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满地月光】 上 28

28
我可以说是溜进了小海螺妈妈在的那间客房,因为这个时候的我已经能够感
到自己心中有鬼了,好像是一个心怀鬼胎的小偷!
  即便是如此,我也没有忘了尽量将自己搞得气宇轩昂一点,我十分认真地给
自己打气。可是不管我怎么想做好一点,最终还是低着头,也许这就叫做贼心虚
吧,毕竟我现在想的是怎么上自己的丈母娘啊!
  不过进来之前,我还是细细地想了整个事件的过程。现在央视的那个著名的
女主播,肯定已经想到了其中的原委了,即便是不甚详细,最起码也能猜个大概。
掩饰是没有用的,还显得自己小家子气,所以我在进来的时候就已经决定将这所
有的事情全部用实情表达,只是在时间的顺序上作以适当的调整,这样也许能够
打动她的。
可是怎么才能将我们之间的谈话引到床上去呢?我怎么也想不到,真是让人
挠头啊,没想到今天下午的一不小心,居然让自己落入了这样的境地!如果当时
在卧室,不就什么事儿都没有了,非要在客厅,现在后悔已经晚了。
  不过说心里话,我本身并不是真地想搞她,可是今天这样的事情,一劳永逸
的办法只有两个,一个就是杀了她,可是我决不是什么穷凶极恶的人,所以只能
选择这第二个办法了!
  我也知道,她不会真地将我和她女儿以及她小姑子的事情抖露出去的,这样
对她以及她的家族肯定不会有好处的。而且我可以肯定的是她也许比我更害怕这
件事儿被泄露出去,也许我倒是可以利用这一点。但我并不想那么做,因为那样
卑鄙无耻,一定会伤害我和小海螺还有刘芳之间的感情,我可是不想发生这样的
事情。
但要是听之任之,她势必会坚决反对我和她们两个来往,这样岂不是真的要
让我自己违背自己的诺言:我曾经对她们姑侄两人发誓要让她们感到幸福!所以
我一定不能让这件事儿向不利于我和小海螺的方向发展!想到这里,我的心里也
是一惊,我没有想到在我的心里,小海螺的位置居然那么重!
  「你还有什么好说的,饶是你舌绽莲花,我想你也解释不清我刚才看见的那
一幕吧?」我一进来,就被她连珠炮似地一通轰击。
  「妈妈!我说……」
  「妈妈,千万不要这么叫,刘芳可是我亲妹妹啊!」
  「那小海螺!?」我说了这句话之后自己也觉得好像有漏洞,果不其然,一
下子被她抓住。
  「小海螺?你为什么还好意思提她?一个小女孩,就这样让你把她给毁了,
你和她姑姑,又和她……你……」
  「我说刘主播,你不要生气。」看到了她的气焰,我一下子有了办法,我现
在知道怎么能够更快地把问题转到床上了,哈哈!
  当她看到我的态度好像并没有她想象得那样谦卑,她好像有点意外,一下子
语结了,估计是准备好的一通发难,突然不知道从何说起了!
  「我刚才看到了一些非常不合情理的事情,你难道不想给我一个比较合理的
解释吗?」看到她临时组织语言的狼狈,我心里很得意!不过我旋即清醒了,自
己还是面临着严峻的形势。
  我开始装傻充楞:「什么?你说的是我看见你的裙底风光的事情吗?那件事
情我确实失礼,真的很对不起,不过在我真诚地向你道歉的同时,我也希望您能
够听听我的解释,当时我确实不是有意的,因为你进来的时候我和我的妻子们都
感到了有些荒乱?而且你还大开着门,如果有人从大门口过,一切岂不是都走光
了吗?我想你也不希望那样吧?」
  「你说什么?」我装傻充楞的样子一下子激怒了她,她显然没有想到我完全
都没有将被她看到我和她的女儿以及妹妹同时做爱当成一回事儿,这时候的她有
点怒不可遏,「你不知道小海螺和刘芳她们两个和我之间的关系吗?你居然能够
在我的面前装得若无其事?你居然会毫无歉疚之意?你居然能够在我的面前这么
放肆地顾左右而言他?」
  「我知道,我知道你们之间的关系,不过我并不觉得我们在一起冒犯你了什
么呢?其实,刘主播,也许我很快就要改口称你作岳母了,而且我也理解你现在
的心情,可是我却并不以为我对你应该有什么歉疚之情,也许……」
  「你……你……」平时在电视上妙语连珠的刘若英这个时候已经完全不能控
制自己的情绪了,我的目的正在慢慢地实现!
  「也许你认为我同时和她们姑侄两个相爱有点不合常理,可是你如果了解我
们在一起的过程,我相信你就不会在对我们这样横加指责了。因为我们之间完全
是出于真心相爱才在一起的,我们三个人离开谁都是不可能单独地活下去的!」
我说的娓娓道来,绘声绘色,给她这样以说话吃饭的央视的主持人非常大的心里
冲击,我上来就用了一个悬念勾住了她的好奇!
  她并没有放弃对我的敌意,只是很有修养的她,心里想的一定是欧洲法典的
原则:即便要杀了他,也一定给他辩驳的机会!可这正是我的机会!
  哈哈,只要她给我讲述的机会,我就知道我的计划基本上成功了三分之二。
  「我们一开始是在……」
  我开始将我们三个人的经历用传奇的演说方法给她慢慢地道来。起初我只是
讲故事,而且我不断地观察她面部表现出来的情绪变化。后来,当我发现她已经
完全进入到我构架的故事中去的时候,我开始往里面加入了我和刘芳,和小海螺,
和馨姐,和吴琼她们做爱时的细节。我成功的还在于让她相信说这些细节只是为
了更加完整地表达意思,慢慢的,我已经开始一点一点地描绘每一个细节了!
  「刘芳一直在喊:老公,你……插……到我的屄心了……不……要……你撞
……得我好……酸……不行……我又要……尿了……」
  「这时候的小海螺在我的后面用力地推着我的屁股,好让我一下一下地撞向
刘芳,而这时的小海螺已经完全不能自己思想了,她的屄水顺着大腿流下,在脚
边的地上形成了一滩小小的水泽!」
  「啊!这个死丫头怎么能够如此不顾廉耻,她真地流……」这时候,她好像
突然意识到了些什么,收住了话头,不过她心里的情绪已经慢慢地从眼中流露出
来,虽然她的脸还是一本正经,可她的言辞已经不是那样无情了:「你怎么能那
样呢?你怎么能?……」
  「我说阿姨,我以前经常从电视上看到你,不过我没有想到你是小海螺的妈
妈,而且更加没有想到的是,你真人居然比电视上漂亮何止千倍?」这个时候的
我突然开始转开话题,引到了她的身上,我一开口,就已经让她心花怒放了,要
知道她这样年龄的女人,被这样的马屁一拍,要说一下子让她失去抵抗力说的有
点夸张,可是效果明显!
  「哟!敢和你的长辈……说笑!你好像也太胆大了吧?」她嘴上虽是如此责
怪,可是眼中的恼怒之意并不是很浓!
  「我说的是真心话,确实,我真的很少见过象你这样的天生丽质,现在我终
于明白了什么叫做绝代风华!」这时候的刘若英已经很受用了!不过她的心里还
是坚定地认为决不能接受这个男孩做自己的女婿和妹夫,因为这样的事情她简直
就是闻所未闻!因此和这个想做自己女婿和妹夫的男孩儿在这儿说这些疯话,从
她的内心来说是绝对不可原谅的!
可是今天自己已经遇见了这件荒唐得不能再荒唐的事情了,总不能装聋作哑
吧!所以,她一再告诫自己:我要留在这里,我要质问他们为什么做出这样荒唐
的事儿,我一定要他得到惩罚!他,为什么要把我的家庭完全给毁了?可是刘若
英有点想不通,这时候她脑子里原本巴不得生吃其肉的恼恨怎么好像正在一点点
地变得淡化了?自己的脑子难道是秀逗了?好似完全不知道一些话的轻重。
这时候,她已经意识到自己今天已经没有能力再去质问她们三个了,还是趁
着自己没有被他的「迷魂汤」灌晕了的时候赶紧离开,也许回去请婆婆来处理比
较好,也或者想想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她想着,站起来准备走,可是也许她一个姿势坐久的缘故,一下子没站住,
堪堪要倒的样子。我的机会来了!我伸出手一把扶住了她的左臂,另一只手很自
然地伸进了她那原本夹的很紧的腋窝!
  「嗯……你……干吗?」这时候的她一下子清醒了,不过已经为时太晚了,
我的手在她的腋窝慢慢地、轻轻地、前后地抚摸着。这样的刺激让她更加的难以
自持了!
「你……额……哦……嗯……放……手……出来……」不知道为什么,她只
是让我放手,但死死地夹着我的手,不让我的手做任何移动。可是我的手指还是
能够动的。终于,我开始感到她的情绪在慢慢地发生变化,在慢慢地超出她的意
志力控制的程度!
  「你……个……坏蛋,你还想……搞我……吗?」就在我以为大功告成的时
候,她突然像清醒了似的,我一下子吓得心都凉了,毕竟我赌上的是我和刘芳、
小海螺的幸福!我正准备松手求饶,或者再做他想?可是接下来的事情倒是我没
有想到的。「求你……放……开我……那里……我受不了……我啊……我要出来
了……」
我完全没有想到,这样就要出来了?这也太夸张了吧?摸摸腋窝都能泄身?
嘿嘿!以后……我正在暗自得意的时候,突然我想到了一件事情,吓了我一身冷
汗,如果她泄了,她的头脑会不会清醒呢?那样岂不是前功尽弃?我可是什么事
儿都还没有干呢?怎么能够让她真地进入到我的统一战线中来,全看这一举了?
看样子人不能太得意,差一点误了大事!
  我开始去脱她的衣服!看到她的身体已经亢奋成这个样子,我想脱她的衣服
一定会很容易,可是我没有想到的是,这是个时候她的身体虽然已经不受她大脑
的控制了,可是她脑子里残存的理智还在起着作用,当我解开她第二颗扣子的时
候,她下意识地一下子挣脱了我的怀抱!
  「你……你干吗!」
  看着她正在逐步恢复的情绪,我一下子急了,千般计划、万般努力不能功亏
一篑啊!我超快的反应,双手一下子同时地插入了她双侧的腋窝,慢慢地抚摸起
来。这次她一下子完全地失去了抵抗能力。刚才单侧的刺激就已经让她看看要泄
了,现在两边腋窝同时传来了强烈的快感电流,这时候的刘若英完全没有能力再
反抗了,当我腾出一只手去探寻她那被包裹在维多利亚之谜的乳房时,她完全地
配合着我的动作,慢慢地扭动着身体!
  没有一会儿的功夫,裙子,上衣,胸罩,内裤以及我刚刚穿好的衣服散落了
一地!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