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仙改编】(卷六小凡)(第一章离别)

  狐岐山数十里的一个小山头。
  一道白影闪过天际,淡淡的光芒闪烁片刻,散开了去,露出了九尾天狐小白
的身影。
  方才狐岐山地动山摇,碧瑶不知所踪,鬼厉整个人失魂落魄,差点死在鬼王
宗众人的踩踏之中。幸好碰上恰好赶到的小白,她不顾危险,从慌乱的人群中把
鬼厉救了出来,便迅速离开狐岐山。
  此时,她轻轻将手中抱着的鬼厉身子放在地下,随后又仔细查看了一下,确
定他并没有受到什么重伤之后,这才松了口气,慢慢站了起来。她一身的白衣上
有许多地方都有被烧焦的痕迹,呈现出枯黄甚至是焦黑的颜色,最厉害的地方,
甚至被刚才炽热的火焰烧了几个小洞出来,隐隐可以看见她白皙的肌肤。
  只是小白却全然没有注意自己身上的情况,她定了定神之后,转身站起,向
着来路的方向眺望而去。
  远方天际,一道巨大的炽热火柱在半空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痕迹,即使隔了
这么远,小白甚至依然可以从迎面吹来的山风中感受到那股炽热的火烫,而在那
曾经的狐岐山废墟上,在天空中渐渐平息的岩浆洪流中,诡异的红色光影却是越
来越盛,在半空中狂舞着,其中深处,隐约像是有个血红的身影,在不顾一切地
狂笑着。
  忽然,鬼厉的衣襟中动了动,一只猴子从里面钻了出来,正是小灰。
  小白惊喜地把它抱了起来,发现它身上有不少的伤痕,便细细地替它包扎伤
口。小灰也知道小白的好意,乖乖地坐在,任凭小白动手。只是,躺在地上的鬼
厉,却不停地叫唤着一个名字:碧瑶……
  小白眼中闪过淡淡的悲伤,在小灰的头上抚摸着,说道:「小灰,怎么办?」
她眉间锁着,仿佛有解不开的怜惜与哀愁:「碧瑶走了,我真怕他活不下去…
…」
  只听小灰在小白耳边「吱吱吱」地喊了几声,小白侧耳听了半晌,苦笑道:
「回家?这倒是个不错的办法,只是,他……还有家吗?」
  看着鬼厉死气沉沉的样子,小白沉默了片刻,在他身前蹲了下来,柔声道:
「走吧,我们回家。」
  一道白色光芒霍然亮起,冲上了云霄,向北方飞去,此地之余炽热的山风,
和狐岐山中的阴影在示威狂笑。
  中原,青云山。
  破旧的草庙村中,早已荒无人烟,此时青云山上愁云惨淡,根本没有人会路
过这个不祥之地。
  一间残败的草屋前,鬼厉靠坐在土墙之前,小灰坐在一旁自顾自地吃野果,
身前却是一袭白衣,正是满脸无奈的小白。
  小白带着鬼厉回到草庙村,已经好几天了。这几天,小白用过了所有方法,
鬼厉却始终不肯开口说话,如同一个痴呆的人一样,只是死死地拽着手中的衣角。
双目无神,不吃东西,也不说话,整个人瘦了一圈,竟像是垂死的病人。
  小白心疼地看着他,侧头对小灰道:「小灰,你说还有什么办法啊?」
  小灰吱吱吱地摇头晃脑,似乎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是把手上的野果分一半
给小白。小白苦笑地摸了摸它的头,说道:「你这猴子,你主人都成这样了,还
顾着吃……」
  忽然,小白脑海中闪过一个主意,对小灰道:「你主人……还没碰过女人吧,
这个方法倒是可以试一试。」
  小灰跳起来吱吱吱地喊了几声,小白侧耳听了听,噗嗤笑道:「啊,他曾在
没知觉的时候被金瓶儿……咯咯,真是可怜的男人,可惜了那个妖媚的女孩了。」
  说着,她把鬼厉摆成躺姿,咬咬嘴唇,便替鬼厉掀去长裤,让他下身变得赤
裸。
  只见小白伸出玉手,握着鬼厉的肉棒轻轻套弄起来。鬼厉却依然没有反应,
手指动了动,又继续呆呆地看着天空。小白见没有作用,轻舒一口气,便俯身把
鬼厉的肉棒含进嘴里。
  尽管鬼厉此时毫无生气,身体的反应却容不得自己控制,在小白的舔弄下,
肉棒渐渐坚硬起来,粗长得像婴儿的手臂。
  小白艰难地吐出肉棒,在龟菇嫩肉处舔了舔,惊喜地对小灰道:「喲嚯,看
不出你的主人竟还有这样的奇物,我活了一千年,见过的男人中,比他大也寥寥
无几。」
  她的小手快速套弄着鬼厉的肉棒,把整个龟头从包皮中扒出,紫红色的大肉
菇散发着热气。小白见他已坚挺无比,便欺身坐在鬼厉的下身处,玉手伸进自己
的裙摆,抚弄一下,便脱去了亵裤。扶着鬼厉的肉棒,便慢慢地坐了下去。
  「喔,好粗……都快要进不去了,比焚香谷那个小子粗多了……」小白喘着
粗气道。
  小灰在旁边见小白坐在自己主人身上,不知道她在做什么,只是觉得小白不
会伤害鬼厉,便由着她摆弄了。
  小白的身体继续慢慢下蹲,片刻之后,停了下来。她轻轻吐了一口芳气,脸
上尽是满足的表情,酥胸起伏,显然是有些动情了。
  「里面好满……第一次涨得这么厉害,真的好大……」小白惊叹道。
  说罢,她小心地晃了晃纤腰,释出一小段肉棒,又吞了进去,一下接一下地,
便慢慢让肉棒在自己体内抽插起来。
  鬼厉的面容依旧呆滞,完全看不到眼前有一个妖媚的女子,在主动和自己做
着性爱之事。
  「这个呆子,姑奶奶都这样伺候他了,还是没反应。」小白娇嗔道:「不管
了,姑奶奶先满足自己再说。」
  她认定这个方法也不会有用,便不管鬼厉,自行用力套弄起来,小手摸上自
己的胸脯,隔着衣服搓揉起来。
  小灰在旁边一蹦一跳,不停地拍掌,似乎觉得小白的动作很有节奏,也跟着
舞动起来。
  「死猴子,我都要被你主人干死了,还在这幸灾乐祸……噢噢好深,他不动
都插得这么深,要是动起来,还怎么得了……碧瑶走了,说不定也是好事,要不
然醒来以后,怕是要被他插死了……」小白故意提到碧瑶的名字,圆臀的动作却
是丝毫没有减慢。
  听见碧瑶二字,鬼厉动了动,又沉寂下去。
  小白无奈,不再说话,双手撑着鬼厉的胸口,用力骑坐着,发出「扑哧扑哧」
的水声。
  「今天怎么这么快……要到了……」小白仰着头,高呼道。
  又是一阵急速的套弄,小白不再动作,浑身颤抖,咬唇低吟,显然是达到了
高潮。
  半晌之后,小白收拾好二人的衣物,看着死人一般的鬼厉,对小灰说道:
「青云山小竹峰上,好像还有那个女人,和他有些关系……现在也只好去找她了
……」她口中的那个女人,自然是陆雪琪。
  说罢,她让小灰照顾好鬼厉,自己却是飞身而上,眼前是高耸入云的青云山。
***    ***    ***    ***
  狐岐山,鬼王宗。
  此时的鬼王宗如同人间炼狱一般,每一个鬼王宗弟子都像是妖兽一样,失去
了人性和理智,只呆滞地听从鬼王的命令,甚至连道行高深的苍松道人,也沦落
为行尸走肉。
  鬼王所在的石室内,却是怪异地发出女人的呻吟和男人的狂笑。
  一头白发的鬼王脸上满是嚣张疯狂的笑意,把女人压在石桌上,下身毫不留
情地抽插着,发泄着自己的欲望。
  那女人一身黑色纱衣,被撕扯得破碎不堪,露出不少白皙的皮肤。一对嫩乳
早被鬼王搓揉得红痕满布。此时她背对着鬼王,翘臀高高挺起,接受着鬼王的蹂
躏,脸上带着面纱,看不清表情,眼中却是带着屈辱、情欲、满足、无奈等复杂
的心情,分明是失踪已久的幽姬。
  「怎么样,爽不爽?哈哈哈……」鬼王拉扯着幽姬的头发,淫笑问道。
  「爽……呜呜轻点,你插得好深……碧瑶、碧瑶救我……啊啊啊好粗……」
幽姬又是呻吟,又是惨叫。
  她失踪许久,突然回到鬼王宗,发现其中的人都被控制了,那血色阴影,宛
如狐岐山的一道巨大伤口。她连忙找到鬼王,鬼王虽然疯狂,却念在幽姬着十几
年像是碧瑶的母亲一样照顾她,所以没有控制她,只是鬼王早已目空一切,意念
疯狂,耐不住幽姬的一番质问,竟是强暴了她。
  鬼王的精力像是用之不竭,幽姬从反抗挣扎,到无力接受,再到配合享受,
让鬼王更是得意。
  「想不到你的身子这么美妙,这十几年倒是忽略了你,竟比小痴还要紧凑些
……」鬼王抱着幽姬的纤腰,一边抽插,一边赞道。
  「哼,你还有脸提起小痴……喔,你好狠,顶到最里面了……轻点、不,再
快点,里面好涨……」幽姬语无伦次地道。鬼王的肉棒深深陷在她丰满的臀肉内,
幽姬也抵死迎合身后之人的强奸,双手撑在石桌,眼神迷醉,面纱不时被伸出的
香舌顶起。
  「哈哈哈,奸死你……待我横扫天下,所有女人都是我的……瑶儿,爹一定
会让你复活,一定……」鬼王满脸杀气,张狂地说道。
  幽姬没有回应,只是任由鬼王继续抽插,她冥冥中感到,鬼王一定会失败,
此时便让他满足一下自己的欲望吧。
***    ***    ***    ***
  青云山下,草庙村。
  鬼厉依然呆呆地坐在土墙前,身旁却不再是那道白影,而是更加洁白无瑕的
身影,正是小竹峰陆雪琪。
  小白见自己无法唤醒鬼厉,只好上小竹峰,把这位与鬼厉有着千丝万缕关系
的女子请下山来,陆雪琪得知碧瑶走了,便揪住了心,她担心鬼厉无法承受,不
知道会怎么样了。不管门规戒律,便是疯狂地向山下奔来。
  此时,她抱着鬼厉,脸上带着疼惜的微笑,口中柔声道:「会好的,一切都
会好的……」
  如是过了几天,鬼厉依然不说话,连陆雪琪的脸色也越渐苍白。小白再也看
不下去,拉开陆雪琪,便是对着鬼厉狠狠扇了一个耳光。陆雪琪连忙怜惜地抱着
鬼厉,对着小白喊道:「你疯了!他受不了的……」
  小白却浑然没有理她。
  「你这样算什么,整天半死不活的装神弄鬼么,还是你莫名其妙想着用这种
法子来悼念碧瑶?我告诉你,你别白痴了,这么做根本没用,碧瑶死了,她死了!」
小白盯着鬼厉微微颤抖的身体,冷冷地道。
  忽然,鬼厉从陆雪琪怀中冲向小白,迎接他的只是更狠的一巴掌。更加响亮
的声音,猛然回荡在草庙村的废墟之中,张小凡整个人竟被打的倒向一旁,嘴中
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染红了他胸口的衣襟。
  小白的脸上似乎也掠过一丝痛楚,但她咬着牙,神色反而更加严厉,疾走几
步冲到在地上无力喘息的张小凡身旁,一把抓住他胸口衣襟,怒喝道:「你醒醒
吧,你就算这样一直到死,碧瑶也不会活过来了。你以为,你这样才能展现你悔
恨的心境么?你想用这种法子折磨自己好让自己心里好过一点么?我告诉你,根
本没有用!」
  「你以为,当年碧瑶不顾一切去救你是为了什么,难道是为了看到你今天这
副模样的过完一生吗?碧瑶的死和你没关系,你这样下去碧瑶在天之灵也不会安
息的,你到底明不明白?」
  小白抓着他,慢慢的跪倒在他的身旁,像是用尽最后的力气,嘶哑着声音,
对着他一字一字地道:「活下去,好好活下去,这才是碧瑶想看到的!」说完,
像是再也忍耐不住,她猛然站起转身,大步离开了这个地方。
  陆雪琪从刚才开始就一直默默地站在旁边,当小白大步走来经过她身旁时,
陆雪琪忽然轻轻说了一句,道:「谢谢!」
  小白的脸上兀自还有泪痕,身子顿了一下,向陆雪琪看来,两个美丽女子在
月光下,身影相互辉映,片刻之后,她们轻轻伸出手掌,在一起握了一下。小白
的脸上,在泪痕背后,露出淡淡的笑意,对着陆雪琪点了点头,却再也没有说话,
大步走去了。
  待小白消失后,鬼厉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如同一个小孩一样嘴唇颤抖着,
十多年来的悲伤再也无法压抑,抱着陆雪琪,大声哭喊道:「碧瑶……走了…
…碧瑶走了……」
  陆雪琪从来没有想过,如此坚强的男人会变得这样脆弱,她心中只剩柔情,
哽咽着,抱着鬼厉,轻声道:「会好的,一切都会好……」
  之后的几天,张小凡发起高烧来,烧得全身发烫,神志不清。好不容易终于
退烧了,青云山上却传来召唤,鬼王带着他的血阵,向青云山进攻了。连日衣不
解带照顾张小凡的陆雪琪早已面色憔悴,却不得不暂时离开张小凡,回青云山抗
敌。
  陆雪琪美丽的容颜上满是苦涩的笑容,低声道:「小凡,不知道是不是天意,
我们总是没有缘分长相厮守。可是,」她顿了一下,片刻之后,用低沉但坚定的
声音,静静地道:「可是,我从来没有后悔!」
  说罢,她俯下身子,轻轻地在张小凡的唇上亲了一下,那唇间温暖的感觉,
仿佛传遍了全身。
  淡淡的,幸福的感觉……
  她笑了,咬了咬嘴唇,站了起来,最后看了一眼沉睡的男人,转过身走去,
只是她走得那么的慢,身子时常像要转回再看一眼的样子,但终究,她没有回头
再看一眼。或许,连她自己也知道,如果回头看了,她就再也没有勇气离开了罢!
  清风继续吹着,过了不知道多久,日出日落,似乎一天就是万年。张小凡沉
寂已久的身躯动了动,站了起来,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温和,没有一丝怨恨与
后悔。
  他迎向轻风,看着肩上的小灰道:「走吧,小灰。去我们该去的地方。」
  他的目光,直指那巍峨屹立的青云山。那里,诛仙剑在召唤他,召唤他去完
成他命中注定的使命。
               (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