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之旅 】(十五)

           第十五章、一日之计在于晨
  我轻轻揉弄着婶婶的脚,婶婶的脚掌明显要白一些,然后小腿部分颜色加深,
或许是因为冬天要穿短丝袜的原因。从膝盖到大腿根部,婶婶的腿部肌肤都格外
白皙。
  虽然是热天,婶婶的脚不大,腿上并没有什么汗味。这让我有些费解,婶婶
脚不大,腿部又没有多少赘肉,为什么臀部看起来还是那么的坚挺丰满,或许是
平时没少做提臀动作的缘故。
  当堂弟上学的时候,奶奶一般在家,并不会出去打牌。或许是因为婶婶保养
地好,又有着年轻女人身上没有的成熟韵味,即使不卖弄风情,还是不由自主能
够吸引男人关注的目光。比如每次文阿姨的老公工作回来看到婶婶时,眼神明显
有点异样。或许当他和文阿姨在床上颠鸾倒凤,把文阿姨幻想成婶婶也说不定,
毕竟像婶婶这种丰腴犹存的半老徐娘,肯定是不少男人的意淫对象。
  婶婶斜靠在墙上,手中拿着遥控器,不停地换着台。我能看出来,她其实也
有些紧张,所以需要找些事做来缓解压力。
  不知不觉,婶婶的左腿已经贴住我的臀部,她那丰满紧绷的大腿紧紧靠在我
的屁股上,我能明显感觉婶婶的身体散发出一种热气。
  等到婶婶换到某个电影频道时,我喊住了婶婶,「要不就看这个吧,好像没
什么好电视剧看。」
  婶婶显得有些慌乱,「好,那就看这个,那个,你按摩好像很专业啊,我脚
还挺舒服的。」
  没过多久,电影里突然出现了一些香艳镜头,男女主角搂在一起热吻,其中
那个男人赤裸着上身,女人的衣服也被刚才的打斗划破了,露出了小半个奶子。
  婶婶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当她看到我没有看电视剧,而是聚精会神帮她按摩
脚部时,她才放下心来,继续安心看着电影。我想我和婶婶其实已经在试探和诱
惑着彼此,这种隐性的身体接触肏屄更能刺激我们彼此的欲望,不过唯一的问题
在于,谁敢迈出第一步?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手已经开始转移了,手掌从脚踝到小腿,从下
到上摸过去。等我点过婶婶的膝盖,摸到婶婶的大腿时,婶婶明显有些惊讶,她
疑惑地看着我。因为在她的印象里,我其实一个书呆子型的大男孩。不过她现在
觉得我似乎对付女人很有一套,挑逗青涩的大男孩当然很有意思,毕竟就算让他
吃吃豆腐,他也不敢真的对你怎么样。可是如果一旦遇到一个情场高手,那么你
再去挑逗他,无疑就是飞蛾扑火,以身饲虎。
  这就是为什么有些长相俊秀的男生在中学时期,往往会被妈妈某个玩得好的
阿姨逗弄一下你,结果等你读大学后,交了女朋友,她们就吝啬展现女人的一面,
而更多是以长辈的身份出现。不过,其实只要你愿意花心思,把这些阿姨把到床
上并不是一件难事。
  比如我爸爸的情人,我的三婶刘梅就很喜欢逗我。在我读高中的时候,她有
些时候还喜欢捏捏我的脸颊,或者一把拉过来,让我坐到她的大腿上。等她主意
到我在偷窥着她的屁股或者胸部时,她不仅不介意,反而故意装作不知道,只是
走路摆臀的幅度更大一些,让我看得是面红耳赤。
  其实婶婶的这次扭伤并不严重,我按不了一会儿,婶婶的疼痛基本上就消除
了。不过我当然不会故意提示婶婶,而是希望能够和婶婶的身体进行更长时间的
接触。
  我把食指插进婶婶两根脚趾之间,婶婶不知道我要干嘛,疑惑地看了一眼。
  我没有说话,食指在脚趾间来回抽动,不时摩擦着婶婶的脚趾间的嫩肉。婶
婶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因为这个动作已经不是按摩,而是赤裸裸的调戏了。
  电影里恰好也放到了男女主角欢好的镜头,她们抱在一起,然后在地面上滚
动,等到男人翻到上面后,那女人已经闭上了眼睛,等着男人的征服和鞭挞。
  「好了,婶婶,你站起来,走两步试试!」我也不敢调戏太过火,不然婶婶
一发飙,还是没得玩。
  婶婶身子往床边挪了挪,冷不丁地她一屁股坐到了我的手背上。婶婶明显感
觉到了,又瞪了我一眼,似乎觉得我是故意把手放在哪儿。
  我连忙把手抽出来,手背和婶婶的屁股做了一次强烈的摩擦。我连忙找了一
双拖鞋放到旁边,婶婶把脚伸进棉拖鞋里。她试着站好,眉宇间还有一丝痛楚。
  「婶,我扶着你走两步看看!」我连忙站到婶婶左边,右手搂住婶婶的腰,
食指和中指恰好摸到了婶婶的奶子。
  婶婶无暇关注自己身体的反应,往前走了两步,见真的不疼了,脚踝也不红
肿了,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当婶婶在走路时,我的手指也趁机摸了几把婶婶
的奶子。对此婶婶心知肚明,不过也装作不知道。
  「好了,既然我脚不疼了,我还是上楼去吧,对了,你等会儿和XX(堂弟)
  一起出去买点吃点,估计做饭是做不了了。「婶婶又试着往前走了几步,发
现走地还不是特别稳当。
  「婶儿,还是我扶着你上楼吧,要是你在楼梯道摔倒了,就不得了!」我连
忙又凑上前去,这次我搂地规矩多了。右手搂住婶婶的腰,让婶婶左手放在我的
肩膀上,她的身体重心依靠在我的身上,一点一点往二楼挪,在这个过程中,婶
婶的乳房不可避免滑过我的胸膛,让我盼着这段楼梯永远没有尽头……
  等我把婶婶扶到卧室后,婶婶一到了自己熟悉的房间,就像来到了主场,气
势一下子足多了。她看了看乱糟糟的房间,脸上多了一丝无奈。我挠了挠头,也
不知道怎么解释。
  婶婶看着我手足无措的样子,扑哧笑了出来,「算了,算了,我也不要你收
拾了,来,我给你钱,你中午和你弟弟一起去搞点吃的!」
  我连忙摆手,「婶儿,不用,我手上有钱!」
  婶婶很严肃,「过来,你的钱是你的,在我们家,难道还用你的钱不成!」
  我不情愿地走了过去,婶婶把钱塞到我的短裤,或许是因为短裤口袋太薄的
原因,我感觉婶婶的手巧妙地摸了一下我的鸡巴。「小X ,去买点好吃的,喜欢
吃什么,买什么」,婶婶迟疑了一下,「还有,今天发生的事情,就当是我们之
间的一个小秘密,好不好?」婶婶孩子气般伸出了手指。
  我笑了出来,和婶婶的手指勾到了一起,「行!不过婶儿,你得一直对我这
么好才行!」说完以后,我不忘摸了一把婶婶的胸口,然后不等婶婶答应,连忙
跑出房间。婶婶又好气又好笑,骂了一句「这熊孩子!」
  不过我并没有和堂弟去买熟食,而是去超市的菜市场买菜,当然,我对这些
门道并不是很懂,因为我从来都买过菜,不过做饭炒菜倒是会。因为我是一个对
吃特别挑的人,而我外公本身就是部队炊事班的,所以炒地一手好菜。继承了外
公手艺的妈妈厨艺自然不错,所以我从小胃口就养刁了。所以,当妈妈出去打牌
时,我偶尔也会自己动动手,不得不说,我还是很有大厨天分的。我本来励志成
为一名名厨,可惜我爸批评我胸无大志,所以只能自娱其乐。
  买完菜回到家,堂弟又继续去打游戏。洗米,择菜,切菜,把调料分门别类。
  等我插好电饭煲,然后把油倒进锅里,兹兹的响声终于惊动了婶婶。
  当婶婶一瘸一拐地来到厨房,看着我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时,她站在我后面,
全神贯注地看着我的背影,她突然觉得我虽然有些消瘦,肩膀不够宽,不过背影
还是很耐看,也初步有了几分男人的味道。
  当然,以上这段话是婶婶后来告诉我,我曾经问婶婶,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
打开心房,愿意从心里接纳我,并且我把当成她的第二个男人的。婶婶开始不愿
意说,不过等我挠着她的胳肢窝,然后脱她的衣服,然后开始舔着她的胸口时,
她才告诉我答案。
  女人和男人不同,男人能够把情和欲分开,女人不行,他们由情生欲,由欲
入情。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女人必须对一个男人有好感,她才可能和他
上床,只有这个男人在床上征服了她,她才可能会爱上这个男人。
  所以,那天中午,当婶婶、我,堂弟一起吃饭时,婶婶就已经下定决心,如
果我再去挑逗她,她绝不挣扎。
  7 月10日,我的十八周岁生日终于到了。老爸给了我一千块钱,让我自己去
挑生日礼物,叔叔私下塞给我五百块钱,因为他也知道大学里头个月开销很大。
  可惜我转头就和堂弟去家电商场买了一个尼康Coolpix-L2数码相机。这是我
的第一个相机,我至今还保存着它。这个相机里的第一张SD卡里保存了不少珍贵
的照片,比如我和师母、伯母三个人一起玩双飞。可惜这些照片无意中被我妈妈
翻出来了,于是统统删除了,让我后悔不迭。
  我算是较早接触photoshop 的一群人,很快就学会了给照片打码。当妈妈看
到这里面的艳照时,她一直以为我是从网上下载的,事后还很严肃地批评了我一
顿。
  当我上大学后,我曾经把我相机中保存的照片分享给小蒙欣赏。当他看到相
机中一位位风骚的成熟妇人,她们扒拉着双腿,努力把屄凸显在镜头前。那照片
里一个个不同形状,不同颜色的各种阴户,还有那由浅到深的不同外阴唇。当然,
小蒙永远也猜不到,这些照片里的某一个女人就是他在家中朝夕相处的妈妈。
  其实我本来准备把小胡的一些裸照发给小蒙看,不过想想还是算了。老妈的
身体他或许不熟悉,不过女朋友的身体他肯定印象很深刻,说不定连她有几根阴
毛都一清二楚。
  其中最为经典的一组图片是我的一位女性亲属拍的。她站在山地里,先是背
对着镜头,高高撅起丰满的大屁股,就像一条待肏的母狗,等待着鸡巴的插入。
  因为数码相片的高倍分辨率,她屁股上的每一块红色痕迹,甚至屁股附近每
一根阴毛都拍地异常清晰。她甚至会在野外露出撒尿,当相片连贯播放时,你甚
至能看到她那褐红色的小屁眼一抖一抖地在颤动。
  当我照她的正面时,她站了起来,背对着一棵松树,屄毛特意修剪地特别短,
丰满的阴户暴露在外面。她会把手指伸到屄里面,然后张开屄口,似乎想让我看
清楚她的外阴唇和小阴唇。当然,拍完这些露点的照片,我自然不会忘了拍一些
正规照片。我把那些看起来不是很暴露的照片分享给妈妈看,妈妈还夸奖那些照
片拍摄效果不错,至少显得我那位女性亲属看起来很年轻,身材也很好。
  这组图片我其实一直都不舍得删,而是转移到我的笔记本中。结果到了08年
张柏芝、陈冠希的艳照门爆出后,在她的强烈要求下,我最终还是彻底销毁了这
组淫靡的图片。
  好了,回忆又飘远了,继续回归到高考后的那个暑假。那天婶婶扭伤脚以后,
我和婶婶之间的关系一下子就好像熟络了很多。比如婶婶在厨房做饭,我跑过去
尝一口菜,顺带捏一捏婶婶的屁股。比如婶婶去顶楼晒衣服,我也跑过去帮忙,
然后没事从后面抱一抱婶婶,只要我们身边没人,我就要吃吃婶婶的豆腐。
  婶婶现在也会还击了,比如她上午在卫生间洗衣服时,当我大大咧咧走进去
脱下裤子撒尿后,婶婶就舀起洗衣水往我身上泼,让我狼狈不堪。这个游戏越来
越危险,我和婶婶都是情动似火,可惜的是我们俩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来打
一炮。
  不过很快,我就找到了一个可乘之机。叔叔每天早上七点出门,婶婶则睡到
七点半起床做早饭,过了八点,婶婶就会去堂弟房间里喊我们兄弟俩起床吃饭。
  结果某一天早晨,我被尿给憋醒了,当我来到卫生间时,发现叔叔正在洗漱。
  于是我假装睡不着,等叔叔洗漱完毕后,我也跟他聊了两句。等我听到叔叔
下楼和开大门的声音后,我随即潜进了婶婶房间里。我把门反锁好,然后蹑手蹑
脚地蹬掉了短裤和内裤。婶婶和妈妈一样,睡觉有些沉。
  等我靠近床边,婶婶听到我的脚步声了,她以为叔叔回来了,她开口问,
「XX(叔叔的名字),你什么东西落下了吗?」婶婶一边说着话,却无意把身体
转过来,估计还有些嗜睡,想继续睡个回笼觉。
  我却掀起薄毯子,钻了进去,婶婶也不怀疑,「怎么,今天不去店里了?莫
非上面有人来检查?」叔叔在商场里开店铺,结果每个月工商、税务、公安、消
防都会派人过来检查,你塞了钱,就屁事没有,没塞钱,就横挑鼻子竖挑眼。
  婶婶穿这一件和妈妈同款的黄色斑点睡裙,我把睡裙往上一抡,然后摸了一
把婶婶的屁股。婶婶这个骚屄,睡觉连内衣都不穿。这幸亏是我进来了,要是被
楼下文阿姨的老公摸进来,那叔叔这顶绿帽子估计就得戴定了。
  婶婶拍了一下我,「昨晚不是刚弄过嘛,怎么又来,等会儿你又把我弄地不
上不下的,我找谁陪?」我却没有说话,而是摸了一把婶婶的胯下,发现她屄里
都有种黏黏的感觉。
  我掰开婶婶雪白丰腴的大腿,然后把手指伸进了婶婶的屄里面,然后手指反
勾,摸到了婶婶屄里面的阴蒂,然后拨弄了几下,婶婶的屄里的水更多了。
  或许是因为晨勃,或许是年轻人火力旺盛,看到婶婶半裸着的身子和赤裸的
下体,我兴致高昂,我的鸡巴在婶婶屄口上磨了几下,然后猛地一用力,挺进婶
婶屄里面。
  等我鸡巴没入婶婶屄腔深处,婶婶意识到有点不对劲,她吓了一跳,以为有
人过来强奸她,她连忙准备喊。我连忙用手堵住婶婶的嘴巴,靠着婶婶的耳朵,
「婶儿,是我,小X !」听到我的声音,婶婶终于平静下来了,不再挣扎。
  我快速地肏弄了几下,婶婶的身体逐渐起了反应,专心在婶婶的丰腴身子上
耕耘,我的手也渐渐松开了。婶婶没有转身,低声问道:「你疯了?你叔刚走没
几分钟,你就敢爬到我床上?要是他真的落下什么东西,突然回来了怎么办?」
  「啥咋办?凉拌!」我一边说话,一边不忘把婶婶的睡衣往上推,「如果真
的看见了,大不了我们叔侄俩一起肏!」
  婶婶被我的话刺激到了,我感觉婶婶的屄里面更紧了一些,婶婶的屄里面已
经不需要多做润滑,屄腔里已经有很多水,屄里面软软的,黏黏的,热烘烘的,
等待着我的继续抽动。
  「你倒是能耐了,等你叔叔回来,我就说你强—奸我,你这小—鸡巴日的估
计都得吓—嗯—萎了!」婶婶的身子弓着,这样我的鸡巴便是向着侧上方捅,便
于我更加用力,鸡巴能够刺入到婶婶体内的更深处。
  「谁信啊!还说我强奸你,就你这个发骚样,强奸也被人认为是通奸!等会
儿我就把楼下文阿姨老公喊上来,一前一后肏死你!」我又快速抽插了几下,鸡
巴大起大落地,几乎每一次都插到婶婶屄里最深处,卵蛋撞击着婶婶的丰满的屁
股蛋,几乎都能听到两人下体摩擦的声音。
  剧烈的撞击下,婶婶根本没办法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她断断续续地回应着,
「小畜生,谁跟你通—奸,明明就是你强—奸我」,她的身体无法挺直,大腿用
力往后踢。看着婶婶那裸露在外的一对大奶子,我的双手自然攀了上去,然后细
细把玩着。
  「好,我是强奸!我就他妈的强奸你了!就算叔叔回来了,我也不放手,我
还要当着他面肏弄你,把你肏地死去活来的,叔叔还地感谢我帮他媳妇儿止痒!」
  随着我的淫言浪语,我淫弄婶婶的兴致更弄了,小腹将婶婶的屁股撞击地啪
啪响。
  我的鸡巴在婶婶体内来回抽动,婶婶的眼睛明显有些失神,嘴巴微微张开着,
身体抖动着,仿佛我真的是在强奸她。婶婶身体的这种颤动却给我带来了更加强
烈的快感,那吞没了鸡巴的屄也跟着婶婶的身体颤抖,以至于婶婶的屄腔里收缩
的幅度更大,震动也更为强烈,仿佛就像引起了共振,连床也开始摇晃起来了…
  …
  「婶婶,你动作小点,不然被楼下的爷爷奶奶听到,那你可丢死人了!叔叔
已经出门了,莫非你向他们解释说,因为你玩假鸡巴玩得太狠,所以床都摇起来
了?」我也感觉自己身体到了一个临界点,加紧时间肏弄了几下,没一会儿功夫,
等我的龟头听到最深处以后,我终于没有控制住精关,将精液统统射进了婶婶屄
里面。
  浑身哆嗦的婶婶,被我的精液一浇灌,她的身体顿时脱力了,瘫软到床上。
  虽然已经射了一次,我的鸡巴并没有软下去,肏弄婶婶的心思也没有减弱。
我将鸡巴从婶婶身体里拔出来,低头一望,发现自己的精液从婶婶的屄里面流淌
出来,床单上已经有了明显的一块湿痕,「婶,不好意思,你又要洗床单了!」
  婶婶身体也来了性趣,她拨弄着我的鸡巴,快速捋了几下,我的鸡巴不一会
儿就硬起来了。婶婶扶住我的鸡巴,然后把我的鸡巴在她的屄口上磨着,磨了几
下后,然后缓缓地坐了下来。
  婶婶坐在我身上,身体往上提,然后往下压,抽插的节奏不是很快,不过对
于男人来说,这种性爱姿势无疑是最节省体力的。婶婶喘着粗气,双手放在我身
上,眼睛半眯着,脸上已经有了一股潮红,「今儿终于能解解馋了,婶盼你这个
狗鸡巴日的,盼了多少年啊!」
  婶婶挺动的频率越来越快,她那丰满的屁股蛋时不时撞到我的大腿上,婶婶
把我的手放在她的奶子上,示意我用力去抓,去掐,去玩弄着她的奶子。
  看着婶婶红润的脸庞,还有她那挨肏的肥白身体,我们的下体紧紧连着,只
能看到婶婶的屄口时不时把我的鸡巴全部没进去,然后又吐露出一截来。我有些
激动,双手抱住婶婶的屁股蛋,婶婶也没力气了,身体倒在我身上。
  当婶婶的脸庞靠近我时,我试图去找婶婶的香唇,我们的舌头很快就缠绕到
一起,不分彼此。我很快就把婶婶压倒了身下,然后挺动着鸡巴,给婶婶来了几
下狠的,鸡巴大起大落,几乎每一次都刺入到婶婶屄里最深处。
  这就是我的婶婶,我叔叔的老婆,她曾经帮我洗过澡,帮我把过尿,现在却
躺在床上,光着身体迎接着我一次又一次的肏弄。我的鸡巴在婶婶的丰满肉体耕
耘着,我的手也没有闲着,双手揉弄着婶婶的那一对大奶子。
  或许是太久没有过这种酣畅淋漓的性生活的缘故,婶婶的屄对我的插入起了
强烈的反应,我能感觉婶婶的屄越发紧缩,她的大腿不由自主地缠住我的身体,
仿佛让我们的下体结合更紧密一些。
  看着婶婶红润的脸庞和额头上的鱼尾纹,我突然有了一种变态的征服感,我
不由更加疯狂了,我快速地抽动了几次,然后一把搂住婶婶的头,然后和婶婶来
了一次长吻。这次接吻要激烈地多,也刺激地多。
  等这个吻结束,婶婶终于喘了口气,她搂住我的后背,口中嚷嚷着,「这兔
崽子的,咋这会玩呢!小X ,婶婶的屄好玩不?」
  「好玩,婶婶,现在可不是我强奸你,而是你强奸我了!」我望着穿着黄色
睡裙的婶婶,她不但穿着和妈妈相同的睡衣,而且婶婶的身材又和妈妈差不多,
只是婶婶更白一些,妈妈的奶子和屁股更大一些。当我肏弄着婶婶时,我有一种
肏妈的错觉和快感。
  「婶婶,你知道吗?其实XX(我堂弟)他也想肏你!」我的这句话让婶婶一
惊,婶婶的下体也变得更加敏感了,我能明显感觉到婶婶的屄把我鸡巴夹地更紧
了。
  「婶儿,要不我去隔壁把XX(堂弟)喊过来,然后我肏婶儿屄,XX肏婶婶屁
眼,等叔叔回来了,你再帮叔叔舔鸡巴,到时候你同时应付三根鸡巴,忙不忙得
过来哦!」我一边说话,一边按住婶婶的身子,下体前后运动着,小腹撞击着婶
婶的小腹,卵蛋撞击着婶婶的肥白的大腿根。
  「不要,不要—不要!」婶婶怕我真的去喊堂弟,连忙制止我。「不要什么?」
  我戏谑地停住了鸡巴,婶婶不依了,身体扭动着,「好侄儿,好小X ,你再
动一下,不要,不要停!」恢复理智的婶婶羞愧地呻吟着,面对着我的奸淫,她
终于开始暴露出淫荡的一面。
  「婶婶的奶子好大啊,几乎和我妈妈一样大了!」我一边称赞着,一边用手
玩弄着婶婶的奶子,手指不时夹住婶婶的奶头,然后往外一拉,然后再放下。
  随着我的玩弄,婶婶的奶头又硬了起来,红红的,就像荒野里的红红的小蛇
莓,散发出一种妖冶的色彩。婶婶被我的话吸引到了,「你怎么知道你妈妈的奶
子又多大,你又没有玩过!」
  「谁说我没有玩过?妈妈的大腿,妈妈的屁股,妈妈的奶子,我妈身上的每
一块我都亲手摸过!」我一边说话,一边继续抽动,婶婶粉红色的脸上已经有了
一种愉悦后的绯红。
  「啊?想不到大嫂也是一个骚货,怪不得你叔叔一直惦记着她!那你有没有
肏过你妈妈的屄啊?」婶婶的脸色红润的更加厉害,眼睛里几乎都快出水了,透
露出一股媚意。
  「没有,她肯帮我舔鸡巴,就是不肯让我肏进去!」我突然有些生气,扶起
婶婶的身子,然后捧起了婶婶的肥臀,婶婶搂住了我的肩膀,任凭我施为。
  我把婶婶抱到了床边,让婶婶靠着墙,以一种站立的姿势插着婶婶的骚屄。
  这一种姿势果然厉害,婶婶的身体更加紧缩了,婶婶的屄里开始漫出更多的
水。
  当婶婶看着对面墙上挂的夫妻合影,她并不感到害怕,反而有了一种窥视感
搬的愉悦。
  我顺势猛力抽动了几下,我的鸡巴也变得更加敏感了,当我再次接触到婶婶
的骚屄时,数倍于以前的快感应运而生,「XX(堂弟)我肏你妈啊,我肏你妈啊!」
  婶婶也被我的动作和语言刺激到了,她紧紧搂着我,屁股轻轻蠕动着,短短
几分钟,我又一次精液冲击着婶婶的屄,婶婶的高潮也来临了,她的身体瘫软了,
没有一丝力气,淫水想泉涌般泄了出来,掉到地板上。
  就这样,我终于得偿所愿,和婶婶结合一体。我是精力旺盛,婶婶是食髓知
味,只要叔叔一出门,我就跑到婶婶房间里和婶婶狂欢。堂弟倒是很惊讶,为什
么我每天早上比他起得早。等他起床后,发现我坐在婶婶房间沙发上看电视时,
他才明白过来。
  「早间电视有什么好看的!」堂弟有些不屑,我看着电视里的新闻,看了一
眼婶婶,新闻的确没有什么好看,不过早间却有更多好玩的……
  我在叔叔家又住了几天,爸爸开始催我回去,因为我的通知书已经到了。我
去学校里拿了通知书,然后开始回家写请帖。不过在家时,烦心事却接踵而至。
  爸爸和妈妈又开始吵架,妈妈说爸爸工商卡里少了一万块钱,认为爸爸又拿
钱去贴补三婶刘梅。爸爸说妈妈无理取闹,他的钱是借给了一个朋友做生意去了。
  表妹最近也三天两头不见人影,每次看到我都有些紧张,脸色苍白,神情忐
忑,仿佛在外面闯了祸。我问她怎么了,她又不肯说,神神秘秘的。等我的升学
宴快到时,表妹突然告诉我,她怀孕了!听到这个消息,我彻底抓狂了!
  我第一反应是把这件事告诉姑姑,不过表妹死死拉着我,不让我打电话。她
意志坚决地告诉我,只要我告诉除了我和她之外的第三个人知道,她就跳到河里
淹死算了!
  我第二反应是去找那个罪魁祸事,谈恋爱就谈恋爱,什么都不懂,就不要祸
害女孩子!真他妈的是一个王八蛋,表妹又死活不肯告诉我是谁把她肚子搞大了!
  好了,既然如此,只能去做人流手术了。不过我很纳闷,表妹为什么找我解
决这件事,莫非我看起来很有能力?后来才知道,表妹知道我师母是县一医院里
的护士长,她一直觉得护士和医生差不多,所以表妹相信我能够联系到某一个医
生,然后偷偷把人流手术做了。
  事情到了这一步,还有什么好说的呢,我联系到师母,问她有没有在省城女
子医院里的同学或者朋友。当师母得知我要带一个女生去省城做人流手术时,师
母又嫉又恨,还不忘提醒我好好对待那个女生。我真是无处说理去,又不是我搞
大表妹肚子,管我屌事?在我焦头烂额的过程中,我的升学宴如期到来了……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