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媚】(12–15)

  12、“爸,”清晨就听到婷婷地叫声,她站在门口,看我一幅懒散的样子,
“饭在锅里,你自己热一热,我们走了。”接着就听到高跟鞋“达达”的由近而
远。
  想起昨晚那个画面,心里竟然有一丝不适,这么些年,我一直把婷婷当作自
己的女人,没想到有人在我的眼皮底下和她行欢,难道我竟然心甘情愿地作了乌
龟?
  当年看到一双儿女在院子里亲热,那副小儿小女生涩的爱恋,曾让我起了一
丝嫉妒,也让我下了决心,那就是不能耽误孩子的前途,所以,我才千方百计地
供应两个孩子上了大学,没想到转眼几年过去了,婷婷已出落的令人高不可攀,
她的职业、她的家庭、她的不可攀越的高贵气质都令人望而生畏。
  妻子在临终的时候,曾经千叮咛万嘱咐,别依着孩子的性子,让自己受了委
屈,可我从心里上说,还是希望孩子能有个好的归宿。
  “婷婷,你别给她找高了。”妻子喘着气,眼泪汪汪的,“这样会冷落了你。”
  攥着她的手,一再安慰她,“让孩子自己飞吧。”
  妻子咳嗽着,按住了胸口,“女人心野了,就拴不住,你还是留她在身边,
也好有个照应。”
  “可那样――会苦了她。”虽然这样说,但还是有点恋恋不舍,只要婷婷心
里有我,我也就知足了。
  “苦啥?她伺候你还不应该?”妻子反驳着,“你疼着她,她也该知足。”
  “别说了。”看着妻子苍白的面孔,心里难过得要哭。
  “哥――”秀兰端着热气腾腾的鸡汤进来,我接过来。
  “我来吧。”她躬下身,用汤匙搅了搅,又拿嘴吹着。
  妻子感激地,声音很微弱,“让你累着了。”
  “嫂子,我还不帮这点忙了。”她舀了一匙,递过去,妻子歉意地往前探了
探身,“喝这些也没用了。”
  秀兰抢白着,“别胡说,哥还等着你喝喜酒呢。”
  妻子喝了一口,苍白的脸上露出笑容,“怕是等不到那一天了,我就担心―
―担心他,没人伺候。”
  “你别想那么多了,还是多休息吧。”
  妻子攥住了秀兰的手,“秀兰,我走了,你要常来看看他。”
  秀兰又舀了一块肉,“来,嫂子,我会来看他的。”
  妻子感激地,象是喃喃地说给自己听,“要是,你哥要是有你这么个人,我
也就放心了。”
  秀兰手一颤,鸡汤撒出来,溅了一地,一下子红到耳朵根。我知道秀兰肯定
想到了我们的关系。就一语双关地,“你还惦记什么,我身边不是有她吗?”
  秀兰在下面暗暗地踩了我一脚,偷空着忙地白了我一眼。
  妻子又咳嗽起来,“秀兰,你答应我,常来照顾他,铺床叠被的。”
  “嫂子――你就放心吧。”
  秀兰这一次看过来,却是注满了深情。
  妻子拿开秀兰的手,“我怎么能放心,你哥――你哥是男人――他怎么也得
有个伴。”
  话说到这里,三人都沉默着不说话。我明白妻子指的什么,秀兰也知道嫂子
说的什么,我能对妻子说,可秀兰能承认吗?我探询地看着秀兰。
  “秀兰――”妻子乞求地目光,“你说我能放心吗?”
  “嫂子!”秀兰羞羞地低下头。
  “哎――”妻子无望地叹了一口气,闺女大了,终会有自己的家,她还能像
以前那样是我身边的伴吗?
  13、农村的傍晚显得特别冷清,一望无际的平原,到处飘着袅袅炊烟,村头
的小路上几只小狗在追逐戏玩,在村头上等了好久,才看到儿子的身影。
  “明明,怎么回来得这么晚?”
  “爸,现在的老师都抢课时。”高考在即,时间就是分数,这体现的是老师
的责任。
  “最近怎么样?”一提到成绩,明明就兴奋地看着我,“爸,我已经是班里
的前三名了。”他炫耀地,又怕我打击他,腼腆地低下头。
  “好好学,考上大学就能象你姐那样工作了。”
  听到提起婷婷,明明的眼睛熠熠生辉。
  “爸,我可以不可以报考姐姐的大学?”他一本正经地说。
  想起那天在院子里看到的情景,心里就有一丝不快,但又不能打击他的情绪。
  “怎么,想姐姐了?”
  明明老实地回答,“嗯。”
  “那要看你的造化,不过别想得那么多,好好学就行。”
  明明爽快地,“嗯。”他蹦跳着在前头,一路小跑走回家里。
  我在菜园子里转了一圈,摘了一些时鲜菜,为的是让妻子有个好胃口,她在
这世上的时日已经不多了。
  晚上吃完了饭,秀兰张罗着给妻子抹了个澡,又换了套睡衣。妻子呆呆地躺
了一会,忽然拉住了秀兰。
  “妹妹,我跟你说个话。”
  看着她弱不禁风的样子和蜡黄的脸,秀兰坐上床和她一起。
  “这个家要撑不下去了。”妻子哀伤的,一脸无助。
  秀兰抚摸着妻子瘦削的脸,“别胡思乱想了。”
  “你不用劝我,我感觉得到,只是有一点放心不下。”妻子咳嗽着,秀兰赶
紧拿过手巾递给她。“你哥不能照顾自己,婷婷又在外地工作。”
  “你是说――”秀兰知道妻子的意思。
  “妹夫不在了,你就把这里当个家吧。”
  “嫂子――”秀兰有点为难。
  “你知道――”妻子不知应不应该说,“你别在意,你哥其实很挂念你。”
  秀兰听到这里低下头,她的心扑扑直跳。
  “他经常念叨你。”她拉着她的手,紧紧地攥着,“秀兰,有时我都嫉妒,”
她笑着,脸上浮起红晕,“你不知道,连我们房事的时候,他都叫着你的名字。”
  “嫂子――”秀兰听到这里羞怯地,天哪!那个时候,干吗叫自己的名字,
这让嫂子怎么想?
  “我知道你们兄妹好,你要真有那个意思,嫂子希望――”她热切地看着秀
兰。
  “不――不――”秀兰脸红的象蒙了块布,把头扭向一边。
  妻子剧烈地咳嗽着,“我知道――你哥――其实心里一直有你。”
  “嫂子,你别瞎想。”秀兰慌乱地说。
  “我是女人,懂男人的心,秀兰――”她紧紧地握着,“今后,你就照顾他
吧。”
  “嫂子――”秀兰羞得抽回手。
  “我知道――”妻子平躺下身子,“你放不下,其实我们都是过来人,男女
都不是什么羞耻事,你哥想你不是一天两天了。”
  秀兰默默坐着不说话,她是不敢向妻子表露出来。
  妻子忽然翻过身,“秀兰,你怕什么。”
  “嫂子――哥――”秀兰始终不敢越雷池一步,她面对的不仅仅是一个女人,
更是一个心爱男人的女人。
  “你不觉得那些说教都是骗人的?这个世界上只有男人和女人,只有男人女
人的爱。”
  “可――”秀兰欲言又止。
  “小妹,别苦着自己,别苦着自己爱的人。”妻子闭上眼睛。
  秀兰默默地坐着,回味着妻子刚才说的话。
  14、“昨晚金海花园发生了一起凶杀案,死者为女大学生,犯罪嫌疑人乘车
逃离现场,据目击证人表示,该犯罪嫌疑人为男性,身高175 ,留有平头,目前
警方已经全力介入。”
  看着这则新闻,惊叹着目前社会的不稳定,人性道德的沦丧。
  人与人之间为何充满了仇恨和罪恶,还不是经济浪潮的冲击,人都往钱看了,
道德价值观就消亡了,自然世风日下。子键就曾说过,现在的女学生已经没有任
何贞操观念,只要能与经济挂钩,任何事情都能做出来。他就曾亲眼见过,“人
体摄影”其实就是“人体摄影发廊”,早已乌烟瘴气。为了拍摄“大尺度照片”,
有的“摄影师”带着猎奇的心态,特意携带长焦镜头,专门拍摄模特身体的私密
部位,或者近距离围着扒开大腿的“模特”拍摄,镜头的焦点就是模特的私密处。
更有甚者,摄影师多次命令模特趴在地上摆造型,那种跪爬姿势可以充分展现女
性的私密部位,而拍摄师不是从侧面或正面去拍摄她身体的曲线,而是纷纷跑到
背后去拍摄臀部,那些专业级别的相机,更是用长焦镜头拉近,对准“关键部位”
猛拍。期间,有几个“摄影师”不断用充满挑逗性的话语相互交流,无非就是颜
色、大小和肥厚程度,但几乎不与模特进行沟通。当看到模特在摆造型时用手遮
挡私密处,他们才会异口同声地与模特“交流”,“把手拿开!”
  我不知道亲家公的画室如何,子键从来都没和我说过,只是隐隐约约地知道
那里面都是赤裸着身体让人画的,一个女孩子在别的男人面前赤裸着身子,这根
本无法想象。可听子键说,那叫艺术,用他们的话说,就是用一种毫不尴尬的坦
然心态来接受这种作为美学典范的无遮无拦的“活体的真实”,从中领略到兴奋、
愉悦、受益、着迷、激赏、刺激和惊奇。
  一个男人面对青春美丽的女性裸体,尤其是鲜活的性器官而不起兴、冲动,
那除非他功能不健全,就连猪狗都会叫春、发情,那男人还能控制住自己?
  “爸――”婷婷一进门就高声叫着,懒懒地将包撂在沙发上,“子键又有任
务了。”她说完,将披散的长发撂到肩上,“我先洗把脸。”
  看着婷婷袅袅的身体,才知道什么是城里人生活,那些年,我们根本不知道
饭前洗手饭后漱口,也根本不会在性生活前把那里仔细地洗一遍,可现在看来,
这些都是必要的,为的就是可以充分地享受男女之间的性生活,当然包括那些不
被接受的姿势。
  电视里又在播放〈家有儿女〉,看着夏雪和刘星,就想起当年的婷婷和明明,
一双儿女又疼又闹,才是家庭的气氛,何况还有我掺合在其中,让一个做父亲的
既体会到子女的亲情,又能享受到生女儿的幸福。可夏东海就没有这种福气,他
没有体会到一个做父亲的和亲生女儿亲昵缠绵的情景。
  “爸,想什么呢?”婷婷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一边,用手巾擦着头发。
  “想什么,爸老了。”感叹着时光的流逝,父女相偎相拥、自由自在的环境
一去不复返。
  婷婷挨着我坐下来,“老爸――”她放下手里的毛巾,双手环抱着我的腰,
“我们这样不是很好吗?”
  伸手搂着她,“爸知道,爸很知足了。”
  “要是没有这个家,我们也不能在一起。”婷婷很会劝解我,她从小就会耍
小女人手段。
  疼爱地将她蜷在怀里,撮起她的脸,亲了一口。
  “爸不是在乎那些,爸就是觉得一家人不能像以前那样在一起。”
  婷婷也有点伤感,偎在我胸前,“人都是有生老病死的,妈不在了,弟弟上
了大学,可还有我――我不是一直陪你在身边。”她逗着我,想让我高兴。“你
女儿还不是和以前一样?”身子有意地蹭着我那里。
  幸福的搂着婷婷,父女两人一时沉浸在天伦之乐中。
  15、“老爸,今晚睡我的卧室吧。”亲昵地拥在一起,婷婷提议道。
  “那老爸就当仁不让了。”
  婷婷风情地看着我,“本来就是你的。”
  说得我心里无比的受用,双手抱起婷婷,大步流星地走进女婿的卧室。
  看着床头上那副结婚双人照,婷婷一席婚纱曳地,浅浅地领口,透露出无限
的春意;子键却是西服领带,挽着婷婷的手,目光里充满着自信和幸福。
  “爸――看什么呢?”婷婷温柔地靠上来挡住了我的目光,双手攀着我的脖
子,这在以前,却是从来没有的事,在她母亲面前,她总是表现出害羞,轻轻地
推拒,然后才是勉强地接受,这让我有一丝兴奋,又有一丝内疚,可表现出来的
更是不可遏制的欲望。
  “给我脱了。”她撒娇地看着我,嘟起嘴。
  撮起嘴,送过去,一边接着吻,一边解着她的衣扣,挺挺的酥胸解放出来,
绽放着欲望,小心翼翼地解开她的胸罩带,摸过去。
  “老爸――”婷婷娇腻地叫了一声,更密实地寻吻着。
  就那样贴胸搂着、摸着,鸡巴一胀一胀地,努力地顶在婷婷的腿间,婷婷轻
微的呻吟着,左右蹭着。
  手从她胸沟摸过去,握住了那瓷实的乳房。
  “老爸――”婷婷的手轻轻地接着我的裤扣,连鼻息里都透着喜悦的声音,
“想我了吗?”
  “傻丫头,昨晚――”
  婷婷听了,赶紧堵住了我的嘴,“我知道你会吃醋,可我又不能――”婷婷
的小手已经伸进去,抓住了我的鸡巴。
  “女儿会补偿你。”她离开我,作出风情万种地样子。
  婷婷的奶子已经比先前更加饱满风韵,乳头坚挺突出,看着那诱人的颗粒,
忍不住地咽着唾液。
  “给我脱了。”婷婷再次说。
  一边欣赏着,一边解开的腰带,婷婷顺从地将裙子脱下来,一条丝质裤袜从
头到脚包裹着,凸现着里面的底裤。
  “老爸,还有呀。”她挑逗着我,张开双臂亮给我看。
  裤袜紧固在她曲线毕露的肉体上,呈现出鲜亮的肉色,只有腿间那一丛,透
露出微微的黑色。我的手快速地触过去,连同她的底裤一起,扒下来。
  一从柔顺的黑毛覆盖着鼓鼓的肉阜,在肉阜的中间形成黑黑的浓密的层林地
带,我目不转睛地看着,痴迷于婷婷迷人的身体。
  “坏爸!”她痴笑着,伸出纤纤玉手,解开我的裤子。当那根紫长的东西挺
出来时,婷婷毫不犹豫地握住了。
  “还不上来?”她牵着我,两人双双爬上那张大床。
  还没等我躺下去,婷婷就俯趴在我的腿间,攥住了,笑盈盈地含进嘴里。
  “啊――”仰头看着婷婷的姿势,却没想到婷婷正含羞地看着我,又疼又爱
地抚摸着她的头,就看到婷婷满含着吞裹起来。
  阵阵快感从那里密密麻麻地升起来,欲望在身体的各个部落澎湃着,让我不
时地跌落在欲的海洋。
  “婷婷――”大手搬过婷婷的臀部,就想目睹一下亲生女儿的私密,婷婷善
解人意地任由着我摆布,天哪!两瓣屁股间竟然隐藏着那么硕大的东西,以前从
正面看,根本看不到里面的一切,肥厚硕大的阴唇里面,一汪玉砌粉妆般的肉舌。
这就是我曾经肆意玩弄着的闺女?我就是被我千次万次地压在身下的婷婷吗?以
前人家都说,大学生身价高,可我怎么就没品位出来?难道婷婷经历了大学,就
连这里也抬高了身份?
  极力地扳到眼前,婷婷的屁股已经抵临到我的嘴边,忍不住的欲望在喉咙里
咕噜咕噜地响,婷婷的每一动,都带动着屁股在眼前晃。
  颤颤巍巍地把住了,突然伸出舌头,竟感觉到婷婷颤抖了一下,跟着腻腻的
声音响起来。
  “老爸――”她似是经受不了,快速地掳动吞裹,欲望在两个人的身体里彼
此交汇流淌,瞬间淹没着一切。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