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同人系列之二极品家丁】 第二话

【黑暗同人系列之二极品家丁】(第一话)
酒楼一楼里,数十名妙龄少女花枝招展的站在门口两侧,迎接进楼的人群。
几个经常和萧家打交道的商人很快就认出了一楼这些少女的来历:她们都是萧家
女婢。其中为首的那几个女孩还跟随萧玉若和这些商人谈过生意。
在商场上吃过萧玉若大亏的商人顿时兽血沸腾起来。
那几个可人小婢随萧玉若谈生意的时候,一个个牙尖嘴利又冷若冰霜,恨得
商人们牙疼,如今按照大奸商林三那个光屁股老婆的说法,酒楼里所有的女人都
是婊子,可以随便操,不在这几个小婢的身上把怨气发泄出来,岂不是对不起这
么多年在萧玉若那贱人的压迫下挣钱的辛苦?
几个猴急的家伙把穿着犹若妓女的小婢拉过去上下其手起来。
几个小婢面露凄容,却不敢反抗,乖乖的依偎在满身铜臭的商人怀里,强颜
欢笑。
走在最前面的董巧巧回身看了那几个猴急家伙一眼,随着少女的扭身,胯间
深入肉穴屁眼的两根缅铃也随之在少女体内扭动了半圈,强烈的摩擦让董巧巧难
以自抑的发出诱人的呻吟。
萧家小婢虽然穿着打扮犹如妓女,但毕竟还是衣着整齐,可身为林三的小娇
妻,董巧巧却一丝不挂的赤裸着身体,把被缅铃塞满的肉穴和屁眼暴露在这些认
识或不认识的男人面前……这让本来就比较害羞的董巧巧更加羞涩难耐。
“各位客官,请随……小……小婊子上楼,楼上还有更多的节目让诸位欣赏
……”说罢,董巧巧忍住胯间传来的阵阵酥痒,艰难的走上楼去。
状元郎苏慕白不屑的瞥了几个猴急家伙一眼,整了整儒衫,跟在董巧巧身后,
走上楼去,举手投足之间,说不尽的风流倜傥——如果他的胯间没有支起一顶帐
篷的话,一定会更有风范的……
每上一层楼,楼中女性的穿着就越发暴露,一楼的萧家小婢只是做妓女打扮,
并没有什么暴露之处,二楼的女子却仅着贴身小衣,将少女玲珑的曲线凸显无疑。
有眼尖的人认出二楼其中几个女子,却是林三的另一个妻子,才女洛凝府中的婢
女。
至于三楼的女子,竟只穿着肚兜和小裤,香肩玉背,粉腿莲足,尽数裸露出
来。这一层女子的来历却比楼下两层的婢女高贵多了,却是才女洛凝的那些闺蜜,
具是官宦人家的小姐,财色俱佳。平日里,金陵的商人们连正视这些官小姐们的
资格都没有,没想到今日,这些本该待字闺中的美貌官宦少女会出现在酒楼的三
层,以娼妓的身份待人蹂躏。
要知道,三楼这些少女的家里虽然比不得洛大总督那么有权有势,但合起来
的势力也不算小,究竟是谁这么厉害,能让那些把面子看的比天还大的官宦、名
士们乖乖的交出自家待字闺中的女儿?
想到这里,几个精明的人顿时吓得裤裆里那顶帐篷都瘪了下去。
待到走上四楼,不出意料的,这一层的女子穿着愈发暴露,周身上下,除了
一条肚兜,再没有半分遮掩。诸多妙龄少女,如雪粉臀尽数裸露在空气中,小小
的肚兜穿在身上,从胯间衣角处露出的那一抹黑色,诱人到了极点。
四楼的少女穿的如此暴露羞人,一个个羞得不敢抬头,但是容貌竟比三楼的
那些大家闺秀还要胜上几分,从骨子里透出一种清冷高洁的气质。
“咦?那不是玉德仙坊的李姑娘吗?当年李姑娘奉玉德仙坊宁仙子之命,将
一个江洋大盗送交衙门的时候,小老儿侥幸在人群里见过李姑娘一次……如今李
姑娘怎么……”一个商人失声惊叫道。
也不怪商人吃惊,自本朝建立以来,玉德仙坊就是高高在上的正道泰斗,即
使商人见到的李姑娘这样玉德仙坊的普通弟子,外出的时候都是高不可攀的,此
时商人乍然发现记忆中凛然高傲的玉德仙坊一干弟子变成了卖淫的裸女,怎能不
大吃一惊?
有那一直盯着董巧巧赤裸下身的色鬼,发现董巧巧听到商人认出四层的裸女
就是玉德仙坊弟子的时候,本来被缅铃撑大的屁眼居然奇迹般的又涨大了少许,
原本紧裹住缅铃的肛门括约肌瞬间大了一圈。
“玉德仙坊暗中勾结白莲教,密谋造反,罪在不赦,如今已经改名为玉德娼
坊,门派连掌教宁雨昔、出云公主肖青璇在内一干弟子,尽数被贬为娼妓,待本
次风月会后,诸位客官可以随意淫玩。”董巧巧颤声解说道。
看到林晚荣极为疼爱的小妻子以光着屁股,肉穴和屁眼被淫具撑开的淫贱样
子说出“玉德娼坊”这充满了色情暗示,让人光是听到就感觉为之心促的名字,
再看看四周即使玉体赤裸,也仍旧带有清冷高洁气质的“玉德娼坊”弟子,个别
身子被酒色掏空的家伙几乎当初就射了出来。
在光溜溜一丝不挂的小人妻带领下,一行人走上了食为仙酒楼的最顶层。
仿佛迎宾似的悠扬的琴声响起。只是琴声断断续续,不成曲调。
“昨夜春雨潇潇去……露润残薇。明夜天涯,娇唱……低吟又是谁?风云应
过五更夜,可有残恨……嗯……玉嘴轻含,温馨话儿未曾衰……”悦耳犹若天籁
的女声娇喘着,唱出普通妓女也只肯在私下里唱来助兴的淫曲。
诸人循声望去,只见楼梯正对的高台上,罗袖翩翩,一袭素白罗衫的文静少
女正红着脸坐在高台上,一边弹琴,一边轻轻摇着身子唱着淫曲,那副样子,说
不出的诱人。少女身后,一个容貌阴柔的男子随着少女的琴声晃动着,仿佛在给
少女的琴声打拍子。
“啊……竟然是洛才女!”金陵当地的人怎么会不认得金陵第一才女,洛大
总督的爱女洛凝儿呢?!没想到才华高绝的洛凝儿竟然会在酒楼唱这种淫秽不堪
的艳曲,难道不怕她老爹雷霆之怒吗?
只不过让才女唱妓女唱的艳曲,着实别有一番刺激,上楼的人中顿时有几个
移不开眼球,色迷迷的盯着娇喘吁吁的洛凝儿。
在高台一旁的酒桌边,一个矮胖男子背对着上楼诸人大马金刀的坐在那里,
而他屁股底下坐的,不是凳子,竟然是一名一丝不挂,赤裸着身体的美妇人。
矮胖男子似乎在欣赏洛凝儿唱曲,一边听一边用手在屁股底下的裸女雪臀上
摸弄着。听到“玉嘴轻含”等淫秽之处的时候,更是淫笑着把手指抠进裸体美妇
的肉穴里,大肆挖弄。裸体美妇虽然被玩弄的苦不堪言,却不敢有丝毫反抗,反
而唯恐跪伏不稳,摔到矮胖男子,不得不咬紧牙关,强自忍耐。
那淫贱至极,被人抠屄还主动张开腿的光腚美妇,竟然是金陵以美貌贞洁闻
名的萧夫人郭君怡!这怎么可能?
有那心思活络的,快速挪到萧夫人裸臀的正面,色迷迷的盯着这撅着光腚让
人抠屄的中年美妇光滑的臀瓣,恨不得扑上去好好的将这位平素贞洁端庄的美妇
奸淫一番。
让人出乎意料,萧夫人的下体的阴毛格外茂密,不但肉穴周围长满了乌黑的
阴毛,就连屁眼附近也长了黑黑的一圈,黑毛在淫水的滋润下,一缕一缕的黏在
一起,充满了淫靡韵味。
“听说屄毛越茂密的女人,就越淫荡。没想到以贞洁闻名于世的萧夫人屄毛
竟然多到这个地步,连屁眼周围都长了毛。”一个浑身挂满珠宝,一副暴发户模
样的商人目不转睛的盯着萧夫人因为撅着屁股,臀瓣咧开而暴露出来的屁眼,连
嘴角的口水流下来都没发现。
“看这萧夫人骚的,民间流言说萧夫人乱伦和她两个女儿一起光腚让林三那
逆贼操过,的确不无可能啊!”暴发户口中说着,眼中流露出无限神往。
想象着平日里美艳端庄的萧夫人一丝不挂的坐在林三的鸡巴上扭动,她的两
个女儿同样光着屁股掰开小屄等着挨操的景色,暴发户的嘴角甚至不自觉的流出
口水来,恨不得代林三而取之,把萧家母女三人狠狠蹂躏一番。
素来以端庄高雅示人的萧夫人如今却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光着屁股让在场所有
的男人看到她多毛的下体,这剧烈的反差实在是让人血脉喷张。
听到暴发户说她屄毛多的时候,萧夫人脸色涨红,但却不敢反抗,只能顺从
着阴道内的手指,把多毛的下体挺得更凸出了一点。
暴发户说萧夫人乱伦的那一刻,带着淫香的粘稠液体从“端庄”的萧夫人多
毛肉穴里喷淋出来,将美妇人赤裸胯间的地面溅得一片濡湿。
萧夫人夹紧阴道里抠弄的手指,顺从的跟着手指用力的方向缓缓转了过来。
坐在萧夫人裸背上的矮胖子双膝俱断,顾盼之间却自有一番枭雄气度,不是当今
皇上胞弟诚王又是谁?
就在暴发户流口水的时候,苏慕白整了整衣服,推金山倒玉柱般向矮胖子跪
了下去:“臣苏慕白叩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皇上?!”不是说皇上听到萧夫人郭君怡和她的两个女儿都被林三
操了,气怒交加之下已经不能上朝了吗,怎么会出现在千里之外的金陵?
诚王很是和煦的微笑着,虚虚一扶道:“苏卿勿须多礼,皇兄尚未大去,孤
王怎么敢当次称呼。”
环视了纷纷跪倒行礼的“才子士绅”们一眼,诚王哈哈一笑道:“皇兄病重,
昏迷前派心腹宦官召孤王回京主持朝政,孤王本该昼夜兼程赶回去才对,只是想
到将皇兄气的重病不起的罪魁祸首林晚荣叛国投敌,如今还逍遥法外,心中愤懑
难平,想要为皇兄出一口恶气。”
一时间马屁如潮,“才子士绅”们纷纷赞颂诚王的嫉恶如仇。其实在场众人
有哪个是白痴?就算粗鄙不文的暴发户也是白手起家的豪商,一个个都是人精,
民间流言所谓林三叛国投敌云云,只好骗一骗无知愚民。
林三的两个岳父,洛敏和徐渭都是皇帝的心腹,林三本人也深受皇帝器重,
连两位公主都嫁给了他,如此身份地位,傻子才会投敌。
林三之所以落得一个汉奸恶名,无非是皇帝重病,诚王趁机想要逐鹿至尊之
位,搞垮林三,连带剥夺洛、徐两人手中权力,即剪除了皇帝左膀右臂,又趁机
报了林三炸断自己双腿之愁,一石二鸟罢了。
心里明白归心里明白,可没有人会傻到说出来,一个个揣着明白装糊涂,义
愤填膺的仿佛林三真的是罪大恶极。
诚王挥挥手,笑道:“虽然林晚荣那厮潜逃塞外,但是在我朝官民一致努力
下,成功将他的家眷缉捕归案。其中就包括了罪大恶极的贼首安碧如和欺世盗名
的伪仙子宁雨昔。”
“林三罪在不赦,却仍旧逍遥法外,孤王每思及此,夜不能寐。幸好林三的
一众妻妾落网的消息传来,让林三的妻妾为娼为奴,也算是多少为皇兄出了一口
恶气。”
待旁边相貌阴柔,疑似宦官的侍者引诸人落座后,诚王继续道:“我等今日
不论地位如何,只是以男人的身份来欣赏一番林三妻妾为娼为奴的样子,也算是
林三以伪善面貌欺瞒诸位的报应!所以诸位不必拘束……洛小姐,换一首应景儿
的曲子!”
说完,诚王拍了拍手,一旁的侍者抱过来一副琵琶,另有两名侍者将洛凝身
前的琴案抬走。
洛凝抬了抬手,仿佛不愿侍者抬走琴案,但旋即颓然放下胳膊。
琴案移走,露出洛凝全身的那一瞬间,所有男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金陵第一
才女的身上——确切的说,是洛凝的下半身上。
金陵第一才女的上身一袭素白罗衫,看上去娴静文雅,从腰部以下,却赤裸
着,光溜溜的一丝不挂。
洛凝雪臀下坐的,也不是凳子,而是一只栩栩如生的大乌龟。
少女的双脚对折捆绑,左右大张的跪坐在乌龟上——或许说坐在乌龟上不太
恰当,确切的说,洛凝是坐在“龟头”上。
雕刻成男人肉棒的乌龟头撑开了洛才女不住翕合的肉唇,无情的将龟头探进
少女娇嫩的阴道中。
在洛凝身后的阴柔男子也不是为刚才的琴曲打拍子,而是用手抓着乌龟尾巴
不停旋动,每旋动一下,洛凝阴道中的龟头就探出缩回一次。
洛凝的阴毛早已经被淫水浸的黏成了一片,丝毫起不到遮掩羞处的效果,将
洛凝被龟头撑大的肉穴彻底坦露出来。
那龟头并不是上下一般粗细,而是龟头最粗,从龟头部位向乌龟脖子方向,
逐渐变细,上粗下细的龟头在阴柔男子的控制下,龟头缓缓缩出到洛凝阴道的入
口,足足有三指粗细的龟头卡在洛凝的肉穴边沿,少女阴道内粉红的嫩肉随之被
龟头翻出来,颜色醒目,娇嫩欲滴,肉唇被龟头撑开,咧大成了一个圆洞,充满
了淫乱的诱惑。
不等在场的男人们看清楚,龟头就又一点点的探入到洛凝阴道深处,被龟头
撑大的肉唇跟着缓缓收缩,当龟头探入到最深处的时候,名满金陵的洛才女刚刚
还被撑开的肉穴就只剩下不到两指粗的小孔,湿润的阴唇紧紧裹着细细的龟颈,
仿佛在邀请面前的男人们探幽寻秘。
在场的这些男人,很多都是洛凝认识的人。
那边干瘦的男子于枫,是金陵久负盛名的名士,以前经常出入洛府,洛凝一
向唤他做“于叔叔”;这边的英俊青年候跃白,是金陵年轻一代的才子,曾经一
同踏春游玩,平日以“世兄、世妹”相互称呼……
在这些认识洛凝的男人的面前,在一众她熟悉的叔叔伯伯世兄面前,金陵以
“琴棋书画,无所不精”闻名的洛凝洛才女光着屁股,把她赤裸的下体,把她被
龟头大大撑开的肉穴毫无遮掩的裸露出来。
用除了夫君林晚荣之外,再没有人见到过的赤裸下身面对着一群熟悉自己的
男人,洛凝的嘴唇抖了抖,什么也没说,乖乖的接过侍者递来的琵琶,斜抱在怀
中,调试琵琶弦,准备弹奏。
只是洛凝徒劳无功的试图夹紧被乌龟撑开的双腿的举动,显示出洛才女心情
绝非表面的淡然。
少女充血肿胀的肉唇一紧一松的包裹吸吮着撑开了她阴道的龟头,犹如初生
的婴儿在吸吮奶头,亮晶晶的液体从少女肉唇和龟头的缝隙间喷洒出来,溅落在
地面淫水汇聚成的水洼中。
“夜阑人静,请君洛凝香闺进。轻解罗裳,玉体横陈凝脂霜。投怀送吻,乳
峰阴蒂凭揉弄。爱液潺潺,玉股高抬任君奸。”
洛凝唱的,不知是那个无良文人谱的《减字木兰花》,文字之直白色情,就
是妓女也决计不肯唱出来的,更别提曲子中唱的是“请君洛凝香闺进”,这根本
就是让洛凝唱她自己被男人奸淫的过程。
尽管最近这十几天里,她已经多次被诚王和他的爪牙奸淫凌辱,但如今当着
一众男人的面,光着屁股以肉穴被撑大的姿态唱出如此淫曲,还是让洛凝有些难
以忍受。
洛凝不但小脸涨红,就连赤裸坐在龟头上的下半身也犹如煮熟的大虾,红得
耀眼。
而她手里的琵琶,更是弹得不成曲调。不过此时此地,有谁会真的在意这个
光屁股才女弹的琵琶好不好听呢?
酒楼一端的单间内,隐隐传来男人的喝骂声和女孩子的哀求声,不多时,一
个娇小的身影出现在单间门口。
从单间内出来的,是一个娇小玲珑的小女孩,看年纪不过只有十三四岁而已,
毫不意外的,女孩同样光着屁股。
邪淫的麻绳从女孩刚刚开始发育,稍微隆起的小鸽乳中间缠绕而过,将本来
看不到什么明显起伏的酥胸绑得异常突出,以至于在场的众多男人看她的时候,
第一眼就落到了嫩红娇挺的乳头上。
十三四岁的小女孩,身体当然谈不上什么丰满,不要说和萧夫人郭君怡那样
的熟女比,就是和十七八岁的董巧巧比,小女孩的乳头也小了一号,但女孩的这
种青涩稚嫩的感觉,却是已经嫁为人妇的萧夫人和董巧巧无法相比的。
女孩的双手被绑在背后,成龟甲缚的麻绳在女孩的胯间呈“人”字型,绕开
了女孩无毛的肉穴,从女孩的腿根处绕到背后。
和成年女性不同,小女孩的肉唇光滑的没有一根阴毛,白嫩的阴阜紧闭成一
道细线,将令所有男人疯狂的淫乱肉洞隐藏在肉唇中。一根素白近乎透明的丝线
从女孩紧闭的阴唇中垂落下来,丝线的一端拴着小巧精致的黄铜铃铛拴,女孩每
走一步,黄铜铃铛就会发出清脆的叮当声。
几个喜欢雏女的富商看着小女孩那光溜溜的青涩裸体,眼睛都直了,在这一
刻,他们甚至忘记了在诚王面前保持仪态,露出一副猥琐不堪的色狼表情。
“啊!竟然是李香君李小姐!”一个见过女孩的男子认出了女孩的身份,立
刻小声的告诉周围人,这个光腚小女孩的身份:玉德仙坊最受宠爱的小弟子,出
云公主肖青璇的小师妹李香君!
在众多色狼的注目下,女孩艰难的挪动脚步,走了过来。众人这才发现小女
孩并不是单纯的光着屁股,而是另有奥妙。
李香君的腰畔系着一根铁腰带,腰带在女孩背后延伸出两片弧形的铁片,铁
片从女孩的尾椎部位向下延伸进女孩因为年纪太小,还远远称不上丰满的臀瓣中,
一左一右的把女孩两瓣雪臀分开,将小女孩本该用来排泄的屁眼彻底暴露出来。
一个来自西洋的玻璃棒把李香君稚嫩的屁眼撑开,两根精巧的银链从玻璃棒
两侧延伸进小女孩的屁眼里,乍看上去就好像是女孩从屁眼里长出了两根银链似
的。
银链的另一端,拴着两头勾人心魂的“母狗”。
那是一对一丝不挂,光着屁股,人比花娇的姊妹。
***************
未完 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