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惹的祸】(八)

八、
  像往常那样无需闹钟,到点后就会自然醒来的钱国平,惊奇的发现妻子竟然
没有起床,宿在床的另一边,睡得还是很熟,心想或许昨晚她回来太晚了,也就
不去吵醒她了,动作很轻地起床穿衣,当他轻手轻脚走出房间时,偶尔回头看到
妻子,睡梦中带有笑意。
  由于今天妻子没有起床做早饭,钱国平洗刷好后,就出车去了,开车时也在
思考,妻子的反常之处,昨晚妻子回来的这么晚,他觉得有点反常,他昨晚回家
已是晚上十点了,妻子等他睡熟了,还没回家,这个方面以前是从来没有过的,
即使王萍再有事情,她至少会先通知他的,可是昨晚根本没有打过电话,。
  当天钱国平一直在回想,妻子王萍昨晚的去处,为了搞清妻子的去向,他特
意在中午买了些礼品,去了自己丈母娘家,还没等他开口,他丈母娘就问他,王
萍和两个外孙女怎么样?
  可以确定王萍昨晚没有回娘家。
  自从开了出租车后,妻子和几个要好的姐妹也很少联系,因此他现在也没有
她们的联系方式了,也就无法再查找妻子昨晚有没有过去了,他在心里再次回想
了下,妻子的表现,应该说妻子一直中规中矩,从来没有任何不当的言语和行为
的,于是他觉得或许是自己太过敏了,妻子这么多年没有和姐妹出去玩玩,现在
不开车了,再和以前的姐妹联系一下,难得出去玩一次,也很正常的。
  倒是自己婚前婚后都做了对不起她的事,而且现在自己确实不像样子,不回
家吃晚饭,甚至连电话都不打一个回家,自从和林萍再次好了后,对妻子确实冷
落了很长时间了,现在连最基本的保障都无法给她了。
  钱国平好像如梦初醒,他认识到自己浑浑噩噩地,跟着林萍做了这么多,对
不起妻子的事情,现在林萍还逼着他离婚,其实他根本不像和林萍结婚的,当年
自己没有嫌弃她是二婚头,一心要她离婚后嫁给自己,她贪图荣华富贵断然拒绝。
  还算自己前世积下的德,补偿个更加漂亮贤惠的王萍做老婆,而且林萍为他
生了钱虹后,为了不让老钱家断后,不顾怀孕的辛苦,生小孩时的痛苦,主动提
出再生一个,虽说还是生了女儿,但是可见她是那样的善解人意啊。
  自从下岗后,和自己一起吃尽苦头,从来没有一句怨言,越想越觉得自己不
像人啊,这样好的老婆,自己没有加以珍惜不说,还频频做些对不起她的事情,
现在竟然就凭一个晚上晚一点回家,还去对她产生猜疑,真的不应该啊。
  其实钱国平再次和林萍好上,是有三个原因造成的:第一方面是林萍的美貌
和财富,第一次久别重逢时,他钱国平跟着林萍,去了她家后,得知她现在专制
后,拥有上亿身家后,他才会和林萍上床的,从容貌来说,林萍还不如王萍呢,
林萍占的是有钱后,舍得花钱打理自己,而妻子忙于开车后,无心打扮和保养,
只要妻子也花些时间,保养下皮肤再适当的打扮下,即使到了现在也比林萍要来
的好看。
  第二个方面,初次接触时,他钱国平自从开车后,夫妻俩交叉开车,实在没
有时间完成夫妻生活,说实话,好多的哥会偷摸着出去开个荤,他钱国平真的很
少去凑这个热闹的,倒不全是为了不伤害妻子,还有个原因是,他害怕万一被抓
后,两个已经成年的女儿,知道后会怎样看待他这个爸爸,还要花上一笔赚之不
易的钞票。
  第三个方面,他和林萍重逢后,来往至今的原因,不光是为了获取她的钱财,
最主要的原因是,林萍的床上功夫很好,黄带里的动作,她基本上都会的,和她
做爱时,他觉得很轻松,而且很容易被她挑起欲望,钱国平毕竟是四十来岁的人
了,不再像年轻时那样子,稍微有点刺激就会高高竖立起来了,他这个年龄大多
数时候,是需要女人主动一些了,而妻子王萍完全是传统女人,让她观看黄带都
不愿看,还不允许他观看呢,还骂他除了这个就不能想点其他的方面嘛?让她用
嘴巴含下自己的阴茎,她从来答应的,所以林萍和妻子截然相反的床上风格,也
是他和林萍一直来往的原因。
  不到两年时间,他钱国平在林萍身上,不但满足了欲望,还得到了她一套别
墅,断断续续还给了他不下十万元现金,那次林萍开口让他离婚时,他心中一直
在暗笑呢:「我他妈的真的离婚后和你结婚,这个城市自己哪来的脸面再生活下
去啊?像似公开自己是吃软饭的,而且很没骨气,我家中有这么漂亮的妻子和两
个宝贝女儿,怎么可能会放弃呢,老子和你在一起无法是为了得到你的票子,得
到你这骚屄罢了。」
  其实钱国平也不是那种,贪财又吃不了苦的男人,他的想法是,几年开出租
车下来,听到的、看到的、遇上的各种情况,这个社会和以前有了很大的不同,
越来越变得认钱不认人了,要想考自己夫妻俩开出租车,为两个女儿创造个优越
的条件,看来真的不现实了,现实中的贫富差别越来越大了,他和妻子吃点苦头
也就罢了,他可不想自己的女儿,也像自己夫妻俩那样艰苦的生活了。
  俗话说的好啊,「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反正林萍也是拿了国家
的资产,才变成亿万身家的,自己为啥不能在她身上剥一点下来,让俩女儿可以
过上好日子了,而且那骚屄出手还很大方的,一套别墅不到一年就到手了,他的
目标是再搞上一套后,就和林萍说声:「撒有那拉了。」
  现在一套别墅不等于吊自己的胃口吗?两个女儿给哪个呢?妈的,自己肯定
想办法,再混上一套别墅,让两女儿每个一套,自己做父亲的也算完成任务了,
况且混套别墅的同时,还能操这漂亮的骚屄过瘾呢!
  钱国平知道自己与林萍的通奸,不光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但是一旦暴露
的话,可是不得了的事情,非得妻子不会原谅自己,两个女儿肯定也会从此再也
不会认他这个父亲了,他暗下决定以后一定要控制数量,还一定要注意保密了,
哪怕开车过去时,也要多加小心了,多留心下有没有跟梢的?
  下午三点左右,钱娟突然在睡梦中跳醒,昨晚翻来覆去睡不着,直到天亮后,
才迷迷糊糊入睡的,临睡着前,她还提醒自己一定不能睡的太死了,要问问姐姐
昨晚到底怎样呢?可是一睡下去哪能掌控的了啊?
  醒来后,一看时间已是下午三点多了,心想姐姐回家时,看到自己好睡才没
有叫醒自己的,估计她现在也在补睡呢。于是翻身下床就想开门出去,当门开到
一半,她才意识到身上只是穿了内衣内裤呢,万一姐姐那个瘦大叔也在呢,于是
返身回去穿了一件睡衣,这才开门出去。
  走到姐姐门口后,她敲着门喊道:「姐姐,你还在睡觉吗?」连续叫了几句,
房内就是不见几句回话,于是她就推门进入,一看床上叠的整整齐齐,看这样子
姐姐根本没有回来过,于是她回到客厅后,拿起电话想给姐姐打个电话问问。
  「喂,姐姐你在哪呢?」
  「哦,我在店里啊,可能会晚点回家,等我回家后再说吧。」钱虹说完就挂
了电话。
  怎么回事啊?怎么挂的这么急呢,钱娟开始拨打卫珏的电话,通了但是不接,
一直打了好多次都没有人接,她心想怎么回事啊?不就昨晚好听点陪了一夜男朋
友,说的不好听不就是昨晚和客人过个夜么,至于吗?
  实在没辙的钱娟心想,先刷牙洗脸化妆吧,反正也睡不着了,待会再给卫珏
打吧。可是半个小时后,还是通了无人接听,钱娟是个急性子,姐姐的电话她倒
是不敢再打了,她洗脸时想到姐姐这样快挂电话,肯定是那个大叔在边上,虽说
钱娟对姐姐的姘头常老板,一直没有啥好感,但是姐姐喜欢呢,她也就没必要去
破坏了。
  钱娟在家中兜了几圈后,打定主意先去卫珏的宿舍找她吧,于是出门下楼去,
走出楼道门后,看见妈妈正站在楼前张望,于是她大声叫道:「妈,现在才四点
钟呢,你怎么已经在等爸下班啦。」
  「没,没有啊,妈只是呆在家里觉得闷,到楼下来透透气的。」背后传来小
女儿娟娟的声音,让心虚的王萍慌了一下,还好马上想出了回话的话题。
  「哦,那妈你就再多透透气吧,我要出去上班了,姐姐回家后,你让她给我
打个电话。」害怕妈妈问三道四的,说完后就疾步离开了,远远听到妈妈答应的
声音。
  敲了很久卫珏才睡眼朦胧着过来开门,钱娟看到精神萎靡的卫珏后,「你怎
么还活着啊?我还以为你昨晚被操死掉了呢?打了这么多电话都不接,害的我急
匆匆赶过来。」
  「呵呵,我睡觉时将我人扛走,我都不会醒来的,你又不是不知道的。」自
己这个姐妹来了后,自己是无法再睡了,所以主动穿衣后,提了一个洗刷用的塑
料框子,走到门外公用自来水龙头去洗漱了。
  「哎,你不好晚点去洗脸的啊?先和我说说昨晚的事啊。」钱娟恨不得马上
听到昨晚的消息。
  「去你的,我不刷牙你又要说我嘴臭了。」说完就赶紧去洗刷了。
  「操,你还以为你嘴香啊,吊都叼了这么多了,再不臭的话,这个世界上没
有臭嘴的人了。」钱娟轻轻嘀咕着。
  洗刷完倒了杯冷开水喝完后,才坐在瞪大了眼睛盯着她看的钱娟对面,「怎
么啦?你姐姐没有和你说吗?我和你说啊,你要问你姐姐和汪总的事情,我真的
不清楚,无法告知你的。」
  「哦,那说说你昨晚的事吧。」虽说有些失望,但是好管闲事、好听小道消
息的钱娟,还是想听听昨晚卫珏的故事,到底有没有将那小老板摆平了,看他那
晾衣杆单薄的身体,怎么样也不够她卫珏吃吧。
  「你刚才进门时说的什么啊?哎,说出来坍自己的台啊,昨晚真的差点被小
马操死了,害得我现在还痛着呢,否则也不会睡到现在都没有醒啊。」卫珏红着
脸将昨晚的故事说给了钱娟听。
  按理来说吧,她卫珏做小姐也要快四年了,遇上的男人不说上千吧,至少是
大几百了,不可能那大几百的男人,都是些早泄和鸡巴小的男人吧,可是昨晚卫
珏和小马的两次功课下来,她非常清楚自己不能再挨他操了,再操下去的话,她
觉得也会和前阶段,亚都大酒店的一位服务员一样了,那自己的下半生也就丢掉
了。
  上个月本市传出一桩新闻,说是亚都大酒店的一位服务员,大清早被送往医
院救治,幸亏还算及时,否则性命都不一定保了。
  原来是该酒店上月入住了三位非洲黑人,到了酒店房间后,几个中国通的老
黑因为首次来本地,不知道怎样找小姐过夜,于是问了该楼层的服务员,要求帮
忙找三个小姐过夜,或许那个服务员做贯了这种拉皮条生意吧。
  于是很内行着问那三个老黑,能出多少费用的,老黑拿出一万元一沓现金,
一万元请三位美女了,结果那服务员见钱颜开,装模作样在外面寻找,就告诉老
黑,现在市里查的紧,无法找到小姐过夜。
  欲望强盛的老黑见这服务员回断他们后,还是留在房间和他们聊天,觉得这
个女的长得不丑,于是和她开玩笑说:「如果你认为你愿意陪我们三人玩玩的话,
就愿意一万元小费给她一人。
  那个服务员不肯为老外叫小姐,其实就是想独赚这笔钱,于是她一口答应下
班后陪他们三位,十点下班的她偷偷溜进那三个老外的房间,没想到老黑非但那
黑吊是又粗又长,而且操她时非常用力,实足做了一个小时多,才让那第一根长
达二十多公分的阴茎,在自己的身体最深处,足足射了一分多钟,才将他那存货
出完。
  自从初中毕业后,来到酒店上班后,被安排在客房部上班,耳闻目睹了好多
老员工,经常偷偷溜进客人房间,一去就是几个小时,开始时她还不清楚,她们
进客人房间的目的,后来才慢慢搞清她们的勾当。
  作为一个踏上社会不久,还是非常稚嫩的少女来说,知道这个情况后,她曾
有鄙视她们的想法,可是其后看到她们花钱似流水,穿着都是名牌,能够挂上金
银首饰的一处不落,再比较自己的情况,慢慢的在同事的挑动下,也开始动心了。
  进酒店一年后,某天晚班时,在搭班的介绍下,她珍藏了十八年的贞操,在
搭班老客户的身下终于丧失了,虽说开始是有些疼痛,但是随着那男人的不断努
力,自己也感到了新鲜刺激的兴奋,后两次自己已经懂得配合男人了,身体上得
到愉悦的同时,她还获得了五千元的小费。
  五千元相当于自己半年的工资啊,这种既能满足自己身体快乐,又能满足自
己花钱欲望的生意,为啥不早点下水啊?于是她开始一发不可收了,慢慢地成为
她们客房部,生意最好、赚钱最多、花钱最大方的了。
  今晚知道三个老黑要找女人后,看着那整整一刀钱,她虽然贪婪这钱,但是
考虑到一人独自应付,这些长有粗长阴茎的黑鬼,心里还是有不少过滤的,她打
了和她最好的同事的电话,本想两人来应付的,但是她那要好的同事,今晚老公
过生日,实在无法过来,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但是今晚她遇上的是三头饿狼,都是年轻力壮又是拥有丰富经验的色鬼,进
房间后,从他们和她的前戏中,让她既兴奋又有些担忧,他们丰富的前戏,和挂
在裆下的粗长阴茎,已经点着了她强烈的欲望,知道待会肯定会得到生理的满足,
但是也渐渐担忧自己能否对付,这三个饿狼。
  第一个黑鬼将他那吓人的性器,插进她被他们惹得湿透的阴道后,她感到了
前所没有的充实感,随着他大力的抽插,顿时让她身体发烧发烫,不到十分钟她
就尝试到,从来没有这么刺激快乐的高潮,随后的二十分钟她又到了两次高潮,
整个人好像飞了起来,欲仙欲死的感觉让她暗暗感到,老黑到底是老黑啊,国内
男人根本无法和他们相比的,怪不得有这么多中国女人,都想要嫁给老外呢。
  但是随着那老黑像似插了电源的马达,过了半个多小时,依然是那样的猛烈
抽刺,但是自己因为刚才过于猛烈的快感和高潮,慢慢着下身不再分泌出骚水了,
阴道渐渐干枯了,开始渐渐感到了涩痛的感觉。
  好不容易才解决了第一位老黑后,她本想去洗手间稍微整理一下,顺便也给
身体一定的休息时间,但是还没有等她爬起呢,第二个等的心急的老黑,已经将
挺的很高的阴茎插了进来,一开始因为有第一个老黑射的精液,自己的阴道还算
湿滑,也没有刚才那样的涩痛。
  随着第二个老黑不断冲刺,阴道慢慢着又觉得涩痛了,到临近老黑射精前,
她基本上是昏迷状态了,只是感到自己的阴道,从涩痛到剧痛直到麻木,当老黑
紧紧贴着她时,昏昏沉沉的她,感觉到自己的阴道,又在开始出水了,随着老黑
大叫着,射出那滚烫的精液时,她只觉得很困,眼睛都无法睁开了,就像好好睡
睡。
  看到第二个老外将要射精完事了,第三个老黑迫不及待着站到了背后,感觉
自己快要爆炸了,一分都不想耽误进入的时间,可是当第二个老黑射精后,拔出
尚未软掉的阴茎时,随着阴茎拔出,一股血水也向外喷出。
  那三个老黑还算人道,马上打了救护车,将她送上医院抢救,还算送的及时,
总算保住了性命,可是她从此无法再站着走路了,余生将在那轮椅上,顶着满城
鄙视的眼光和臭名,还为自己的父母带来了莫大的耻辱。
  钱娟听完卫珏所说后,「看不出来啊,小马这晾衣杆,竟然操逼的功夫这么
好啊,哎,你卫珏竟然无福享受啊,嘻嘻,早知道的话,你让给我去对付他啦。」
  「你这骚屄就是骚啊,我怎么知道呢?以前又没操过的,昨晚你这骚屄又是
不方便,否则我肯定让你来尝试尝试了,现在倒是便宜了西西这个骚屄呢,哎,
你是没有看到哎,昨晚我也算见识过了,西西这臭逼,真的好想三世没见过吊似
的,不顾小马那吊上全是我的骚水,一口就含进嘴里,两人像似两只饿狼似的,
足足操了将近一个半小时啊,西西那骚屄的嘴里,从头叫到结束,而且这个臭逼
真的不懂难为情的,什么肉麻的话都能从她嘴里说出,将小马个死男人搞得舒舒
服服的,真他妈的一对骚货。」卫珏愤愤不平着告诉钱娟。
  「你认为小马这个死男人是好人啊,昨晚吃晚饭时,我就看出来了,他看我
的眼神一看就是个死色鬼啦,他还恨不得拿我也操了呢!」钱娟说。
  「给你钱,早上是汪总先走的,我们早上出来时,我还去了汪总的房间看看,
你姐早走了,小马让我将钱给你。」卫珏从包里拿出一叠钞票递给钱娟。
  钱娟接过钞票后,开始点了起来。「哎,小马出手倒是不小气,给了五千元
呢,可惜啊,我这么穷这么需要钞票,老天偏偏不给我赚呢,老天你太没天理啦。」
  钱娟点完后,和卫珏开起了玩笑。
  「妈的,小马给我才给了二千五,给那个骚屄倒是也给了一千五呢。」
  「你有汪总的电话吗?我打个电话给他。」钱娟心里还是想着汪总。
  「没有,我哪来他的号码呢?我知道你会问的,所以今天早上特意问小马要,
可是他不肯给我,说假使汪总真的喜欢你,他会主动给你的,他不能乱给领导的
号码。」卫珏马上告诉姐妹。
  「哦,他,哎不说了。」钱娟感到一阵压抑。
  和卫珏吃完晚饭后,心不在焉的钱娟,觉得没有心思再和卫珏聊了,况且卫
珏也快去上班了,自己身上不便又不好上班,所以马上和卫珏告辞后,打车回家
去了,她现在很想马上见到姐姐。
  钱虹打车来到时装店后,就躲在里面的小仓库睡了一觉,醒来已是中午时分,
常老板也已到了店里,看到她睡眼朦胧着走进办公室,「虹虹你昨晚做啥了,一
到店里就睡觉,我看你好睡,也不敢叫你。」
  「帮我去买个牙刷牙膏吧。」钱虹没有回答常老板的问话,说完就一屁股坐
在沙发上。
  吃完中饭后,钱虹就问常老板:「下午没有什么事情吧?我回家休息去了。」
  「还没睡醒啊?你昨晚没有睡觉在干吗呢?」
  「昨晚失眠了,基本上没有睡觉,所以困么。」钱虹拎着包开始向外走。
  常老板一把将她搂住,亲了她几口后说:「那要不要老公陪你回家睡啊?」
  「去你的,你就在店里吧。我累死了。」说完推开常老板就走了。
  常老板看着她的背影心想,「这小妮子怎么啦?也有拒绝的时候啦。」其实
常老板嘴上是说陪钱虹,其实恨不得钱虹拒绝呢,昨天和钱虹操了两次后,拖着
疲惫的身体回到家里,晚饭后老婆亟不可待拉他进房间,费尽吃奶的力气总算完
成了义务。
  到底是四十多岁了,前几年又是花天酒地乱玩,现在越来越觉得身体透支的
厉害,他今天上班时心里还在担忧呢,万一钱虹这小蹄子今天再要的话,他摸了
下裤裆里那宝贝,真的无法完成任务了,所以他来店里后,知道钱虹在睡觉后,
又是担心了一番,他深怕睡醒养足精神的钱虹,下午又叫他去交差呢。
  打车刚到小区门口时,钱虹接到汪总电话,心里很想回断他的,但是嘴里却
应承了下来,于是出租车掉头来到了,汪总电话中交待的地方。
  王萍睡到十点多才起床,她料理完家事后,本想出门打场麻将的,已经开门
了,突然觉得不妥,还是退进家里,坐在客厅看了会电视,只是电视中放的什么
内容,她一概都没有记住,浑浑噩噩不知所想,心里不知在想些什么,看着墙上
的挂钟,心神不定的王萍准备下楼去,随便兜兜缓解下精神。
  但是下楼后只是在家里的附近走了下,不敢走的太远,直到女儿钱娟出门时
叫她,她才若有所思着,出门买菜准备烧晚饭。
  钱国平在下午四点多,给林萍打了个电话,告诉她今晚早点回家了,林萍在
电话中懒散着答应着他,让他注意早点休息,多注意身体,随后就挂了电话。
  觉得今天林萍很讲理,很爽快着放他回家了,钱国平本来担心林萍会不同意,
自己又要花费口水去解释,现在可以松口气了,今晚可要好好履行下自己的义务
了,早上看到老婆雪白的大腿时,钱国平当时也曾心生涟漪了,只是考虑到已是
出车时间了,而且老婆又是那样好睡,才没有去打搅她的。
  刚过六点钱国平就回到了家里,看着开门进来的老公,让正在看电视的王萍
觉得惊讶,因为在她印象老公从来不曾在七点以前到家的,看着一脸惊讶的老婆,
钱国平主动一把拉起老婆,抱着她在她脸上亲了一口,「老婆啊,以后老公就偷
懒点了,每天都早些回家陪你吃晚饭,好不好啊?」
  突然的变化让王萍很不适应,老公回到家里主动抱着她,已经是很久很久以
前的事了,所以她被老公抱着时,身体也不太适应,反而一下子僵硬起来,听到
老公的说话后,她轻轻地说了声:「嗯。」
  钱国平知道自己的变化,一下子让妻子不太适应,深知自己这几年确实冷落
了妻子和家庭,下岗后为了生活,夫妻两人拼命看车还债,少了夫妻之间的沟通
和交流,这一年多和林萍再次有了关系后,对妻子和家庭的关心更加不闻不问了。
  「老婆啊,以前我为了开车赚钱,忽视了对你和女儿的关心,现在家里的债
务全部还清了,两个女儿也都赚钱了,我想以后我就每晚都准时回家陪陪老婆你
了。」在王萍脸上亲了又亲。
  「我去叫女儿吃饭吧。」被老公这样亲着,让王萍的脸红了起来,轻轻推开
老公后说。
  钱虹和钱国平前脚后脚,也是刚回到家里,到家后过来和妈妈打了个招呼后,
说是回自己那边洗把脸,刚关上自己那边的门,就听到对门开门的声音,她偷偷
在猫眼中看了下,看到是父亲回家了,才安心去卫生间洗了把脸。
  本来洗好脸后就想过去的,只是昨天妈妈和她说的那件事,让她心里难免有
想法,昨天妈妈又再三交待不能露出的,深怕自己不小心给露出了,到时会害的
家庭不和的,还会连累到妈妈今后的日子,所以她知道这个真相后,都不敢多想
此问题,反正自己也是父亲养大的,自己也该尊重他、感谢他的。
  王萍叫钱虹过去吃晚饭,还再次叮嘱她不能露陷,钱虹应承着跟着妈妈去吃
晚饭,除了刚进门时看到钱国平叫了声爸爸后,很快吃完后,就回断了父母回到
自己那面去了。
  女儿钱虹的冷漠,让钱国平更觉歉意,他认为是自己和她们很少接触,才导
致女儿也和他生分了,心里要求自己今后要多多和家人接触,否则的话,两个女
儿会更加和自己冷淡的。
  「老婆啊,你看虹虹现在话都不愿和我多讲了,哎,也怪我啊,忽视了她们
的感情联络了,我今后一定要和她们多交流交流了。」钱国平歉意着对老婆说。
  「是的,你确实是该和她们多交流一下,一年中见不了几次面,也难怪她们
和你生分了。」
  王萍一边收拾碗筷,一边对着他说。
  王萍收拾的时候,钱国平就在客厅看着电视,等王萍收拾好后,帮他泡了杯
茶,然后坐在他身边看电视。
  钱国平一把将她抱在怀中,亲了口她的脸,两只大手紧紧摸在她的胸部,
「老婆啊,我们进房间吧,今晚老公想好好地爱下老婆。」
  「神经病,这么早就那个啊?万一虹虹或者娟娟待会过来呢,不难为情死了
啊。」王萍好久没有得到老公的温存了,今天钱国平的表现让她吃惊,但是也很
高兴。
  「不会的,即使过来发现也是正常的,她们爸妈不这样的话,哪来的她们呢?」
  说完一把将王萍抱着,来到卧室。
  一把将老婆扔在床上后,自己跟着扑在她身上,边和老婆接吻,边将手从老
婆的睡衣底下伸进,摸到她的大腿根部,隔着内裤轻轻触摸着,老婆高高凸起的
阴阜,王萍一手勾住他的后背,一手伸向他的裤裆,在他裤子外面摩挲着阴茎。
  三下五去二将老婆的衣服全部脱光后,看着老婆羞涩地将手挡住脸,好久没
有这样仔细看过老婆的裸体了,虽说年龄也要四十多了,那皮肤还是那样的紧绷
细白,胸部还是那样的高挺,不像有些生过小孩的女人的奶子那样下坠,躺着时
更加平坦的小腹,三角区那些细长发亮的阴毛,更是漂亮极了,每根都紧贴在阴
阜上,阴唇边上没有一根阴毛,颜色还是那样的粉红,黄豆大的阴蒂颜色稍深,
此时高高凸起了,紧闭的阴缝间似有骚水溢出,显得晶莹剔透。
  本来还担心自己会不会不争气,现在看到妻子的美体,已经让自己的阴茎高
高挺起了,他三两下脱光自己后,挺着那又粗又长的阴茎,再次趴在老婆身上,
亲着她的嘴唇和耳根说:「老婆啊,你的身体一点都没变,还是那样的娇嫩,我
钱国平能够娶到你,真是上辈子积的福啊。」
  「去你的,我哪有外面的女人嫩啊,我可是生过两个小孩了,老了。」王萍
虽说对钱国平有不满,但是老公赞美的话还是比较受用的,但是嘴上还是说了些,
埋怨的话语。
  钱国平知道自己理亏,也不能辩解,只好伸手摸在老婆的阴部,摸着那凸起
的阴蒂,还将自己的中指伸进阴道抽插,没有一会时间,就听到老婆熟悉的呻吟,
好闻的气息一阵阵吹在自己的脸上。
  「老公,老公今天的吊真硬,别惹我了,操你老婆吧。」王萍用手套弄着老
公的阴茎,还拉着靠近自己那,已经水漫金山的桃花洞口。
  钱国平用龟头在那湿透的逼逢上下滑动几下后,就将那硕大的龟头向内插了
进去,然后一下子用力刺了进去,一边用力抽插,一边还在问着老婆「老婆啊,
老公今天操的你舒服吗?」
  「嗯,嗯,舒服的。」
  「今后要不要多操操你的骚屄啊?」
  「嗯,要,要的。」
  「那老婆最好是老公多久操你一次啊?」
  「哦,老公,老婆最好,老婆最好你、天天操我啊。」
  已经换了几个动作,也操了将近半个小时了,看着老婆这样好的兴趣,钱国
平只好强自控制着,听说自己累了后,老婆自己爬到身上,套住自己的阴茎,好
像用不完的力气,摇动着她那细腰,将阴道紧紧套着他那阴茎,老婆的骚水也已
将他的阴部全部浸透了。
  女人的力气到底有限的,在老公身上没有摇动多久,王萍就觉得再没力气动
了,只好趴在老公的身上轻轻移动着,此时钱国平也觉得自己的力气恢复了,用
手搂住老婆一下子翻了个身,然后拼命对着那迷死人的桃花洞冲刺着,直到实在
没有办法控制时,才迫不及待着向洞内发射。
  就在钱国平和老婆做着夫妻之事时,酒足饭饱后的李刚,看着坐在自己腿上
正在帮自己擦嘴的美女后妈,不禁再次引起了欲望,一口含住美人的乳头开始大
力吸允着。
  从昨晚到现在,两人操累了就躺着睡会,睡醒了就接着操练,林萍都不记得
自己已经到过多少次高潮了,可是这个还大自己几岁的继子,好像有用不完的力
气,不停着在自己身上抽插,一次次地发射。
  电话通知阿姨买好酒菜后,两人赤身裸体下楼就餐,他要求林萍坐在自己的
怀中,林萍此时从心里到生理都对这个男人不再排斥了,于是爽快着坐进他的怀
中,并且喂他酒菜。
  李刚对自己的表现非常满意,知道这个后妈今后很难再拒绝自己了,为了将
她彻底征服,他可是拼了老命了,这个骚货可真是厉害啊,吃性非常重,难怪自
己那老头不能满足她的,幸亏自己这个方面天生的强势,否则也不能保证能够搞
定她的,不过这个骚屄真他妈的漂亮,一身白嫩的骚肉,哪个男人见了都会有马
上扑上去的欲望的。
  此时李刚将她一把抱起后,平放在餐桌的另一边,让她的屁股正好在餐桌的
边上,然后拉过一瓶啤酒,用牙齿咬开了瓶盖,将酒倒在林萍的胸口,然后低头
在她胸口吸着,搞得林萍感觉痒痒地,笑着将身体扭成一团,李刚在她肥壮的屁
股上狠狠着打了几下,然后将她再次拉开身子。
  「你轻点啊,痛的啊。」林萍叫骂着,刚才几下可是用力打的,白嫩的屁股
马上变色了。
  「骚屄后妈,以后你儿子男人搞你时,记得不要乱动,否则你儿子男人就要
行使男人的权利,知道吗?」李刚脸上没有笑意着吩咐。
  林萍害怕再次挨打,只好躺着不动,李刚将余下的啤酒全倒在,她肚脐眼底
下的小腹部,因为昨夜至今做了好多次,现在那逼洞是半开的,好多啤酒流进了
她的逼洞里面,一下子让林萍又叫了起来,「啊,痛啊,你,怎么可以这样啊。」
  原来做多了,阴道的嫩肉有些地方搞破了,啤酒流进后,感到刺痛。「啪啪」
  又是两下子,李刚看着逼洞乏起的泡沫,淫笑着低头对准那逼洞,用力吸了
起来。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