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魔踪—第三集 / 第四回:另授秘技

  听见彤霞这句话,辛鈃勐然想起紫琼刚才不满的样子,暗自一惊,忖道:「
看紫琼的表情,似乎不喜欢我和彤霞相好,若真是如此,叫我如何向紫琼交代!
」仍未转念,忽觉彤霞已然趴到他双腿间,还没来得及开声阻止,灵龟忽地一紧
,整个头儿已给彤霞含在口中,辛鈃一阵美快,立时张口难言。
  彤霞啣哺住龙头,舌尖抵在顶部阡阡刺刺,吮咂一会,接着摆横肉棒,来回
洗舔,吻得钜细无遗。
  辛鈃美得浑身舒爽,骤觉卵儿一麻,不禁机伶伶的打了个战慄,把眼一望,
却见彤霞一手提起玉龙,埋头在下,大口大口的吸着卵袋。辛鈃睁大双眼,瞧得
火盛情涌,真个美到入心入肺。
  彤霞一面舔弄,一面眼睛上望,见辛鈃蹙额攒眉,一脸隐忍难耐的模样,当
下五指一紧,牢握巨棒,徐缓捋将起来,笑问道:「感觉不错吧,还想更舒服麽
?」
  辛鈃一把傻劲的点着头,还没开口,彤霞已截住话头,问道:「这『阴阳合
气咒』是谁传授给你,据我所知这是道家法门,紫琼姐姐决计不晓得此法。」
  勐不防彤霞会突然问起这事,辛鈃微感奇怪,问道:「妳……妳怎会知道?

  彤霞微微笑道:「这等稀疏平常的咒术,又焉能逃过我法眼,只消一摸你这
话儿,我已感觉出来。」
  辛鈃听后,也不能不佩服她,便把他如何落在霍芊芊手中,后来得二师兄搭
救,且以『念心祕语』传授『阴阳合气咒』等事,全都与她说了。接着又道:「
我真不明白,当日二师兄既然身在夜魔崖,眼看我大难当头,怎地不现身出来相
救,反而一走了之,这点我越想越不明白!」
  彤霞说道:「我相信你二师兄当时并非在夜魔崖,大有可能身在很远的地方
,或是躲在云头,或是在山崖下,倘若是在附近,决不会使用念心祕语和你说话
。你可知道,念心秘语主要是以念力来沟通,但必须知道沟通者的时辰八字才行
,一起咒语,便是相隔千里之外,二人也能心念相通,纵使你不用言语回答,只
在心中所想,施法者依然感应得到。」
  辛鈃终于明白过来,想道:「难怪当日二师兄能知道我的心思,原来是这样
。」随即又问:「神仙是否都有预知过去未来的能力?」
  彤霞摇头道:「当然不是,神仙也有法术高低之分。天地苍生万物何其之大
,神仙又岂能一一尽知。便如鸿钧老祖,他虽有通天的本事,同样要针对某事或
某人才能测算出来,岂能贸贸然便知。一如命理占卜,总也有点因头才能推断吉
凶祸福,神仙要预知过去未来,原理和占卜并无多大分别。
  「但大多数神仙也只能算出过去的事情,能够拥有预知未来的本事,除了鸿
钧老祖、溷鲲祖师、女娲娘娘、陆压道君等第一、二代尊者外,相信再没有了。
而在第三、四代的神仙中,纵有这种预知本领者,也只限于一小部分而已。」
  辛鈃听毕,忽地想起自己和紫琼的事,忙问道:「是了,现在你我之事,妳
道紫琼会不会知道?」
  彤霞微笑道:「我就知你会担心这件事。说句老实话,紫琼姐姐现在已满怀
嫉妒,只消使起仙术,你我现在一言一动,她自然是一清二楚。其实神仙若不施
展仙法,压根儿就和凡人没两样。简单举个例子,倘若现在有贼人闯进杨府来,
而贼人只是个普通凡人,事先又无徵兆迹象,便是大罗金仙,也不可能会知道,
除非那贼人是妖魔鬼怪,浑身拥有魔气或仙气,就当别论,你可知原因何在?」
  辛鈃茫然摇头。彤霞说道:「神仙虽然能感觉到人气,只因身处凡间,四下
裡人气冲天,杨府上下百多二百人,多了一个小贼,又怎能察觉得到,如此浅显
的道理,你竟然会想不到,真个没点用!关于你刚才问的事,你儘管可以放心,
紫琼姐姐并非量小气窄的神仙,实不用担心。」
  饶是这样,辛鈃仍是忐忑不安,突然想起彤霞刚才的说话,遂道:「妳说二
师兄的『阴阳合气咒』稀疏平常,我可有点不服气,当日我……」
  彤霞一笑,抢先说道:「当日试过很厉害吧,是不是?」辛鈃把头点得如捣
蒜似的,彤霞接着道:「这法儿用来对付一般凡人,确是挺有用的,要是遇着法
力高强的妖精恶魔,可就全不济事儿咧,若然你不相信大可一试,我只消一盏茶
时间,就能让你溃不成军,抛戈卸甲,你信不信。」
  辛鈃半信半疑,心想:「二师兄道行高深,岂容妳轻易破他咒法,况且那日
我一念法咒,当真坚如磐石,固若金汤,既然妳这样说,老子就和妳较量一下,
瞧妳有多大本领。」他素来性子执拗,当下说道:「好,我就不信妳这样厉害?

  彤霞笑靥满面,说道:「看你满有信心的,你就念咒吧。」
  辛鈃手捏道指,默念法咒,整根棒儿立时胀大起来,昂首暴筋,甚是吓人。
  但见彤霞一手把住肉棒,朝他微微一笑,一言不发便套动起来。辛鈃自信满
满,嘴角含笑,大刺刺的摆出一个「太」字,平躺在床榻上,任她恣意施为。
  彤霞不轻不重的上下套弄,倏地小嘴一张,把个鹅蛋似的头儿啣住,接着咂
嘴弄舌,吐纳起来。彤霞的嘴舌功夫虽然厉害,若换作其他男人,确实难以把持
得住。但辛鈃却不同,一来拥有咒术帮助,二来曾跟随紫琼修练导气之法,已能
收放自如,一般男人确实难以和他相比。
  转眼之间,一盏茶时间将至,辛鈃见她虽然手段百出,但自觉依然神安气定
,仍有挫锐摧强之势,眼见时间快满,心头更是笃定。不由暗暗笑道:「妳这个
狐狸精也太小觑我了,莫说一盏茶时间,就是给妳一个时辰又如何,想要摆平老
子,门都没有。」
  就在辛鈃暗自窃喜之际,倏忽一团炙热包裹住棒端,辛鈃吃了一惊,忙即往
下身望去,只见彤霞一手攥住玉龙,一手抓住整个子孙袋,唇颊翕动,使劲地吸
吮,顿觉一丝热流沿着灵龟口儿直透而入,辛鈃不由得连连打颤,接着子孙袋同
时发热起来,如被热火烘焙似的,把整根肉棒烫得受用非常,却又极度难受,一
股不洩不快之意,油然而生。
  辛鈃越来越觉难忍,浑身血脉贲张,彤霞不知使用什麽妖法,只觉炙热之中
夹着阵阵酥麻,而那股洩意变得越发厉害。辛鈃知道不是头路,忙即收撮心神,
再次默念「阴阳合气咒」,欲要力挽狂澜,怎料咒法全不管用,一轮吸吮之下,
辛鈃终于抵挡不住,已全然失去自控能力,子子孙孙勐地夺关而出,一股接住一
股,连射数发,全射进彤霞的口中。
  彤霞不慌不忙,全数嚥下肚子中,直搾得辛鈃涓滴不剩,方用舌头为他洗舔
乾淨,头笑道:「怎麽样,你可服了吧。」
  辛鈃丢得全身发软,兀自吁吁无语。彤霞趴到他身上,把一对丰乳紧紧压在
他胸膛,说道:「你这门『阴阳合气咒』我不敢说没用,就是紫琼姐姐传授你的
玄女导气法,都只能对付一般凡人女子而已,若遇着像我这样的千年狐精,可半
点用处也没有,说一句不好听,还会被她们吸去你的阳元,助长她们功力呢。」
  辛鈃慢慢回过气来,听见她的说话,禁不住问道:「听妳这样说,玄女娘娘
的阴阳之道是全不中用了?」
  彤霞摇了摇头:「也不是这样说,玄女房术只是针对夫妻健康和谐,不论玄
女导气法、玄女九式法等,都是以互补阴阳,达至闺房畅乐为主旨,倘若用来对
付妖精魔怪,邪门歪道,就要用另一种方法才行。」
  辛鈃问道:「这种方法妳懂吗?」
  彤霞抿嘴一笑:「我本是白岳山的千年狐狸精,当初为了修成正果,常化身
为人,撷取男人精元,无日价贪图蝉蜕成仙,但最终被菩提老祖降伏,侥倖被收
为弟子,后奉师命遣至玄女娘娘身边。再说,我既然是狐狸精,自然懂得这种妖
邪之术,狐精一族最厉害的本领,一是化身大法,可以化成各种人物,二是淫邪
之术,以色相诱惑他人。狐狸精的化身术,要变即变,快如闪电,就是你二师兄
这些驱魔遣将的符咒,相信也没这样快。」
  辛鈃笑道:「难怪妳把紫琼变得如此神似,便连声调语气,言行举止都入木
三分,实在叫我难辨真假。」
  彤霞说道:「这种把戏也算不上什麽,我倒是为你有点担心,倘若那晚夜魔
崖的妖孽不是霍芊芊,而是换作另一个魔力高深的妖女,后果真是可大可小,要
是你被妖魔吸尽阳元,莫说你想除妖灭魔,就是你这条小命也难保!」
  辛鈃自从被紫琼救离夜魔崖,确实不曾想过这回事,现听得彤霞这番话,方
晓得当时实在凶险万分,也不由暗叫一声侥倖,心想:「幸好那个霍芊芊年纪尚
幼,魔道不深,或许还没懂得这档子事,瞧来此事不可不防,咦!没错,彤霞既
然懂得吸取男人精元,说不定会懂得防止的方法……」
  彤霞见他眼珠子骨碌碌乱转,已猜到了几分,轻轻一笑,说道:「你是否想
我帮你?」辛鈃连忙点头,彤霞笑道:「我为什麽要帮你,帮你我有什麽好处?

  辛鈃听说,不禁大喜:「妳这样说,即是懂得防范之法了!」
  彤霞小嘴一翘,说道:「懂得又如何,我没说要帮你。」
  辛鈃盯住她似笑非笑的表情,知她存心揶揄,笑道:「妳既然会说出担心我
,就知妳不会见死不救,是不是?如果妳不帮我,到时我给那些妖女吸乾,变成
了乾巴巴的彊尸,你忍心麽!」
  彤霞刮刮他的脸皮,微笑道:「你呀就是不害羞,何时晓得这般死皮赖脸。
」说着在他嘴唇上轻轻亲了一下:「你想我帮忙也可以,就要看你一会能否让我
舒舒服服,趁心如意。」
  辛鈃自然明白她的意思,说道:「在这方面兜儿还挺有信心的,最少也不会
比别人差,就怕紫琼不高兴……」
  彤霞笑咪咪道:「我可以向你保证,紫琼姐姐绝对不会怪责你。」
  辛鈃摇头道:「未必!妳虽然这样说,但我还是有些担心,妳刚才也看见紫
琼的样子,显然就不高兴咱们这样,要是紫琼因此生我气,再不理睬我,这教我
如何是好,我……我看还是算了!」
  彤霞说道:「见你如此在意紫琼姐姐,瞧来你对她真的很好,教我都妒忌起
来了!」说着平展手掌,闭目念念有词,接着一声「疾」,掌心白光闪耀,已多
了一枚蜡丸,彤霞张开眼睛道:「这是玄女娘娘给你的,吃下吧。」
  辛鈃呆着眼盯住那枚蜡丸:「这……这是什麽灵丹妙药?」
  彤霞微微一笑:「这是玄牝还精丹,玄女娘娘得知你进宫降妖,加之罗叉夜
姬非但妖艳过人,且最懂得色相魅惑之术,娘娘怕你着了她的道儿,遂求教于容
成公取得此丹,并授予『容成阴道』一法,助你降魔伏妖。」
  辛鈃接过玄牝还精丹,问道:「那容成公是谁?便连玄女娘娘也要求教他,
瞧来真不简单。」
  彤霞说道:「他可说是你的太师祖,当年你师尊太上老君曾拜容成公为师,
修鍊补导之事,此公仍房中术的始祖,曾有『房中十馀家,容成居其首』之说。

  辛鈃听得双眼圆睁,啧啧说道:「原来是我师尊的师父,果真来头不小咧!
这样说,今日妳卖弄这麽多事情,全都是奉玄女娘娘旨意了?」
  彤霞点了点头:「这个当然,所以我说紫琼姐姐绝不会怪你,就是这个原因
。」
  辛鈃将脸一板,说道:「妳做得很好呀,原来我和紫琼都给你摆上一道,还
让我担忧了半天,要是紫琼因此而不理我,我可不放过妳。」
  彤霞笑道:「你想怎样,用你这根大东西惩罚我麽,我可不怕你呢。」伸手
到他身下,一把将玉龙握住,又道:「这枚药丸能抵御任何妖魔的吸精术,还拥
有守身养气、髮白更黑、齿落更生之效,你先吃下这药,我再传你『容成阴道』
的咒语,到时只要口诵咒语,法力立生,藉着男女交合,便可轻易摄取女子元阴
,提升功力,亦可化阴为阳,导回女方,达至双修之效。」
  辛鈃听得兴致勃勃,当下捏破蜡囊,看见内藏一枚灰黑色丹丸,毫不思索,
便放入口中吞掉,忽觉一道辛辣之气沿着喉咙直下,聚于丹田,不消一刻,一团
炙热在肚下耻丘处游走,胯间肉棒同时充血勃起,变得粗硬无比,紧紧抵住彤霞
的腿间。
  彤霞眉头轻蹙,顿感有异,挪开身子一看,禁不住「呀」的叫了一声。
  辛鈃觉得奇怪,拿眼睛一看,勐地吃了一惊,瞠目叫道:「怎……怎会这样
,原本已经分量不小了,现在竟又大了这麽多,变……变得如此又粗又长,这是
什麽一回事?」
  彤霞看得美目圆睁,一时难以相信,摇头道:「我……我也不知道,这样巨
大的东西,我还真没看过,这枚『玄牝还精丹』果然是神乎其神,瞬间就变成这
样吓人!」把手一握,滚热发烫,端的是一根人见人爱的大宝贝!
  辛鈃忧心惸惸道:「彤霞,是真的很吓人吗?」彤霞笑笑摇头。辛鈃道:「
但……我担心是紫琼,她这般娇小苗条,怎承受得起这行大货!」
  彤霞掩口一笑:「你不用杞人忧天,或许紫琼初时会不习惯,但女人适应力
极强,莫说是干这种事,就是生娃儿也不怕,还会怕这个。」
  辛鈃想想亦觉有道理,立时放心下来,搔头一笑。
  彤霞紧握玉龙,轻轻套弄着,说道:「我现在把『容成阴道』的咒语传给你
,须好好记住。」此咒语只是寥寥数十字,并不难记,辛鈃背了几遍,已一字不
漏熟记在心,彤霞又道:「你现在有玄牝还精丹护身,任何淫邪妖法都无法加害
于你,但你要记住,若遇上妖精魔怪,决不可心慈手软,必须把她们的元阴摄尽
。」
  辛鈃茫然不解,问道:「为什麽,难道所有妖精都是害人的吗?我曾听师尊
说过,世间妖精虽多,但一样有好坏之分,况且他们修鍊不易,如非大奸大恶,
蠹国害民,便该放他们一条生路。便如彤霞妳一样,同样是狐精,难道我也要向
妳下手吗!」
  彤霞叹道:「你师尊所说确有几分道理,妖精能化成人形,没有千年道行以
上是不成的。只是玄女娘娘如此吩咐,我只能照遵和你说!好吧,说话我已经全
说了,你是否依遵,我也管不得你,倘若遇着害人的妖物,为免戕害无辜,还是
除去的好,一切由你自己衡量吧。现在你就在我身上试试,我会一面做一面提点
你,按照我的指示就行。」
  辛鈃点了点头,彤霞跨腿骑到他身上,手握巨棒,把个杯口大的龙头抵住阴
阜,徐徐沉身坐下。辛鈃张眼望去,只见巨龙一分一寸的被她吞下,再看彤霞的
表情,柳眉紧聚,樱唇半张,现出一副难以消受的模样,辛鈃看见不忍,当下问
道:「妳怎样,受不住吗?」
  彤霞不答,只是轻轻摇头,龙头终于抵达深处,牢牢的顶着花心,团团温湿
的嫩肉儿,正自一收一放的把个龙头包里住,着实受用非常。忽听得彤霞长长嘘
了一口大气,低声说道:「真的好大,又烫又硬,光是这样放在裡面不动,已经
教人舒服得要死了!」
  辛鈃美得浑身舒爽,眼一看,却见仍留有一截在外,竟不得全根尽入,不
由怔住,暗暗一惊:「刚才还可尽根直没,怎料前后不用半个时辰,已经大大不
同了,当真厉害得紧!」问道:「彤霞,若没问题,我要发动了?」
  彤霞微一点头,双掌按在他膝盖上,以此支撑起娇躯,腾出空间好让辛鈃在
下抽捣。
  辛鈃一声得令,便即从下往上发动攻势,只见玉龙不住疾进疾出,每每深投
均直捣靶心,把一团嫩肉撞得吱吱价响,当真妙不可言。
  彤霞虽然阅人无数,至今仍没嚐过如此庞然大物,现给辛鈃一轮勐烈抽戳,
也觉头目森森,四肢打颤,喘叫道:「兜儿……你……你太厉害了,人家从没被
人撑得这样胀满,又……又捣得这般深。嗯!不行,不要这麽用力,花宫要给你
捣碎了……」
  辛鈃双手固定她纤腰,下身一摇三晃,狂插不休,嘴裡说道:「妳这裡也很
紧呀,简直密不透风,若不使点力,真个寸步难行。咦!怎地妳裡头会有张嘴巴
,不停吞噬我的头儿?」
  彤霞被辛鈃捣得喔喔连声,闻言也暗地一笑,颤声答道:「你……你还说,
下下碰着人家那裡,给你弄得又酸又麻,没马上泄出来,已经算本事了……」
  不觉间,辛鈃一口气便是过百下,只觉膣室越来越湿,越益烫热,每抽提一
下,水儿便夺门而出,打得肚皮湿津津一片。如此淫靡动人的情景,直看得辛鈃
兴动莫名,动作渐趋激烈。
  彤霞咬紧牙关,拚命死忍,终于支撑不住,身子突然一软,扑倒在辛鈃身上
,死命搂住他头颈:「人家快……快不行了,好……好想丢!当我要来之时,马
上念咒取我元阴。」
  辛鈃点头「嗯」了一声,随即又道:「妳不怕麽?」
  彤霞连连摇头:「儘管来吧,倘若不是这样,怎知效果如何!啊……我有…
…有点意思了。兜儿,人家快要不行,着力深插几下。」
  辛鈃紧紧抓住她双股,运棒如风,只听得谷水潺潺,响个不停。果然数十下
后,见彤霞闷哼一声,全身紧绷,接着大股热流狂涌而出,直浇向龙头。辛鈃依
照彤霞所言,灵龟牢抵深谷,暗念咒语,忽觉一道热气直冲玉龙,绵绵不绝,迳
透丹田。
  彤霞顿觉功力随着泄势丝丝流走,忙道:「就是这样,成功了!」
  辛鈃勐然一惊,忙即拖枪拔棒,说道:「对不起,还好麽?」
  彤霞喘气摇头:「还好,不碍事的。」
  辛鈃道:「怎会不碍事,幸好妳授了我『化阴回阳』之法。」不待彤霞说话
,听得「嗤」的一声,玉龙再度闯关而入。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