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的风月事业】(4)

  第四章 风月母女花……重逢竹马与青梅
  「乔爷,咱们到包间去谈吧。这边走,我带您去。」高建昌搀扶着这老者说
道。
  「呵呵,小高啊。你还不知这会所就是我的产业吧,你老爸连这些都没告诉
过你,看来你小子家族地位很危险啊。」原来这老头,就是夜阑街三巨头的乔金
霸。
  高建昌此时脸色一白,嘴唇微颤的说道:「乔爷爷,您都知道了吧,您可一
定要帮帮我啊。」
  「你小子,做事够阴,够狠。我一直是很看好的,不过啊,就是因为你太狠
了,其他的老家伙可是都防着你了。」
  看着前边搀扶着那个老头,腰臀还风骚摆动的马伟女友,我有种被挑衅的感
觉。
  走过几个弯道,我们来到了一个挺大,并且带有舞池的包间。李牧宇立即偷
偷拉过妈妈坐在其身边,一只手顺着妈妈的衣襟滑入其内,我也主动妖媚的坐在
了高建昌和老者中间,马伟的女友则娇媚的依偎在了老者的大腿上。
  暴露的服务女郎,看我们都进入后,也跟随进入,反手关上门后,一个跪立
在门前,一个在我们身前倒上酒水,然后,低头跪伏老者面前,恭敬说道,「金
爷,您好久没来这边了,奴婢们给您请安了。」
  「嗯,抬起头吧,最近生意如何啊,我没派人管理你们,还适应吗。」
  「回爷的话,奴婢们最近都很努力地伺候客人,满足客人一切需要,不过生
意……」
  「说,怎么了。」女郎听出了声音的不快,赶忙说道:「不过,不知什么原
因,客人最近越来越少了,我们想尽了办法,也没有见什么转机。」
  「不怪你们,这事以后再说吧,嗯,你们候着去吧。」听完后,老者却感到
很无力的说道。
  两女郎不敢多语,急忙退到我们的沙发后,跪立随时等候差遣。
  「哈……哈……哈……来,大家先干一杯,小高啊,你来到我的地方,不用
太拘束的。」看出我们被他的气势镇到了,老者哈哈笑道。
  「小高,你也知道我和家族其它那些老家伙很不对气的。他们排斥你,我就
偏要护着你。你就在我这先住下来吧。今夜咱们不醉不归。来,薇儿,先给大家
搞点气氛,就跳个浪骚点的舞吧。」
  「是,主人,小奴献丑了。」声音婉转动人,还透着一丝诱惑。这个叫薇儿
的小骚货,还真媚功深厚啊。
  一曲有着明显的节奏感,且妖娆淫靡的舞曲响起。小骚货慵懒的从了老者的
大腿上退下,站起。一臂托胸,一手抚臀,略带媚笑的原地缓慢扭动起那丰满的
翘臀,配合着芊细的峰腰,轻轻踏入霓虹闪烁的舞池中。
  淫靡的舞曲下,双目含情注视着老者,韵律的摆动魔鬼般的身姿。自然保持
着媚笑。
  时而双手抚弄丰乳。
  时而风骚挑逗的摆动腰臀,缓缓下蹲,岔开美腿。
  时而一手抚头,一手轻挑美乳,妖媚的甩动胯部。
  时而双手护胸,转身翘臀,优雅的摇摆臀部。
  时而侧身,纤手艳丽的撩起开叉斜裙,露出扭动中的光滑大腿。
  勾魂媚眼轻浮的斜视在场每个男人,精致妖艳的脸颊上,香舌轻舔红唇。
  在场的李牧宇已经缓缓的站了起来,不停地咽着口水,空气中仿佛都飘散着
淫靡的芳香。
  在她媚眼挑衅的扫过我时。我再也看不下去了。心想,一再挑衅本小姐的艳
名,以为本小姐只是个花架子吗。
  我优雅的,一口饮尽了手中的Martell酒,面带微笑,缓缓扭动着站
起,踩着舞曲的节奏,妩媚妖娆的扭动着,踏入舞池。她看到我,挑眉媚笑了一
下,便更加挑逗的扭动了起来。
  就在这时,舞曲渐渐变成了《葬心》的曲子,这首很有古典华风的歌曲,倒
是很配我现在穿的旗袍。思思哀愁委婉的曲调,更有一丝出尘之气,不自禁让我
回忆起了,儿时的姥姥,和哥哥一样的马伟。
  薇儿看到我略有一丝感伤的站在舞池中,竟然怜爱般的,对我投来了鼓励的
微笑,然后缓缓停下舞动,妖娆的走回了老者身边。
  我看着她的背影,一种熟悉和伤感的思绪轰然袭上心头。哀叹的目送着他的
背影,我的眼眶湿润了。他竟然就是我等寻已久的马伟哥,是的,此时我才知道
薇儿就是马伟。
  若不是那熟悉的鼓励和背影,我也许永远无法看出他们之间的任何联系,他
还将是那个和我一样妖媚的女人。马伟哥,你怎么会变成这样,我知道这一定不
是你的本心,我感受到了你背负的耻辱。
  强忍着酸涩的泪水不要流出。跟随着哀怨的乐曲,我挺胸,缓慢的踏出了舞
步。
  柔媚的挽住舞池中的钢管,小女人般围绕着它,踩出伦巴婀娜款摆的舞步。
  委婉浪漫的舞姿下,是缠绵的情义,若即若离的挑逗。
  曼妙有爱的媚视着场下的马伟,仿佛那钢管就是他的身躯。
  舞动芊芊的臂膀,想要环抱住他,诉说自己痴情的哀怨。
  伴随着稳中摆,柔中韧,时快时慢的舞姿。
  此时已没有了世俗的淫靡与堕落,有的只是连绵的爱慕,思思的情义,感人
的哀怨,苦难的离合。
  随着舞曲的结束,引人入胜的舞姿渐渐停止,房间里一片寂静,只有闪烁的
霓虹还在躁动。在场所有人都还沉浸在舞蹈中,回忆着那痛彻的哀怨与缠绵。
  「你的眼神让我感到了深深的情义,我的心现在很痛,在为你痛,也在为我
记忆中的身影痛。你愿意做我的女人吗?当然,如果你不愿意。也可以做我的女
儿。」我还在走神中,深情注视着老者怀里的马伟时,沧桑的老者的痴痴的目视
着我,凄凉的说话了。
  他误会了,望着这个权势逼人的老家伙,「……我……我愿意……」我呆呆
的停顿几十秒后,诺诺的答道。
  几十秒间,我想了很多,有马伟,有权利,有母亲,有金钱。最后我似乎本
能的选择了权利与金钱。但几十秒后我又后悔了,我看到了马伟那忧伤的眼神。
  我后悔自己伤到了他,但是知道已经无法挽回了。
  再者,若是乔金霸知道了,刚刚我的眼神其实是注视马伟的,而他自作多情
了,那后果一定是很可怕的。
  「乔爷,恭喜您又添了一位红颜知己啊。给您贺喜了。」高建昌见机献媚的
举起盛满酒水的酒杯道。
  「哈哈……不是添了,而是现在唯一的一位。」乔金霸大笑说道,然后执酒
的手,托起薇儿妖艳的脸颊,此时的老者已没有了刚刚的悠然风范,完全是一个
老色鬼的样子,「这个骚货不过是我用来消遣的玩具而已。」
  然后另一只手伸到薇儿开叉的斜裙内,拨开里边的黑色蕾丝丁字裤,粗暴的
掏出一条硕大却十分白嫩的阳具。
  薇儿的俏脸微红,耻辱的不敢看向我。在场的其他人都惊呆了。妈妈捂着小
嘴,满脸的不可思议。李牧宇表情奇怪的看了看高建昌,手里抓弄在妈妈露出衣
领乳房的更紧了紧。高建昌则是一脸的喜容,好像看到了什么宝贝。
  「这个贱东西是我在血奴花的场子买来的妖奴,你们都没发现,看来当初花
的4600万还很值得啊。哈哈哈……」说完,自己得意的饮了一大口手中的酒
水。
  「想不到乔爷手里,还有这么好的货色,这小骚子,果然算得上一件稀世奇
珍了啊。」高建昌两眼放光的注视着薇儿,眼中充满了淫邪。
  「哦,听说你的宅里,也饲养了不少的妖姬啊,我可是早有耳闻啊。」老鬼
一边玩弄着薇儿的身体,一边邪笑道。
  「乔爷,说笑了,那些怎可和薇儿这尤物相比,不是些只能看脸的,就是些
不能出音的,摆在家里,也就是当个摆设。」我说他对我怎么没兴趣呢,原来这
家伙是个喜欢人妖的变态。
  「哦,原来是这样。」老鬼点头示意高建昌继续说。
  「这妖姬虽然并不难遇,但是真正的极品实在稀少。」
  「你给我带来美儿这小妮子,我也不能亏了你,就让薇儿伺候你几天吧。」
  老鬼看出了高建昌的心动说到。
  「呵呵,那就感谢乔爷了。」
  「一家人,没有两家话,以后我在白道上的产业就由你来帮我打理吧,先在
我这忍忍,积累些经验,早晚我会帮你回到家族核心的。」
  「谢过金爷了,晚辈一定尽心竭力。」高建昌听到此处,心中激动,连忙把
称呼换成了金爷,一副下属自居的说道。
  「哈哈,小子果然机灵。美儿,这金玉会所以及我夜阑街的其他场子就交给
你了,你是我此生中第二个真正动情的女人了,你要好自为之啊。」
  「啊。」我没有想到会这样,完全不知说什么,完全呆在当场。
  「啊,我在这替我女儿感谢金爷了,我以后一定严加管教小女。让他一心一
意的伺候金爷。」妈妈看到我呆在当场,急忙跑过来,帮忙说道,在场的人一片
惊讶,李牧宇更是没有想到自己刚刚,就是在这熟妇的女儿面前把玩着她。
  「哦,她是你女儿。」老色鬼冉有兴趣的,勾起妈妈的下颚,打量后说道,
「果然很像,也是一个倾国倾城的熟尤物啊,可惜是个烂货,应该已经被肏烂了
吧。打开腿来看看,让我知道我的眼光如何。」
  说着抓起妈妈一条小腿,轻松仰倒妈妈。妈妈见势,立即主动的躺下,打开
另一条白皙润滑的美腿,扒开自己已经被李牧宇摸湿的蕾丝丁字裤,把自己的穴
口暴露给老鬼看。
  「呵呵,都已经湿成这样了,颜色也不是很嫩了,果然被玩烂了。是不是,
我没要看错吧。」老鬼鄙视着妈妈问道。
  「是,是啊,我18岁就开始卖身子了,到如今已经20多年了,身子早就
已经不成样子了,连子宫都已经被玩坏掉了。要不是还有一身好皮囊,恐怕早就
没人看得上了。若是金爷不嫌弃,贱妇愿以这残贱之躯,伺候左右,无论怎样对
我都可以。」妈妈惭愧般的泣声回答着。
  「呵呵,我也老了,以后的世界是年轻人的了,我有美儿一个就知足了,你
还是伺候年轻人去吧。」
  妈妈看出自己没什么市场,就识趣的爬去,躬身回到原位。不理李牧宇的调
笑,坐下哀怨的自饮了一口红酒。任由李牧宇的淫手慢慢插入了自己的裙下。
  几轮酒下来,屋里已经变了一番景象,几个刚被叫来的妖艳舞娘,在舞池中
的跳着柔媚艳舞。我衣着暴露的依偎在老鬼的怀了,亲吻着老鬼的胸膛,老鬼一
只手揉弄着我的挺乳和雪臀,一手执杯,闭目享受。妈妈一对豪乳露出在外,跪
伏在李牧宇的胯下,轻轻的蠕动着头部,双眼勾魂的媚视对方,小嘴认真吃弄着
李牧宇的黑壮阴茎,时不时的发出,「啵……啵……」的声音。而李牧宇则时不
时注视着一边正在上演的春宫。
  旁边,马伟,也就是薇儿,正侧着那美艳的脸庞,劈腿仰身躺在沙发上,穿
有12cm黑色露趾高跟鞋的玉足,无力上举。脚趾翘曲紧绷,五个涂有亮红色
甲油的玉指,分外醒目。他一对修长白嫩的小腿,被上压在头侧,和那正饱受顶
压的丰满雪臀,形成鲜明的对比。
  伴随着高建昌压在马伟身上,边向上掰压美腿,边疯狂的抽插后菊的奇景。
  空气中回荡着一声声,「啪啪……啪啪……啪……」的拍击声,还伴随着液
体被挤压出的,「兹兹……」声,一股股透明的油液挤压出马伟的肛门。
  「肛门的油脂不少啊,难怪插得那么深。每一下都不需费什么力气。还真的
天生就是要被爆肛的骚货啊!」说着巨大阳具更加狠狠的插入马伟的肛门深处,
全根没入胀开的菊花。
  「啊……啊呃……呃。求你不要在这里,那么深了……啊啊。」马伟一脸哀
求的望着高建昌,无力的求道。
  他绝望的哀求着,心中无比懊恼,自己竟然在心爱的人面前,被另外一个男
人,按压着双腿,肆意的插干着自己的肛道,玩弄着自己肥硕的臀部。更不可思
议的是,自己还穿着高跟鞋,脚趾上涂着指甲油。
  刚刚仅剩的遮体短裙也被撸拨了到了腹部,此时他胸前本该女人才有的一对
雪嫩丰乳,配上自己竟然硬起的白嫩大阴茎,更是让他无比的羞愤。
  偷偷注视着林美儿,希望她不要看向这里,如果换一个地方,换一个没有林
美儿的时间,及时比这更耻辱的事,他也无所谓,但是现在……他想像一个男人
一样的发出一声大吼,却发现发出的是一声声,略带磁性却细腻而淫媚的喊叫,
伴随而来的则是身上男人更加兴奋的大力插入。
  感受着男人一波波顶起自己的臀部,贯穿自己的肛肠。
  一次次留下刺骨的胀痛,摩擦的炙热。
  一次次击打着他仅剩的一点点自尊。
  「高少爷,啊……啊啊……求你不要在这里……咱们换一个地方。啊,我可
以随您摆布。求求您。啊……不要。」再次的哀求,再次的疼痛。
  此时他突然听到了林美儿淫媚的哀叫声,他艰难的想把自己的头扭向那边。
  恍惚间,他看到那个老色鬼,狠狠的把林美儿的头按在茶几上,美儿恭顺的
掀起自己的旗袍,露出雪白匀称的大腿。然后拉掉那里仅剩的丁字裤,顺从着掰
开自己的嫩臀,等待老鬼丑陋粗糙的鬼物刺入。
               (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