很高兴的让他为自己脱去了上衣。
” 那个……紫,裙子……” 察觉到对方并没有继续脱下去的意思,诗织有些
不解。
” 啊……不好,我给忘了。不过嘛,也好。” 虽然这么说着,但紫藤依旧没
有动手去脱的意思。
” 也好?你在说什么啊?” ” 啊哈哈,比起全部都脱掉,这样的话比较煽情
哦。” 紫藤说着一把将她的裙子掀了起来。
” ……这样,稍微有点被你强行侵犯的感觉了……” 诗织有些扭捏。
” 呵呵,没错哦,相当让人兴奋了。” 紫藤却很满意的样子。
” 变态!……呼哈、啾……嗯…呼、呜……呼哈……呣…………” 诗织的抗
议被他用嘴唇封回了嘴里。
一边继续深吻着,紫藤一边隔着内衣抚摸着她的胸部……说起来,诗织穿的
外衣虽然是略保守的东方式样,但里面的内衣却很意外的是带着摺边和蕾丝的性
感的西式胸罩。
” 诗织你……喜欢这种内衣吗?” 紫藤很意外地问。
” 嗯、呼哈……这个……吗?啊、呼……哈……是、忆柔带来给我的……她
……她说……你会喜欢……” 一边缓缓的抚摸,一边听着对方因为兴奋和羞涩而
断断续续的话语,这样的情景让紫藤觉得相当享受。一边继续亲吻着诗织稍微泛
红的脸蛋,一边轻轻的伸手将她的胸罩取下。
” 恩?这触感……难道说……胸部,变大了?” 胸罩滑落的同时,白皙嫩美
的乳肉弹入手中,感觉着似乎有些变化的尺寸,紫藤很是惊喜。
” 诶?……是、是这样吗?” 意外的,诗织有些紧张起来。
” 恩……感觉取下胸罩的时候感觉到的重量有些不一样……我也说不太好。
” 紫藤不是很肯定。
” 说不好就别吓我啊……听你这么说,我首先想到的是我变胖了” 似乎真的
被吓到了的红发少女居然一脸要哭的样子。
” 安心啦,我倒是没觉得诗织你的身材有变化……” 紫藤忙安慰她。
” 确实莫瑞甘小姐最近研究的新的料理都很美味,不过食量并没有变大呀…
…啊!?难道说,是新的菜谱里营养失调了吗……” 诗织却已经在对于身材走样
的惊空越走越远了……
“诗、诗织……快回来啊……”紫藤发现了一个以前自己都没有怎么注意到的
事实:其实诗织她有时候会进入这种奇怪自我模式……
” 不不,我有仔细得核查过,营养问题不会出错……那就是说……” 但对方
却完全没有回应他的呼唤。
” 喂!” 无计可施之下紫藤只能在她的耳边大叫了一声。
” 哇?……啊,是的!?非、非常抱歉,想了些事情……” 诗织慌乱地解释
着。
” 我知道啦,你刚刚全都说出来了啊。” 紫藤有些无奈地摇摇头。
” 不……不是吧!” 诗织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朵根。
” 呵呵……我就说了,身材什么的并没有变化啊。而且胸部边大什么的是好
事啊,我很喜欢的。” 紫藤继续宽慰她。
” 是、是的……这个、谢、谢谢……” 诗织的脸更红了。
” ……至少我们不是为了聊天才这副样子的吧?” 看着她半裸的身体,紫藤
决定把话题转回来。
“啊……也、也是呢……”
” 好啦……那么,继续……” ” ……好的。嗯……啾、哈、呣……嗯……啾
……啾噜……呼啊……” 紫藤将手抚上那对完全暴露在自己眼前的雪白的肉球,
柔和滑嫩的乳肉在手中轻易地被塑造成各种形状,柔和的手感让他爱不释手,轻
柔的抚摩也让肉球的主人发出了陶醉中混杂着羞涩的呻吟声。
” 嗯……没错,感觉胸部果然是变大了。” 用触感再次确认之后,紫藤很肯
定地说。
” 呼啊……是、是这样吗?真是这样的话,我倒也觉得很高兴……因为……
我的身体在向你喜欢的方向发展……” 诗织微闭着眼睛享受着爱人的温柔,满脸
都是安心的笑容。
” 真的那么在意自己的尺寸吗?” 紫藤的手向下华到了少女的肚脐附近,光
华紧质的肌肤在手指的拨弄下显示出年轻的弹性。
” 因为你喜欢大的……而我很喜欢看见你满意的表情。” 诗织睁开眼睛,有
些迷离地说道。
” 其实无所谓的,只要是你的,我都喜欢……不过,我也差不多想看看最喜
欢的诗织你有些淫荡化的表情了。”
” ……这个……虽然会很害羞……不过如果……如果是紫你的希望的话我、会、
会努力的……” 突如其来的奇怪要求让诗织一副慌乱的样子,不过她却并没有反对
的表示。
” 呵呵……真可爱呀,诗织。” 紫藤很开心地看着她有些矛盾的样子。
” 笨蛋……大笨蛋!” 不知是处于害羞还是别的什么,诗织红着脸别开目光,
紫藤则将手伸进裙子里隔着丝袜缓缓的抚摸着她修长柔美的双腿。
光滑的丝感从小腿一直延续到臀部,他这才发现,原来对方穿的不是普通的
丝袜,而是连屁股也一起包裹起来的裤袜。
” 虽然手感很好,但是如果穿着这个做的话好象必须要弄坏掉了。” 他有些
遗憾地说道。
” 嗯、唔嗯……忆柔送的衣服里也有另一条中间开了洞的,她说是什么’ 决
战套装’ ,果然还是应该穿那个比较好吗?” 诗织睁着无辜的大眼睛有些紧张地
问。
” 也不非要现在换哦……虽说是比较遗憾了点,不过……嗯……果然还是应
该在弄破之前脱掉比较好吧。” 他说着缓缓的抬起诗织的腰,开始脱去她的裤袜。
” 嗯……啊……紫……” 并且连同裤袜一起,内裤也被脱了下来。
” 稍微有些湿了呢……诗织你已经想要了吗?” 饶有性质地观察着内部里面
的潮湿痕迹,紫藤恶作剧似的问。
” 才……才没有,是因为你在使坏,而且……你脱的方式……很羞人……”
屁股和双腿被抬高,蜜穴几乎都要完全暴露出来的诗织羞涩地抗议着。
” 呵呵,这样的姿势作为脱掉的一方我可是很有征服感了……嗯,让我仔细
看看。” 紫藤说着就将诗织扭捏地合龙在一起的双腿打开,然后对准暴露出来的
蜜穴用舌头舔了上去。
” 啊?啊……啊!嗯……紫……讨厌……” 当舌头扫过隐藏在肉缝间的阴蒂
时,诗织的身体微微的颤抖了起来。
” 唔嗯、哈……啊、啊、嗯……感觉……你这坏人……欺负我……嗯……嗯、
哈啊……” 她模模糊糊地呻吟抗议道。
” 嗯……啾……唔嗯、不喜欢这么直接吗?老婆大人。” 紫藤继续着舌头的
动作,间隙里如此问道。
” 不、不……只是稍微感觉有些……太突然……” 诗织的声音和身体一样在
颤抖。
” 这样啊……那么,这样吧……唔嗯……” 紫藤调整了下姿势,换成用手指
按在包覆阴蒂的外皮上,而将舌头伸进肉缝中舔弄爱抚起来。
” 呼……啊啊……!这……这样……嗯、啊、哈啊……唔嗯、啊、啊啊……
啊……” 双管齐下的刺激之下,诗织的身体和声音都老师地发出了喜欢和舒服
的信号,紫藤则就势加快了手指与舌头的动作。
” 嗯、唔、啊……呼啊……哈、啊……那、个……紫……嗯、这个、我……
已经……” 诗织的蜜穴中如洪水泛滥一般迅速泥泞潮湿起来,她的声音也跟着娇
软下去。
” 恩……那,差不多……就正式开始吧” 收回舌头的紫藤抬起头来。
” 是……是的……” 诗织的胸口有些急促地起伏着,声音也随之有些颤抖。
” 那么,放进去了哦……嗯” 将诗织的裙子卷到腰间,紫藤小心地把肉棒的
顶端贴上蜜穴的入口,而后开始用力前推。
” 是的……嗯……呼啊、啊啊啊啊……!” 已经进入状态的蜜穴没有任何排
斥反应,肉棒一口气就进入了诗织身体的深处,让她发出了高亢的叫声。
” 啊……抱歉,疼吗?” 那多少有些过度兴奋的声音让紫藤有点担心。
“不、不不……感觉、很舒服……嗯、请……请继续……”
” 那么,我就来了哦。” 紫藤挺动腰身抽送起来。
” 啊嗯……嗯、哈、哈啊、啊、嗯……哈、啊……嗯、哈……” 诗织发出了
娇媚的呻吟声,双腿不自觉地攀上了紫藤的腰,这一不经意的动作却有效地加大
了摩擦的力度。
” 哈啊……这样夹着很舒服哦,诗织……嗯……” ” 嗯、啊…啊……我、我
也是的……紫……” 两个人这样呼应着呻吟着,并且每当双方腰腹相撞的时候,中
间那对漂亮的乳房就会剧烈的摇晃,形成一幅十分淫乱的景象。
” 啊……啊、哈啊……舒服、感觉很舒服……嗯……啊、哈、啊、啊啊…
…恩?” 诗织的脸上露出了平时看不到的呆滞而心驰荡漾的表情,这更加刺激了
紫藤的欲望。
” 诗织……再多让我看一点……这种淫荡的表情……恩……” 为了能够让这
样特别的表情继续持续下去,他不断加大动作的幅度和速度。
” 讨、厌……那、那种样子……我……我、那种表情……什么的……唉……?
” 伴随着断断续续的否定,在他身体下方受到刺激的诗织的表情依然荡漾着。
” 嗯……你看,就是这种表情哦,不行……不许隐藏哦……” 紫藤兴奋地继
续抽插着,却突然发现诗织在试图别过脸去,他忙伸手架住她的下巴。
” 呼啊、啊啊啊……请、请不要……看……讨厌……还不许我躲……嗯、呀
啊……好丢、脸……” 诗织徒劳地摇晃着头,却怎么也挣脱不开。
” 还在说这种话……明明自己也在兴奋不是吗?嗯……下面不是紧紧的吸住
我不放吗……嗯……好爽!” 被这样的语言刺激之后,紫藤感觉肉棒所侵入的蜜
穴中肉壁猛然剧烈地缩紧起来,由此而造成的摩擦快感如一股电流窜过他的脊背。
” 不、不知道……嗯、我、对……那种事……不知道……嗯呀,啊……呼!
啊啊啊啊……哇!” 诗织慌乱地否定着,双腿和蜜穴却不自觉地越夹越紧,脸上
的表情也似乎是在享受着。
” 你看……嗯……一幅很陶醉的……表情……不是吗……嘿嘿……” 注意到这
一切的紫藤毫不留情地继续着语言追击。
” 讨厌……这、种事情……请……不要说……呃……唔……该、怎么办……
才……好、我也……不……啊啊!” 身体的快感冲击与语言的刺激双管齐下,诗
织的身体和意识几乎都要被淹没在快感的洪流之中,很快蜜穴中痉挛一般的抽动
就将一个秘密通过肉棒的感触完全透露给了紫藤——她渐渐的到达了高潮。
” 没关系…诗织……嗯、就这样……放松身体……” 感觉再欺负下去就有点
太可怜了,紫藤决定收手专心尽心肉棒的冲刺工作……
” 呜啊……啊、嗯啊?哈啊啊……已经、呀……嗯、什、什么都……没法去
……想……嗯、呼啊啊啊……” 一心二用变成专心一意的紫藤抽插的速率和力度
又上了一层台阶,剧烈的快感洪流让诗织的脑子里一片空白,身体也直直地朝高
潮而去。
” 恩……就这样……很舒服吧……要高潮了对吧?” 配合着她身体的震动和
肉壁的蠕动,紫藤为了能够将肉棒顶向最深处的花心而将她的腰抬高。
” 啊啊啊唔!好、好棒……感觉……好……帮……嗯……呼啊、还、还要…
…请……继……啊啊……嗯……!” ” 啊啊……恩……诗织的……紧紧的吸着…
…” 微微痉挛着的红法少女的阴道配合着紫藤的冲刺紧紧的将他的肉棒吸住,摩
擦着,纠缠着。
” 呼啊……呼啊啊啊啊……?已经、不行了……不行了……嗯……要去……
了!” 高潮将临的诗织失声地叫了出来。
” 唔……诗织……你这样……我也、差不多要……射了……” 不知道是下意识
的反应还是不甘心一个人高潮的有意为之,诗织的蜜穴竟如同那时运起玉女功的夏
樱一样化为了吞噬一切的黑洞,巨大的吸里和剧烈的蠕动摩擦几乎一瞬间就要把紫
藤的所有忍耐力全部摧毁。
” 啊啊嗯……唔嗯、呼啊、啊嗯啊嗯啊嗯、呀嗯、已经……已经不行…不……
行……嗯……!” 高仰起头部,诗织发出了高亢无比的叫喊。
” 嗯……差不多、要到极限了……啊!” 也已经到了最后关头的紫藤用力抓
住她的腰,忘乎所以地不停地抽动着。
” 呼啊啊啊啊啊嗯……紫!唔!紫!嗯……不、不行了……嗯、去、去了…
…啊!!!” ” 唔……我也已经要……哇啊!” 感觉到自己下半身喷射前的痉挛,
紫藤夹带着悲鸣艰难地将肉棒从诗织的蜜穴中拔了出来……受到断然拔出的刺激,
两人几乎同时到达了高潮……精液伴随着高亢的叫声和剧烈的喘息喷出,撒在了
几乎要昏过去的诗织失神的脸上。
” 呼……诗织……下次别来这个了……” 紫藤双膝无力地颓然倒在了心爱的
女孩的身上,而诗织也几乎连动的力气都已经没有,两人暂时就这样抱在了一起,
直到突然……
” 诗织,少爷他还在你这里吗?啊?抱歉,打扰你们了吗?” 门突然开了,
走进来的莫瑞甘和床上的两个人一起呆住了。
” 莫莫莫莫莫莫瑞甘小姐你怎么又不敲门啊?!” 诗织猛地推开还压在自己
身上的紫藤拉被子,通红的脸上白浊的精液显得格外碍眼。
” 谁想到你们大白天就这么激情啊。” 莫瑞甘一副无辜的样子,” 看来王爷
说得一点也不错,就得赶紧把你这丫头嫁出去才行啊。” 她摊摊手一副无可奈何
的样子。
” 嫁嫁嫁嫁出去……我我我还没心理准备了,婚礼要在哪边办才好,还是两
边都要了?就炎黄式的吗?可是我也想尝试下西式的了……” 慌乱之中的诗织又
再次进入了完全的自我模式。
” 不过看起来没有射在里面嘛,这样也好,我们家王爷他似乎也还做好女儿
出嫁前就当外公的准备吧。” 莫瑞甘将话锋又转向了紫藤。
” 饿……那个……” 略微不着调的话让紫藤有些不知道怎么应对才好。
” 算了,先不说这个……诗织!” 走到红发少女的身边,莫瑞甘对着她的耳
朵大叫了一声。
” 啊?什么?” 耳朵被震得有点疼的她似乎是回过魂来了。
” 既然你们已经完事了,能不能把少爷暂时借我用一下,之前的那件事我还
是不放心。” 见她清醒过来莫瑞甘开始说正事。
” 疑?” 诗织一脸的疑惑。
不过莫瑞甘却没有管她,而是直接转向了紫藤,” 虽然这么说很奇怪,但是
可以请您跟我去见一个等了您二十年的人吗?”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