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人母女南非历险记】(第二十六章:不道德的交易)

        第二十六章:不道德的交易
  她找到了老吉格斯,说出了自己的愿望,老吉格斯极不耐烦的捏着鼻子挥挥
手,把她撵了出去,这个浑身恶臭的白种女人令他倒足了胃口。
  朱莉如愿以偿拿到了通行证,她来到矿坑出口,排队等候出矿坑,那些操过
她的黑人矿工们捂着鼻子躲得远远的,就好像是躲避瘟疫,朱莉漠然的排在最后
面,似乎并不在意这些。她只是好奇的看着那些矿工如何通过安检,每个黑人都
被要求脱光衣物,接受检查,然后他们被逮到一个简陋的破木板房里,他们明显
有些慌张,有些脾气暴躁的黑人甚至开始咒骂,但是他们不得不进入那件小破屋,
朱莉远远的听见一声嚎叫,然后每个出来的矿工,都是呲牙咧嘴的走出来,表情
似乎很尴尬,就像是被人鸡奸一样。
  「真的很有趣啊。」朱莉好奇的看着那些矿工。
  等到最后轮到朱莉的时候,一个有些驼背的老黑人走了过来,他似乎瞎了一
只眼,眯着一只眼睛上下端详着面前这个邋遢的白人女孩,朱莉祈祷这个瞎眼的
老黑人不要对自己裸露的肉体感兴趣,老黑人凑近朱莉赤裸的身子,闭上眼睛,
像狗一样嗅着白人女孩身上散发出来的恶臭,似乎很陶醉的样子。
  然后,他睁开眼睛,咧大嘴露出一口残缺的黄牙:
  「你叫朱莉,是新来的?」
  「是的。我想出去透透气。」
  「想透透气?」老黑人露出玩味的笑容。「这里的规矩你懂吗?」
  「听说过,要进行检查,放心吧,我没有偷拿任何一块矿石,你可以随意检
查!」
  「那好,你跟我来。」
  老黑人把她领进破旧的工棚,里面的陈设很简陋,只有一张桌子和壁橱,老
黑人打开壁橱,拿出一个橡胶手套,往手上戴。
  「爬到桌子上去,把屁股撅起来!」
  「什么?」朱莉奇怪的问道。
  「肛检!你不是知道了吗?这是矿里的规矩,每一个出去的人都必须接受肛
检!」
  「为……为什么啊?」
  「少罗嗦!你们这些猪猡们,经常偷偷把钻石塞进屁眼里带出矿,以为我不
知道吗!?」
  「天啊,我可没做过!」朱莉大叫起来!
  「哼!那要验过才知道!」
  老黑人冷哼一声,抡起巴掌用力拍打朱莉滚圆的屁股,朱莉的美臀上立刻出
现一片红印!「屁股抬高点!臭的像猪一样的白种女人!」老黑人伸出带着橡胶
手套的手,在她的臀缝里面摸索起来。
  「嗯嗯嗯哦……拜托您……轻一点好吗。」
  「我可没那种耐心,小妞!你以为我是你的私人医生吗?醒醒吧!这里是卡
格拉克!」
  老黑人很快找到了朱莉的屁眼,一根手指用力戳了进去!
  「噢喔!妈妈呀!疼死我了!」朱莉扭动着屁股,满眼泪花。
  「这就喊疼了?这才刚开始呢,臭女人!」
  「滋……」他的手指向朱莉肛门伸出捅进!
  「嘶……」朱莉倒吸了口冷气,身上冒出虚汗!
  「看来很少进行过肛交嘛,身体反映很敏感。」老黑人咽着口水,自言自语
着。
  羞愧和恐惧的朱莉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她趴在脏桌上,浑身都在颤抖着,两
个奶子抖成一团!
  老黑人的手指开始熟练地来回抽插起来,这让朱莉身体的反应更加激烈!她
痛苦的呻吟着,扭动着滚圆的屁股。
  「看来真的没有藏匿什么东西,我再好好检查一下!别想骗过我老祖鲁!」
  老黑人伸进两根手指,加大了抽插的力度!
  「噢……」朱莉叫得更大声了。
  「嗯?还是没有吗?」老黑人还不死心,将伸进朱莉屁眼里的一根手指弯曲
起来,手指尖戳顶着她娇嫩的直肠膜!
  「啊!」朱莉猛然昂起头,被这突然的袭击搞得全身猛然僵直!
  「臭女人!喊叫什么!」老祖鲁用力抠着朱莉的肠道,全身痉挛的朱莉小便
失禁,一股黄色的液体顺着大腿流下来!
  「臭婊子!这里不是你家的便池!」他抽回手指,上面粘着黏糊糊的褐色排
泄物。
  他把沾满女孩粪便的手指放在鼻子下面,用力嗅着,似乎很享受的样子。
  「哈哈,真是个臭女人,你们白种女人都像你这样臭吗?」
  朱莉趴在桌上,只剩下喘息了。
  老祖鲁飞快的脱掉裤子,露出狰狞的大鸡鸡,直挺挺的冲着朱莉的臀缝里,
插了进去!
  「啊!妈呀!」
  朱莉娇嫩的肛门被豁然劈开,巨大的凶器刺了进去!
  「别乱动!臭娘们!还没检查完呢,这是必要的程序!」
  「老家伙!你在操我的屁眼!把那脏玩意儿拔出来!」
  「说对了,臭婊子!我就是在操你的屁眼!过瘾吗?」
  「哦不,求你了,放过我吧!」朱莉哀求着。
  「当然可以,不过要等我射出来之后才行!」
  「妈呀!……」
  朱莉咬牙坚持着,「这是上帝对我的惩罚吗?居然被一个猪猡一样的老黑人
爆菊了!」
  「哦,真他妈带劲儿,操白种女人的屁眼真的好过瘾啊!爽死了……」老黑
人爆操着白人女孩的屁股,肉体相碰发出啪啪的声响。朱莉的胳膊撑在桌子上,
两只乳房前后乱晃,尽管她满身污垢,但是她的翘臀圆乳,细腰长腿依然性感迷
人,难掩她的美艳。
  「啊啊哦,白人女孩的屁眼真紧啊,真他妈太过瘾了!」
  老祖鲁大声吼叫着,更加用力的操着朱莉的肛门。
  他的一只大手把朱莉的两条胳膊抓起来拧住,另一只手将朱莉死死按在桌子
上,朱莉的两只乳房都被压扁了,
  他的鸡巴快速在白人女孩的肛门进出,就像一根黑红的活塞,上面沾满了黄
色的排泄物,他放开女孩的双手,两个巨掌用力拍打着女孩的翘臀,将两片屁股
拍的通红通红的,
  朱莉大声嚎叫着:「放过我吧,我要不行了!啊……」
  「啊啊……太过瘾了……我要射出来了……」老祖鲁颤抖着两腿,开始疯狂
喷射,
  当祖鲁在她的屁眼里射出来的时候,她感觉屁眼深处一股股发烫的液体在喷
发。
  「哦……」朱莉颤抖着,也达到了兴奋的高潮!
  一股泡沫从她红肿化脓的阴道里喷涌出来,散发着腥臭味道。
  「真他妈恶心!你的阴道被人操烂了吗?这是谁的杰作?一定是老吉格斯!
那家伙是个变态!」
  「你也好不到哪里去。」缓过劲来的朱莉小声咕弄着。
  「说得对!臭婊子,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好人,但是我是个讲求公平的人!
这点我比那个白人猪强多了,我操了你的屁眼,我不会白占你便宜的,小妞,我
会给一些你好处的。」
  「什么好处?」朱莉好奇地问道。
  「听着,小白妞。」老祖鲁边提裤子便说道,「矿井上规定必须检查每个人
的肛门,我必须服从老板的规定,但是肛门之外的东西不归我管!」
  「什么意思啊?」
  「真够笨的,你们白人不是很聪明吗?」老祖鲁拍打着朱莉蓬松的脑袋。
  「我真的不明白,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笨蛋,别忘了你是一个女人啊,矿里面从来没有过女人,这条规定是给那
些长着鸡巴的家伙们定的,你们女人除了肛门能藏东西,好像还有个地方可以藏
污纳垢吧?」
  老祖鲁说着不怀好意的看着朱莉的撕裂的阴门,咧嘴大笑起来。
  「你是说我可以把钻石藏在阴道里带出矿坑?是吗?」
  「我什么都没说,我只是执行矿里的规定,只查屁股,别的不管!」
  老祖鲁两手一摊,继续傻笑着。
  「我明白了。」
  朱莉从桌子上爬起身来,步履蹒跚的想往外走。
  「站住!」
  「怎么了?你还想做什么?你已经操过我的屁眼了,你还想怎样?」
  老祖鲁从壁橱里拿出一身旧的矿工衣服,扔给朱莉:「穿上它!别赤身裸体
的到外面逛游,小心那些家伙把你撕碎了!别看你浑身脏兮兮,臭烘烘的,可有
些家伙是不在乎这些的,他们可都是重口味!」
  「就像你一样。」朱莉说道。
  「是的,我就是喜欢白种女人身上的臭味!听着,如果你不想那些家伙继续
侵犯你,你可以向他们提及我的名字,我老祖鲁在矿井还是很有声望的!」
  「是恶名远扬吧?」朱莉鄙夷的说道。
  「哈哈,你说对了,」老祖鲁大笑起来,他伸出一根粗黑的中指,「他们畏
惧的是这个,我可是一个肛门指检者,要想报复他们太容易了!」
  「我能想象得出那些黑人矿工每次被你肛检时的样子。」朱莉说道,「玩弄
别人的排泄器官,九项掌控别人一样,你一定很享受吧。」
  「你以为我他妈愿意天天抠那些臭家伙的肮脏屁眼?没办法,谁让我是这里
最忠厚老实的人呢?」
  「你忠厚老实?真是笑话。」
  「你慢慢会了解我的,美人,我会想办法从村子医生那里找到一些消炎药来,
你的下身的伤口不能再拖了。我真的是为你好。」
  朱莉感觉鼻子有些发酸:「其实你是个好人。老祖鲁。」
  「是吗?从来没有人这样说过,特别是一个白人女孩,而且她还刚刚被我操
过屁眼!其实我是觉得你下身流出东西实在太臭了,希望我下次操你的屁眼的时
候别太让我倒胃口!」
  「老恶棍!」朱莉骂道。
  「臭婊子!」老家伙微笑的回应。
  他们两人互相对视着,就像两只斗架的公鸡一样。
  「好吧,我会尽量常出来透透气的,你很快就会得到检查我的肛门的机会了……」
朱莉终于向现实低头了。
  「很好,作为交易,我会对你夹藏私货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能带出
多少钻石要看你的本事了,」
  「真的没关系吗?」
  「当然,我的做法完全符合规定!无可挑剔!」老祖鲁咧嘴大笑。
  「成交!」
  朱莉穿着破旧的矿工衣服,走出了矿井,清晨的阳光照射着大地,但是朱莉
仍然感觉很刺眼,她抬起胳膊挡着太阳,长久在矿井下生活,让她感觉难以适应
阳光下的生活。
  她走在山坡的草地上,绿茵茵的草也上结满露珠,在阳光下显得晶莹剔透,
闪闪发亮,清新的空气混杂着草香的味道,朱莉贪婪的吸着,感觉就像是从地狱
里重生了一样。
  她挥舞的双臂在草皮上奔跑起来,就像一只快乐的小鸟!
  当她跑到矿区边缘的时候,一个士兵走了过来,端起枪对着他大声呵斥:
  「别往前走了,你想逃跑吗?」
  朱莉像是被浇了头冷水,又回到了残酷的现实,她不是在度假,而是在野蛮
的卡格拉克,她是一个悲惨的女矿工,还是老吉格斯的性奴,一群黑人矿工发泄
的肉欲工具,老祖鲁的肛交对象!
  总而言之,她是一个真正的臭婊子,满身污垢,邋遢至极,全身都是臭味!
  朱莉在士兵盯视的目光下转身走了回来,她重新又回到了矿井里面,这是她
唯一的选择,她想要活下来的话就必须这样,因为她根本无处可去。
  在矿井里,一些黑人矿工看到她,试图凑过来接近她,并不是每一个人都介
意她身上的臭味,老祖鲁是对的,变态的家伙比比皆是。
  朱莉指了指身上的旧工服,然后指了指矿井口那间小棚屋。示意这身衣服的
真正主人。黑人矿工们立刻脸色煞白,惊恐地四散奔逃了,他们甚至连头都不敢
回。
  第一次,朱莉开心的大笑起来!
未完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