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续】第十七章

 
石冰兰穿着一身便服,将警车停在三中大门附近,她到的时候学校还未放学,
这时突然想到自己的侄子好像也在这里读书,只是忘记了是高几,等了约莫半个
小时,学生流开始从门口往外涌动。
  用从事多年刑警工作所锻炼出来的敏锐观察力,仔细从人群中分辨,石冰兰
表情冷峻的用便携高倍望远镜扫过无数张少年的脸。
  「这个不是,这个也不是,不是,不是。」石冰兰足足观察了十五分钟,眼
睛都没眨一下,终于,她等到了目标人物。
  一米八五的身高让王鑫在人群中比较突出,石冰兰仔细确认了下对方的长相,
没错,就是他,从望远镜可以很清晰的看见对方的相貌,是挺英俊的,只是稚气
未脱,不是自己中意的类型,难道嫂子喜欢这种小屁孩型的?
  石冰兰见王鑫没有乘车的打算,便下了车远远的跟着,过了几条街,见到他
进了嫂子工作的医院,微微皱了皱眉头,也跟了进去。
  医院里人多,王鑫早没影了,石冰兰也不着急,直接用警官证调用了这两日
的登记资料,很快便找到了一个唐晓薇的女病人,记下居住的病房区和房号,石
冰兰快步赶过去,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经过病房门口,房门紧闭,什么情况也了
解不到。
  石冰兰踱了两圈,心中琢磨要不要把那个臭小子抓起来暴打一顿,她之所以
急匆匆的赶过来,就是因为心中有这个想法,但是临了她又有些犹豫,这事一旦
张扬开来,嫂子怕是就没脸见人了。
  正在这时,她看到唐晓薇的病房门打开了,那个叫王鑫的臭小子拿着保温盒
走了出去,见他消失在走廊的尽头,她心头转了转,起身走到病房门口,拧开房
门,走了进去,做出一副亲热状,说道:「小妹,今天身体好些了没?」
  唐晓薇讶异的看着推门而入的陌生女人,吃惊道:「你是谁?」
  石冰兰眼神闪过一丝惊艳,这女人比嫂子说的还要美上三分,闻言赶忙奇怪
的说道:「咦,你是谁,这不是我表妹的病房吗?」
  唐晓薇皱了皱眉头说道:「这是48号房,你是不是走错了。」
  石冰兰装出一副尴尬的模样,脸刷的就红了,连连抱歉道:「对不起对不起,
晕,怎么跑到四楼来了。」
  唐晓薇微笑道:「没事,麻烦走的时候把门带上。」
  石冰兰点点头,说道:「好的,不好意思。」
  出了门,石冰兰就打通了倪虹的电话。
  石冰兰问道:「嫂子,旁边有人吗?」
  倪虹答道:「没,聪聪还没回来,什么事?」
  石冰兰直截了当的说道:「嫂子,我在你们医院呢,而且我看到唐晓薇了,
我跟你说,赶紧断。」
  倪虹顿时紧张起来,几乎是大叫道:「你去那里干什么?这个事你不要管了,
我求你。」
  石冰兰冷冷的说道:「我偏要管,我不能看着你往火坑里跳,说实话,有唐
晓薇这样漂亮女人在,你那所谓的主人绝对不会喜欢你的,你赶紧给我断了。」
  倪虹怒道:「我说了,我的事不要你管。」
  石冰兰冷哼了两声说道:「哼哼,我现在就去找那个小混蛋,把事情挑明了,
他要是敢废话,我就把他的嘴安到屁股上去。」说完,啪的就挂了电话。
  倪虹抱着电话喂喂的大喊了几声,焦急地转了几个圈,一拍脑门,拿起外套
就冲了出去,在楼底下正巧碰到自己的儿子上楼。
  儿子看到母亲急冲冲的样子,愣了一下,头一偏,竟是理都不理。
  倪虹见状,心中更是不舒服,但还是停下脚步说道:「聪聪,医院有急诊,
我要赶紧去一下,饭菜已经做好了,要是冷了你就自己热一下,不用等我了。」
  儿子哦了一声,看着母亲急匆匆离去的背影,眼神中泛着难以言表的复杂感
情,似有欲望,又似有痛苦,又似有愤恨。
  医院那边,石冰兰挂掉电话,就在四楼的电梯门口等着,准备一看到王鑫上
来,就把话跟他说清楚,她现在火气很大,没什么心情跟对方讲什么道理,对付
这种到处勾搭女人的小白脸,拳头就是硬道理。
  结果就在这时,电话铃声响起,石冰兰以为是嫂子打过来的,一脸不爽的看
了看号码,却是副手袁明翠打来的。
  「什么事?」石冰兰颇有些不耐的问道,她现在正心情烦躁着呢。
  袁明翠顾客不得考虑她的心情,焦急的喊道:「石队,明阳路发生一起特大
交通事故,局长叫你赶快带人过去处理。」
  「我靠,现在?」石冰兰忍不住爆了句粗口,把旁边一个一直在偷窥她的小
青年吓得浑身一抖,接着说道,「偏赶在这个时候,我知道了,你先带人过去,
我马上就到,肏. 」
  石冰兰恨恨的挂掉手机,一转头正好看到那个小青年畏畏缩缩的样子,更是
不爽,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喝道:「偷看都这么没种,滚一边去。」
  这句话把对方吓得后退了两步,竟然真得转身跑掉了。
  石冰兰郁闷的在心中骂道:「老娘就这么恐怖吗?没胆的男人。」
  时间紧急,石冰兰只得放过找王鑫麻烦的打算,正好旁边上来一部空电梯,
便赶紧走了进去,她前脚刚走,另外一部电梯也升上来了,当石冰兰的电梯门合
上时,王鑫正好拎着保温桶走出来。
  王鑫浑然不知道自己刚刚躲过一场飞来灾,急急忙忙的回到病房,对正在看
小说的唐晓薇说道:「等急了吧。」
  唐晓薇的气色看起来已经好了很多,医生也说目前胎像平稳,不过还需静养
观察,手里的书是王鑫先前带来的,正看着入迷,听见声音,冲着王鑫甜甜的笑
了笑,扬扬小说笑道:「还好,小说挺好看的。」
  王鑫笑着走到床边坐下,摸着她的手说道:「医生说要多休息静养,可别整
宿的看小说。」
  唐晓薇笑了笑,让少年摸着自己的手说道:「知道啦,你是心疼我呢,还是
心疼你儿子啊。」
  王鑫尴尬的笑了笑,说道:「都关心,嘿嘿,来,吃点东西吧。」
  唐晓薇点点头,偎依在对方的怀里,笑道:「你喂我吃吧。」
  王鑫笑道:「好。」
  两人正吃着,突然倪虹急急忙忙的闯了进来,王鑫见她神色有些慌乱,皱了
皱眉头问道:「你怎么来了?发生了什么事?」
  倪虹见四下安静,王鑫与唐晓薇也没有什么异状,这才松了一口气,把门销
上,拍了拍胸口不好意思的说道:「吓死我了,我小姑子说来找你麻烦,我真怕
她干出什么事来。」
  唐晓薇一听,心中忍不住泛起酸水,在王鑫的腿上掐了一下。
  王鑫吃痛,苦笑道:「老师,我可没惹她小姑子啊,贱奴,你又给我惹了什
么麻烦。」
  倪虹明明穿得整整齐齐,可是王鑫这句贱奴,顿时让她感到浑身的衣服都被
扒光了似的,既紧张又刺激,急急忙忙的跑过来,跪在王鑫的脚边,委屈的说道:
「我没有啊,主人,我怕你出事,急急忙忙的跑过来,你还凶我,呜呜呜。」
  王鑫见倪虹在装可怜,心中不禁感到好笑,也着实为难这个四十二岁的老女
人了,竟做出如此小女儿状,不过面上依旧是冷冷的说道:「哭什么哭啊,老骚
屄,到底出了什么事,说给我听听。」
  倪虹还未说话,王鑫便感到腰眼一疼,这下比大腿上掐的更重,不由的吃痛
叫出声来,一脸不爽的看着唐晓薇说道:「干什么呀,疼。」
  哪知唐晓薇倒比王鑫气势还要凶,大声说道:「不许骂人。」
  王鑫见状不由的苦笑道:「我的好老师,我没骂她,哎呀,我不是为了骂她
而骂她,不信你问倪虹。」
  倪虹见唐晓薇为自己出头,不禁在心底埋怨她多管闲事,不过却也承她的情,
于是红着脸笑道:「唐妹妹,我不介意的,主人骂我越凶,我越喜欢,而且我知
道主人其实没有恶意。」
  唐晓薇听得瞠目结舌,看倪虹一脸娇羞,确实没有半点受羞辱的难堪与不忿,
只得无奈的甩甩手,意兴阑珊的说道:「好吧,算我多管闲事,以后你主人怎么
欺负你,我都不会再管了。」说着,她翻了身,把后脑勺朝向对方,显然是生了
气。
  倪虹看了看主人,在王鑫的眼神示意下站起来,坐到床头,侧身抱住唐晓薇
的身体,轻笑道:「唐妹妹,我知道你刚刚是为我,谢谢你。」
  唐晓薇生气的说道:「不用谢,反正我是帮了倒忙。」
  倪虹笑着看了主人一眼,用小腿轻轻的蹭着少年的裆部,王鑫忍不住一把捏
住,轻轻的把玩着,不禁赞叹,真是个尤物,纵然唐晓薇比倪虹更漂亮,但在床
上玩起来却还是倪虹更胜一筹,那股子骚媚入骨的风情是唐晓薇怎么也学不来的。
  倪虹惬意的让主人把玩自己的小腿,对唐晓薇说道:「但是姐姐承你的情,
妹妹长得漂亮,身材又好,主人可是很喜欢呢,反观我,能蒙主人收在身旁就已
经很满足了,也不奢望能分了主人对妹妹的喜欢,只是有些事情,即便是妹妹你
愿意做,主人怕也是不舍得的,这时候姐姐便能帮妹妹分担一二,届时还希望唐
妹妹不要介意。」
  唐晓薇听倪虹话说得如此露骨,红着脸说道:「我有什么好介意的,我又不
是他唯一的女人。」
  倪虹笑道:「妹妹,我会好好协助妹妹伺候主人的,我什么都不求,只求哪
天主人厌弃我的时候,妹妹能帮我说两句好话,姐姐心满意足了。」
  唐晓薇心道,凭你这骚劲,他哪里会舍得赶你走,便低声说道:「他呀,怕
是舍不得。」
  倪虹悲戚的看着王鑫说道:「唉,舍不得又如何,我都四十二了,再过两年
怕就老的不能看了,纵然是主人不嫌弃,我也不敢在主人面前晃悠,免得扫了主
人的兴致。」
  王鑫虽然知道倪虹是在装可怜求安慰,但是这话却也未必不是她心中的真实
念头,想想也挺心疼的,便侧躺在倪虹的身后,将她拦腰抱住,鸡巴顶在她丰腴
的大屁股上,认真的说道:「有很多事,即便我现在保证了,你也未必信,但是
我在这里还是要向你保证,我对你必然是不离不弃,昨晚我说过,等你老了,肏
不动了,我就把你当成我亲妈给你养老送终,绝不辜负你。」
  倪虹感动的点点头,反身靠进男人的怀里,腻声说道:「嗯,虹奴信,虹奴
也向主人保证,只要主人还对虹奴的身子有兴趣,便是牙掉光了,虹奴也会帮主
人舔鸡巴,让主人肏虹奴的骚屄。」
  王鑫听了嘿嘿一笑,说道:「就是不知道到时候你的老骚屄是否还能出水,
嘿嘿。」
  唐晓薇在一旁听得真切,脸一红,忍不住骂了一句:「奸夫淫妇。」
  倪虹听了不怒反喜,对唐晓薇说道:「妹妹,姐姐比你虚长十几岁,也稍微
懂得一些男人的心思,每个人都或多或少有些暴虐的欲望,咱们主人自然也不能
免俗,平日里主人与妹妹在一起时,定然是温柔体贴吧。」
  唐晓薇此时脑子里都是虚假的记忆,虽然只有零星片段,但确实都是温柔体
贴的画面,便点点头。
  倪虹见状对王鑫笑道:「那主人平日里的暴虐欲望都是忍着的吧,以后有我
在,主人,您便不用再忍了,虹奴喜欢主人一边用脏话骂我淫荡下贱,一边用力
的肏我打我,啊啊,虹奴真的好喜欢。」
  倪虹一边说,一边用大屁股摩擦着男人的裆部,弄得王鑫登时便有了反应,
忍不住把手从女人的腰间移到她的胸口,隔着衣服揉弄起来,把她摸得发出哼哼
唧唧的呻吟声。
  唐晓薇听到呻吟声,面上一红,说道:「你们要玩,去旁边的床上玩去,我
要休息了。」
  倪虹却大着胆子一把抱住唐晓薇,笑道:「妹妹,姐姐是过来人,知道怀孕
中的女人有多苦,若是不介意,姐姐可以让你舒服舒服,虽然程度比不上主人来
的厉害,不过也可以解一解烦闷。」
  唐晓薇尴尬的正要拒绝,乳房却被男人的手盖住了,一想到王鑫是隔着一个
女人在摸自己,她顿时羞得满脸通红,说道:「不,不,不需要。」
  王鑫闻言笑道:「虹奴也是一番好意,你要不就试试吧。」
  唐晓薇拒绝道:「不行,不行,女人和女人怎么弄,我又不是同性恋,快把
手拿开,不然我生气了。」
  王鑫和倪虹只得悻悻的把手移走,唐晓薇这才松了一口气,感觉到身后人离
开,她忍不住有些失落,当旁边床上的呻吟声响起时,她更加失落了,心中有些
难受的想哭。
  王鑫虽然隐隐感到唐晓薇情绪的失落,不过此刻软玉在怀,性欲冲动之下,
便顾不得其他了。
  倪虹上身穿得是紫红色的短袖套头针织衫,此刻衣服已经被推到了胸口以上,
两团丰乳被肉色的胸罩托着,形成一道深邃的乳沟,看起来漂亮极了。
  王鑫爱不释手的摸着,轻轻的捏着柔软的乳肉,笑问道:「你今晚过来是有
什么事?到现在还没说呢,莫不是巴巴的送过来供我发泄的吧。」
  倪虹吃吃的笑道:「主人,我把自己送过来让你玩,你不喜欢吗?」
  王鑫把手伸到女人的胸罩中,捏着她的乳头笑道:「当然喜欢,你可真骚啊。」
说着,他双手向下一扯,把乳罩完全推下来,双手握住两枚大乳房,大力揉捏着,
笑道,「老骚屄,怎么长了这么大一对奶子,又白又软,摸起来真舒服。」
  唐晓薇在一旁听到,忍不住冷哼了一声。
  王鑫听到女人的冷哼,嘿嘿的笑了笑,说道:「晓薇,生气啦。」
  唐晓薇又冷哼了一声,也不答话。
  倪虹这时笑道:「妹妹,你别着急,姐姐年轻的时候胸部也不是很大,后来
生过孩子,奶孩子,奶子才越来越大的,妹子身材好,生完孩子,一定会有一对
漂亮的大奶子,只怕到时候主人连看都懒得看我一眼了。」
  唐晓薇小声说道:「谁稀罕,哼。」不过却不由自主的低头看了胸口一眼,
幻想了下自己也拥有一对鼓胀如球的巨乳,羞得浑身都不自在,真恨不得有棉花
把耳朵塞住才好,免得被那对奸夫淫妇扰了清净。
  王鑫知道唐晓薇没有真生气,便没有理会她,而是专心致志的玩弄起熟妇的
大白奶,一会儿将奶子压成圆饼状,一会儿提着奶头将乳房立起来,忽地,他把
倪虹的奶子提起来,往女人的嘴边送,笑道:「能舔到吗?」
  倪虹兴奋的点点头,说道:「能。」说完,一低头就把奶头含在嘴里,津津
有味的舔起来。
  王鑫看着有趣,笑道:「两个一起舔。」
  倪虹毫不知羞的点点头,自己托起雪白的双乳,将两颗乳头都送到口中,用
力的吮吸起来,王鑫把鸡巴裤子脱掉,挺着大鸡巴上下撸动,看着倪虹发骚的模
样,兴奋不已。
  倪虹余光中看到王鑫的鸡巴硬的笔直,嘴中的乳头顿时变得硬邦邦的,讨好
的脱掉鞋子,用穿着黑色丝袜的脚帮主人足交起来。
  王鑫不得不佩服这个女人的骚劲,笑道:「我所有的女人中,你不是最漂亮
的,但是单论骚劲,没有一个比得上你的,真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把鸡巴插
在你的骚屄中。」
  得了主人的夸奖,倪虹欣喜的吐出沾满了口水的奶头,笑道:「主人,这我
可不敢答应,一来其他姐妹非埋冤死虹奴不可,二来主人的鸡巴太大,若是肏上
一天,虹奴怕是会被主人活活肏死。」
  王鑫得意的将女人拉过来,从后面握住她的两枚大白奶,使劲揉捏着,大声
笑道:「我可舍不得把你肏死,我要把你养得白白嫩嫩,漂漂亮亮的,让你可以
被我肏到六十岁、七十岁。」
  倪虹闻言刺激的不行,喘着粗气,用屁股蹭着主人的鸡巴,兴奋的颤声道:
「对,虹奴会好好保养自己的身体,让主人能一直肏虹奴的老骚屄,主人,虹奴
好高兴。」
  王鑫也非常的兴奋,大力揉捏拉扯倪虹的双乳,侧着头吻她的脸颊,倪虹会
过意来,也侧过头献上唇舌与主人热吻。
  王鑫唆着倪虹的舌头,把这个熟妇吻得双眼迷离,压在床上,把除了毛衣以
外的东西都脱掉了,然后一手捧着她的大屁股,一手握住一枚巨乳,送到口中轻
咬舔玩,舌尖绕着乳晕打着转,不停的用舌头裹住乳头唆吮,一会儿舔左边,一
会儿右边,玩得不亦乐乎,倪虹被舔得舒服的直叫唤,连声道:「主人,你好会
舔奶子,好舒服,虹奴感到快要高潮了,主人,你好棒,我被主人舔奶子舔到高
潮了,啊啊啊。」
  王鑫吐出沾满了口水的奶头,看着一脸春情荡意的倪虹笑道:「那你那骚样,
简直比最下贱的妓女还要骚百倍。」
  倪虹闻言吃吃笑起来,说道:「因为我本来就是主人的专属妓女啊,呵呵,
主人,让妓女倪虹帮你舔鸡巴好不好。」
  王鑫点点头笑道:「真乖,待会我会好好奖励你的。」
  倪虹闻言大喜,但是转眼就变得十分沮丧,郁闷的说道:「主人,今天虹奴
可能不能让主人肏屄了。」
  王鑫关切的问道:「怎么了?大姨妈来了?」
  倪虹见主人言语中的关心,心中一甜,摇摇头抱歉的说道:「不是,是虹奴
身体不够好,昨晚被主人肏过以后,阴唇肿的厉害,怕是没办法用来伺候主人了。」
  王鑫看都不用看,点点头,尴尬的说道:「不好意思啊,虹奴,你昨晚实在
是太性感了,我有些没控制好力度,现在还疼吗?」
  倪虹爬到主人的怀里,舔着他的胸口笑道:「不是很疼了,休息两天应该就
能好,谢谢主人关心,请主人再等两天,等虹奴身体好些了,便会撅着屁股来让
主人好好肏贱奴。」
  王鑫揉着女人的大屁股笑道:「好。」
  倪虹笑着舔着主人的奶头,一路向下,一直舔到胯下,一口叼住硬直的大鸡
巴,头往前一探,便吞进去了大半截,一手托着睾丸,一手握住鸡巴根部,快速
的套弄起来,口舌并用,舔得啧啧有声。
  王鑫一边享受着熟妇口交的快感,一边把玩着对方悬垂的大乳,看到她披头
散发,如发情的雌兽一般疯狂追逐着自己的鸡巴,再一想她的身份,不由笑道:
「若是让人看到端庄大方的倪护士长,此刻跟发情的母狗一样,舔着男人的鸡巴,
不知道倪护士长会有什么想法。」
  倪虹身子一震,没有说话,继续帮主人口交,只是动作愈发的疯狂,在主人
手心中的乳头也更加的硬挺。
  王鑫见她有了反应,差点忍不住想问,若是给你儿子看到,你作何感想,但
是话到嘴边留一半又咽了回去,倪虹夹紧双腿,屁股微微耸动,渐渐的有了高潮
的冲动,嘴里呜咽着,把鸡巴一个劲的往喉咙深处塞,忽然,她感到主人身体动
了下,头被紧紧的按在主人的裆下,屁股却被主人的大手拉了过来,身体摆成了
个C型,侧着身子含着主人的大鸡巴,当阴蒂被主人的手轻轻捻住,一股无法抵
御的快感从阴蒂处扩散开来,她再也忍不住了,屁股连连抽动,攀上了高潮。
  高潮的淫水打湿了王鑫的手掌,他把鸡巴拔出来,将手掌送到倪虹的面前,
老母狗乖乖的把淫水舔了个干净,唆干净主人的每一根手指。
  王鑫抚摸着她的脸说道:「舒服吗?」
  倪虹红着脸,靠在男人的大腿上,看着近在咫尺的大鸡巴说道:「舒服。」
  王鑫笑着揉捏着她的乳房笑道:「你到现在还没说过来是什么事呢,快说。」
  倪虹点点头,把下午发生的事情和石冰兰傍晚时候打给她的电话,都一五一
十的说给了主人听,王鑫闻言皱了皱眉头,说道:「她想来找我麻烦?」
  倪虹很是羞愧的说道:「对不起,主人,是我把问题想得太简单了,早知道
她这么不上道,我就不跟她说了。」
  王鑫摇摇头说道:「这不赖你,你当人人都跟你一样贱啊,被干了一次就成
我的母狗了。」
  倪虹闻言大窘,但心里却莫名的畅快,握住主人的鸡巴套弄了两下,说道:
「主人,我就是犯贱,从昨晚到现在,脑海里一直都是主人的大鸡巴,怎么也忘
不掉。」
  王鑫笑着将她抱起来,搂在怀中,说道:「老骚屄,你可真是骚的够味。」
  倪虹听了吃吃笑起来,亲着主人的脸颊,用大乳房不停的在男人的胸口摩擦。
  唐晓薇在一旁听着隔壁两个奸夫淫妇尽是在说淫荡的话,听得她浑身做烧,
双乳也有些胀痛,虽然王鑫告诉她,之前有过与其他女人一起服侍男人的经验,
但是她完全不记得,所以拉不下脸面和倪虹一起伺候王鑫,只是身体的本能却让
她渴求男人的爱抚。
  「你身体怎么这么烫,是又发烧了吗?」
  唐晓薇耳边突然听到王鑫的声音,吓了一跳,一看王鑫不知何时躺在了她的
旁边,一手搭在自己的额头上,眼神中满是关切,她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冲动,一
把将他抱住,哭道:「主人,你不要抛下我,我好怕,呜呜呜。」
  王鑫赶忙抱住她,拍着她的脊背,安慰道:「别怕别怕,我不会抛下你的,
你怎么了?身体又不舒服了吗?」
  唐晓薇摇了摇头,轻咬着下唇,带着哭腔喊道:「没有,就是觉得好孤单,
我好怕你以后不喜欢我了。」
  王鑫温柔的说道:「怎么会?是不是看我只和倪虹玩,所以不开心了?」
  唐晓薇没有摇头,停顿了几秒钟,在重重的点点头。
  王鑫见状笑道:「呵呵,那和我们一起玩不就好了,你以前也是这么放不开,
后来放开了,比谁都疯狂。」
  唐晓薇疑惑的想了想,羞赧的问道:「真的吗?」
  王鑫用力的点点头,说道:「当然是真的,对不起,我刚刚不该冷落你的。」
  唐晓薇摇了摇头,说道:「不怪你,是我自己放下面子,主人,刚刚你和倪
虹到旁边去的时候,我的心好难受。」
  王鑫爱怜的吻着她的额头说道:「对不起,对不起。」
  倪虹在一旁看得感动又眼热,也爬了过来,从后面抱住唐晓薇说道:「妹妹,
以后我们都是一家人,你要每次都这么在一旁看着,姐姐也会很尴尬的。」
  唐晓薇闻言笑骂道:「你这个老,老骚货,刚刚可没见你哪里有尴尬。」说
完,她顿时羞得满脸通红。
  倪虹听到唐晓薇骂自己老骚货,不怒反喜,这表示唐晓薇在暗示已经接纳了
自己,她不知道唐晓薇其实就比她早两天认识王鑫,看王鑫对唐晓薇的呵护和她
肚子的孩子,倪虹认为唐晓薇在王家的地位颇高,于是笑道:「好妹妹,你不介
意多我这个骚货姐姐在旁边伺候吧,我也不求吃干的,只求妹妹以后能从手指缝
中漏点给我就成。」
  唐晓薇见倪虹果然不在意淫贱的称呼,心底轻轻松了口气,笑道:「你们都
已经这样了,我再介意又有何用,最能徒让主人厌恶我罢了,唉。」
  倪虹闻言得意的看着主人,手摸上唐晓薇的胸部,揉了一下,笑道:「妹妹,
你身体重,暂时经不得与主人欢好,不如姐姐服侍你一番,让你也快活快活。」
  唐晓薇红着脸连连摇头,使劲往王鑫的怀里缩。
  王鑫见状,抱紧了唐晓薇,笑着对倪虹说道:「老师的脸皮嫩,你就莫作弄
她了,你和你小姑子是不是常在家这么玩?」
  倪虹笑着放开唐晓薇,手臂支撑着身体斜倚着看着主人,点点头,说道:
「嗯,她每次都饥渴的很,我们俩个借助情趣用具可以玩一个下午,平时也会说
一些肆无忌惮的话,我知道她一直对和男人做爱很好奇,所以这次我以为稍微怂
恿下就能成功,结果没想到竟然变成这样。」
  王鑫摆摆手笑道:「没事,我现在有你们几个都已经快忙不过来了,家里医
院两头忙,生怕冷落了你们中的某一个,不过你赌输了,却又没完成赌约,是不
是该罚。」
  倪虹不以为意的笑道:「行啊,主人,只要不罚把我撵走,怎么罚都行。」
  王鑫打量了对方几眼,笑道:「你的屁眼有没有被玩过?」
  这话一说出口,倪虹和唐晓薇都是面色通红,只是一个是害羞,一个却是激
动。
  倪虹摸着自己的屁眼,一脸兴奋的说道:「没有啊,主人,啊,我的屁眼没
有被人玩过,主人,这里也可以弄吗?」
  见主人点点头,倪虹骚媚的笑起来,趴在床上,把屁股高高的撅起来,一根
手指放在屁眼处轻轻的揉动,笑道:「主人,你肏我的屁眼好不好,这里还是处
女地,是我第一次。」
  王鑫看着因为兴奋而脸涨得通红的倪虹笑道:「肛交可是很疼的,你确定要
把屁眼献出来吗?」
  倪虹兴奋的点点头,说道:「虹奴愿意,主人,虹奴知道自己的骚屄有点松,
如果能用屁眼让主人觉得满足的话,虹奴会觉得好高兴。」
  王鑫笑着探出一只手,托着倪虹的大乳房揉捏把玩着,笑道:「没你说的那
么松,插起来还是很紧的。」
  唐晓薇听得面红耳赤,抱紧王鑫的身子,在他的怀里微微扭动。
  王鑫见状,笑着对唐晓薇说道:「老师,你是不是也想把屁眼献出来了?」
  唐晓薇闻言大窘,急忙辩解道:「不,不,我才没有。」
  倪虹笑道:「妹妹不像我,年纪大了,身体偶松弛了,妹妹那里定然紧窄的
很,主人一定很迷恋吧。」
  王鑫心中苦笑,到现在还没插过唐晓薇呢,不过嘴上却不能这么说道,而是
装出一副兴奋的模样,摸了摸唐晓薇的屁股,笑道:「老师,你那里又紧又热,
每次插起来都格外的舒服呢。」
  唐晓薇红着脸,亲着男人的下巴,说道:「主人,我现在身子不适,只能辛
苦各位姐妹了,等我生完孩子再陪你。」
  倪虹笑道:「妹妹,用不了那么久,再过一个月,等胎像稳定了,就可以和
主人做爱了,只是要轻柔一些,到时候我会辅助妹妹的,放心吧。」
  唐晓薇闻言羞涩的点点头。
  倪虹笑道:「妹妹,那这段时间,就只有辛苦你多多忍耐了,我们一定会把
主人伺候的舒舒服服的。」
  唐晓薇点点头,红着脸对王鑫说道:「你还没有爽够吧,不用管我啦,去和
倪姐玩吧。」
  王鑫摇了摇头,说道:「她下体有些红肿,暂时也不能做爱,肛交的话这个
地方也不适宜,淫奴过来,让我抱抱你,咱们休息休息,说会话,你等下是留宿
还是回去?」
  倪虹乖巧的爬到主人的另一侧,虽然她很想留下来,但是家中还有儿子在,
她不能久留,便抱着主人的身体,恋恋不舍的说道:「主人,虹奴的儿子在家,
等下还得回去的,唉,虹奴真不想走。」
  王鑫笑着拥住她,吻着她的额头,笑道:「来日方长,等你儿子出了国,你
便丈夫离婚吧,搬过来与我同住。」
  倪虹高兴的点点头,激动的说道:「主人,到时候虹奴给主人生孩子,好不
好。」
  王鑫点点头,说道:「好,嘿嘿,等你生了孩子,这对大奶子到时候还不知
道会胀成什么样。」
  倪虹吃吃的笑道:「主人喜不喜欢更大一些的奶子?」
  王鑫兴奋的点点头,说道:「当然喜欢,等你生完孩子,奶水不要断,我要
喝。」
  倪虹笑问道:「主人喜欢喝奶水?」
  件王鑫又点点头,倪虹神秘的笑了笑,说道:「主人,我有一个很适合的人
选哦。」
  「谁?」王鑫怦然心动的问道。
  倪虹笑道:「便是今天来找主人麻烦的石冰兰亲姐,也是我另外一个小姑子,
叫石香兰。」
  王鑫在心底念了一遍这个名字,问道:「那天好像听你说她们是双胞胎吧。」
  倪虹点点头,说道:「主人好记性,石香兰与石冰兰虽是双胞胎,但性格迥
异,姐姐性子柔婉,妹妹则从小就野的很,后来两人长大后,境遇也是迥异,石
香兰从医学院临床护理专业毕业后,成了妇幼儿童医院的护士,石冰兰则初中毕
业后考入警校,后来更是成为了刑警,因为她的脾气和工作的关系,一直都找到
合适的男朋友,便拖到了现在,而石香兰则在毕业的第二年就和大学时相恋的男
友结了婚,次年就有了可爱的女儿(现年十五岁),一家三口其乐融融,日子过
得美满幸福。」
  「只是石香兰的命真的不好,婚后第五年,她的丈夫就因为一起交通意外去
世了,留下她孤儿寡母一个人生活,因为她长得很漂亮,所以即便带着孩子,也
依然有不少追求者,后来她跟一个妻子去世的男人结了婚,那个男人也带着个女
儿,婚后第二年,她跟第二任丈夫又生了个女儿(现年十岁),那男人对她也是
极好,只是命运实在是多舛,在四年前,第二任丈夫因病去世,在一年前,她带
着三个孩子嫁给了第三任丈夫,一个从大学就一直喜欢他的痴情人,只是命运依
然不肯给她好运,结婚后半年多,第三任丈夫也因病去世。」
  唐晓薇听到这儿,忍不住说道:「她,她的命也太克夫了吧。」
  倪虹尴尬的点点头,看了看王鑫,见他的面色也有些难看,惴惴不安的问道:
「对不起,我是不是又推荐错了。」
  王鑫苦笑道:「你呀,先是给我一个推荐霸王花,现在又推荐个克夫的女人,
我只是有些怀疑你,是不是想要把害死才甘心。」
  倪虹惊恐的跪在床上,头贴着床单颤声道:「主人,我真的没有这个意思,
请你一定要相信我。」
  王鑫见状,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顶,说道:「起来吧,我没怪你的意思,只
是随口说说罢了。」
  倪虹抬起头,眼眶里兜转着泪水,哭道:「主人,对不起,是我考虑不周,
呜呜呜。」
  王鑫怜惜的将她拉进怀里,吻着她面上的泪痕说道:「好啦,别哭了,我的
傻女人,我真的没怪你,不过你这两个小姑子还真是命运多舛。」
  倪虹止住哭声,抹了抹脸上的泪痕说道:「嗯,是我考虑不周,主人,要不
你别招惹她们了,其实香兰小姑是个很好很善良又很温柔的人,真不知道为什么
总是摊上这种惨事,而且第三任丈夫去世的时候,她已经有四个月身孕了,噩耗
传来差点没保住孩子,等孩子生下来的时候,又是个女儿。」
  王鑫讶然道:「她生的三个都是女儿?」
  倪虹点点头,说道:「是啊,连一个儿子都没有,现在她身边已经没有追求
者了,剩下的都是一些浪荡子,连着三重丧夫的打击,我看她是没有再嫁人的打
算。」
  王鑫想了想问道:「那她有奶水吗?」
  倪虹答道:「有。」顿了顿,她赶忙说道,「主人,你别招惹她了,我现在
想想,她这命着实太硬,都怪我,跟鬼迷了窍似的,怎么把她提起来。」
  王鑫笑了笑,说道:「放心吧,我不会主动去招惹的,只是随口问问罢了,
不过你那边霸王花小姑怎么办?我可不想哪天被她暴打一顿。」
  倪虹苦着脸想了想,突然眉头一跳,脸上现出几分喜色,说道:「我想到办
法了。」
  「什么办法?」王鑫和唐晓薇同时问道。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