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少妇的哀羞的同人】(35 芊蓉部分)

  「嘿,怎么样了?」
  当莉莎和裘董整理完毕,重新回到临时摄制间时,一阵无法形容的糟糕感觉,
立即顺着沙院长那冷漠的眼神,传至了这位媒体大亨,还有女医师的身上。
  「你不会看吗?」冷冷的一声话语,交代完所有事情。女院长盘着手臂抱在
身前,再没有一点好颜色的脸上,就好似十二月的飞雪。立即,脾气也很火爆的
裘董就是一阵恼火,顺着她的话语向模仿《新货色》的摄像机前瞧去,只见男女
主持人和嘉宾还在和衣而坐,对着台词。
  「这么说来,Janis 是自己愿意做CMT 的吗?」陶正道继续一脸笑咪咪的坐
在那张不太舒服的透明座椅上,向芊蓉问出。
  穿着一袭清凉打扮的姑娘很不自然的点着头,就似乎被吓坏的孩子,圆润美
丽的双肩向里缩着,夹着缳首,花瓣一样涂着淡淡粉色口红的双唇都说不清是不
是分开的,懦懦的念道:「是的。」
  明显的,现在的芊蓉完全没有电视上的那种自信,那种轻松。而对于沙院长
来说,如果这个姑娘在广告中一直都是这个样子的话,「搞什么!真是浪费我的
时间!」她极为不快的哼出一声,瞪了一眼那位大导演,然后几乎是没任何好脸
色给裘董,还有刚刚被裘董拐走的女医师,哒哒哒哒,踩着黑色的高跟鞋,径直
推开屋门,就这么走了出去。
  摄像机后,坐在凉椅马札上的倪誉面上布满黑线,裘董的脸色也不太好看,
臭女人,仗着自己胸大腿长就跟我耍脸色,找天非把你绑起来干了不可!他闷哼
哼的在心理念着,走到导演身旁,「老倪,怎么回事啊?」大声喝问。
  「嘿,新人都这样,还在适应期。」导演吐着吐沫,看了看裘董的脸色,又
追了一句,「放心,这丫头的后面我都安排好了,绝不会让您和几位投资人亏本
的。」
  裘董摆了摆手,不说别的,只说芊蓉这脸蛋,当红玉女主持人的身份,他就
不担心自己的投资。但是同时,他也真很在意自己的时间就这么被浪费了。不过
幸好,就在这个时候,这已经完全和试拍一样的节目摄制终于迎来了一点小高潮。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我理解。可是Janis ,不是任何人都会因为爱美,
就忍心对自己的身体进行CMT 的。你为什么会下这样的决心呢?」主持人扶了一
下自己的眼镜,继续问出。
  早已记下后面要说的台词,但那淫荡的话语,却怎么也无法从自己口中说出
的芊蓉,继续好似一副小鸟儿一样,几乎连头都抬不起的,就好似要把缳首埋在
自己的的酥胸里一样,懦动着小嘴,用微弱蚊蝇的声音念道:「因为,因为……
因为我觉得作为一个女人……我……我的身体就是……就是我最大的本钱……我
……而且我很喜欢……很喜欢我的男友……我觉得……觉得作为一个女人,……
就……就应该让自己的男人开心……」
  「大点声!你是没吃饭还是怎么啊?还有,把头抬起来!以为你是波霸啊?
可以把头卖到乳房里?干!」
  面对着导演的怒吼,芊蓉的身子又是一个哆嗦。她惊恐的抬起头来,害怕到
极点的小脸上,秋水一般的双瞳再次不争气的有些湿润,长长的睫毛眨动着,被
淡黄色的雪纺吊带衫轻裹的胸部都因为呼吸的梗咽,微微起伏。
  当红女VJ如玉葱一般的指尖不自觉的抓在一起,被涂上红色指甲油的美甲,
不安的抓握着。正当她都不知道该继续说什么的时候,作为专业主持人的陶正道
继续了后面的拍摄,「这么说来,Janis 是为了自己的男友开心才会这样的喽?
哈,究竟是什么样的男人才会这样幸运,有Janis 这样一位为了让自己开心,这
么愿意牺牲的女友呢?」
  他大手一伸,向镜头外一指,大声说道:「来,让我们有请Janis 的男友!
彼得!」
  摄像机外,也被擦了粉,化了妆的年轻男性一脸紧张,当听到陶正道叫自己
的名字后,腿肚子都有些打颤,迈不动步子。直到倪导一个颜色,由他后面的助
理一推,才几乎踉跄跌倒的走到摄像机前。
  镁光灯下,一脸斯文,面上却没什么血色的男人,肢体僵硬的走进摄影间中
央。他脸上带着不自然的微笑,几乎都不敢去看芊蓉。
  而芊蓉呢?这位曾经很爱这个男友的女性,在此一刻,眼看着这个没用的男
人不但任人羞辱自己,还要一起帮忙,和他们配合拍摄。她眼中的泪水就是一阵
打转,娇小白皙的瑶鼻一阵翕张,几乎立即就要哭了出来。
  灯光下,芊蓉雪白修长的美腿,被摄像机来了一个特摄。摄像机的镜头从她
涂着银色指甲油,玉豆一般的趾豆上,缓缓上移,划过她匀称的双腿,一片刺目
的耀白,一直到她短裙的位置,似乎都能窥到她裙底小宇宙的秘密。
  操纵着摄像机的录像师在那里一个定格,延伸出的镜头,再放大后化出了一
片微小的粉色,女人白皙的双腿不安的并紧,拉着裙底想要遮掩。在这样维持了
几秒后,摄影师又把镜头继续上移,将芊蓉显得极好的身材,把雪纺衫顶得高高
鼓起的酥胸,那一抹露出在吊带衫领口处的微小事业线,因为呼吸加快而微微起
伏的清秀锁骨,还有她那表情僵硬的小脸,全都录了进去。
  似乎路都不会走的男子,来到摄像机前,被陶正道主动握了个手。眼望着红
女VJ还坐在那里,「快点,还做哪里做什么?做个显得吃惊的动作!站起来抱你
男友!」在倪导的呵斥中,芊蓉羞耻的玉腿微微颤抖,涂着银色指甲油的趾尖都
不尽微微抿紧。她胸口起伏,不是说吃惊,而是几乎想夺路而逃的,「彼得」,
几乎是颤声的,念出了一声男友的名字,伸出了自己雪白的藕臂。
  十指纤细的指尖,涂着闪光红色指甲油的美甲,凸显着芊蓉肌肤的白皙。面
前,表情做作,也是一脸僵硬的男人,和芊蓉拥抱在一起,心中也是一番说不出
得滋味。
  明明芊蓉是自己的女友,只是自己可以和她上床,现在却被这些人找来拍这
种片子,而且还要自己一同出演。我们陈家是怎样家门不幸,我才会遇到这种事
啊!都是这个女人,都是这个女人太下贱了!我早就和她说过不要她穿的这么暴
露,她就是不听,结果现在弄成这个样子!
  惧怕着倪誉还有那些黑道人士的男人,不敢说自己胆小,连自己的女友都保
护不了,只是担忧着这事如果曝光,自己还怎么做人,在心里责怪着芊蓉的,抱
住了她的身子。感觉着女友的胸部是那么饱满,那么充满弹性。这个身体,这个
胸部,本来是只属于自己的,可是现在却……该死!这是什么事啊!
  男人继续尽力在脸上堆积笑容,在倪誉大喊:「别愣着,亲她!热恋中的情
侣见面时哪有不接吻的?干!你们到底是不是情侣啊?」这样的指挥中,把自己
的嘴移到了芊蓉的双唇上。
  怀中的女人,明显想要拒绝,身子都在发抖,但还是在倪导的淫威下,只能
任由自己的男友亲吻自己的双唇。在那一刻,当红女VJ真是觉得自己就是和只猪
亲吻,都比和陈彼得要好!
  女友身上淡淡的芳香,传入自己鼻芯。粉色的双唇,在和男人的嘴唇碰触后,
彼得明显感到自己的女友没有任何反应,完全没有了以前在一起如胶似漆的那种
感觉。而实际上他自己也在倪导的淫威下,没有什么激情。
  她们简单的亲了一下,就彼此分开。好像情侣一样坐在那种透明的大椅上,
马景寿很自然的移了一个座位,坐到旁边的椅子上。但两人虽然挨着,眼神却几
乎在没有交汇,彼此的肩膀也是向着相反方向分开。
  将一切看在眼内的倪誉微微皱眉,又骂了一声「干!」。
  「亲……亲爱的……你……你怎么会来这里的?」台词都说不利落的当红女
VJ,继续以她那种细小,懦懦的声音念出,简直是和这个男人再呆一秒都受不了。
但是偏偏,自己却必须在倪誉的监视下,继续和他说这些恶心的话。
  我为什么会喜欢上这个人呢?
  芊蓉无法明白的瞧着陈彼得,以前,自己总觉得他是那么帅气,聪明,有知
识,对事物有见解,自己总是因为自己有这么一个英俊帅气的男友为荣,在姐妹
里特别骄傲。可是现在,她看着陈彼得,只觉他充满了娘娘腔的感觉,一脸奶油
像。坐不是坐样,站不是站样,举手投足都是一种小男生的架势,全无一点男子
气概。
  可怜的当红女VJ心里有气,直恨自己,如果当初自己不是选他,而是选那个
一身肌肉的篮球队长的话,可能都比他强吧?
  「惊喜吧?为了拍这次这个特别节目,我们特意请彼得一起过来了。」陶正
道不管两人的反应,径直做着自己的工作,他探着身子,向陈彼得问道:「彼得,
你和Janis 交往多久了?」
  「差不多一年了吧。」男人面容僵硬的说着,一年,对大部分热恋的年轻男
女来说如果不结婚,到了这个时间基本都可以分手了——而实际上,陈彼得对芊
蓉的新鲜气儿也真是早已过了,现在还在交往,同居,完全是因为这她总是那么
乖巧,床笫之间什么样的新鲜玩法都肯听自己的,再加上又是当红玉女主持人的
身份,和朋友说自己把一个纯情玉女,女明星勾到手了,特别有面子,才会一直
这么交往下去。却没想到现在……早知道,真该早点不要了这个贱货!
  男人在心中想着,眼角之间升出恨意,又小心的瞥向芊蓉,就似乎隔着那袭
单薄的衣衫,都能看到芊蓉赤裸的胴体一样。以前,在床上,自己想怎么玩芊蓉
都行,可是现在……贱人!贱人!惧怕那些恶人拳头,只能乖乖献出女友芬芳娇
躯的男人懦弱的在心内向着,将一切过错全推给了自己的女友。
  身旁,陶正道似乎没看出彼得心里的想法,继续引导着话题,「哦?一年?
那时间可不短了。彼得,Janis 说愿意为你进行CMT ,这是一种全身美容,包括
隆胸,私处的美容,还有瘦身,增加敏感性等待,甚至可能需要动手术。是因为
你对Janis 的身材不满,或是她在床上不行,她才会这样做吗?」
  热门节目主持人露骨的问着,镜头下,芊蓉的小脸都羞耻的好像苹果一样,
变得红彤彤的。讨厌,怎么这么说人家……明明是你们逼我……
  「怎么可能呢?我们Janis 身材这么好,就是选全球小姐都没问题,我怎么
可能对她身材不满意呢?」陈彼得僵硬的背诵着台词,眼睛很不自然的看着芊蓉,
眼看着她象牙白的娇小香颈,圆润的耳垂,粉嫩的嘴唇,腮颈的肌肤下,那抹羡
煞旁人的耀白,都似乎快让皮下的血管裸露出来的滴水肌肤。他的喉咙处不由得
微微一个吞咽。本来,Janis 的身体完全都是属于他的,激情的时候,即使把她
绑住,两人一起玩SM她都愿意,可是现在……
  男人身上浮现出燥热,喉咙都觉得微微发干。他确实恨芊蓉让自己落得这般
田地,可实际上,他也确实迷恋着芊蓉的身体。如若不然,他也不会和芊蓉维持
这么久的关系。
  摄像机再次给芊蓉的玉足,修长白嫩的双腿,还有丝毫之间,透出的裙底的
景色给了一个特写。勾勒出了当红女VJ局促不安的动作,表情。她使劲压着裙底
的纤细双手,十指纤细的玉指。
  「哦?这么说不是怕说不好的话,回去就要跪搓衣板吧?」陶正道再次大笑,
而当红女VJ和陈彼得则因为这句对白似乎没有在台词上出现,都不知该怎么接下
去。幸好,导演一捅身边的助理,跟随他多年的小胖子明白其意思,赶紧喊道:
「继续后面的,Janis ,给陶大抛个飞眼。」
  摄像机前,当红女VJ似乎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懦懦的瞧着陶正道。结果,本
来就不爽的导演直接把手中的剧本往地上一摔,「后面一场!」一声大喊后,立
即,那位热门节目主持人明白了意思,小声提醒芊蓉道:「Janis ,你该把乳房
和内裤露出来了。」
  当红女VJ的小脸一阵苍白,她知道这一刻迟早要到来,但是现在……呜呜…
…她实在是做不出就这么让人拿摄像机录像着,自己把短裙撩开,让人照射自己
双腿间啊!
  这,这是在太淫秽了……
  这一刻,当红女VJ真是觉得,他们就是像之前一样把自己绑住,灌自己酒,
直接强奸自己,都比现在要好。可是这些人却不会这么做。芊蓉感觉四周的景物
一阵旋转,所有得灯光似乎都在绕着自己。她觉得自己似乎快喘不过气来了。她
想跑,想叫,可是一看那些凶神恶煞的人,她就又没了勇气。
  她绝望的瞅向自己的男友,剪水双瞳中露出凄美的眼神,长长刷子似的睫毛
微微颤动,乞求着他可以帮助自己。
  「彼得……」她自己都听不见自己声音的念着。我是你的女友,你不能让他
们这么对我啊!她在心内叫喊。
  但是对她曾经那么好,对自己百依百顺,显得风度翩翩的男友,现在却连她
的眼睛都不敢去看。
  在注意到芊蓉瞧向他后,陈彼得在心里咬牙,念着:骚货,你还等什么啊!
他们让你脱你就脱啊!几乎也是不知道自己再说什么的,小声对她说道:「Janis
,别愣着了,你也不是第一次给别人脱了。你不脱,不仅是你,他们连我也不会放
过的……」
  他手抓着裤子,小声说着,话前话后都不敢去看芊蓉的眼睛。
  当红女VJ的小脸被气的煞白,娇小的身躯都控制不住的微微颤抖。她早已对
这个男人失望之极,但是毕竟一年多的感情,心底里总是存着那么一点奢望,希
望他可以救自己,像个真正的男人一样,有种英雄的举动。可是他却……
  涂着反光唇膏的嘴唇用力抿紧,娇小的鼻翼微微翕合,芊蓉觉得眼前的一切
都在旋转,「好,你喜欢我脱给被的男人看,让别的男人睡是吧?」她控制不住
自己的情绪,露出在雪纺衫外的一抹雪白酥胸急速起伏。
  「不……我是……」男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当红女VJ望着这个男友,既是
气他,又是恨着自己有眼无珠,自暴自弃的拉起了自己的吊带衫。
  摄像机前,一双白皙点缀着鲜红的柔荑,捏着淡黄色的雪纺衫布料,一点点
轻轻拉起,露出一件白色的蕾丝半罩杯胸衣,一对被内衣束裹的丰满玉乳。
  芊蓉轻轻的吸着气,忍止着这份羞耻,还有因为当初剧务给她选这件内衣时,
按照倪导的要求,要特别突出她的身材,而专门给她选了一件小一号的内衣,弄
得她的胸部一直紧绷,现在只要稍稍呼吸大些都会觉得疼痛的那种敏感。
  摄像头下,芊蓉的乳房显得特别丰满,充满弹性,白色的蕾丝紧锢着丰胰雪
白的半球,推挤着迷人的双峰,直让芊蓉的乳房都似乎大了一个号杯,露出着似
乎可以埋葬任何男人雄心的深深乳沟。由于半透明的材质的缘故,似乎随着芊蓉
呼吸的起伏,连她藏白色的布料下的乳蒂都可隐隐看见。本来就注意保养的肌肤,
在特别明亮的灯光下,都让人感觉刺目,就好似莹雪一般耀白。似乎只要把前侧
的勾环解开,一对玉乳就会像白兔一样跳出似。
  「哇!Janis 的身材不是很好吗?」陶正道夸张的说着,马景寿也站了过来,
挡住了住摄像机的镜头,点着脑袋说道:「我看Janis 这身材,怎么也得是个D
罩杯吧?」
  「彼得,Janis 乳房的手感如何啊?这么丰满,你可真是有福啊!」热门节
目主持人说着低俗的笑话,在手持摄影机加入后,芊蓉的身子再也没有丝毫阻挡
的,重又回归了摄像机的面前。
  镜头下,当红女VJ的雪白酥胸随着呼吸,一下下微微起伏。浅黄色的吊带衫
被推到她的腋下,因为乳房被内衣推挤得特别丰满的缘故,不去扶着也不会滑落。
她的表情一片凄迷,因为这些男人的话语感到羞耻。讨厌,明明不是我想这样的,
明明是你们逼我……因为这些男人给自己找了这么一件显得淫荡的内衣,而咬紧
了嘴唇。
  她希望自己对着摄像机大声说出心声,这一切都是他们逼自己的,自己根本
没有这么淫荡,可是却不敢。摄影间内开着空调,冷风不大,本来正是合适。可
是现在吹倒她的身上,却让她的娇躯生满寒意。
  几个男人将芊蓉围在中间,陈彼得僵硬着脸,嘻嘻哈哈的做着表情,似乎忘
了台词——实际上他现在脑中可说是一片空白,明明是自己的女友,却要让她脱
光了被别的男人看光。被别的男人看光还不算,还要被他们干。被他们干还不算,
还要自己在旁帮忙!就算他再怎么不在乎芊蓉,但心里那点男人的骄傲,还是让
他满是说不出的滋味儿……
  「Janis 的这对胸部真是丰满啊!」早知道这次拍摄已经等同于游戏的陶正
道继续保持着那种微笑,直直的盯着芊蓉的胸部,就似乎那白色的蕾丝胸罩还没
脱下,却已经被他用眼睛脱去一样。
  当红女VJ的心内一阵发抖,看着陶正道伸向自己的禄山之手,她想跑,想推
开挣扎,可是有过之前经历的她却不敢这么做。只能在心内乞求着:伟大的天父,
求求你帮帮我!!!
  「唔……」当男人的手掌抓住她丰满坚挺的胸部之后,芊蓉几乎忍不住的就
是一声轻吟。本来就被推挤的高耸的乳球,被小一号杯的乳罩箍着酥胸,因为这
一抓的力量,似乎显得更加丰满鼓起,都要撑裂内衣直接爆出一样,让芊蓉的身
子都是一颤。
  手掌心里,虽然因为内衣的阻隔,不是完全和芊蓉的奶子挨在一起,却依然
可以感到这对乳球的弹性,还有柔软。
  「有这么好的身材,还要为你做手术丰胸!彼得,你真是很喜欢大奶子呢!」
戴着眼镜的男人揉捏着芊蓉的乳房,雪白的乳球在男人的手指下被揉搓变形,就
似乎要被挤爆一样,变换着形状。直让当红女VJ感觉自己的呼吸都费力起来,白
皙的脖颈上都有青筋微微浮出。似乎既是痛苦,也是一种欲火要被勾起的感觉。
  讨厌,明明自己不喜欢这些男人,为什么胸却会越来越热。
  而且,因为这个陶正道明显是此中高手,虽然隔着乳罩,却还能用手指夹住
芊蓉的乳尖,一阵揉捏,直让她本就敏感的身子都是阵阵酥麻。眉心虽然还是皱
着,但红馥馥的小脸上的表情,却已经变出了一股欲拒还迎的感觉!
  「嘿!还真有你的!」心里暗赞着这小丫头看起来挺清纯,没想到身子这么
敏感,看来也是一个浪女的裘董转回头来,向倪誉念出一声。
  「没办法,谁让那帮大爷们难伺候呢。不仅女演员得漂亮,还得刺激,加上
个男友,再来个3P,他们就好这口啊!可惜这里不是俱乐部,不然舞台上直接三
下五除二,来个真刀真枪的干,哪儿像现在这么麻烦。」
  导演拿起一块包着荖叶的槟榔,放进嘴里一阵咀嚼。
  镁光灯下,芊蓉的一对大奶子已经完全变成男人的玩物。大大的奶子裹在胸
衣里面,在男人的手指下不断变换形状,就似乎要将衣扣撑裂。微微的细汗,已
经在她挺立诱人的瑶鼻上升出。她咬紧嘴唇,忍受着男人大手加在她胸部的疼痛,
还有那份异样的感觉。同在旁边的陈彼得一面继续笑着,一面在心里暗念:妈的!
真是个婊子,被别的男人玩奶就这么开心!亏我还曾经喜欢过你!
  「喂,别老缩着!把胸挺起来!」远处,导演的喊声再次传至。正被那位热
门节目主持人捏着奶子的当红女VJ只觉一阵好似被人当街剥光衣服的无法自容。
这些该死的男人,不尽要让自己被他们干,还要自己去逢迎他们!!!
  这世上怎么样有这么坏的人啊!虽不是生在温室的花朵,但因为年轻,漂亮,
从小头脑就好,一直得老师、父母,还有那些男性同学爱护,一生中几乎没有什
么太大坎坷的芊蓉,在此时,可说真正尝到了不如意者的痛苦。
  细细的肩带之下,她的白皙圆润的肩部欺霜赛雪,发出微微轻颤。可怜的当
红女VJ眼角含泪,说不出是辛苦的感觉,还是那份羞耻感升出的无法言明的屈辱。
  她颤抖的挺起自己的胸部,让男人去摸。在男人手指下,男人的手指陷进白
腻的乳肉里面,都已经把奶子攥得微微发红。说不出是因为导演的呼喝,还是自
己心里愿意,她的身子微微向后弯曲,画出美丽的弧线,越发显得是自己自愿将
美胸送到男人的手里。看着她那种欲拒还迎的表情,微微卷起的青丝,流水似的
随着颈部的仰起而微颤,陈彼得的心里也是越发的恼怒,暗骂:一边装作不喜欢,
一边又自己把胸送给人家摸!赵芊蓉,这世上还有比你更下贱的女人吗?
  「嗯嗯……嗯……」镁光灯下,当红女VJ仰起自己白皙的香下,本来皙白容
颜上的红色越发渐重,呼吸都渐渐变长。揉捏着她的奶子的陶正道继续玩捏了一
会儿之后,手指下移,「啪」的一声,解开了前段带子上的锁扣。冰凉的空气,
猛的袭到那对雪白的玉兔上,就算早知道这一刻必将来临,芊蓉的身子还是微微
一颤。
  胸前,一对雪白的玉乳完全展露在摄像机前,丰胰白皙的乳球颤颤巍巍的跳
动而出,甚至连上面一对彷如红宝石一般的蓓蕾都是一阵抖动。
  「唔……」芊蓉控制不住的发出一声呻吟,陶正道却没有在继续揉搓她的奶
子,而是给摄像机让出一段空间,看着她两粒已经微微立起的樱桃般的乳尖,夸
张的说道:「哇!真是好漂亮!居然是红色的!」
  他装作惊呼的叫出一声,转身向陈彼得问道:「彼得,你每天都可以吃到芊
蓉的奶子吗?」
  「当然……老婆的奶子,什么时候都吃不够嘛!哈哈!」陈彼得的额上渗出
汗水,心里真是一阵怒骂,干!你们这帮龟孙!但却不敢反抗,只能按照他们给
他的台词,背着该说的话。
  「Janis ,你很喜欢彼得吃你的奶子吗?」主持人再次询问。被逼迫着用手
抓住自己吊带衫,将玉乳展露给男人们看的当红女VJ真是都已经羞红了脸。她被
这些人强奸过,拍过各种各样淫秽的照片,录像,可是,可是那都是在他们强迫,
把自己绑起来,捆着自的情况下做的。现在,在自己可以挣扎、逃跑的情况下,
却要配合他们……
  芊蓉的呼吸似乎有些不受控制,喉部微微蠕动,喉咙深处都觉得微微发干。
  「是的,我就喜欢彼得每天吸我的奶,啜我的胸,舔我的那里……」她身子
颤抖着,在几个男人的围拢间,本来都应该按照剧本把手捧着自己的酥胸,做出
推挤诱惑众人的动作,然后一直把指尖伸到自己的内裤那里,但是却不能。
  周围的一切五光十色,而她却好像在梦境。梦境,是啊!如果这是一个梦多
好啊!当红女VJ忍不住对自己说着,闭上了眼睛。她长长的睫毛就似两把刷子一
样撬动,娇小的鼻翼微微翕张。她多么希望这是梦境,但是却不是。
  适时调整的灯光打在她的脸上,让她的脸朦胧,不真,却又越发的皙白而美
丽。
  「Janis 的奶子有多大呢?」似乎没有人在意她有没有照着剧本来做,因为
这本来就已经成了一个试拍。几个男人继续围在芊蓉身旁。摄像机下,热门节目
主持人的双手显得微黑,而芊蓉的玉乳却是雪白,真是可以用肤若凝脂来形容。
一对似乎还未完全翘起的乳尖,显得红艳艳的,挺立在乳球之上。红色的乳晕,
似乎比陶正道预想的要大些,但也不是太大,也就百元硬币大小,连接着翘立的
蓓蕾,雪白的半球,完美的甚至连点微小的凸起都没有。
  穿着医师袍的马景寿拿出一根早已准备好的皮条尺,装模作样的说道:「来,
Janis ,你给我们量一下你的乳房有多大吧?」
  你们究竟要羞辱我到什么程度才可以啊!芊蓉在心内喊着,在陶正道用手挑
着她的香下下,向上抬起头来,露出一双蒙着水雾的双瞳。
  她不可控制的咬着涂的浅粉色口红的嘴唇,唇瓣宛如花朵,微微抿紧。眼前,
这个中年男人一脸淫笑——虽然同样作为电视圈里的人,芊蓉早就知道这些明星,
主持人,当着人的一面是什么样,背地里又是怎样,可是即使早就知道,她还是
无法接受这个自己大学时本来很喜欢的主持人,现在居然加入这些人一伙,这样
对待自己。
  「您本来是我的偶像……」她不知道为什么的,微微分开着嘴唇,念出这么
一句轻轻的话语。甚至,当这话念出的时候,芊蓉的身子都在发抖,声音都在发
颤。
  她併紧了双腿,紧紧夹着自己的私处,虽然现在那里还没有男人的东西伸进
来,但她非常清楚,过不了多久就会有男人将自己丑陋的阳具插入自己的小穴里,
甚至都不仅仅是为了发泄兽欲,而是为了用自己的身体为他们赚钱。
  她美好的半球一样坚挺的双乳,随着呼吸,一下一下轻轻起伏着。她瞧着陶
正道,戴着眼镜的热门节目主持人则微笑的说道:「那不是很好吗?我将来在节
目里干你的时候,你可以更有感觉啊!Janis ,大家都是为了赚钱,这是工作,
别想的太多。拍这个片子,你能和不少自己的偶像在一起,而且他们以后也会大
捧特捧你,你会比以前还要出名的。」
  「他们都会和你一样吗?」芊蓉轻声的,继续用那种懦懦的,让男人听起来
就似乎使用羽毛在自己耳朵眼里打转的声音问道。
  她不是个孩子,自然知道这世界的险恶,甚至就算在遇到倪誉之前,在她进
到电视圈里之后,她就遇到过不少想在自己身上占便宜的男人,而那时全是靠叶
正顺帮自己……叶正顺……叶大哥,「放心吧,他们的事交给我了。我不会让我
旗下的艺人吃亏的!」甚至现在,叶正顺曾经说过的话都还在自己耳边回响,如
果不是这样,自己绝不可能这么信任他,连合同都不看就……
  「可能和我不一样吧,他们大部分人都没我的玩意大。」热门主持人说着露
骨的话,微微笑着。
  「我不是婊子……」芊蓉忍着愤怒,那种几乎要大喊出来,不管他们接下来
会怎么对自己,都要大喊出来的绝望,喃喃的念道。
  「呃,这里没人把你当婊子吧?不过如果你将来想演这么一幕,和倪导说说,
估计他也会满足你的。」热门节目主持人继续说着,笑着,手指再次按在了芊蓉
两粒翘起在半球上的乳尖上,一面拿手捻着,一面说着。
  不要!不要捏了!
  乳尖处,那种炙热的感觉再次升出,一直传进自己身体的里面,直让芊蓉的
身子再次微微发酥!让芊蓉差点又忍不住发出一声轻吟。
  可怜的当红女VJ身子颤抖着,不管自己怎么不愿,都无法违背被这些男人玩
弄的命运的,将自己的目光从陶正道身旁穿过。她瞧到正站在倪誉他们身边,正
清闲的抽着烟的经纪人。这个戴着方片眼镜的男人抱着一肢胳膊,当她们的目光
交汇的一刻,竟似乎还觉得有些羞耻一样扭过了头去。
  干!这丫头做什么?还以为我可以帮你?芊蓉的经纪人咬着拇指的指尖,心
里暗念。
  感觉自己已经完全被抛弃的当红女VJ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接过了那条皮尺。
在几个男人围拢着,肩扛摄像机的照射中,「把胸部挺起来!本来奶子就不大,
还老缩着!」倪导又一声大喝中,指尖颤抖着,将皮尺压在了自己胸上。
  黄褐色的皮带,围着当红女VJ的胸部走了一圈,在她右边乳尖处连在一起,
压着那粒殷红。虽然只是一条小小的皮尺,但是在那东西围住自己胸部的时候,
芊蓉还是感到一阵窒息,似乎快要无法呼吸的感觉。
  「83!」看着皮尺上的数字,那位医师大声宣布!然后,又看着芊蓉将皮尺
在自己乳房根部围了一圈,一声惊呼,「68,33C 罩杯!我居然看错了!怎么会
这样呢?」
  男医师装作不明所以的说着,实际大部分人都清楚他看错的原因,刚刚在那
小了一号的半罩杯内衣束裹下,芊蓉的乳房比平时更加丰满的推高,乍一看,谁
都会以为是D 罩杯。
  「好了,该让她把裙子脱下来了!」那边,在摄影机再次对芊蓉的胸部一阵
猛拍,直把她骄人坚挺的乳球,没有一丝遗漏的又拍了一遍,再又对她的小脸来
了个定格后,才后退离开少许——镜头下,本来是那么善于面对摄像机的芊蓉,
却是那么的彷徨无措。在镁光灯的照射下,她的小脸明明是近乎透明一样的皙白,
诱人,鸭蛋似的微微尖下的形状,可是现在,却是一副哀伤的面容。
  「妈的!不会笑一笑吗?你觉得自己一脸哭相好看是不是?那个谁,管管你
马子,叫她配合下!」
  在倪导的大声呼喝中,陈彼得一脸不知道该怎么说的,向芊蓉说道:「亲…
…亲爱的……你就配合一下倪导吧。不然咱们都不会好过的!」
  你知不知道他们让我做什么啊!你还让我配合他们!当红女VJ的双眸中,似
乎是因为气愤,自己的男友这样无用,还有现在的遭遇,都微微映红。她鼻翼微
微翕合,就似乎快忍不住大喊:「好,你就是喜欢做乌龟是吧!我让他们干!」
一样。在摄像机前,缓缓的,尝试着露出笑容。
  身后,巨大海报上的当红女VJ是那么自信,爽朗,看着她的笑容就可以让人
把一天的烦心事都抛注脑后。而在摄像机前,芊蓉却一点也笑不起来,她机械性
的,微微调整着自己嘴唇的角度,身子僵硬的站起。她微微哽咽的,动着自己的
喉部,白皙的脖颈一阵蠕动,因为身子站起,一对半球的玉乳也显得更加挺拔。
  「那么现在我们在来看看Janis 的下面怎么样吧?」
  在陶正道的指挥下,芊蓉说不清是哭还是笑得,轻声念道:「多……多不好
意思……让人家这么……这么直接露出来……」她无法按照剧本要求,做到娇羞,
淫荡的样子,在那里旋转,只能那么僵硬的说着。
  为什么,为什么我必须拍这种片子!她无法按他们说的,自己撩开短裙,只
能忍着快要哭泣的悲哀。
  「快点,别拖着了,怎么都要脱的。彼得,劝劝你女朋友吧。」热门节目主
持人再次发声说出。
  「那个……亲爱的,赶紧脱吧,大家又不是没看过,别这么小气……」陈彼
得依然都不敢看芊蓉得样子的,低着脑袋看着她的双足。目视里,女友的玉足是
那么美丽,裸白顺滑的小腿曲线,涂着银色指甲油的,脚踝和小腿完全融为一体。
陈彼得回忆起了之前在床笫之间,自己将它们捧起,在女友一面挣扎,一面又娇
笑的扭动之中,将它们含在自己嘴里,一只一只舔舐的情景。本来,这双玉足只
是属于自己的!
  陈彼得!你到底还是不是男人了!!!芊蓉不知道陈彼得在想什么,只因为
他说出的话语而气愤、愤怒,胸前一对玉乳起伏的速度都快了不少。好,你要我
脱是吧?我脱!我脱!她咬紧嘴唇,就似乎自暴自弃一样,撩起了自己的短裙。
  肩扛着摄像机的摄像师赶紧向前一步,抢过一个位置,给着芊蓉的短裙下面
来了一个特摄定格。镜头下,绿色的短裙在颤抖中,被缓缓拉起,雪白的大腿根
部和小腹优美的曲线之间,是一条透明的粉色材质的系带内裤,紧紧的保护着当
红女VJ的阴阜。因为是透明的材质,那一团浓密的黑色在粉色的布料下特别明显。
  没错,这条透明内裤就像那件蕾丝胸衣一样,都是剧务按照倪导的要求,特
别为芊蓉准备的。
  面对着摄像机的镜头,芊蓉心里一阵喃呢,讨厌,不要这么死盯着拍啊!非
要人家穿上这种恶心的内裤……裙摆之上,因为吊带衫被拉起,露出了一抹光洁
没有一丝赘肉的裸白小腹,可爱的肚脐。裙摆之下……芊蓉感到自己小腹内就像
有什么东西再转着一样,感觉很不舒服——实际上就芊蓉个人来说,穿这种内裤
虽然有些挑战性,但如果只是给自己男友看的话也没什么,但事实现在却是在这
里……
  镜头下,强忍那份哀羞和屈辱的当红女VJ不自觉的倂紧了双腿,使得她那双
雪白匀称的长腿间,连一丝缝隙都没有。也使得她那迷人的阴阜显得更加饱满,
像个小小的肉馒头一样微微凸起。
  此刻,芊蓉的心内真是觉得他们就是直接扑上来,剥下自己的内裤,剥光自
己的衣服,就这么强奸自己。都比让自己这么一点点展露自己的胴体,一点点自
己脱去身上的衣服要好。可是,倪导偏偏不想这样。
  拍了这么多年的片子,伺候那些叼嘴的VIP ,调教这些女明星也不是一天两
天了,坐在凉板凳上的导演自然十分清楚,只有在这些像芊蓉一样的小明星,头
脑清醒的情况下,自己一点点脱去衣服,自己摆出诱惑男人身子的样子,才可以
越发打击她们的自尊心,让她们老实听话,要哭就哭,要笑就笑,给自己好好拍
片。
  「哇!粉色的内裤啊!还是透明的啊!Janis ,你穿这样的内裤不怕被人看
到吗?」热门节目的主持人再次夸张的说出,手指搭在了自己的嘴巴上,评判着
芊蓉裙下的风光。
  讨厌!我平时怎么会穿这种内裤!芊蓉在心内暗暗啜泣,粉色的嘴唇就像皱
紧的花瓣一样,无法发出声音。
  她感觉自己喉咙哽咽,胸中就好像有什么东西一样,说不出话语。但是,
「喂!干什么呢?还不赶紧说话!」在倪导又一次大喊后,「是啊……我平时…
…平时就喜欢这种色色……这种色色的内裤的……有时候……有时候还不穿内裤
就……就出门呢……」可怜的当红女VJ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这段话说出来的。此
刻,她心中所想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些对自己的羞辱什么时候才能到头啊!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