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的风月事业】(2)

             第二章会喷乳的老妈
  车飞驰在各色车辆之中,如同一道粉红色的闪电疾驰而过。感受着车窗外诧
异,惊恐,艳羡的眼神。
  我的心里却无比的空落,我不知道自己的生活要驶向何方。离开了那里我还
能做什么,在那之前,我只是
  一只母狗,不需要思考,有的只是本能。
  『本能』这个词在我脑中一亮。是的我是母狗,淫荡,下贱,并且贪婪的母
狗。并且我爱虚荣,爱金
  钱,爱权势,爱炫绕。我虚伪,傲慢,谄媚,阴险,堕落,忘义。是的,在
那个我荒淫无度的干爹调教和
  凌辱下,我渐渐的认识到了自己,一个真实的自己。以前感觉,我的本能就
像一只巨兽搬得控制着我,吞
  噬着我。但是现在,我要让它来帮我吞噬世界。
  到家了,我的起点到了。『妈,我回来了』我撒娇般的跑上楼。奇怪的,屋
里没有平时的妈妈呻吟
  声。『回来了,长那么大了。妈妈都认不出来了。』妈妈,竟然还是那么美
艳,风骚,一身精致的黑色蕾
  丝塑身吊带裙,将她的微丰美体裹塑的如同一只水蛇,配上蕾丝的黑丝袜,
水晶的10cm高跟拖鞋,乌黑的
  盘发,一身标准的婊子像。
  『妈,姥姥呢』『她,去年不在了。』我呆住了,我生命中唯一的正能量,
我唯一不舍得姥姥,就这
  样离开了我。我的内心在下雨,我的姥姥,你不要我了吗。默默的看着姥姥
的房间,我的脸上没有眼泪。
  是的,悲哀的是我竟然没有眼泪。我知道,我最后的羁绊没有了。我以后只
能是魔鬼的情人了。
  看着手里的一张银行卡,400万,这是我的全部资金,另外还有一部不到
100万的保时捷Boxter。我
  迷惘着自己未来的方向,我知道要是时候出卖自己了。
  『妈妈,王叔怎么没来啊。』『哎自从你姥姥死在家了,那些没良心的都不
敢来你妈这里了。王光子那个
  混蛋,更是躲得勤着呢。上次你妈我穿着情趣内衣勾引他,他竟是不进屋。
气死我了。『老妈还是从不背
  着我说她的卖身生意。『妈,那你现在不是没生意可做了。家里日子过得去
吗。』『是啊,现在赚的少多
  了,有时还要到街上去搭客。可是街上的小姐太多了,一个比一个骚的不得
了。害的老娘我,天天要花几
  小时的时间化妆,还要天天穿的那么露。你看我这裙子里什么都不敢穿。就
怕哪个骚货不穿了,一下就把
  你妈我比下去了。『老妈一边说,还一边掀开她那齐B小短裙。一双雪白微
丰的大腿根部,微黑的阴唇上光
  秃一片。『妈,你这好秃啊,以前不是这样的啊。』『秃什么啊,你妈我可
是花钱除的毛。好贵的,5000
  多呢。『』靠!妈,你还真能折腾,40多了还搞的那么嫩。你瞧瞧您这都
快嫩过你女儿了。『我也扒开自
  己的衣服,露出里面天生就毛羽不多的阴部。『咦,你这怎么有纹身啊。女
儿你受苦了,都是妈妈对不起
  你。当年……『不小心让妈看到了我阴道口上的纹身文字,那是纹在阴道内
壁上的红色小字,只有外口的
  一个肏字可见。如不是妈妈看的细心,一般是看不到的。『妈,我都知道了,
当年咱家的钱都还清了吗。
  『』还清了,不过这个家也什么都没有了。『不想妈妈继续胡想下去,我调
戏她道,』妈,你今天很美呢
  ,一定能搭个大金客呢,嘻……嘻……我和你一起去,咱们母女齐上阵,还
不艳杀夜阑街啊。『』呵呵,你个
  小妖精,想去看你妈我的丑才是吧。偏不让你得意,走,你在旁边看着,看
你娘我出去辣死那些没良性的
  混蛋。『
  夜阑街,市区有名的风月街,此时正是灯红酒绿的傍晚,这里是世界的黑暗
面。这里有着一句流行语
  :「不要天真相信光明,黑暗才是世界的本色。『穿过几十个平民社区,十
几条副街,步行全程要一个多
  小时。艳舞酒吧,色情牌馆,情趣酒店,主题会所,裸身赌场,样样齐全。
更引人流恋的还有各色品相,
  或清纯,或冷艳,或妖娆,或熟美的站街女,我妈应该就属于熟美型的。
  我坐在一边的街椅上,手捧一杯奶茶,偷偷注视着街对面,和其他一些熟美
妓女一起站在各色霓虹灯
  光下的妈妈。按照这条街的不成文规矩,岁数小的妓女是不可以站到比自己
大很多的妓女附近的。所以我
  不得不找个地方坐下,装作行人或游客的样子。远处妈妈穿着一身精致的黑
色蕾丝塑身吊带裙,裙口高到
  大腿根部,裙口内几条细细的丝袜吊带,连接的是美腿上的黑蕾丝袜,10
cm水晶高跟拖鞋前,露出一粒粒
  涂有蓝色指甲油的血玉粉指。
  不长时间,就有几个小年轻,呼朋唤友中的走过妈妈身边,『咦,这个不错
啊,瞧这波,很自然的样
  子啊。比那些假货强多了啊。『一个分头小子盯着妈妈的酥胸,看了又看后,
说道。』嘁,你那眼光,看
  的出真假,看你老妈的倒有可能。『另一个平头大个撇着嘴说道。』呵呵,
小哥说笑了,阿姨我这可是纯
  天然的,夜阑街少有的还能挤出奶水的奶乳啊。不信你摸摸……阿姨我可是
有名的不真不要钱啊………『妈妈
  边说还一边从胸口掏出一只美乳来。几个小子急色的伸手来摸。『还真的挺
嫩啊,应该是真的吧。』『挤
  点奶来看看,我哥说有奶就是真的。『』我来挤挤啊,要是真的,我们就做。
『一个猥琐小个子伸出微脏
  的双手,在我妈的雪乳上大力的挤了挤,乳头快速的喷出几条乳流,同时在
妈妈的乳房上留下了两个灰色
  透红的指印。『啊,小祖宗,你干嘛哪么大力啊,啊……痛死阿姨了。』
  『管自己叫骚货阿姨吧,三对一无套600做吗。』『小少爷,房费再加2
00吧』『靠,什么房费,小爷们
  一会还要上晚自习呢,就……在这后边吧。『大个找了一圈,一指我这半边
街道的一个小胡同说道。小
  胡同竟然恰好在我所坐街椅的旁边。晕,不会那么巧吧。『这光天化日的…
…,小少爷,能不能再给阿姨
  加100啊『』50,不做就算。『』好好,做……做……『妈妈偷偷的看
了我一下,犹豫后果断说道。
  天色朦胧的月夜下,四具赤裸的躯体纠缠在一条脏乱的小巷中,妈妈用包里
的一块雨布铺出一块方
  桌大的地方。此时的她正仰卧在平头大个的怀里,雪白双乳被把玩着,在时
不时地大力蹂躏中喷射出一道
  道白色的乳汁。乳汁洒在她洁白的美体上,更显得妈妈的美体是那样的光滑
油亮。赤裸的美腿上穿挂着那
  双10cm水晶高跟拖鞋,鞋在M打开的大腿上有节奏的晃动着。
  『啊……啊……好深……小祖宗……你插得怎么那么猛……啊……』。猥琐
的小个子骑压在妈妈的双腿中间,有节
  奏的大力抽送着。小分头跨坐在妈妈雪白的小腹上,把自己的小阳具送入妈
妈的红唇中。『肏够了没,你
  俩都爽了,该我了吧。『大个唧唧的说道。』靠,我还没射呢,急什么急啊。
你那家伙那么大,当然要在
  最后了。不然,你把洞插大了,我们还怎么爽啊。你说是不是啊,阿姨。
『』你们……,年龄不大……,
  怎么家伙……都那么大啊。阿姨我的小逼……都快……叫你们撑破了。……
恩……好大……轻点……啊……饶了……
  阿姨吧……阿姨痛……的受不了……啊……『大力的插入中,妈妈凄美的乱
叫着。乌黑的秀发散乱在脸颊,小腹
  时不时地阵阵痉挛。『啊……啊……老子射了』一股腥臭的浓精,射到的妈
妈的阴道内上,再喷涌出来。
  『我来,我来……』小个拔出后,平头大个把妈妈抱起平躺在地上,掰开妈
妈微黑,还残留汁液的阴
  部,挺起如妈妈手腕般粗的巨物,急急的一下插入,狠狠地插到底。『啊…
…』妈妈一下子晕了过去
  ,我在一边看呆了。那一下一定是顶入子宫了,妈妈由于卖身多年,曾今子
宫破裂,手术不得不切除部分
  子宫口,以至于男人阳具足够长的话,可以轻易的顺着妈妈的子宫道,挺入
妈妈的子宫内。不过这个大个
  的家伙不只是长,竟然还那么粗,天啊,妈妈怎么受得了啊。『啊……靠…
…老子是……顶到哪里了。从来……没
  有哪个……婊子……,能让我……顶入那么……深……,靠……我倒要看看
……这老婊子……还能……吃我多深……『大个强
  忍着快感边说,边抓住妈妈的细腰继续狠力的向妈妈的子宫内顶入。旁边的
两人也被这残忍的一幕惊呆了
  ,呆呆的看着,不过马上就手舞足蹈的对大个鼓动,和指导了起来。『对,
顶住了再来,顶深一点,顶烂
  这个老婊子。『』不对,应该倒拔出来一点,再大力插入,才更深。『大个
听到后,果然晃晃的拔出很多
  ,然后,这个混蛋竟真的又一次狠狠地大力顶入,这一次用力更猛。『啊…
…』痛醒的妈妈和大个同时叫
  了起来。显然他是爽的才叫。『靠……全进去了……呼呼……竟真的全进去
了……太不可思议了……太爽了。
  『』啊……混蛋……痛啊……插到子宫了……子宫口又裂了啊……混蛋……
老娘我又要……花一大笔钱做
  手术了……『老妈妈歇斯底里的哭喊着,柔弱无力的粉拳拼命的击打着大个
的胸膛。』靠,老婊子,老实点
  ……谁叫你收了老子的钱的。别动,老子还没肏够呢。……哦……好爽啊…
…哦……『大个不理妈妈的歇斯底
  里哭喊,继续大力的挺动着自己的巨屌。
  我在一旁哭了,妈妈的痛苦刺痛着我的心,但是我却不敢上去救她,我这一
身妖女般的装扮,在这时
  出去,很可能会更加激起他们的兽欲,反而更害了妈妈。妈妈你一定要坚持
住啊,坚持到他们都发泄掉就
  好。『啊……』随着一声长啸,大个在妈妈的子宫深处泄了。大量的白精澎
涌出来。『走了,走了,这娘
  们实在是太爽了,长得还那么美,赚了啊,呵呵………『』看她那么惨,要
不要咱们再给她加点钱。『』加什
  么加,公平买卖,她先收了钱,咱又不欠她的。『
  转眼间,几个混蛋不顾妈妈的哀嚎,匆匆的丢下几张百元,就摇肩晃膀,一
脸淫贱的走了。我急忙跑
  到妈妈身边,扶起妈妈,『妈,妈,你那里还好吗,流了好多血啊,咱们快
上医院。』可是妈妈却突然一
  脸得意的从地上坐了起来,点了支烟后不急不缓的说到:「没事,呵呵,你
老娘我可是属小强的。自从上
  次子宫口破裂,做切除手术时,我就知道,一旦裂了就还会裂,就让医生顺
便多切了些,做了个宫口扩张
  。不过每次有东西进入子宫还是会很痛的。『』那里可是出了好多血啊。
『』里边都是细血管,皮还那么
  薄,可不一触就破啊。不过老妈我都习惯了,和月经差不多,养两天就好了。
呵呵……瞧把那几个小混蛋
  给吓得,你妈的演技还行吧。『
  以我了解,看出妈妈还真的没什么事。『那你还叫的那么惨。』『我是看能
不能骗些外快啊。加一点
  钱是一点啊。可惜白忙活了,老娘我嗓子都哑了。『天啊,看不出我老娘,
还真的是影后级的啊。收拾了
  一下,看也没法接客了,就扶着老妈一起向家走去。
  穿过了几个小巷,回到家门前。看到隔壁马伟家,开门走出一个一身红色皮
短裙,黑丝袜下一双水晶
  高跟凉拖鞋的苗条美女,陌生美女一指撩起波浪般的长发,对妈妈笑了一下,
然后诧异的看了我一眼,就
  匆匆扭着细腰离开了。马伟竟然有女朋友了,我的心里翻江倒海般的难受,
和我同岁,从幼儿圆时就在一
  起玩,对我很好,常常说要保护我,说爱我喜欢我。像哥哥一样,总是在我
痛苦的时候,给我力量。我更
  是心中暗暗决定,我要用一生报答他的马伟背叛了我。妈妈看出了我的难过,
搂着我的肩膀,也表情难过
  的说道:「忘掉他吧。好男人有的是。我女儿还会没男朋友吗。『只是回头
看了那女人一眼,感觉这女人
  穿的也像个风月场的妓女,还有些眼熟的感觉,莫非以前在哪个场子见过。
  『小美回来了啊,王叔我等你好久了啊,这车是你的吧,还真是好车啊。』
晕,王光子从哪钻出来的
  ,一张扁平油光的大脸,吓了我一跳。『你个老不死的,还敢来啊,怎么又
想起老娘我了啊。』『哪有啊
  ,艳姐哪能忘啊,咱家小美可是越来越水灵了,比起当年的你,还要妖辣啊。
『』嘁,嫌老娘我老了是吧
  。『』没,没,我嘴笨,我掌嘴,还不成么。『老妈和他还真是一对活宝啊
……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