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米的故事】(第一章 第1回 发现玉茹)

第一章 第1回 发现玉茹
「恩……恩恩……,小米主人,快点……,继续插小骚货的淫屄,对,就是
那里,再往里些,啊……啊……,主人好厉害,每一下都插到人家的花心上,啊
……啊啊……好舒服……啊……」。手里握着一双豪乳,看着躺在面前的班花玉
茹,不禁下身更加用力的插入那粉红色的蓓蕾里,嘴里还亢奋的吼着:「让你装
纯洁,小奴隶,今天大爷要让你彻底失禁,看你还敢不敢在大爷面前乱出声!
  干死你!干死你!…………」听到我的语言凌虐,身下的玉茹丝毫没有了平
时的矜持,大声淫叫着:「主人你就干死我吧,恩……恩恩……啊……,小奴隶
的肉屄就是给主人准备的,主人要是高兴,恩……恩……,可以连小奴隶的后门
一起开发,啊……又撞到花心了,美死小奴隶了,恩恩……恩……,不行了,要
喷出来了,要喷出来了,主人快停下,求求你了,啊……啊……啊啊……」随着
一声长啸,平时举止文明谈吐大方的班花在我的肉棒还没拔出洞口时,从上方的
小口中,喷出了一道优美的弧线,径直飞到我的阴毛上,和长时间抽插沾满的淫
水混合在了一起。「哈哈,果然是天生的淫娃荡妇,竟然小穴里塞着肉棒也能高
潮!」不顾她已经高潮失力,我仍旧快速的抽插,…………忽然感觉一阵巨晃,
地震了?
  「小米、小米,起床了,这节大师查课,再不去可就又榜上有名了!」迷迷
糊糊中,听到寝室的大飞喊道。一个激令,做了起来:「妈的,大师怎么了,打
激素了啊,这周四节课,已经查了三次了。」可恶的大飞,在老子好梦未完时就
给我搅黄了,还没内射到班花玉茹的贱屄里呢!我心里愤愤的想到。不过也幸亏
这小子,不然,老子又要洗被单了。
  随便的抹了把脸,套上床头吊着的五分裤,没等半袖套完,就提着挎包冲出
了寝室:再不快点,大师就怒了。
  我叫甲米,十分稀有的姓氏,今年读大二,人品一般,长相一般,成绩一般,
兜里的钱也一般。因此,我因为这些一般,导致我在女同学中的人气范围,也相
当的一般,如果说班级里大帅哥路遥的女生气场有足球场那么大,那我的气场只
有一块台球桌的大小。每每郁闷之时,看着自己唯一能炫耀的本钱——那根足值
28公分长,五公分粗的巨炮,不禁嘲笑它,徒有外表,却没有用武之地。
  正胡思乱想时,已经走到了班级门口,大飞和隔壁那几个迟到老友,已经进
去了,我正要敲门进入是,楼梯处「哒哒哒……」的急促声音吸引了我的目光,
一个脚踩白色镂空凉鞋,粉色中长裙下直挺雪白的小腿,上身白色半袖罩衫掩盖
不住那足有F- cup的胸器,披肩长发随风飘起一缕,白嫩却略显红润的脸庞
透着一股勾人的媚态,不错,正是刚才在梦里出现的班花玉茹。「想不到成绩优
秀的班花也会迟到啊。」看着她的眼神转向我,我有一声没一声的搭话。「恩
……」。玉茹瞥了我一眼后敲门进了教室,我也随后跟了进去。
  因为查课,教室里已经坐满了人,只剩最后排还有三个挨着的空位置,其他
都是稀疏的单个座位,我们敬爱的班花可能习惯了独来独往,寻着那几个挨着的
空座,径直走了过去,鬼使神差的,或者说是色心大起,我也跟了过去,坐在了
她的旁边。
  又是一个凌厉的眼神打了过来,好像在说:「你怎么跟过来了?」我也反击
一个挑逗的眼神:「我管你呢,大爷就要做你旁边!小淫妇!!」我心里想着。
  看着她转过比刚才更加红润的脸,我也在她旁边坐了下来。讲台上大师又开
始了自为得意的讲论,讲台下看报的,听音乐的,闲聊的,打盹的,各自开始了
各自的项目,我也从挎包里掏出了手机,打开熟悉的SIS,继续昨晚未看完的
小说。
  忽然,一阵轻微的「嗞嗞……嗞嗞」声传了过来。「什么声音?」我自言自
语道。换个姿势,继续看着我的H小说大业,可是,不一会,又是那种「嗞嗞…
  …嗞嗞」声传了过来。不会错,这回我挺清楚了,是从玉茹那面传过来的。
  我转头打量了一下玉茹,发现玉茹低着头,自顾自的看着讲义。
  「玉茹?」我直呼她的名字,「你手机响了吧,调振动了?」
  玉茹「哦」了一声,头也没抬,伸手到手包里,捏了一下。声音没了。
  我又转头看自己的去了。忽然,一个词闯入我的脑袋:「振动??刚才是手
机振动的声音么?怎么听起来是另一种熟悉的声音。」常年在SIS混,早已知
道有种武器叫「跳蛋」,难道说,我身边的大美女玉茹……??不会吧,难以置
信啊?
  我又扭头看了看身旁的玉茹,她的脸好像更红了。我又低头看了看她那粉色
裙子下洁白的小腿,两条腿交叉在一起,大腿并拢。再看看那高耸的胸脯,有节
奏的上下起伏。玉茹似乎发现我在打量她,转头瞪了我一眼,又涨红了脸转过去
钻进了讲义里。我更加坚信自己的推论,因为,上课已经半小时了,她还一页讲
义没翻开过。
  这时,不知道哪来的胆子,或者说注定有些事该发生了,我嘴里说着:「玉
茹,把纸巾接我几张」,手直接拽过玉茹的手包,玉茹好像突然失控,要来夺我
已经拿在手里的手包,可是,我右手一扬,她落了个空。我冲她嘘了一声,趁她
下一步动作还没做出,左手迅速打开手包,一个粉红色,像小手电筒模样的装置
露了出来,我迅速还回手包,当然,右手攥住了那个物体。
  「还给我!!」玉茹压低声音,冲我吼道。
  「你不会以为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吧?还敢大声声张?」我一脸得意的笑道。
  「你想怎么样?」玉茹声音压的更低,说道。
  「没事,我没见过,玩一会就还给你。」我边回头继续看我的H小说边说。
  看到讲台上的大师开始点名叫学生回答问题,玉茹也正过头去,眼神虽然落
在讲义上,嘴里却说:「求你了,还给我吧。」
  我不理她。
  「沈玉茹,请回答连续傅里叶变换的定义。」大师忽然点到了玉茹的名字。
  玉茹站起身来。
  「连续傅里叶变换是一个特殊的把一组函数映射为另一组函数的线性算子…
  …」
  不愧是高材生,这种课不听照样回答问题。我边想边拿出刚才那个粉色的棒
子,拇指一推,把开关调到了「弱」的位置。
  「恩……傅里叶变换是……恩……自反映射……」玉茹声音变得不自然起来,
勉强把问题回答完做了下来。「回答的很好。……」大师的声音我不在关注了。
  玉茹转头瞪着我。
  对视着玉茹的眼神,我拇指瞬间把开关推到「强」的位置。
  「啊!!……」玉茹使劲闭了下眼睛,眉头皱了起来,牙齿轻咬着下嘴唇。
  「你玩够了没有?」玉茹轻声说道。
  「哦,我是在想,怎么一直没有发出刚才我听到的声音。原来是超静音版的。」
  我没好气的说道。
  「你到底想怎么样?」玉茹愤愤的问道。「嗯嗯!!」玉茹失声哼着。我在
她质问我时,把开关推到了最高的「超强」档上,玉茹不再说话,这是,我听到
了刚才听到的「嗞嗞……」声。
  「每天你就用这个?」我低头假装自言自语。玉茹不吭声。「嗞嗞」声不断。
  「不回答我就当你经常用喽!」玉茹摇了摇头。
  「你可以还给我了吗?」玉茹转过头,双眼迷离的看着我。
  「你不想继续了?」我问她。
  「求你了,快关掉,嗯……在不关,嗯……,我要流出来了!」玉茹细声说。
  我反问:「什么东西流出来?」
  玉茹好像真的要支持不住了:「水啦,水要出来了,快关掉!啊……」
  我也怕她真的跟梦里一样喷出来弄得到处都是惹人注意,便把开关调到了
「弱」的状态。玉茹好像稍微缓过来了点,伸手在练习纸上扯下一块,写了几个
字在上面,扔个了我。
  我拿过来,摊开一看,「你个混蛋!不要继续搞了,我下面已经湿透了,下
课不能马上就走,你给我留下来陪我!!」
  我也唰唰写了几个字在上面:「要我陪,怎么陪?」,扔了回去。
  不一会,纸条又扔了回来。「至少陪我把内裤晾干啦!还有,遥控器赶快关
掉还给我!我马上挺不住要喷出来了,到时候就不是湿透的问题了!」
  「那是什么问题!?」我又给扔了回去。
  「一会下课人都走了告诉你,现在马上关掉!求你了!」看到她这么写,我
也只好暂时关了开关,揣到了兜里。
  好不容易挨到了下课,不管是认真听课的,睡觉打盹看报纸的,小说游戏侃
大山的,都无一例外的奔向食堂,祭五脏庙去了,大飞也叫我:「小米,走啊,
吃饭回寝啊,下午开荒黑庙,缺你T呢!」我应付到:「班花不舒服,稍等我送
到校医室就来,你先回去开组。」大飞瞅了一眼班花,玉茹配合的趴在桌子上,
捂着肚子,大飞会意的奔出了教室。
  这时屋里已经只剩下我跟玉茹两人,玉茹抬起头,双眼望向我,似乎在等着
我先发话。
  我什么也没说,伸手拿出遥控器,对着玉茹的眼睛,把原本关着的开关直接
推到超强,玉茹瞬间双腿紧夹,眉头紧锁,嘴里说道:「啊……嗯……你不是想
知道会怎么样吗?嗯……好好看着,嗯……啊……,不过你要为后果负责!嗯…
  …」,我正想问有什么后果,忽然看到玉茹后背往椅子上用力一靠,头往身
后轻仰,双腿膝盖前伸,略微张开一条缝隙,双手用力抓起裙子前摆,诧异间,
我看到,椅子下面,瞬间出现一滩水泽。
  「我靠,姐姐,你开玩笑的吧?!」看着已经失神的玉茹,我伸手在她裆下
摸了一把,当我的手拿出来时,已经是湿淋淋的了。
  「怎么样,看到了吧,后果!!快去拿纸巾,擦掉!」说着自己家从手包里
拿出纸巾,放在裙子里抹了几把,起身向后看了看,说,「你看,裙子后面有一
滩痕迹,幸亏我垫了块手帕,不然,半天也干不了。」
  「玉茹姐,佩服佩服,想不到美貌下,竟然有如此火力!」我赞道。
  玉茹嗔道:「哼!便宜你了!!过瘾不?不许声张哦,不然灭了你!」
  我赶忙说:「怎么会!你知我知,地板知!天都不会知道!玉茹姐,平时你
就这么灭火啊?」
  玉茹挥了挥裙摆,想让水渍快些干掉:「要你管!帮我看看干没干,干了赶
快吃饭去,饿死了,早晨睡过了头,忘了拿出来,不然怎么会迟到,被你发现!」
  我诧异的突出舌头!「不是吧,玉茹姐?」听到我的反应,玉茹心知不好,
说错话了。「哼!反正都让你知道了,也无所谓啦!」
  我竖起拇指,冲她挥了挥。「走吧,我请你吃饭。顺便找个机会给你降降火!」
  我调戏道。
  「去死吧!要你请!你有多少本钱啊!」我忘了玉茹是班级里有名的美女加
富二代,还能吃我的请,但也不忘调戏一下:「请吃饭我本钱是不多,但是,其
他本钱我可不小哦,要不要见识一下?玉茹大淫女?」没想到玉茹倒不在乎的说:
「难道怕你啊,走就走!」
  看着教学楼里人越来越少,玉茹的裙子基本也干了,虽然有点痕迹,但是不
注意,肯定也是看不出来的。嬉笑间我们一起走出了教室,商量着哪里有适合填
饱肚子,还能验证本钱的地方。

(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