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女淫心】 第40章 地狱村噩梦之始

  我接过老头递过来的袋子,知道里面装着十斤左右猪饲料。
  老头不给我开门,还让我怎么进来,就怎么出去。
  我没有办法,只能重新跪下,然后用狗爬的姿势,准备从栅栏下面再钻出去。
  可是,我没有想到,就在我趴下爬了两步,头和后背刚刚钻出去的时候,身
后陡然出现了一只大手,将我的胯紧紧地抱住,然后一个异物毫无先兆的插入了
我的小穴。
  「啊!」即便我的小穴因为刚刚的抽插仍然足够的湿润,但是异物庞大的尺
寸还是让我痛苦的叫了出来!如果不是冰冷的温度和塑料的质感,那个尺寸我甚
至会怀疑是一个成人的拳头!
  我下意识的蹬动两条腿企图逃跑或者让后面的大手放开我,但是一个条粗壮
的大腿一下子就架在了我的小腹上,就这样我的身体竟然被生生的固定住了。
  「大爷!大爷!放开我!放开我!」异物快速的抽插着,湿滑的阴道很快从
痛苦转为愉悦,我喘息着求饶,只是身后的人却丝毫不说话。
  身后的抽插越来越剧烈,随着它的侵入和蹂躏使得我的小穴被玩弄得愈发的
湿润,而我淫贱的汁水也让它插入的更加顺畅。异物反复的抽插让我感觉到它有
着特殊的纹理,它明显是塑料的材质,有着不规则的形状,不是圆柱体,也不是
简单的板状或者条状,它足够粗,也足够长!它粗的如同拳头,而长度已经完全
抵到了我的宫颈口。
  「哎呀!你要是想肏,就直接肏进去吧!把这么个假东西塞进去干什么啊!」
身后是刚才肏过我的老头子发出的声音,而另一个人渐渐粗重的喘息声也让我觉
得那是一个成年的男人。
  「求求你!别……别这样玩弄我了!好痛!我让你肏我!求你了……放开我
吧!」我可不想像昨晚的陈柔那样被人玩的阴道撕裂,反正我已经是个被无数人
肏过的贱货了,绝不介意被后面的男人玩弄,只要他不把我弄伤就好。
  「你的骚屄里,就有老川的臭精,还想让我肏你?哼!你这种骚货,一定被
无数人肏过,脏的要死,我才不会肏你呢!」男人终于说话了,是一种憨厚的男
声,只是我不懂为什么他不想肏我,却还这样虐待我、玩弄我。
  我咬着牙,忍耐着,我并不是不肯呼救,只是我扭头看到不远处的商务车,
我能肯定王伟和那个司机都能看到这一幕。但是他们就是不下车,不来救我,既
然我呼救也不会有任何结果,还不如省点力气,承受一番后面男人的蹂躏呢。
  「牛子,你干嘛喜欢玩这玩意儿?它插进去也是冷的,就算再像真的也不是
真的啊!还是肏肏屄吧,真东西永远比假货好,肏一次你就知道了。」
  「哼!这假的就算再差,也是我一个人的,就被我一个人玩。这真的就算再
好,也是被千人骑,万人肏的贱货,这破鞋求我,我都不会肏的!嘿嘿!总算安
好了!」男人说完,嘿嘿笑了一声便不再抽插那个硬物了。
  我到现在都不知道那个插入我身体的究竟是什么东西,只知道它填满了我的
小穴,顶住了我的宫颈。
  这个叫牛子的男人似乎要将肉棒插入了我的身体,我恐惧地闭着眼睛,生怕
他把肉棒插入我已经被填满的小穴。
  只是撕裂的痛楚迟迟没有到来,而不断的冲击却一下下的让我的身体如同风
暴中的小舟。
  快速而强大的冲击不断的在我的小穴内爆发,只是那插入我小穴的异物挤压
着我的宫颈口,而没有男人肉棒插入我的感觉。但是,我分明还听到了插入和抽
出的声音,粘液和肉棒在狭小的空间中发出的声音也似乎证明我正在被激烈地奸
淫,只是我小穴内除了饱胀感,完全感觉不到其他。
  「嗯!来了!啊!」我双手紧握成拳,像只母狗一样匍匐在地上,将屁股高
高的崛起,嘴里发出淫荡的呻吟声。刚才老川没有将我送到高潮,而现在的男人
却用他快速而强大的冲击让我达到了一波高潮!
  「嗤!」身后的男人笑了一声,然后继续喘着粗气抽插着。
  「啊!你……你怎么弄的?你插进来的是什么?」我勉强的回过头试着看个
究竟,只是落入我眼帘的,是个皮肤黝黑的壮汉,憨厚的面容上,满是不加修正
的胡子,古铜色的皮肤显示出他的健康,粗壮的手臂紧紧地攥住了我的胯部,他
壮实的大腿蹲在地上不断的撞击着我撅着的屁股。
  以我的角度看过去,他完全是在抽插着我的小穴,只是我什么都感觉不到。
  男人舒爽的表情做不了假,而他似乎想分散自己的注意力,睁开眼睛看着栅
栏另一边的我,解释道:「我插到你骚屄里的是我的自慰杯!嘿嘿!虽然是硅胶
的,是冷的!但是……比你干净,插进去也紧的很!」
  「自慰杯?」我惊讶的说道。
  「对!就是成人玩具!」男人说完就不再说话,专心的奸淫着我,或者说是
奸淫着他的自慰杯!
  啊!难道……难道我在这个人眼里还不如一个假的东西么?在他的眼里,我
的肉体还不如一个冰冷的成人玩具?
  他……他宁肯肏一个硅胶做成的杯子,也不愿肏我的小穴?
  我……我的小穴还是粉色的,还是紧致的,为什么他……啊!难道,是因为
我脏吗?
  可是,他并没有看到我被……他只看到我被这个老头子玩了一下呀!真是
……
  男人的抽动越来越快,显然已经到了要射精的关头,而我紧紧咬着牙,忍耐
着那个自慰杯顶端对我宫颈口的冲击。
  而我空白的脑海中,却不断会放着他方才的话和一种莫名的意味。
  狂暴的风浪终于停下了,啪啪啪的肉浪声停下了,男人停止了抽动,似乎缓
缓的抽离了我的身体。紧接着,他小心的将那个杯子抽出了我的身体,似乎生怕
弄坏了一般,甚至还用我的头发将那个杯子上粘着的我的粘液擦干净。
  「滚吧!骚货!你已经没用处了!别脏了我的地方!」男人说罢,重重的踹
了我的屁股一下!然后踩着我的屁股,似乎想把我从栅栏下推过去!
  我借着这样的力量很快的钻了过去,然后回过头,看了一眼那个黝黑的男人。
  我看到的只是一个背影,他宝贝地拿着那个红色的东西,对于一丝不挂的我
看都不看一眼。
*******************************************************************************
  王伟缓缓的将电动车窗打开,看到我手中的袋子,撇着嘴说道:「就这么一
点呀?」
  听着他满是嘲笑的语气,看着他猥琐的笑容,我突然有一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是!就这些!」我站在车旁,伸手想打开车门,但是却怎么都拉不开车门!
  王伟没有打开车门的意思,反而继续问道:「这是什么饲料啊?」
  我没有办法只能回答道:「他们说,这是猪饲料!大概有十斤左右!」
  光天化日之下,一丝不挂的我急着打开车门钻进去,但是王伟偏偏不让我如
愿。
  而这个时候一辆汽车急速地从我的身后开了过去,汽车掠起的风让我的身体
感觉到意思凉意。我下意识的遮挡了一下自己的屁股,但是却知道车上的人一定
清楚地看到了我的裸体。
  「切!还挡什么?这几天不都是光着的嘛!以后,几天你也得光着,赶紧把
你那不值钱的羞耻扔掉吧!你在学校的时候,怎么就没有这样的羞耻心?」
  「我……让我进去,王伟,快……快开门!」
  王伟只是笑,却丝毫不见动作。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在学校是长期一丝不挂的。我在学校是所有师
生的肉便器,让他们玩弄,让他们奸淫。让他们在我的体内射精,让他们在我的
体内撒尿。我也喝他们的尿,我也吃他们给我的剩饭剩菜,甚至也吃他们的粪便。
不但男生如此,女生也是如此,总之,我是所有人的奴隶!
  我……我不怕人看到我的裸体,哪怕是陌生人。在漆黑的夜晚,我被老刘带
着,我赤裸地钻过学校围墙下的狗洞,我没有廉耻的敲响学校旁村子的一家又一
家的房门,请求主人奸淫我,请求让我吃他们的排泄物,请求他们让他们饲养的
牲口干我!
  那个村子每一户人家都知道有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每到夜晚就会敲开某一家
的大门,而那些老鳏夫经常聚在一起,一听说我去了某一家,就全拥过去去轮奸
我。然后,欣赏我被各种各样的畜生奸淫的场面。
  我是一个没有廉耻心的贱女人,是一个喜欢被人肏,被人玩弄的骚货!我早
已经向命运低头了,我甚至快忘记我是陈玉婷,是陌生人眼中漂亮的小女生,是
小学时别人眼中傻傻的只知道学习的婷婷。
  可是……可是我的廉耻心并没有完全消失,我不想这样光天化日的在陌生的
地方光着屁股被人看个精光,不想总是被莫名其妙的人玩弄、辱骂、奸淫。
  「好啦!把这个袋子扔了吧!」王伟说着,将手伸了过来。
  我以为他终于要放过我了,我赶快将手中的袋子仍在地上,而他摆了摆手扭
过头对我说:「接下来几天有你受的,为了锻炼你的体力,我决定,让你好好运
动运动。要快点跑,尽量追上。要是落下了,小心被人抓到村子里一辈子都回不
了家了。」
  他说完就关上了车窗,而我惊讶的张着嘴,没明白他的意思。
  紧接着,车子启动了,虽然开的很慢,但是仍然慢慢的远离了我。
  而我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开始飞快的跑着,试图追上前面的商务车。
  我很少运动,甚至从来没有上过体育课,但是我的体力很好,因为我总是被
肏,特别是学校,有时候被吊上一整天,不停地被插入。
  我的双腿快速的跑着,不顾一丝不挂的身体,哪怕胸前的乳房上下的摇动,
让我感觉到微微的痛楚,哪怕微凉的夏风掠过我的身体,刮过我的敏感部位,我
都不在乎。
  我如同一个长跑健将一般追逐着前面的车子。
  不远处的田间,一个老农看到了这一幕微微有些发呆。
  我不去管他,只是追逐着在我前面距离我大概只有几米的商务车。
  我似乎看到了希望,开始加速。
  当我的双手用力地拍打着商务车的后窗的时候,它就像一匹被鞭子抽了的骏
马一般一下子窜出了老远。
  失去平衡的我,一下子趴在了地上。我丝毫不顾被灰尘弄脏的身体,只是抬
着头,看着渐渐远去的汽车,王伟似乎真的要丢弃我了。
  无边的恐惧马上袭来了,我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不知道没有王伟在
身边的我会在这个荒郊野岭经历什么。
  我再也不想被拐了,在也不想被人抓起来了,我不敢想被抓的后果,我……
  没有鳌拜在身边,如果被抓,就真的永远也见不到亲人,见不到天日了,恐
怕要比现在的生活还要凄惨。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汽车停在了我的身旁,副驾驶的窗户被摇了下来,是一
张陌生的男人的脸。
  我惊恐地睁大了眼睛瞪着眼前的陌生人,踉跄着要爬起来,想远离他,因为
我下意识地感觉到了危险。
  两个男人下了车子,其中一个我跑过来,伸着手想要抓住我。
  我吓的一下子躲开了,只是,还不等我转身跑开,一只臂膀就环住了我的腰,
而另一只大手竟然一下子就摸到了我的小穴处。
  「哈哈!没想到这荒郊野地的还能遇上这好事!嘿嘿!小丫头,是不是你男
朋友不要你了?没关系,跟俩哥哥走,我俩好好疼疼你,嘿嘿,上车就疼你,怎
么样?」抱着我的男人在一边大笑着,一边说。
  「不要!不要!我……我有保镖的!啊!救命啊!救命啊!王伟!快来救我!
救救我!」我激烈的挣扎着,两只手臂不停地拍打着后面的男人,两只腿疯了似
地乱蹬。
  这时候,另一个男人也扑了过来。他一下子就抄起了我的两条腿,想让我不
能继续挣扎。
  只是,我的身体不住的颤抖,不住的扭动,似乎想等到有人来救我!
  只是,不管我怎么呼救,似乎都没有人来帮助我。
  眼看着我就要被两个男人拖进车子里了,就在我将要彻底绝望的时候,一声
剧烈的刹车声传来了。
  而后,「嘭嘭!」两声枪响一下子就吸引了正在彼此纠缠着的我们。
  三个人都扭头看向了一边,那辆黑色的商务车已经停下来了。车旁站着一脸
冷漠的司机,以及抱着肩膀笑着的王伟。
  「放开她!然后滚!」这个司机的声音很平和,丝毫看不出有一点点血腥味。
  抱着我的两个男人愣住了,似乎有些不知所措。
  「嘭!」司机的枪又响了,这一枪打在抱着我腿的男人的脚边,飞溅起来的
石子击打在我的身上,却让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安全。
  「我再说一遍!放开她!我不想多事,但是你们要不听话,下一枪我会打烂
你们的鸟!」
  两个男人识趣地放开了我,而我立即跑到了王伟的身后,我从没有像这一刻
这样的依赖王伟,虽然他瘦弱的身子似乎遮挡不住赤裸的我,但却是我现在最信
赖的依靠。
  我在王伟的身后看着企图掳走我的两个男人,他们此刻完全没了片刻前的嚣
张,只是举着双手,然后紧张的看着拿着枪的司机。
  王伟看着眼前的两个人笑着说:「你们是想掳走她呀!要是我老大知道我把
她弄丢了,非把我打死不可。」
  一个男人尴尬的笑了笑,解释道:「我……我们没想掳走她,只是和她闹着
玩儿呢!」
  王伟摇了摇手指,继续说道:「别胡扯了,你们刚才要只是想玩玩她,兴许
我们就在旁边看戏了,没有想到你们竟然想把她掳走。」
  那个男人张着嘴想继续解释,只是看着那对着他的黑黝黝的枪口,只是张口
结舌地说不出话。
  王伟没有理睬对面的两个人,而是对那个持枪的司机说道:「兄弟,你叫什
么?我还一直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马跃东,叫我东子就好了!」马跃东没有看王伟一眼,只是稳定的握着枪,
指着前面的两个陌生的男人,也毫不在乎自己的名字被对面的人知道。
  王伟笑着客气的说:「东哥!要是席少交代的事情,我们做不好,会怎么样?」
  马跃东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然后回答道:「我怎样不知道!但是,你肯定
死定了!」
  一个陌生的男人,对着马跃东求饶道:「大哥!放了我们吧!我们不会乱说
话的!」
  马跃东斜着看了王伟一眼,看到他没有表态,便不理那两个人。
  王伟一拍巴掌,似乎想到了一个好主意,然后说道:「要不这样吧!看你们
俩那么想玩这小丫头,我就把她送给你俩肏一顿。要是她先泻呢,咱们就当这事
没发生过,好聚好散。要是,你们俩先射呢?嘿嘿,就别怪我了!」
  王伟坏笑着又说道:「我们老大姓席,这姓不多,在这一亩三分地上,你们
应该知道是什么人!所以,不要想着我们不敢干什么,要想着不要让我们干什么!」
  王伟说完便把我从他的身后拽了出来,然后用力对着两个男人一推!
  我扭头看着王伟,他招牌的笑容挂在嘴角上,完全不像说笑,我知道他又想
看我被陌生人奸淫。
  刚刚在饲料厂里被两个人轮流奸淫了一番的小穴这个时候仍然湿润泥泞,而
我踉跄地倒在了一个男人的怀里,小穴竟然更加湿润了。
  「我没开玩笑,你们就在这里玩儿她吧!可以直接在地上搞,也可以把她放
到你们车子的引擎盖上搞!不管你们怎么搞,反正一定要她先泄身!」
  把我搂在怀里的男人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招呼一声自己的伙伴,然后把我
放到了他们车子的引擎盖子上,然后就伸着手开始玩弄我的小穴。
  他可能是看到我的小穴并不像阅人无数的样子,或是怕把我弄痛,所有有些
手下留情,没有一下子就猛烈的玩弄我,只是插入一根手指,在我的小穴内轻轻
的扣挖,而另一只手放在我的阴阜上不断挑逗着我的阴蒂。
  另一个男人走过来一起玩弄我,只是不像往常的男人那样将肉棒塞进我的嘴
里,让我帮他口交,而是低着头颇为温柔的吮吸我的乳房,而另一只也握住我另
一乳房温柔的揉搓着。
  同时被两个男人如此温柔地对待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但是我的身体却并没
有产生太多的快感。
  两个男人似乎也有些害怕,反而更加卖力的挑逗我,以至于正在爱抚我小穴
的男人不得不蹲下来然后给我口交。
  这是我从来没有经受过的感觉,一直湿滑火热的舌头顶在了我小小的阴蒂上,
然后灵巧的抖动,快速的绕着圈圈。虽然在家里,妈妈和姐姐都曾经给我口交过,
但是,异性给的口交更让我充满了刺激的感觉。
  我的身体开始剧烈的颤抖了,阴道里开始出现麻麻的感觉,两只大腿的肌肉
也一下子崩的紧紧的,似乎高潮一下子就要到来了一样。
  我身体的表现,似乎给了下面那个男人莫大的鼓励,他看到了脱身的希望,
然后在给我口交的时候,还用一根手指顶开了我的小穴,在里面温柔的扣挖着,
试图找到我小穴内的G点。
  我明白了他的企图,然后微微地向上拱了拱身子,让他更容易找到那个地方。
  「啊!就……就是这里!是这里!啊!」
  我的迎合让男人很快找到了我的G点,而他也颇受鼓励的开始更卖力的玩弄
我的小穴并继续给我口交着。
  快感不断的传递进我的大脑,让我忘记了刚才的紧张,刚才的痛苦,忘记了
这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忘记了不时驶过的汽车,更忘记了后背隐隐传来的汽车的
热量。
  我拼尽一切准备迎接着高潮的到来,我知道这一波高潮比刚刚在养殖场里被
自慰杯插入,被男人冲击的快感更加剧烈。
  「要来了!」我高声叫着,声音盖过了,我的刚刚发出的娇喘声。
  「啊!」
  就这样我高潮了,脑海中似乎发生了一起剧烈的爆炸,身体的力量似乎被一
下子就抽光了。
  我的力量甚至不足以支撑我睁开迷蒙的眼睛,更不可能支撑着我让站起来。
  王伟看到这里,笑了笑,对着两个男人夸奖道:「哈哈!想不到,你们竟然
想出这个办法!厉害!厉害!急智!急智!哈哈!你们不知道吧?这骚屄被我们
玩的跟公共厕所似的,那骚屄里不只被我们灌精,还被我们灌尿呢!呵呵,忘记
说了,不只是人,畜生的也灌过,没想到你们会给一个尿壶口交。」
  那两个男人听到王伟的话,脸上挂上了难以形容的古怪表情。一个男人苦笑
了一下,对王伟求饶道:「大哥!你看,这样我们俩能走了吧?」
  「能走了!当然能走了!不过,就这么走,多可惜啊!不肏肏她呀?」王伟
继续笑对两个人说。
  「不了,不了,谢谢大哥的好意!女人还你!」一个男人把我从引擎盖上拉
了起来,然后一把推给了王伟。
  我迷迷糊糊的被王伟扯进了车子里,然后瘫软在车座椅上。
  迷迷糊糊中,我被反摁倒汽车后座上,再次像母狗一样高高地撅起屁股。我
感觉到了一根肉棒的再次插入了我的小穴,这一次丝毫没有刚才的温柔,一上来
便是大幅度的抽插,同时两根男人的手指也毫无怜惜地捅进了我的菊花之中。
  汽车再次开动,渐渐的我们远离了平坦的公路,开始在颠簸的土路上行驶。
  而我也再次成为了风暴海上的一叶小舟,不停地在波涛中起伏着。
  不是小穴被插入,就是肛门被奸淫。
  这时候的王伟不再如以前般早泄,不再如以前般勃而不坚,虽然那根肉棒还
是没有老师们那样粗大,虽然他的冲击力远不如老师和鳌拜那么震撼,但是他的
持久却比以前强了很多,他不再那么容易射精,他做爱的动作也不再如以前那般
小心翼翼的克制。他像是一只不知疲倦的野兽一般,不停蹂躏着我的肉体,一双
不大的手不停抚摸着我,不停揉捏着我,一只不甚粗大的肉棒像是一根钢筋一般
不停地插入我的肉体,不停拔出插入,如此往复。
*******************************************************************************
  「东哥,就这么把车停在这里?」王伟的声音在我的耳畔响起,而这个声音
也将迷迷糊糊的我唤醒。
  车子也不知道开了多久,在一片黑暗中停在了一个停车场中。
  「放心吧,这里有人会看着车的,而且他们会把油加满等着我们回来取。」
马跃东淡然地说道。随后他又说:「只要你别认错路就可以了。」
  「应该不会,虽然有一百多里路,但是我爸每次带我来都让我一定要记牢,
所以我记得很清楚。」
  「那就行了,我打个电话,他们应该很快就到。」
  马跃东说完就拨了一个电话,他简单地说了地点之后,就挂了电话。
  「下车吧,他们就在旁边呢,等了我们很久了。」
  「好!咱们下车了,小母狗!」王伟踢了踢我,示意我下车。
  他仍旧没有给我一件衣服,我也只能一丝不挂的下了车子,而微寒的夜风吹
来我只能环抱手臂,试图让自己暖和一些。
  不远处来了几个人,而他们竟然还赶着一辆由两匹马拉着的平板马车。
  「这位就是马大哥吧?」带头的一个人看了一眼我,然后向马跃东试探地问
道。
  「是我!东西都准备好了?」
  「是!都准备好了!这马车上有四箱白酒,一箱卷烟,一箱烟叶,一箱茶叶
和还有一大包糖,这个背包里是一些淡水和面包还有巧克力,这边有几个手电筒
还有电池。」
  「好,这些就够了,车钥匙在车里,你们直接开走吧,我回来的时候会去找
你们的。」
  「好的!马大哥,这马车就不用给我们送回来了,这玩意儿我们拿回来也用
不上。」
  「嗯!」马跃东点了点头,然后他就带着我和王伟上了那马车。
  马跃东不但是司机、是保镖,竟然还是车把式,只见他熟练的玩了个鞭花,
马车就再他的指挥下前进了。
  「去后面躺着吧!那边有稻草,你凑合着御寒吧!哈哈!」王伟说完就坐在
了马跃东的旁边,而我则蜷缩在马车上,渐渐的我竟然克服了寒夜陷入了睡梦,
真不知道这是不是就是李老师说的温鼎诀的力量。
  马车摇摇晃晃,走的路也越来越曲折,越来越偏僻,直到走的路已经看上去
不再是路的时候,我才直到为什么马跃东和王伟要换成这个驾这个马车而不是开
汽车直接来了。
  我们就在这种不是路的路上颠簸的走走停停的走了一天两夜之后,才在一个
清晨接近了此行的目的地。
  「差不多快到了!」王伟手上多了一张地图,还有一个GPS定位仪。
  「这地图上可没有你说的那个小山村,你确定这条路没错?」马跃东一边赶
着车,一边说着。
  「应该没有错,除非这条小河改道。村子就在山谷里,一般人根本找不到那
个地方,前几次我和我爸回来的时候都是徒步走上一百多里地,所以这条路我印
象很深刻。而且,你看虽然这小河的河滩上长满了草,但是你看我们驾马车还是
可以通行的。我爸说村子里每年总要有些人去县城里采购些必需品的。」
  「采购必需品?怎么采购,你不是说你老家的人一般都不出村子吗?而且离
着最近的县城也有一百多里,你说他们几乎与世隔绝,难道会有钱这种东西吗?」
  「当然有了,他们每年都有人拉着马车出来卖些山货。别看那里偏僻,但是
那地方没人管,就没有乱七八糟的税费,活在那里比外面不知道快活多少倍呢!」
  「那你爸为什么出来?」
  「我爸当年是贪图外面的花花世界,后来我爸又遇上了我妈又有了我,我爸
也就没办法回去了。不过,我爸还是想落叶归根。别看我老家穷,但是我们王家
在村子里是说一不二的人家。东哥,我和你说了你也不相信,反正等到了村子,
你肯定会大吃一惊的。我们家在那里可是比皇帝还像皇帝呢!更何况,整个小村
平时差不多可以自给自足,所以我觉得那里真可以称得上是一处世外桃源。但是,
东哥,可别忘了咱俩说定的那个诺言,你可千万别说出去啊!」
  马跃东叹了口气,然后点了点头,看上去他似是在想象着那个所谓的小村,
他幽幽地说:「原来没人惦记的地方才是一个可以隐居的地方。」
*******************************************************************************
  「到了到了,终于到了!我就直到我一定没记错!」
  直到太阳高升,都过了中午的时候,我们一行终于到达了此行的终点,一个
超级偏僻的小山村。这个小村远远看上去有很一大片,在村子的周围有一块块的
耕地和菜地,这个时候正是庄家生长旺盛的时候,又是正午刚过,所以地里面没
有什么人在忙农活。
  「我老家到了!」王伟颇为感慨地说,「虽然是个个穷的鸟不拉屎的地方,
但也绝对是个『好』地方!」
  也许是小山村的人都没有什么外人,所以我们还没有真正进村子,就有一大
群人从村子里快步的走了过来那群人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我看到人群越来越近,有些想拿东西遮挡住自己的身体。但是,这两匹马拉
着的是一个没有遮挡的板车,而板车上也没有什么可以遮挡我身体的东西,加之
我看清那群人之后也渐渐的适应了赤裸见人的状态,所以我不再遮挡,也没有回
避。
  不过,我看到的那群人之中,一些男人在腰间围着破布做着最基本的遮掩,
反而是几个女人都是一丝不挂的。
  马跃东先从车上下去了,他默默打量着这个地方,面无表情,他几乎没有往
跑过来的一群人身上投去任何的注意力,似乎只对这个山村和周围的山野感兴趣
一般。
  王伟这时候却真像回家了一般自在,他笑呵呵的蹦下了马车,然后转过头示
意我也可以下车了。
  到了近处那群人一下子发出阵阵议论的声音,但是他们的注意力显然主要集
中在王伟和马跃东两人身上,以及我们身后的马车也成了他们指指点点的目标,
显然他们对于一丝不挂的我并不怎么关注,更不用说在意了。
  「呀!这……这是小伟?你怎么一个人回来了?你爸爸没回来?还带了生人
回来!这个女孩儿是谁呀?」一个四十几岁的中年男人从人群后面挤了过来,他
看到我们一行人惊讶地说道。
  王伟对那男人似乎一点也不客气,王伟对男人说说道:「可不就是!老程你
今天是帮我哪个叔叔伯伯出来放牲口啊?」
  「是你二叔,他可能在后面,估计马上就过来了!小伟,村里的规矩是不允
许外人进的!」
  「这个男的是我的朋友,这个女的是我带来的,放心我伯公那边我去说,他
们都不会乱说话的。」
  那个姓程的中年男人怀疑的看了看马跃东,又好奇的看了看我,显然是觉得
我很漂亮,多打量了我很久。虽然他还是有些狐疑,但是似乎他也知道自己管不
了王伟,就没有在说什么。
  「老程,帮我朋友牵着马车,车上是给我伯公的礼物,可别碰坏了!」王伟
说完就扯着我往前走。
  「哎哎哎!」那个男人一看王伟要走,赶紧过啦抓住他的胳膊,然后说道:
「小伟呀!你一会儿可以替我说清楚,不是我放你们进来的,是我管不了你呀!」
  「放心吧!我伯公是个讲道理的人,你还不知道他老人家?」
  那个中年男人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嘿,老太爷自然是顶公道的,但
是今天负责的可是你二叔,他……」
  「我说老程,你说他妈的什么呢?敢背后嚼我的舌根子,不想活了?」这时
候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出现在人群后面,指着姓程的男人破口大骂。
  这个男人拿着一个破破的蒲扇,穿着白色的马甲,下身是一个蓝布大裤衩,
脚下踩着拖鞋。整个人看上去脏脏的,却格外壮实和凶悍。
  「我……我没……没呀!」老程显然很害怕突然出现的汉子,也不顾上继续
偷瞄我了,赶紧夹着尾巴逃掉了。
  那汉子没有再理会姓程的中年男人,而是走过来,拍着王伟的肩膀说道:
「小伟,刚才你的话我可都听到了,一会儿你向你伯公解释吧!这趟来准备呆多
久呀?」
  王伟指着马跃东向那个男人介绍道:「二叔!我就是趁着暑假来这边玩儿一
段时间。这位是我的好朋友——马跃东,他是给市里面一个很厉害的大官的公子
做司机兼保镖的。」
  「东哥,这是我伯公的二儿子,也就是我二叔——王望!呵呵,整个村子都
是听我伯公的,他是这村子的村长!」
  「这个女的是怎么回事?」王望指着我问道。
  「哦!她呀,就是一个破鞋,跟咱们村的那些个是一样的。二叔要是喜欢,
一会儿带回家就可以开肏!」王伟无所谓的说着。
  「哦?跟家里那些牲口一样?你们城里还能像咱们村子里那么玩儿?」王望
奇怪的问道。
  「嘿嘿!都一样,教育的好,就都一样!只要别玩儿死了,别玩儿残了,就
可以。二叔,那些几只最好的种猪和老王八怎么样了?」
  王望点了点头,然后对着人群吼道:「你们这些个牲口,全都滚回到大圈去。
到了之后,带头的让石老丘去我家说一声,要是谁敢在外面乱跑,今晚就送他去
王刀子那挨鞭子。」
  王望说完,那群人就很有秩序的排着队向村子里面走,愣是没有一个人捣乱
起哄的。
               (未完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