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猎者】(序章-2)

           (1)序章-房东的未婚妻
  「ああああああ~ 止めて、止めて~」萤幕上的AV女优欲拒还迎,一面
推搡埋头苦干的男优、一面咬着下唇呻吟。
  「不用麻烦了、不用麻烦了,你们一起上我在赶时间——」手机铃声响起,
电脑前握着老二套弄的少年咕哝一声:「谁啊?这么会选时间。」满不情愿地接
起电话。
  「喂——俊伟哥,是我啦!」电话那头传来一阵爽朗又充满稚气的笑声:
「咦?你不会正在打炮吧?抱歉抱歉,打扰到你啦。嘿!不过没差吧?你不是最
爱一边讲电话一边干人?嘿嘿嘿,让她叫大声点啊。」
  「白癡!我在看A片啦。而且要玩电话这招也是女生接电话,拎杯接电话是
有个屁爽度喔?有屁快放,废话少说,别打扰我看A片。」
  「嗄?看A片?那小菲姊帮你吹喇叭吗?不可能自己打枪吧?」
  「小菲姊跟她老公去拍婚纱照不在家,你这么想干人家不会自己约喔,老是
打来问我她的事,到底要干嘛啦?再废话我要挂电话了。」
  俊伟因为「职业」关系,某个程度上来说有打不完的炮。但即使他随时有真
人可以干,他还是酷爱看A片打手枪,每隔几天不看一些最新的A片就全身不对
劲。这点如果说给「同事」听,保证被其他人笑死,但他却不以为意。他小时候
一直有个梦想,但这个梦想直到前阵子发生在他身上的「事件」,才让他觉得有
可能成为现实。
  「唉……小菲姊又不让我干啊,上次我跟她去电影院——」
  「阿银!」阿银其实是个听话又勤快的小弟,缺点就是废话实在太多又太龟
毛了,这点常常让俊伟无法忍受。
  「啊——好啦、好啦。上面说你的交付期限快到了,你的信件又一直未读,
叫我用电话提醒你一下,否则资格审查会很麻烦,尤其你又是新人。」
  「交付期限啊——唉,我知道啦,催个没完。我上一次的交付点击率这么高,
不能直接计算成两次吗?」
  「我问过了,他们说规定就是规定。哎哟,你要交付还不简单,上次那个夜
店妹随随便便交差就算了嘛!」
  「宁缺勿滥啊小弟,夜店妹那种货色,大老闆伸手就一大把了,谁想看那种
片啊?品质没顾好,我的评价就会像那些垫底猎人一样烂啊。我可不想第一个自
制交付就搞砸了,宇豪哥会骂我的!我丢脸事小,宇豪哥的脸可丢不起。」
  「那倒是……不然你就去路上随便找一个正妹啊,凭你的特异功能,还不手
到擒来,把她们弄得春情如潮!」
  「你是白癡啊——我们是猎人,不是癡汉好吗?而且难道你要我在大街上露
出我勃起的老二吸引正妹吗?再怎么不知羞耻、春情如潮,那女人也只会报警抓
我。」
  俊伟有一项神奇到只有在漫画才会出现的天赋,他身上的费洛蒙远高於一般
男性。且在他勃起之后,这个吸引异性的气味会更趋浓烈,能让贞女变荡妇、处
女变淫娃。阿银一直对他这项天赋羨慕不已,时不时就挂在嘴边说——当然是只
有他们两个、或者在场都是知情者时才说。
  「噢——那你要怎么办嘛!交付期只剩下一个多礼拜啰。嘿!这女优叫声满
好听的欸,叫什么名字?我也来去抓一下。」
  「宇都宫紫苑,最近刚出来的新人。」俊伟按下暂停,A片正演到高潮,男
优从后面架起宇都宫,却没脱掉她的毛衣,让摄影机从后方捕捉她惊人的豪乳在
衣服里摇晃的画面,干得他娇喘连连,他可不想错过这段高潮。
  「交付的事情我再想办法。你刚说你上次跟小菲姊去电影院怎么样?我看她
那天回来笑得很淫荡啊。」
  「嘿!就是——那时候小菲姊上传了她的最新交付啊,就是她跟她老公在厨
房……」
  「我知道,那部片我还在阳台当观众咧,讲重点,电影院怎么了?」俊伟打
断他。
  「哇靠,你还看现场的喔?干我花了两千块买的耶——妈的,但小菲姊又荣
登本月冠军啦,那片真的是有够淫荡,小菲姊两颗奶子抵在流理台上,双手反剪
……」
  「讲、重、点!」俊伟大骂。
  「唉唉,是。总之就是我看完那片打了好几枪啊,小头管不住大头,精虫上
脑之后,就厚脸皮打给小菲姊,说要约她吃饭看电影。」
  「你再废话,信不信我现在杀到南港把你吊死在路树上?」
  「啊啊——总之我们就去约会了。小菲姊明明知道我想干嘛,吃饭的过程中
还用脚一直撩我的腿,在电影院甚至——-结果一出电影院就说她跟老公约好去
买戒指,把我晾在电影院了。」
  「干你个白癡,你把重点省略了啊!电影院到底发生什么事?」
  「喔——就——就我们看【飢饿游戏】嘛!男女主角在那边荒谬的爱来爱去
啊,我看不下去,就靠过去跟小菲姊说她的新交付超好看,身材越来越好,我有
花钱支持!还打了好几枪!
  「小菲姊就笑啦,问说真的假的。我说真的!我现在鸡巴还是硬的!小菲姊
说她不信,用外套盖住我腿,伸手就抓我老二。」
  「哈!挺像她的作风。」俊伟笑了。
  「我本来只是开玩笑的啊,结果被她手一握住,还真的马上就硬了!那天很
冷,小菲姊的手超冰,我几乎是一被握住就硬了!差点爽到叫出来。」
  「靠杯,叫出来咧,在电影院干这种事会被工作人员带走的。」
  「安啦!我们买的位置超烂,在边边角角,只有两个座位。小菲姊又坐在外
面,大家专心看电影,不会有人发现啦!」
  「你买那位置根本不安好心。」
  「当然!我薪水很少耶。」阿银理直气壮地回应:「后来她就一边看电影一
边帮我打手枪啊。电影不是有一幕男主角受伤,珍妮佛劳伦斯在一边照顾他、帮
他盖被子?」
  「我不知道,我没看那电影。你一边干这种事还能一边看电影也算厉害了。」
  「哈哈,总之,小菲姊那时就跟我说:『被子底下的画面没拍出来,我们来
接着演!』我还以为她要在电影院跟我打炮!正觉得刺激,想伸手过去摸她奶,
结果她就忽然加快套弄速度!干!真的超爽,我一边看大银幕两个狗男女偷情,
一边想说我也有肉体出轨的女主角在帮我套肉棒!我就射了!」
  「哈哈哈,你这没挡头的小鬼,最好人家有偷情啦,我没看电影但有看过小
说吼,你在那边唬烂。」
  「哼,凯妮丝明明跟盖尔眉来眼去的,结果在飢饿游戏又跟人家抱来抱去,
这不是狗男女是啥!」
  「好好,算你对,接下来呢?射完就算了?」
  「我当然不肯啦!才刚射完我马上又精虫上脑,想拖着小菲姊去厕所继续做。
  结果小菲姊说她想把电影看完,叫我自己去清一清——到厕所我才发现自己
把外套射得整件都是精液…小菲姊根本没帮我挡的意思…等到我好不容易把精液
清得差不多,电影已经散场了——-「
  「哈哈哈哈哈,白癡. 」俊伟笑得前仰后合。
  「外套跟泡过水一样,我浑身发抖找到小菲姊,她就叫我快点回家换衣服,
她要去买戒指了。超干————害我回家还是只能看那一片打手枪。」
  「哈哈哈哈,至少人家有帮你打手枪,没跟你收钱啊。」
  「哼——」
  「我们回来啰!圣凯,吃过饭了没?」声音从门外响起,正是他们在讨论的
小菲。
  「哈,小菲姊回来了。不聊啦,交付的事情我会搞定的。」
  一个妙龄女郎走到俊伟身边,将一袋盐酥鸡放在俊伟的电脑桌上:「是谁啊?
  在聊我?「
  「哈,是阿银啊,他在跟我说你跟他约会只肯帮他打手枪的故事。」
  小菲往门口的方向瞥了一眼,轻拍了俊伟一下:「要死喔讲那么大声!家华
跟我一起回来的耶。」
  家华是小菲的未婚夫,也是俊伟跟小菲的房东。是个家产颇丰的二世祖,继
承双亡父母的房地产当包租公,女人的理想饭票。
  确认老公没跟进来,小菲笑着对电话那头说:「只是吃个饭看电影就想干我?
  小朋友你也想太多了吧,我的价码很高的!「
  「嘻,有多高?」俊伟探手抓住小菲的胸部,隔着毛衣揉起她的奶:「都过
发育期那么久了,小菲姊的奶子怎么好像又长大了?」俊伟顺手挂上电话,接着
立刻用FACETIME播给阿银。
  「讨厌,人家是拿盐酥鸡来给你吃,不是来给你吃的。」小菲娇嗔。
  「还不都一样?总之就是送上门来给我吃嘛!」俊伟把手机对准小菲,撩起
她上衣,露出她的粉色奶罩和吹弹可破的雪白肌肤。
  「嘻,讨厌,家华在等我回去看照片啦。」说归说,小菲没有任何抗拒的动
作,甚至还对着镜头搔首弄姿起来,这时阿银吞口水的声音大到整个房间都听得
见。
  俊伟把手伸进乳罩里搓揉,小菲轻轻地发出娇喘声:「嗄——嗄——俊伟你
的手好冰。」
  「是啊,刚握着手机讲电话太久,手都冷冻了,刚好让小菲姊的奶子替我暖
手。」
  「好——好舒服喔。」俊伟手法娴熟,轻轻地握着乳房搓揉,不轻不重地触
碰乳尖。对眼前这名女子的身体,他是太熟悉了,很快就能对症下药,让她进入
发情的状态。
  「脱——脱——快把奶罩脱掉啊!」阿银在手机那端大喊。
  「你拿一下手机。」俊伟把手机递给小菲,小菲握着手机,像在自拍似的高
举在空中——但她只对着脸拍。
  「吼!小菲姊!别——别闹啦,我裤子都脱了!」阿银惨呼。
  「嘻嘻,我的脸不好看吗?」小菲对着镜头眨眼。
  这边俊伟已经解开小菲的胸罩,随手抛掉,阿银的画面刚好能看见一闪而逝
的粉色奶罩。
  「吼——吼——小——小菲姊——小菲姊姊,你、你行行好,镜头往下一点
啦。」小萤幕里阿银握着自己硬梆梆的肉棒,搓也不是,不搓也不是。
  「才不要咧,你个小色鬼!」小菲对着镜头吐舌头:「啊——啊——俊伟你
吸得人家好爽——嗯嗯——嗯——」小菲双颊潮红、低声呻吟,俊伟则是啧啧有
声地啜着奶子。
  但阿银的画面只能看见媚眼半闭的小菲,两颊飞红、皱眉喘息。阿银都快急
疯了!恨不得立刻下楼飙车到内湖现场观看。但这太不实际,他也实在忍无可忍,
只好含泪搓起硬到发疼的肉棒。幸亏小菲就算只露脸,也是个不可多得的大美人,
看着这样的美人星眸半闭、娇喘连连,不用猜都能知道她在做什么,还是具有非
常高的观赏性。
  「噗——急色鬼,真是一点长进都没有。好啦!记得不能录影唷!」小菲拿
着手机向下拍,从侧面让阿银看见自己被俊伟含在嘴里的巨乳。
  「我哪有时间录影啊拜託!」阿银心想,但他可没空说话,因为他都快把自
己搓到破皮了。
  「嗯嗯——讨厌,你又在看A片喔?这是谁啊?」小菲把手机放在电脑桌上,
想找个好位置固定,省得要拿在手上那么麻烦。
  「新人。」俊伟简短表示,因为他知道时间不多,家华随时可能来找自己的
未婚妻——但这也同时是这状况下的强大兴奋剂。
  「哼哼——胸部倒是挺大的嘛!脸蛋就不怎么样了。」小菲任由俊伟剥光自
己的下半身,顺手也替他脱掉了上衣,露出他精壮的六块肌。
  「啊啊——讨厌,怎么这样就插进来了——嗯——你说,我比较漂亮还是这
女优漂亮?」小菲爱不释手地抚摸俊伟的肌肉,配合地摇动身躯。
  「这世界上还有比小菲姊漂亮的女人吗?别开玩笑了。」俊伟抱起小菲,随
手把餐桌上的东西都扫开,让她平躺在餐桌上,握着两条腿干了进去。
  「啊——啊——好、好爽——」小菲摀住嘴巴,担心自己的淫叫声外泄。
  「小菲姊,你进来之后有锁门吗?」俊伟咬着她的耳朵,用力猛干。
  「啊-啊——好——好像——好像没有,人家怎-怎知道进来就出不去了!
  你快去锁门。「
  「好!」俊伟答应一声,却不是把肉棒抽出来,而是将小菲翻转过来,抵着
她的小穴,就这样四脚兽型态走到门边。
  小菲被干得只能压低声音,哪有力气反抗这肌肉男?一路被架到门边,俊伟
手一松,小菲整个人就这样趴在门上。
  「喏,你看看,姊夫有来找你吗?」俊伟把小菲的两手反剪在屁股上,抵着
她的翘臀前后抽插。
 「嗯——应、应该没有——啊——啊——好舒服喔——好爽——不、不要太
  久喔。「小菲把眼睛贴在鹰眼上,观察门外的动静。
  「嘿,这我可没办法,你也知道我一向持久。」俊伟拿着刚才顺手带过来的
手机,学宇都宫紫苑那部A片,从后方让阿银饱览小菲摇晃的美乳。阿银这时只
懂得发出如野兽般的低吼,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噗,那你就久一点吧——啊——嗯——没、没关系——反、反正家华一直
知道我们『姊弟』很有话聊。嗯——嗯——」小菲轻轻地呻吟。
  「他难道都没有起疑过吗?你三天两头往我房间跑,他都不觉得很奇怪?」
  「嘻,我也不知道,他大多数时间在玩什么英雄联盟,每次只要开始玩,就
算我脱光在他面前,他也要等到打完那场才会跑来求我再脱光一次。而且啊——」
  「而且什么?」俊伟好奇地停下抽插。
  「讨厌,不要停下来啦!」小菲扭着屁股:「而且啊——我觉得他根本不在
乎,甚至心中很希望我们真的有什么咧。」
  「为什么?」俊伟大感兴奋,抽插的速度渐渐加快。
  「因为他跟你一样是个大色鬼啊,虽然性能力普通,但脑子里的坏思想可没
比你少到哪去!没事就要我角色扮演,偶尔干我时还试探我喜不喜欢肌肉男啊、
小时候有没有跟你这弟弟一起脱光光洗澡过啊、长大一起睡觉过啊之类的。根本
和你一样变态嘛!」
  「真的假的!」俊伟兴奋到肉棒超硬,阿银更是大喊一声:「屁啦!」接着
无声无息,八成是射精了。俊伟随手抛掉手机,抱着小菲的屁股加速猛干:「嘿!
  结果你跟他说什么?「
  「噢——当、当然——当然是顺着他的话讲啰,就说些我们一起睡觉过啊、
  被你的肉棒顶过啊、你小时候就有大——啊——啊——大鸡鸡啊——嗯——啊-
        -啊——-啊——-好——-好爽——-「
  「然后咧!」俊伟听得简直精关失守,两眼发光急忙追问。
  「然——然后就——就每次只要我说我曾经跟你洗澡过啊,或者说你来我房
间我都没穿胸罩啊,他就会特——特别兴奋——那天就会射特别多。我看他大概
很想亲眼看到你干我喔!」
  「喔喔喔——小菲姊,我忍不住了!」俊伟抱紧小菲的屁股,做最后的冲刺。
  「啊——啊——别、别射在里面——射、射嘴里。」
  俊伟猛地拔出肉棒,小菲连忙转过身蹲下,张口接住俊伟浓浓的精液。
  俊伟抽了几张卫生纸,让小菲把精液吐出来。小菲夹了几块盐酥鸡和九层塔
放进嘴哩、整理好衣服,接着对俊伟眨眨眼:「晚上见啰。」
              (2)組織規章

  「咻!」瀏覽器一閃而逝,原本黑底白字的網頁瞬間換成了Google首
頁。
  「啊!抱歉,我只是想起來拿杯水。」小菲吐舌。
  「沒關係. 」俊偉放開滑鼠,轉過身來面對小菲,她這時穿著緊身的無袖上
衣,脹鼓鼓的胸部襯得腰肢看起來更顯纖瘦。
  俊偉目不轉睛地盯著仰頭喝水的小菲,彷彿她此時一絲不掛似的。
  「看什麼?呆子。」小菲抹掉嘴邊的水漬,笑望著他。
  「沒什麼. 我只是在想為什麼那攝影機這麼煩人,妳不也是獵人嗎?偵測到
妳出現應該沒關係吧?」
  「當然有關係啦!」小菲拎著杯子,挨入俊偉的懷裡:「每個人的帳號都多
少帶有些個資,而且攝影機可以同時控管你上網的地點、時間、次數,來保障安
全性。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對『上面』來說控管就簡單多了。」
  「這樣很麻煩耶,每次我們倆在一起的時候就不能做事了。」俊偉摩娑著她
裸露的粉臂,感受她滑嫩又充滿彈性的肌膚.
  「還好啦,安全第一囉。而且組織應該也很不樂見我們倆現在這種關係. 」
  「什麼關係?」俊偉壞笑,手開始不規矩起來。
  「討厭,剛剛才做過一次,休息一下好嗎?」小菲嬌嗔一聲,卻沒有把俊偉
作怪的大手推開.
  「我不累啊,多做幾次也沒問題. 」俊偉把手伸進小菲的衣服裡,開始抓揉
她豐滿的巨乳。
  「嗯——嗯——你不累人家會累啊。家華等等打完電動說不定也要討呢!今
天別再做啦,乖,跟我說你在煩什麼?你不是都沒在看獵人網站的嗎?」
  「唉…就今天阿銀打來說我的交付期限要到啦。我想說看一下組織規範,免
得我晚上跑去獵個夜店妹結果違規,到時就慘了。」
  「都三個月了你現在才看組織規範?」小菲驚呼。
  「哎喲,我開電腦就只想看A片嘛!那登入那麼麻煩,要密碼驗證、要視網
膜驗證,螢幕可視範圍內還不能有第二組眼球資料。麻煩死了!我想說有空再看
就好啦。」
  「你喔——真是給你打敗了。」小菲敲了他的頭一下:「所以你打算獵個夜
店妹?不怕宇豪哥刮你一頓嗎?」
  「夜店妹我獵過好幾個了啦,只是都沒有拍成影片而已。總覺得不滿意。」
  俊偉雙手遮臉,語氣充滿困擾.
  「別說你不滿意,夜店那麼多見光死的小妹妹,拿去交付保證你被笑半年。
  肥仔義肯定是第一個,說不定還會拍個『夜店無雙』什麼的來笑你咧。「
  「有這種事?『夜店無雙』是啥鬼?」
  「呵,就那些老屁股獵人打擊新人特別拍的片。像之前有一個新人跑去夜店
門口『撿屍體』,就被前段班的獵人找了自己兩個玩具演『逆撿屍』,獵人自己
趴在夜店門口給兩個玩具抬到旅館做愛。那兩個玩具從臉蛋到身材都大勝新人撿
的夜店妹,結局當然就是新人出道片的點擊率慘不忍睹囉。」
  「哇咧,為啥要這樣啊?前輩都這樣對待新人的嗎?」
  「哈哈,大家是同事也是競爭對手啊。獵人如果連續三季點擊率都排在倒數
三名,就會被踢到後勤組去了。」
  「奇怪了,妳也只比我早一兩個月當獵人,怎麼知道這麼多?」
  「嘻,我人緣好啊。」
  「人緣好?我看應該是身材好吧?」俊偉猛地偷襲小菲,兩手都竄進她衣服
裡,把兩粒大奶搓圓捏扁:「說!妳後來是不是還有跟阿義哥打過砲?」
  「哦——嗯——」小菲輕輕喘息:「哼,你管我。你是我老公嗎?」小菲嬌
笑著說.
  「妳老公管得住妳嗎?哈哈!」俊偉懷抱著這性感妖嬈,褲襠裡的怪物早勃
然脹大,挺腰就頂了小菲兩下。
  「管不住!」小菲滿臉正經的回答,接著又露出笑臉:「但人家今天真的不
能再陪你啦,我該回去了。」說著輕輕掙脫俊偉,站起身來。
  「唉,這麼晚了,好吧。」俊偉抬頭看時間,已經11點了:「所以夜店妹
行不通,那該怎麼辦啊?」
  「夜店妹不是行不通,是你不能在昏暗的夜店裡挑妹,又把她拖到光線底下
原形畢露。除非你戴著夜視鏡去挑吧!哈哈。」
  「那我去哪找正妹來拍啊——」俊偉頹喪地說.
  「嘻,可惜我也是獵人,不方便曝光我們的關係,不然你就可以拍我這個大
正妹跟老公做愛了。」小菲眨眨眼,換個甜膩的語調:「人家今天要穿高中制服
和老公愛愛唷。」
  「咦?拍別人也可以嗎?」
  「當然可以啊,影片只要是原創的,主角是誰無所謂;時間超過三分鐘,再
長也無所謂. 其他的東西都是交給點擊率在評斷,有人用480P畫質也可以拿
下單月第一呢!」
  「咦,原來如此!我還以為交付一定要拍得像A片一樣呢。」
  「誰給你的觀念啊!你都沒有看其他人的交付吼?」小菲又敲了他的頭一下。
  「因為上次我們架了那麼多燈架、攝影機,還找了那麼多『演員』幹妳六個
小時!也才第一名一個月就被刷下來了。」
  小菲臉一紅,打了俊偉一下:「還敢說!那部片點擊率會後繼無力,是因為
我不能露臉啊,阿銀把我的臉打上馬賽克,整部片只有你露臉演出,當然點擊率
就差了點囉。不過宇豪哥每一部都是那樣的標準沒錯,所以他才會是前三名嘛!」
  「哼哼,反正我就是天真才會想跟宇豪哥、阿義哥一樣等級嘛!」
  小菲姊俯身吻了俊偉的唇:「呆子,你今天怎麼那麼多醋好吃啊?宇豪哥是
厲害的大前輩,我很尊敬他,但他可沒有每天幹我。而且實際上,百貨公司那件
事之後他也沒再碰過我了。肥仔義每天都會寄一封訊息邀我做愛,我每次都說我
要上班陪老公,因為我的老公喜歡邊畫設計圖邊讓我吹喇叭,我沒空陪他打砲. 」
  家華的職業是家裡蹲的包租公,俊偉則是電機系的高材生,哪一個人會需要
畫設計圖、哪一個人是小菲說的「老公」,答案俊偉心知肚明,更別說他確實常
常要求小菲在他畫電路板圖樣的時候幫他吹喇叭,因為他覺得這樣比較不無聊。
  「小菲姊…」俊偉有點後悔自己沒來由的酸小菲了。
  「你想要在哪邊做我都配合、你想要阿銀跟你一起幹我我也配合。要不是你
要求,阿銀才沒那個資格碰我呢!」
  「小菲姊…對不起啦。」俊偉伸手輕撫小菲的臉。
  「我沒有生氣,我只是想跟你說,你怎麼生氣、心煩都沒有關係,但不用跟
別的男人吃醋,我汪穎涵說過是你一輩子的女人,就是一輩子的女人。你要我當
蕩婦我就是蕩婦,你要我當你的賢妻良母,我就現在去跟家華說分手。」
  「是我錯了嘛!我心裡煩,妳別跟我計較嘛!」俊偉一把將小菲摟進懷裡,
恣意愛撫。他有點感動,雖然自己對小菲也是差不多的心態,畢竟她是第一個發
掘自己的「特長」,也是除了母親之外第一個無條件對他好的女人;但男人這種
下體思考的動物,總不像女人那麼細膩,比起疼愛小菲,俊偉更多時間還是耽溺
在她完美的肉體上。
  小菲「嚶嚀」一聲,從俊偉的長吻脫身:「好啦,總之你好好選擇目標吧。
  就算不能像宇豪哥那樣高水準,至少也要拿個七八名,否則宇豪哥推薦你的
臉就丟大了。「
  「小菲姊都第幾名啊?」俊偉又吻了她一口。
  「嘻,第一名。我是新一代的前三把交椅喔!呵呵——新面孔比較有優勢啦,
何況我是組織僅有的三個女獵人之一。」
  「第一名————」俊偉覺得壓力更大了。
  「哎喲,別這麼意志消沉嘛!好吧,我幫你打起精神來。」小菲坐在俊偉懷
裡,就這麼掏掏摸摸地,把手伸進他褲襠中:「嘻,真的意志消沉喔?美女在你
懷裡竟然沒有勃起!」
  「嘿——」小菲掙脫下地,一口氣把俊偉的長褲脫到膝蓋上,兩手握住肉棒
開始套弄。
  「哦————小菲姊,妳手好冰——好爽。」俊偉舒服地呻吟。
  「嘻,天氣冷嘛!那我用暖一點. 」說著,小菲櫻唇輕啟,張口將俊偉的陽
具含進嘴裡.
  「哦——————-」俊偉長嘆一聲。連組織第三把交椅、閱女無數的宇豪
哥都讚美的口技,讓俊偉雄壯的肉棒迅速勃起。
  俊偉除了擁有能刺激女性發情的神奇費洛蒙之外,還有一根男人艷羨、女人
崇拜的巨砲,足足有25公分長,也沒有西方人那樣徒具長度沒有硬度的問題,
他的肉棒無論長度、硬度、寬度,都是一等一的女人征服者。
  完全勃起的俊偉讓小菲含得非常辛苦,但她和這隻肉棒已有很多「戰鬥經驗」,
於是駕輕就熟地一手握住陰莖根部、一手揉著睪丸。握著陰莖根部的手作為吞吐
陰莖的緩衝,使得每次吞入都能讓俊偉觸碰到喉嚨、卻不至於使小菲作嘔;
  搓揉睪丸的手則刺激俊偉更加敏感,冰冷的手指和熱燙的陰囊接觸,使俊偉
的感官提升到極限。
  小菲邊把滿嘴口水塗上肉棒,仍不忘媚眼如絲地盯著俊偉的表情變化。欣賞
受她口技服務的男人表情,是她最大的滿足感來源。這是兩人配合已久、爽度最
高的口交技巧,俊偉眼看著小菲淫蕩無比的表情,很快就來到高潮,幾近噴射邊
緣!
  「聖凱!聖凱啊!你姊有在你房間嗎?」家華的聲音從門外響起,接著就是
轉動門把的聲音!
  「靠!」俊偉一陣心慌,肉棒又正在噴發邊緣,聽見房東姊夫轉門把的聲音,
竟一個不小心就全射進小菲嘴哩!
  小菲張口把精液全含在口中,不慌不忙地抓起扔在床上的外套,一個閃身就
躲進了浴室。
  小菲前腳剛閃進浴室,家華就走到了書房。
  「咦?穎涵不在這裡嗎?你有看見她嗎?」俊偉急急忙忙穿褲子的動作沒逃
過家華的眼睛,但他卻視若無睹。
  「沒、沒有耶。啊,她吃完飯有來過,後來說要去買東西就走了。」
  「是喔——」家華一屁股坐在床上:「我還以為她有婚前恐懼症,會賴在你
這裡不走呢。」
  「哈!沒有啦,表姊超開心要嫁給你的啊,怎麼會恐懼?她應該是去買零食
吧。」
  俊偉、小菲都是【影獵者】內他們使用的代號。小菲的本名叫做汪穎涵,俊
偉則是因為本名「俊偉」在三個月前那場事件中被小菲曝光,後來正式加入組織
後,為了遵行組織規範,只好反過來把本名改成「李聖凱」。而他們兩個非但不
是表親,連血緣關係都沒有,只是另一場將錯就錯的騙局。
  「好吧,那我回家等她好了。」家華拍拍屁股起身:「嘿!你剛才在打槍吼?
  最近有什麼新片嗎?「
  家華和俊偉有個共同嗜好,這也是他們「表舅子、表姊夫」之間最大的共同
話題——看A片、收藏女優。
  「有一個新人,叫做宇都宮紫苑。」說到A片,俊偉剛被嚇掉的三魂七魄瞬
間歸位,興高采烈地點擊桌面上的影片,分享給家華欣賞.
  「喔喔喔!哇靠,奶子超大的啦,臉蛋又正。」家華兩眼放光地盯著螢幕,
俊偉則看見小菲躡手躡腳地從廁所走出來,穿過客廳時還向他做個了鬼臉、指著
自己的舌頭. 俊偉從她的嘴型看出來她說:「你害我吞下去了!」
  俊偉不禁莞爾,家華此時注意到他笑容,奇怪地看著他。俊偉連忙補救、分
散他的注意力:「啊,姊夫,我把這片放到隨身碟讓你帶回去看好了?」
  「好啊好啊。」家華注意力又回到螢幕上那個巨乳女優,嘿嘿淫笑。
  俊偉低頭找隨身碟的時候,家華忽然問:「欸,俊偉啊,你喜歡哪種女生啊?
  怎麼都沒看你帶過女朋友回家?「
  俊偉腦中靈光一閃,促狹地笑著說:「當然是漂亮身材又好的女生囉。」
  「你這樣說了等於沒說嘛!形容一下長相身材,我跟你姊也方便幫你介紹啊,
你長這麼帥,不帶個女人在旁邊會被誤會成GAY的!」
  「長相喔——就長長的大眼睛、小巧的鼻子、小小的臉蛋,最重要的就是嘴
唇!嘴唇一定要有唇珠,跟韓國人整形範例一樣,要微微上翹、兩片嘴唇不多不
少的突出。身材嘛——當然是胸部越大越好!但重點其實是形狀,半球形的奶子
我最喜歡了。身高沒有關係,但比例一定要好,腰細腿長,胸部看起來就會更大。」
  俊偉形容的正是小菲的外貌,要真問俊偉喜歡怎樣的女生,他可能一時間也
無法描述出來,但他此時想到的是小菲下午曾說過:家華老愛意淫他們「姊弟」
  亂倫,因時趁便,順口就加強了他的聯想——嘿,今晚小菲姊八成會被家華
幹死吧。
  「對對對!這種長相我也超喜歡啊,咦?你姊不就長這樣嗎?」
  「你還跟我裝傻啊你……」俊偉心想,順口答道:「是嗎?我倒沒注意耶!
  那大概我和表姊相處太久了,不自覺把理想對象跟她重疊了吧。「
  「嘿——那你——你有沒有想過跟你表姊——」
  哇靠!這也太露骨直接了吧?正當俊偉猶豫著該不該正面回答這個問題時,
小菲的聲音從門外傳來:「聖凱,你有沒有看見你姊夫啊?這麼晚了上哪去啦?」
  「表姊來千里尋夫啦!你們夫妻倆怎麼找人都到我房間啊?」俊偉故作姿態
地拉開門,讓小菲進來。
  「啊!你怎麼在這裡啊?我怕你拍了一整天婚紗太累,想說買個消夜讓你吃,
先補充一下體力。結果你竟然不在家裡!」小菲語帶雙關地對家華眨眨眼,房內
兩個色胚男人哪還不懂她的意思?
  家華聞言大笑,反手摟著小菲往門外走去:「走,我們回家補充體力!」
  「別累壞囉!」俊偉也促狹地回應,甚至趁家華不注意,偷捏了小菲的屁股
一把。小菲嬌媚地回頭瞪他一眼,被老公挨挨碰碰地帶回家去了。
  「忘了說最最重要的。我喜歡女人可以聽從我的指令,給任何男人爽。」俊
偉淫笑著低語,他要去打開正對著家華大床的閉路攝影機了。
               (待續)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