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烟火】

            第1篇 SM调教初体验
  偶尔接触到SM,便疯狂地喜欢上了它。我常常幻想自己拥有一个非常霸道
的主人,而我是他顺从的奴隶、母狗、贱货。为了实现我的幻想,我终日在SM
网站里流连往返,终于有一天下定决心发了一个征求主人的帖子。立刻就得到了
很多回复,我从中挑选了几个感觉不错的人聊了起来。
  后来,有个男人渐渐地吸引了我,他的谈吐,他的学识,他对SM的理解,
还有他的体贴和关爱,都让我觉得他就是能帮我实现我幻想的人。后来,我们就
通了视频,也通了电话,又进行了几次网络和电话调教。终于,我们决定见面,
要将虚幻的激情变成现实的感受。
  他规定了我见面时的穿着,要求我剃光阴毛,要求必须按时到达约会地点。
  尽管已经有了很多的交流和了解,我心里还是非常紧张,但我必须前行,因
为我想知道SM的切实感受。
  来到约好的地点,是一家不很豪华的连锁酒店,他已经在房间里等候我了。
敲开门,他只是简单地跟我打了招呼,语气冷峻而自信。进了房间,关好门,他
并没请我坐下,而是命令我脱下裤子,他先要检查我是否按他要求剃光了阴毛。
看到我的阴户已经不再是他在视频里见过的毛茸茸的样子,他满意地笑了。
  他请我坐下,告诉我说,如果我没有执行他的命令的话,他会立刻把我赶出
房间去。然后,他端给我一杯泡好的、热气腾腾的茶。我接过杯子,有些犹豫地
看了看他,不想喝那水,因为曾经听说过太多被迷奸、被劫财的故事。
  他看出了我的犹豫,也知道我在想什么,就告诉我要给我一点绝对不掺迷药
的饮料。说着,他命令我脱光衣服,然后揪着我的头发把我带到卫生间里,命令
我跪在浴盆中。他拉开拉链,开始对着我撒尿,一边说道:“你喝这个吧,绝对
没有问题。”
  清亮温热的液体浇在我的头发和脸颊,屈辱的泪水也混合在其中,但我心里
却很兴奋,我知道自己真的碰到了一个酷主。虽然并没有张嘴,但那腥骚的液体
还是有一些流进了我的嘴里。
  被主人体贴地清洗干净后,我又被带回了房间。他拿出一条拇指般粗的棕绳
将我的裸体五花大绑地捆绑起来,捆得非常紧,我感觉自己被高高提在后背的双
手立刻就麻木了,棕绳细细的纤维扎着我娇嫩的皮肤,稍微一动就有一点针刺般
的痛感。接着,我的乳头被大号的铁制文件夹夹住,那种刺入心脏的疼痛让我不
禁呻吟起来。
  他让我半躺着靠在床头,双腿抬起呈M型向外打开,然后就凑进我的下身仔
细端详起来。“告诉我,你婚前婚后一共有过几个男人?”他的手指拨弄着我的
阴唇,又将两根手指插进我的阴道里抽插着问道。
  “两个。”
  “不可能吧,”他的手指在我的阴蒂上猛地一弹,我的身体不由地蜷缩了一
下。“你的阴唇这么肥大,这么黑,怎么可能只有过两个男人?老实说,不然要
受到惩罚的。”
  “哦,我真的不记得了。除了几个特别的,不记得到底跟过几个男人了。”
知道他是个老手,我只好老实地回答道。
  “那就说说特别的吧。先说说你第一个男人,这个你肯定记得。”
  “第一个男人是个50多岁的邻居爷爷,在我13岁的时候诱奸了我。然后
就是我的初恋,我的大学同学,再就是我的老公了。”
  “哦,这些都是婚前的吧,那婚后呢?”
  “我只记得新婚之夜偷吃了伴郎,以后又和老公的两个朋友做过,再就是和
老公一起玩交换了。”
  “哈,你真是骚得可以!竟然有过那么多男人!”说着,他狠狠地在我阴户
上打了一巴掌,打得淫水飞溅,打得我尖叫了一声。我心想,如果不骚的话,怎
么会被你捆在这里肆意玩弄?
  “如此说来,我要好好教训你一下。翻过来趴着!”说着,他从他的包里拿
出一条皮鞭,站在我的身后。“告诉我,你一共有过多少男人?”
  “就算20个吧。”
  “那好,我就抽你20鞭子,你自己数着。”
  皮鞭接连打到我撅起的屁股上,真的很疼。我不知道为什么要到这里忍受这
个陌生男人的玩弄、鞭打和语言的羞辱,泪水不由得又流了出来。但是我的下身
也不争气地拼命湿润,淫水顺着大腿朝下流着。
  “好了,现在你来为我服务吧。”他扔掉手中的鞭子,解开捆着我双手的绳
子,拿掉夹着我乳头的夹子。被放开的手臂因血液的回流而有一种针刺般的痛麻
感觉,好一会儿才渐渐适应过来。我看着手臂上被深深勒出的痕迹和被棕绳纤维
刺破的皮肤,心里一阵难过。
  就在我趴在他下身努力为他口交的时候,我的电话响了。我知道那是老公打
来的,因为来见他之前,我怕有意外,就打了电话给老公,说我去见一个网友,
要他过两个小时给我打个电话。老公明白我的意思,也没多问。
  就在我起身去接电话的时候,他也正好要到高潮了,于是紧紧按着我的头不
让我起身,直到把精液全部射进我嘴里才放了手。
  我匆忙咽下那些滑腻的液体,也顾不上擦流在嘴角的精液,刚拿起手机,就
听到那头老公焦急的声音:“喂,你怎么了?你在哪里?怎么这么长时间才接电
话?你还好吗?”
  “我好着呢,你别急,没事。刚才是没听见电话铃声,正吃饭呢,这里太吵
了。没事没事。”
  “都晚上10点多了,怎么这么晚才吃饭?你在哪里?我马上去接你,时间
不早了,该回家了。”
  “哦,不用不用,我马上就回去。”
  “不行,我一定要去接你,告诉我你在哪里?”
  我知道老公的脾气,他的主意是不能更改的。我只好告诉了酒店的名字。挂
上电话后,我对他说了声抱歉,说今天只能到这里了,我老公要过来接我了。
  他听了我的话有些紧张,说了声时间的确不早了,他也要回家呢,就赶紧起
床整理衣着。我看他似乎没有尽兴的样子,心里多少有点抱歉,就主动过去亲吻
了他,说下次一定好好让他享受。但我心里知道,也许我们就不会有下次了。
  回到家,躺在老公的怀里,任老公温暖的大手在我的肌肤上抚摩着。他看着
我胳膊上被捆绑的痕迹和几处破皮、屁股上被抽打的鞭痕和乳头被夹破的地方,
心疼地说道:“你怎么一点儿都不知道心疼自己?看看你被他玩成什么样子了?
气死我了!”
  我的头枕着老公的胸口,手里紧握着他坚硬的阴茎上下套动着,叹了口气回
答道:“我贱呗!”
                 

            第2篇 办公室偷情
  
  M到我们办公室里工作已经有几周时间了,他是因为我们办公室一个女孩休
产假而临时借过来的。他来了没几天就盯上了我,有事没事总爱跑来跟我搭讪。
我把这事告诉了老公,他的评价是:被骚扰之人总有可骚扰之处,苍蝇不叮无缝
的蛋。他要我收敛自己一点,不要闹得办公室里满城风雨。
  我心想,你老婆被别人骚扰了你竟然埋怨你老婆,还有没有天理啊?看他不
以为然的样子,仿佛在支持M的举动。好吧,既然你不替你老婆讨个说法,那我
就要给你个说法。
  慢慢地,在和M的接触中,我觉得他还是个不错的男人。虽然比我小几岁,
但处事很成熟,工作起来非常严谨、认真,对女人也很细心,温文尔雅的讨好并
不让人讨厌。当然,我知道他的目的,我的身体是他最终的目标。
  为了回应他的挑逗和骚扰,我开始穿着一些比较性感暴露的衣服上班,比如
比较短而紧身的裙子,黑色丝袜和开口很低、能隐约露出我里面蕾丝胸罩的衬衫
等。
  M马上就注意到了我衣着的变化,他更加频繁地接近我,常常找些非常垃圾
的理由来到我的办公桌旁聊天,并偷偷从我的领口窥视我的乳房。
  可是,不知道是这小子比较胆小,还是他没看懂我的心思,好几周过去了,
他竟然没有一点采取进一步行动的意思,既不邀请我出去吃饭,也没有在办公室
偷偷抚摩我的身体。看来,我必须更加主动一点才行。
  那天,我从他桌子边走过的时候,故意扔了支铅笔给他。他抬头看看我,我
朝外面一努嘴,示意他跟我出去。看到他慢吞吞地跟在我身后,我走到电梯旁,
用手向上指了一下,就先进了电梯。到了顶楼,我从防火楼梯走下一层,在一个
僻静处等着他。
  M还算聪明,跟着我上了顶楼,也似乎知道我在防火楼梯那儿。但他走进楼
梯间后没有看到我,就轻声叫了一声:“媛姐。”
  我在楼下伸头朝他招了下手,他快速地跑了下来。没有说话,我一下扑在他
怀里,嗔怪地说道:“你干吗没事老骚扰我?”他没回答,只是紧紧地抱着我的
身体,狠狠地亲吻着我。我的舌头在他的嘴里搅动着,他的手使劲搓揉着我的乳
房。过了一会儿,他的手按着我的肩膀把我向下按,我知道他想干什么,就蹲下
去跪在了他面前。
  M后背靠在墙上,小腹向前挺着,喘息着享受着我的口舌服务,只一会儿工
夫,他就射在了我的嘴里。他低头看着我,快速地把阴茎收回到裤子里,喘息着
说道:“下班后去我家。”
  到了他家后我才知道,那是他刚刚装修好的新房。他抱着我直接上了他的婚
床,告诉说我第一个睡在这张床上的女人。真没想到我竟然又做了一次新娘。
  那一晚上他没有让我回家,翻来覆去地要我,从上到下,所有的地方都被他
干遍了。后来,是我翻来覆去地要他,缠着他不让他睡觉,直到他叫着:“好姐
姐,你饶了我吧。”我问:“以后你还敢不敢找那些垃圾理由跑我跟前腻歪?”
他连连说:“不敢了,不敢了,我以后再也不敢骚扰你了。”
  第二天,我给老公打电话说,那只苍蝇已经被我干掉了,他再也不敢叮有缝
的蛋了。
                

            第3篇 口交工具
  唉!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大概是鬼迷心窍了,我竟然给我们老板做了整整
一年的口交工具。
  在去年单位里举办的元旦晚会上,一贯不苟言笑的老板突然一反常态,在和
我跳舞的时候使劲握我的手、掐我的腰和屁股,并把我往他的怀里搂。当时人很
多,我不想声张让老板为难,而且到处乱哄哄的,应该也没有人注意到老板的反
常举动。再说,老板人不错,这样失态也许是喝了酒的缘故吧。总之,那天他骚
扰了我,而我默许了他的骚扰。
  收假上班以后,一天快下班的时候,老板突然打电话要我去他办公室。他什
么也没说,我也什么都没问,就乘电梯上楼去了他的办公室。临离开我办公室的
时候,我还从抽屉里拿出镜子下意识地整理了一下仪容。
  来到他办公室门口,大门开着,平时坐在外间的秘书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里间的门虚掩着。由于有老板亲自打来的电话,我也就没有等秘书回来,直接走
到虚掩着的门前,轻轻敲了两下。见里面没有反应,我稍等了几秒钟,便将门推
开一些往里面看,偌大的办公室里空无一人,装修十分豪华的房间透露出威严和
庄重。
  就在我准备掩上门退回来的时候,听到了老板的声音:“进来把门关好。”
原来办公室里还有一个套间,声音是从那里传过来的。我按照吩咐进了屋,又关
好了门。那门是自动落锁的,只要把门关好,就自动锁上了,从外面是无法推开
的。我正犹豫着要不要走进套间(那个门是开着的),又听老板说道:“怎么不
进来?”
  我小心翼翼地走进套间,厚厚地毯让脚步声消失于无声之中,房间的一角摆
放着一张大大的双人床。我看到老板坐在一个宽大的皮沙发上看着书,并没有抬
起头来看我。“老板,我来了,有什么事情要我做吗?”我轻声问道,心里有点
不平,难道老板就可以摆这么大谱吗?但我不能表现出一点不快的神情。
  老板抬头看看我,放下书站了起来,“嗯,今天比跳舞那天还漂亮嘛。”
  “谢谢老板。”
  “好了,今天有件事情要你做。听我说完,愿意呢你就做,不愿意呢就回去
继续工作,以后也不要再提。如果你愿意,就算你的一份额外工作,我会给你加
薪。你愿意吗?”
  “我愿意。可是……您让我做什么呢?”
  “呵呵,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你心里应该知道我要你干什么,对吗?不然
你为什么说愿意呢?”
  老板果真厉害。其实,我猜他可能是想跟我做爱。因为第一今天是他亲自打
电话给我,而不是叫秘书代劳;第二秘书不在外面,他又坐在摆放着双人床的套
间里,如果是布置工作,他应该在外面的办公室里接见我。还好,这个老板并不
让人讨厌,他是个海归,在美国著名大学拿到的博士学位,是个很博学、很有修
养的男人。只是他的个子不高,大概比1.64米高的我稍高一点。他比我大有
20岁吧,虽然已经50岁出头,但身材保持得很好。
  “去年夏天,我看到你和M在楼梯间……”老板说道。
  我明白了,回想起那天似乎听到楼梯间的门轻轻响了一下,我当时还以为是
风呢。我没有再说话,径直走到老板面前,跪下,拉开他裤子的拉链,掏出他半
硬的阴茎。没想到他个子不大,阴茎却很雄伟,比M和我老公的都大许多。我握
住还垂着头的阴茎,轻轻套动了几下,然后就熟练地翻开包皮,伸着舌头舔弄着
龟头和马眼,尝到了里面渗出的一些咸咸的液体。
  手中那根男人的命根迅速膨胀起来,很粗,将我的手心撑得满满的,巨大的
龟头泛着红光,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我张大嘴巴,想尽量多含进一些,但那巨
大的龟头已经把我的口腔占满,我只能一点点小心吞咽,尽量避免牙齿碰到他的
嫩肉。慢慢地,我逐渐适应了他的粗大,开始比较有节奏地用嘴唇和舌头套动着
他的阴茎,同时我的手指还在老板的阴囊上和股沟里轻轻地抠揉着。
  老板身体僵直地站着,嘴里低声地呻吟着,随着我的节奏前后耸动着小腹,
似乎想把阴茎更深地插进我的口腔里。过了一会儿,他用嘶哑的嗓音低声说道:
“到床上去,把衣服脱光。”说着,他从我嘴里抽出了阴茎,到旁边的柜子里取
出了一粗一细两根电动假阴茎。
  我按照老板的指示脱光了自己的衣服,撅着屁股跪在床上。他走到我身后,
先是用两根手指插进我的阴道,缓缓地抽动了几下,似乎在检查湿润的程度;接
着,他又把粘满我淫液的一根手指插进我的肛门,并轻轻动了一下,然后,他就
把两根假阴茎分别插进我的阴道和肛门里。他开动开关,那两根假阴茎立刻在我
身体里颤动起来,将一波波的快感直接送到我的心尖上,弄的我浑身发抖,刺痒
的感觉从阴道深处和直肠传遍全身,我不禁尖叫了几声。
  接着,我保持着弯腰的姿势,以免假阴茎从我的身体里掉出来,伺候着老板
也脱光了衣服,扶着他躺在床上,然后趴在他的小腹上继续为他口交。这次,老
板一手玩弄着我的乳房,一手抓着我的头发,一上一下拉起按下我的头,让阴茎
尽量深地插进我的嘴里,龟头几乎顶到了我的喉咙。好在老公非常喜欢玩深喉,
平时经常对我进行深喉训练,不然我肯定要呕吐在老板的床上了。在这样上下两
方面强烈的刺激下,我的身体越来越激动,我感觉自己的淫水顺着大腿流到了床
上,跪在床上的膝盖似乎被浸湿了。
  正当我在心里暗暗赞叹老板超强的忍耐力的时候,他突然身体一抖,双手紧
紧地按住我的头,将阴茎死死地顶在我的喉咙上,把大股的精液喷射进我的嗓子
里。我根本来不及吞咽,有很多精液都顺着嘴角和他的阴茎流到了他的阴毛上、
阴囊上和股沟里。
  等他终于放开了手,我赶紧抬起头,匆忙咽下嘴里最后几滴精液,然后大口
地喘息着。看到老板肚子上白糊糊的精液,我赶快重新趴下去,用舌头殷勤地舔
吃着他小腹处粘着的精液。然后,又抬起他的两条腿,钻到他的股沟里舔干净会
阴处和肛门上的精液。
  等我从老板身子下面钻出来的时候,看到他正笑盈盈地看着我。看我抬起头
看着他,老板又严肃起来,问道:“今天星期几?”
  “星期四。”
  “嗯,以后周四下午下班前你来我这里一下,只要我在的话。”
  “好的。”我知道这是老板在下逐客令了,就识趣地赶快从下身取出那两根
假阴茎,穿好衣服,怏怏地离开了他的办公室。在外间老板的秘书小姚坐在电脑
后面,看见我以后若无其事地打了个招呼:“媛姐来啦?”我胡乱答应着,赶快
离开了。
  从那次以后,我每周都要至少去老板的办公室为他口交一次,有时候会每周
两次。但是,让我迷惑不解的是,他从来不跟我真正性交,就是说从来没有把阴
茎插入过我的阴道或者肛门。难道他把我当成了他的莱温斯基?或者怕我怀孕纠
缠上他?谁知道呢!
               (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