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滿枝頭杏滿園】(一)

                (一)
  下午的上課鐘聲響起,原本喧嘩的教室,頓時慢慢的安靜下來,一個肥胖的
身影快步的走進教室,在我身旁的座位上坐了下來猛喘著大氣,過沒多久,一陣
高跟鞋的聲音由遠而近傳來,一條纖細的身影走進了教室,引起同學們的注意。
  看見走進教室的身影,我懶懶的靠在椅背上,側著頭看向拿起點名簿,站在
講台上準備點名的美女導師。
  我叫曹偉民,國立師大附中三年級,175cm的身高不算突出,長的還過
得去,成績也還可以。由於父母常年在國外工作,從小就和哥哥兩個人獨立生活
,哥哥曹偉健,幫忙爸媽打理家裡公司在台灣的業務,今年過年前剛結婚,由於
經常要四處跑,工作時間不固定,所以經常就只有我和嫂嫂兩個人在家。
  而剛剛走進教室的女子,是我們班上的導師,也是我的大嫂,名叫丁思潔,
今年26歲,162cm,47kg,34C、25、35的身材,剪裁合身的
灰色窄裙套裝,將她佼好豐腴的身材完全的托顯出來,秀麗的臉龐上戴著一副銀
邊細框眼鏡,親切和藹的笑容,將班上一堆小色狼們迷的暈頭轉向,成熟端莊的
知性美女形象,更是學校裡包括大學部的許多男性師生注目的焦點對象。
  不過,要是讓他們知道,年輕貌美、形象端莊的丁老師,昨天晚上騷浪的就
在我跨下婉轉呻吟,不曉得會怎麼樣。
  看著講台上美麗的大嫂,照著點名簿的順序一個個的點名,當大嫂點到坐在
我鄰座的『柚子』,黃佑祖的名字,柚子舉手答有時,我注意到講台上的大嫂的
身體微微的顫了一下,雖然台下的同學們都沒注意到,但是對大嫂非常瞭解的我
卻注意到了,而且我大概能猜到是怎麼回事。
  我惡狠狠的瞪了坐在鄰座的柚子一眼,只見柚子向我輕揚了一下頭,臉上一
付小人得志的樣子,讓人看了想要把他海扁一頓,要不是他叔叔黃滕文是我大哥
大嫂大學時的教授,又是我們學校的校長,而我跟他又是從小學就同班到現在的
死黨,我早就給他一拐子。
  忽然,柚子塞了個揉成一團的東西在我的手上,我感覺到那東西有些微的濕
潤又帶著非常柔軟細緻的觸感,我看到,講台上的大嫂的俏臉上升起的一片紅霞
,我不用看也知道那是什麼東西,把那團東西塞進柚子的書包,用拿過東西的手
在柚子的臉上用力的抹了一下,拉起柚子掛在椅背的外套袖子擦了一下手……
     -----     -----     -----
  放學後的操場上異常熱鬧,許多學生趁著天黑前的這一兩個小時的時間,做
著自己喜愛的活動,跑步、打籃球、棒球,或是三兩成群的坐在司令台邊的看台
上聊天。
  而我卻被急急忙忙的收拾完書包的柚子拉著朝著校門口跑去,柚子家裡還算
殷實,而柚子又是家中獨子,所以柚子雖然未到法定年齡,但是家裡還是受不了
柚子的請求,幫他買了一輛摩托車。
  其實柚子他家跟我家關係有點複雜,黃叔叔跟我老爸老媽是同學,而我老爸
曹翰典跟黃叔叔又是情敵,當初黃叔叔跟我老爸同時追求當時是學校校花的老媽
丁倩芸,而且不管是學識家世,黃叔叔都比其他的追求者高出不少,口才又好,
所以老媽對黃叔叔印象還算不錯,原本有很大的希望抱得美人歸,但是沒想到最
後老媽卻選擇嫁給了我老爸,黃叔叔雖然很不甘心,還是很有風度的祝福兩人。
  而在我老媽生了大哥之後,為了照顧大哥辭掉了助理設計師的工作,靠著之
前的一點積蓄和工作時累積的一些人脈,代理了一家小品牌的衣服,自己開了家
服飾店,加上身為服裝設計系高材生的老媽,有時候也會幫客戶設計,或者自己
設計一些衣服限量發售,可是由於老媽設計的衣服融合了不少傳統和創新的元素
,選料剪裁也都經過老媽的嚴格挑選,所以除了國內熟識的客人之外,也有不少
的外國客人經常來光顧,可是因為是自家生產,衣服的產量一直都是供不應求,
一直到後來甚至在市面上出現不少仿製老媽設計的樣式的衣服,只是因為那時候
國內的盜版猖獗,而且老媽當時也只是因為興趣,在幫客戶設計服飾之餘,也多
做幾件作為店裡的商品販賣,壓根就沒想過要自創品牌。
  而且像我們這種家庭工廠,就算報了案,抓了一家仿冒的工廠,又會再冒出
好幾家,根本沒辦法杜絕,也沒法可管。
  後來這事情讓老爸知道了,老爸認為這是一個機會,毅然的辭去了剛剛有了
升職機會的工作,拿出所有的積蓄註冊了一家公司,但是事情卻沒有那麼的順利
,由於當時老爸只是認為這是一個創業發展的好機會,憑著一股衝動就辭掉工作
,拿出所有積蓄來成立公司,卻沒有仔細的規劃、考量,而且老爸對服飾業又完
全是外行,倒是懂行的老媽當時勸說了幾回,都不見成效,反而被固執的老爸念
了一頓,只好眼看著老爸橫衝直撞的靠著自己摸索,期望老爸能成功。
  在公司成立的前幾年裡,不只沒有收入,反倒賠了不少進去,差一點就面臨
倒閉,要不是當時幾個有錢的熟客,偶爾的給老媽介紹些設計製作公司制服的訂
單,加上黃叔叔,也經常的介紹些設計製作學校制服的工作給媽媽,和老媽原本
代理的那個小品牌的業務,讓家裡的公司渡過了這一關,最後老爸就憑著這些訂
單一點一滴的累積學習,從一個一竅不通的外行人,蛻變成一談起服飾就說的頭
頭是道、滔滔不絕的小紡織廠老闆,但是這只是剛起步而已。
  在經過了幾年的碰撞之後,老爸也知道老媽當時的勸說是有道理和原因的,
所以老爸把整個公司的統籌規劃都交給老媽管理,而老爸就負責業務跟工廠生產
的部分,形成男主外女主內的營運模式,然後開始一點一滴的厚績薄發,終於在
一個祥瑞之年(我出生那一年),老媽原本代理的那個小品牌受到那一陣子的不
景氣影響倒了,然後在老媽的規劃,加上付出公司幾年來所累積的2/3的流動
資金操作下,將那個號稱在國際佔有0.231%市場的品牌商標權拿回來,從此我們
家的公司終於擁有了自己的品牌,脫離了代工業。
  漸漸的公司的營運發展開始有了起色,而買回了的那個品牌商標雖小,但卻
是實實在在的國際品牌,加上老媽在公司平穩發展的時期,特別注重公司設計人
員的培養和訓練,所以才能在接手品牌商標之後,用比較短的時間裡就推出品牌
換手後的第一個系列服飾,藉此開始了我們家公司的蓬勃發展。
  不過,那些事現在都與我暫時無關。
  柚子拉著我坐上了他心愛的RZ-125,猛地轉動油門,車子加速遠離校
門口,留下身後正吹著哨子,快步追在後面教官。
  雖然柚子沒說要去哪裡,但是我也知道柚子這麼急是要趕去什麼地方。
     -----     -----     -----
  『臨湖小築』一個位於湖岸旁的高級住宅區,柚子他叔叔黃滕文跟嬸嬸呂珮
瑛就住在這裡,因為柚子實在是受不了他媽媽的嘮叨,就藉口這裡離學校比較近
,而且跟叔叔住在一起,學習有問題還可以就近請教,在去年暑假過後就搬過來
這裡住。
  事實上,柚子之所以喜歡跟他叔叔住在一起,除了他叔叔不太會管他之外,
比他叔叔小15歲的漂亮嬸嬸是最主要的原因,不過這幾天呂珮瑛因為預產期到
了,住進了醫院待產,現在家裡只剩他和他叔叔兩個人。
  我跟在柚子身後,來到小區後面的湖岸邊,緊貼著牆壁,墊著腳尖踩著僅有
4、5公分寬地面,慢慢的『走』進柚子他叔叔家的後院,然後藉著房子後面陽
台接連著後院的樓梯上到了2樓,藉著柚子的鑰匙進到屋裡走進二樓柚子的房間
,柚子輕拍了拍他,嗯~『豐滿』的胸膛,還真是難為他可以順利的『走』過那
將近3公尺的『小道』了。
  也不知道柚子是怎麼想的,大家早就開誠佈公的說開了,光明正大的走大門
進來不就好了,每次都要搞的像是做賊一般神經兮兮的,不是自己找罪受嗎。
  等待的時間是很無聊的,我伸手拿翻開了柚子的書包,從裡面拿出遊戲機來打
發時間,無意間摸到一團柔軟的東西,拿出來攤開一看,發現是一件黑色的薄紗
丁字褲,那上頭還有沾了一些乾掉的水跡,我抬頭看向柚子,只見柚子一張胖臉
上掛著讓人看了就想扁他的賤笑,一副得意的表情看著我。
  靠,我就說怎麼一整個午休時間都沒看到柚子,原來是去幹壞事去了,隨即
我馬上聯想到一件事情,哇操,內褲在柚子這裡,那不是說今天一整個下午的時
間裡,在大嫂身上那件貼身的窄裙裡面,就只有一件肉色的絲襪。
  想到這裡我不禁想起,去年暑假跟柚子回家玩時,無意間偷看到在黃叔叔的
房間裡,大嫂跟珮瑛嬸嬸兩人半裸著身子一上一下的幫黃叔叔做口交跟熱吻,而
大哥曹偉健卻坐在一旁興致昂然的看著時的情形。
  也是在那次之後我才知道大哥居然有凌辱女友和淫妻的嗜好,看著自己心愛
的女友(當時大哥跟大嫂還沒結婚)跟別的男人做愛就會感覺特別的興奮,而黃
叔叔看起來斯斯文文的,沒想到卻也是個花叢老手,當時大嫂在黃叔叔一雙大手
的愛撫之下,情動的扭擺著身子,似乎是想讓黃叔叔更加激烈的撫弄。
  看著房中的四人絲毫沒有一點生澀和不自然的表現,在珮瑛嬸嬸吐出黃叔叔
的大雞巴之後,站起了身子,似乎雙腿因為蹲太久了,身體微微的頓了一下,然
後才在臉上掛著一絲的媚笑,邊走邊用性感撩人的姿勢脫去身上剩餘的衣物,一
絲不掛的走到大哥面前時,床鋪上的大嫂已經在黃叔叔的強力衝擊下,發出淫靡
的呻吟聲。
  房間裡淫靡的情景,讓當時躲在窗外偷看我和柚子看傻了眼,尤其是珮瑛嬸
嬸那惹火動人的身姿,和走動時無意間暴露出來的隱密私處,讓一直對性愛和女
性身體的性感神秘處極感興趣的我和柚子,感覺到體內一股熱氣上湧,胯間的雞
巴在牛仔褲的包裹下搭起了一個帳棚,渾沒注意到珮瑛嬸嬸走動時,有意無意的
將滿是誘惑的眼神故意拋向窗外的我們,勾引著我們的視線。
  也因為這樣,讓我和柚子開始了我們充滿淫色的學校及家庭生活。
  就在我想的出神時,突然眼前白光一閃,轉頭一看,只見柚子一臉壞笑,手
上拿著一台相機,正對著我再次閃出一到白光。
  看到我臉色不善,柚子連忙討饒的低聲跟我說了幾句好話,然後才對著我擺
了幾個手勢,拿著相機偷偷摸摸的走出房間。
  走出房門,就聽到一陣細微的交談聲,不過因為距離發出聲音的房間還有段
距離,所以聽不清楚內容。
  我跟在柚子後面慢慢的往發出聲音的房間移去,短短十幾公尺的距離,硬是
讓柚子像做賊一般,前瞻後顧的磨了快十分鐘才靠近房門口。
  兩片式的房門並沒有完全合上,留下一道不算小的縫隙,讓我們兩個既可以
清楚地看見房間裡的情形,又不會太明顯的被房間裡的人發現。
  當我和柚子將臉靠到房門上時,剛好看到一件象牙色長裙從一道窈窕背影的
修長白皙的大腿上滑落,兩瓣圓潤的臀肉上,沒有半片布料遮掩,只有在腰間可
以隱約看見紫色丁字褲的細褲帶,一隻有力的大手,貼覆在女人的兩腿之間,微
微前弓的上半身,開敞的上衣裡,隱約可以看見兩片紫色的薄紗罩杯垂吊著微微
搖盪。
  「校長~~哼嗯~~~」輕柔滑膩的呻吟,讓人聽了忍不住慾火熾騰。
  我抬頭和柚子兩人對視了一眼,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一絲的驚訝,房間裡的
女人居然不是我們原本以為的大嫂丁思潔!!
  正當我轉頭想再透過縫隙看清房間裡的情形時,雙手撐膝半伏在我我上面的
柚子突然猛地往前一衝,撞開了房門,趴倒在了我的身上。
  突發的意外,讓房間裡的一對男女都嚇了一跳,齊瞪著眼睛盯著我和柚子,
我和柚子則是尷尬的訕笑著看兩人。
  這時,敞開的房門外,一道清脆悅耳的笑聲傳來,不用轉頭去看,我也知道
是我那個漂亮大嫂的惡作劇。
  不過,一時間我和柚子都沒有功夫去計較,只因為房間裡那個上衣開敞、酥
胸半露,一條紫色丁字褲圈套在兩個膝蓋上,小腹下方濃密的黑色草原之間,反
射著點點淫水的光芒,清秀圓潤的鵝蛋臉,兩頰上暈染著一抹霞紅,紅潤的小嘴
微張,一對丹鳳眼裡,充滿了慌亂和驚訝。
  我和柚子又對看了一眼,都從對方眼裡看到了彼此的不可置信,再次轉頭看
向那個已經被黃叔叔環抱進懷裡恣意輕薄清秀美女,我終於肯定了自己沒有看錯

  郭茹昀---國立師大國文系四年級的系花,古典清秀的容貌就算是在高中
部裡也有不少的仰慕者,聽說她男朋友是我們學校籃球對的隊長,兩個人的感情
一直很好,而且也沒聽過學校裡有關於她的負面傳聞出現過,沒想到居然會在柚
子家以這樣的方式看到她。
  看大嫂一點都不感到驚訝,似乎早就知道了黃叔叔跟郭茹昀之間的關係,而
且看大嫂身上衣衫不整站在門外,屋子裡應該還有其他的人。
  果然,沒過多久,只見一個健偉英俊的男子走到大嫂的身後,環住大嫂的纖
腰,親暱的叫了一聲:「老婆,妳又調皮了。妳看,把小弟和柚子嚇得。」說完
,上下瞄了一眼房間裡的郭茹昀半裸的嬌軀,調笑道:「學妹好久不見了,又變
漂亮了,身材好像也豐滿許多,妳跟校長先忙,等一下學長應付完妳學姊,再來
跟妳敘舊。這兩個小鬼我會把他們帶走,妳放心,只要給他們一點甜頭,他們的
嘴還是很牢靠,不會把妳的事情傳出去的。」
  然後大哥鬆開大嫂,上前一手一個的把我們來出房間,大嫂朝著房間裡的兩
人嘻嘻一笑,把房門掩上,跟在我們身後。
  「嘿嘿~小弟,大哥幫你們製造好機會了,能不能順竿進洞就看你們的手段
了。我這學妹可是思想很保守的,這次要不是為了爭取畢業後,留在學校當老師
的機會被你們大嫂說動了,不然的話………」
  「啪~」大哥在我浮想連篇的時候,突然一巴掌拍在我後腦杓上,佯怒道:
「聽妳大嫂說你這小子最近不懂得節制,上課還不專心。我是怎麼跟你說的,叫
你要用心讀書,聽你大嫂的話,你想怎麼樣跟你大嫂玩都可以。要是下次考試你
成績退步了,我就讓你大嫂不要在順著你了。」說完,看見我身旁的柚子捂著嘴
在一旁偷笑,大哥也賞了他一巴掌,「還有你這顆胖柚子,怎麼一大早剛到學校
,就把你丁老師帶去廁所幹了,還讓你丁老師光著屁股,夾著你的精液在學校裡
上課,要是被人發現了,讓你丁老師還怎麼做人啊。」
  大哥板著臉對著我們說道:「老爸他們下個月初就要回來了,以後在我家裡
的時候,你們兩個小傢伙最好安份一點,不要讓老爸察覺到什麼,事情就大條了
。」說完,大哥摟著大嫂的纖腰,往走廊另一頭的客房走去。
  只見大嫂一搖一擺的搖曳著身軀,回頭衝著我們拋了一個媚眼,嬌笑著跟大
哥走進客房,留下我和柚子兩人面面相覷。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