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狼在征途】 第七章 那一蹬的风情

  这是哪?
  这里是。。。。。。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陈晨悠悠转醒。此时的她正躺在一张软绵绵的床上,身
上盖着被子。头顶上白色的天花板在阳光下似乎有些晃眼。
  我怎么了。。。。。。
  小美女晃晃脑袋。开始努力回忆起来。
  对了。。。。。。今天是星期天。我来找白朗玩儿。然后。。。。。。对。
白朗那个坏家伙,居然把我捆成那种羞人的姿势放在。。。。。。放在卫生间里
面。而且还一个人出去了!
  实在是太过分了。小美女气愤的想道。
  然后。。。。。。哦。。。。。。陈晨想着想着,脸就红了,她想起自己被
捆绑着拘束在卫生间里面,蒙上眼睛,连嘴都被塞上时,那些胡思乱想的羞涩情
节。为什么自己会想那些东西呢?平时根本就不是这样的啊。小美女有点慌,她
发现,每次自己被那个坏家伙捆绑起来的时候。都会变得很奇怪。比如全身发软,
脸蛋儿发烫什么的。这种感觉随着被捆绑的次数增加,好象变得越来越强烈了。
而且最关键的是,自己好象已经喜欢上这种被拘束着的感觉。
  那个时候。。。。。。陈晨努力回忆着。当她被碰触的刹那。突然一股暖流
从下身通向全身。那种电流般的痉挛感。一瞬间,脑海里一片空白,仿佛自己的
意识腾空而起,脱离了身体一样。心脏好象要跳出来似的。她从来没有体会过这
样的感觉。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但。。。。。。真的很舒服。好象全身一下子放
松了,所有的烦恼在那个瞬间通通消失掉。
  胡思乱想一阵儿,陈晨的注意力终于回到现实中。她活动了一下手脚。没发
现被束缚的感觉。她自然知道是白朗回来了。
  看来那个坏家伙还算有良心,知道把自己解开。小美女这么想了,可马上她
就发觉有点不对了。上衣还是自己来的时候穿的粉白相间的短袖圆领休闲衫。可
下身怎么换成了一条浅蓝色的睡裤了?而且,睡裤好象是直接摩擦着皮肤。。。。。。
  自己。。。。。。自己的小裤裤居然被人脱掉了。那么。。。。。。那么也
就是说。自己的下面被他。。。。。。陈晨的眼圈立刻红了。她没想到白朗居然
会这么欺负自己。没错。她是喜欢上了这个又酷又霸道学习又好的男生,生性活
泼大方的她也可以接受这个男生某些奇怪的要求。但这并不代表着。他可以趁自
己睡觉的时候。。。。。。
  我要跟他绝交!小美女咬着嘴唇暗暗道。她委屈的都快哭出来了。少女最隐
密的地方居然就这么被男孩子看到。她努力忍着,不让泪水落下来。
  陈晨甩开被子。抬起身,她已经想好了。一起来就拿回自己的衣服离开,以
后再也不理这个不尊重自己的家伙了!
  "你终于醒了。"陈晨听到外屋传来白朗高兴的声音。还没等她开口。这个
男生就走过来,一脸关切的样子。
  他还是关心自己的。。。。。。小美女突然有点心软,可下一秒,这点感觉
就被怒火所替代了。因为她看到白朗手中拿着的东西——自己那条白色底带蓝色
可爱小斑点的内裤。
  陈晨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想的。突然跳起来,抬起脚。狠狠的蹬在了白
朗的双腿之间。那一脚的力气应该很大。。。。。。吧。小美女傻傻的看着白朗
表情扭曲着捂住下身跪在地上。好象脸上的肌肉都在抽动着。
  是不是太过分了?陈晨想着。她还没来得及仔细想,就听到跪在地上的白朗
开口。
  "小姐。。。。。。这玩笑太过分了吧。。。。。。"
  "玩笑?"陈晨有点想笑。他居然将这种事情当成玩笑。实在是太过分了。
如果不是看着他很疼的样子。陈晨几乎想上去再补一脚。她恶狠狠的道:"你随
便脱我的衣服,还有。。。。。。你居然把这个当成玩笑。你!你太过分了!"
  这句话一落。白朗的表情立刻变得十分精彩,这表情。。。。。。不好形容。
陈晨从没见过一个人能瞬间将脸拉成那样的。
  "我。。。。。。我冤枉啊。"
  "?"
  "你。。。。。。你到是睡觉了。你知不知道当时什么情况啊。"白朗抽搐
着道。
  "什么?"陈晨不由自主的问。
  "你。。。。。。你下面。。。。。。出来的水沾在裤子和这个上面。"
  "啊?"陈晨的脸腾得一下红了。她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好象那个时候。真
是有什么东西从自己下面流出来的样子。
  "我想。。。。。。你总不能穿湿的东西回家吧。所以就。。。。。。就拿
下来给你熨了熨。。。。。。现在好了。"白朗颤抖着,将小内裤递了过来。
  陈晨立刻的拿过来,仔细看了看。发现自己小内裤底下的部分,果然有一点
淡淡的水痕。还有股热气。的确是被熨过的样子。她又飞快的看了眼外屋。发现
外面的桌子上铺着白布。旁边放着正在散热的熨斗。自己穿来的那条白色的休闲
裤被叠好放在一边。
  真的是这样。真的如同他所说的。。。。。。陈晨突然松了口气,她不敢想
象,如果自己穿着有水痕和味道的内裤跟裤子回到家。母亲会如何对待自己。还
有父亲,正统而严厉的父亲又会如何。
  原来是这样,我又误会他了。
  也许是因为窘迫,小美女慌张的开口道:"就算是这样,那你也不应该随便
脱人家的。。。。。。那个啊。"
  "我没看。。。。。。看到那被子了吗?我是先罩上被子。然后在外面伸手
的。。。。。。我保证一点都没看到。"白朗的话断断续续的,每说几个字都要
抽个气。
  "真的?"
  "真的!"
  有了之前误会的先例。再加上自己醒的时候的确是盖着被子的。陈晨很快就
相信了白朗的话。原本的怒气在瞬间就散得一干二净。取而代之的是强烈的窘迫
和慌张感。她几乎不敢看白朗的眼睛。女孩拿着自己的小裤裤,用最快的速度在
被窝里将它穿上。然后将被子捂在自己的身上,跟个驼鸟似的躲在里面。仿佛这
样做能让她觉得安心一点儿。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啊。小美女想着。自己又误会他了。
而且还踢了他一脚。怎么办啊,为什么突然变这么凶。他一心为我着想。我怎么
能这么对他。我。。。。。。他为什么不说话,是不是生气了。会不会不喜欢我
了。抱着这种想法。陈晨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跳。偷偷将小脑袋从被子里探出来。
  白朗还是跪在地上。头垂下来看不到表情,但身体仍在一下下的抽搐着。看
上去十分的痛苦。
  陈晨的脸刷的一下白了。她没想到自己踢的这脚居然会这么重。因为父亲的
关系。她知道男孩子的那个地方是非常重要的。当时气冲冲的也没多想,可如今
却。。。。。。
  "你怎么了啊!是不是很疼?"陈晨扑过去叫道。声音已经带了哭腔了。
  "没。。。。。。没事的。"白朗抬起脑袋,勉强的拉了个笑容,但看上去
比哭还难看。
  "对不起。我没想到会。。。。。。狼哥哥。你。。。。。。要不。我扶你
去医院。"陈晨红着眼睛道。
  "真没事。不用怕。"
  "还说没事,你脸都白成什么样了!我。。。。。。"陈晨哽咽着道。
  "没事,这怪我。我应该一上来就说清楚的。"
  都这样了。他还在安慰我。。。。。。陈晨觉得自己的心突然抽紧了。那片
之前没有人踏入过的禁区已经深深印入了一个人的痕迹。不可抑制的。无法抗拒
的。她真的喜欢上了这个男生。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狼哥哥。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没想到会这样
的。"一直忍着泪的陈晨终于哭了出来,她费力的将白朗拖到床上。
  这么一折腾,白朗似乎好了很多。至少脸上的表情没那么难受了。陈晨这才
放下心了。可她才放松那么一会儿,很快又紧张起来,白朗的表情一直淡淡的。
虽然笑着。可笑容里总有一种疏远的味道。让人看着害怕。
  小美女已经彻底后悔了。她想躺到白朗的怀里,可却被白朗用手轻轻的隔开,
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意思已经出来了。
  他不喜欢我了。。。。。。一定是这样的。小美女伤心的想道。眼泪顺着她
白皙匀净的脸蛋儿流下。那种楚楚可怜的样子,看上去十分惹人怜爱。
  上身的圆领休闲衫因为运动的关系向下拉了一点,可以清楚的看到女孩漂亮
的小锁骨以及胸前那一抹白皙的肌肤。赤裸在外的手臂垂下来,玉白的小手不安
地绞在一起。下身浅蓝色的睡裤紧紧贴在女孩的身上,展示出好看的要死的腿部
曲线。白朗甚至可以透过薄薄的睡裤,看到女孩刚刚穿上的白色小内裤。
  "傻瓜。"白郎淡淡的笑着,那种拒人千里的味道突然消失了,他伸出手,
将哭泣着的小美女揽进怀里。
  "狼哥哥。"小美女怯生生道。她如同一只小猫一样趴在白朗的怀里。
  他的怀里很热。很暖和。而且。还很宽广。陈晨闭着眼睛想着。如果可以的
话,她真想一直这么待下去。
  "狼哥哥,你不生我的气了?"陈晨轻身问道。
  "不了。不过你做错了事。要接受惩罚。"白朗坏笑着回答,也许是因为疼
痛的关系,这个坏笑看起来不伦不类的,可陈晨一点都笑不出来。
  "嗯。。。。。。"小美女这么回答道。
  "那么。我要你这样。明天上学前,先要来我这里,然后。。。。。。"白
朗将嘴凑到陈晨的耳边,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了一段话。等到这
些话说完,陈晨的脸已经红的几乎可以滴出血了。小手死死的攥着衣角。一声不
吭。
  "不行吗?"白朗轻声问道。
  "。。。。。。"没有回答。
  "不行的话,就算了。"白朗叹了口气,伸手扶住怀中女孩的身体,似乎是
想要慢慢坐起来。将她拉离身体。可才刚一动作,陈晨的小手就飞快的抓住他的
衣角。
  "嗯?"
  "人家。。。。。。人家既然没回答,那就是可以了啊。"陈晨用几乎细不
可闻的声音说道。
  陈晨似乎还想说什么,但白朗的嘴已经覆盖上来,轻易滑入了她的贝齿之内。
小美女樱咛一声,闭起眼睛。生涩的回应起来。
  时钟指向了五点,两个人抱在一起温存了会儿,白朗主动提出结束,又费了
一番甜言蜜语,好不容易送走了一步三回头的小美女,关上房门。他脸上疼痛的
神色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
  仔细想想,初中的小女孩能有多大的力气,怎么可能真把白朗蹬成那样子。
那脚正蹬在左大腿内侧靠上的地方,一开始是很疼没错,但没伤到要害,疼痛很
快就过去了。可拥有30岁邪恶大叔灵魂的白朗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顺势
表演了场好戏,那神态,语气,动作,跟专业演员都有一拼。骗骗涉世不深的陈
晨小MM。简直是手到擒来。
  什么?那苍白的脸色怎么装出来的?
  这还不简单。用手狠狠拧自己一下不就行了。往死里拧。保证脸色要多白有
多白。
  至于小美女下面的美丽景色,邪恶的白大叔自然是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还偷偷用手确认过了呢,不过这事儿,他是绝对不会承认滴~虽然欺骗人家不好,
但早已经将陈晨当成自己准老婆的白朗可以保证,这是善意的谎言。反正将来都
是我的。现在先看看,也没什么不可以嘛~
  努力了这么久,终于可以更进一步。这项调教完成,正好可以让小美女乖乖
去穿之前订做的制服。一想到下周的美好时光,心情舒畅的白朗几乎忍不住想要
放声歌唱。当晚更是翻来覆去一夜都没睡好。
  ——————————————————————————-
  星期一下午。初一1班的体育课。
  "稍息。。。。。。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精神抖擞的体
育委员白朗站在前面整队。拥有30岁大叔灵魂的他整起队来,自然不是别人能
比的。咬字清晰,干脆。神情严肃。姿势标准,屡屡获得体育老师的好评。久而
久之,名声就传出去了。不但本班的同学,就连同时上课的别的班级都将目光投
过来盯着。
  "第一排,从高到低。。。。。。报数!"
  "1!"
  "2!"
  "3!"
  。。。。。。
  "稍息!"白朗喊完口令,转身面向老师,声音洪亮的道:"报告,初一1
班,原有31人。现到31人。已全部到齐,请老师上课!"
  "好!"教体育的郭老师满意的点头道。
  白朗立正,一个标准的转身,跑向队伍,来到第一列第一排旁边,立正,再
转身。一套动作一气呵成。漂亮的很。引得班里几个小女生都偷偷看他。
  当然,也不都是偷偷看。人家第二排的陈晨小美女就看的明目张胆,那目光
看上去凶狠着呢。幸好没人注意到。
  科技大学附中。在京都市内,占地小,操场更小。所谓的体育课其实也就是
跑跑步,学学广播体操,走走队列啥的。然后就可以自由活动了。上个星期,白
朗他们刚把一套广播操学完,今天的课只是跑步。围着小操场跑十圈。身为体育
委员的白朗自然带队在前面领跑。这东西男女都一样,陈晨小美女也不能例外,
平时她就爱运动,别说十圈了,就算是二十圈都能跑下来,可今天跑了三四圈后。
小美女的情况就有点不对了。
  "晨晨(陈晨的昵称),你怎么了?怎么喘得这么厉害?"跑在她身边的女
生王欣奇怪的问道。
  "没事啊。我挺好的。"小美女连忙回道。
  "那你的脸怎么这么红?"王欣怀疑的问道。
  "哪有?"小美女吓了一跳。连忙用手摸了摸脸,发现果然热热的。赶紧解
释道:"一定是天气太热了。"
  "是吗?"王欣看了看天。已经入秋了。气温下降的很快。学生上学时都穿
着秋装。有的已经套上了毛衣毛裤。就算是跑步,也不应该热成这样啊?"
  "哎呀,都说了没事了啦。"小美女挥挥手。
  "你是不是发烧了?"王欣问。
  "没有,怎么可能。你见过发烧还这么有精神的样子吗?"陈晨立刻否认道。
也许是为了证明自己话的正确性,小美女还小跳了几步。可跳完之后,她的情况
似乎更不妙了。双腿夹着摩擦的样子,如果换成当今任何一个观看过调教片的男
性。都会萌到鼻血狂流。
  "嗯。。。。。。好象没有。"王欣仔细看了看陈晨的脸色,的确没发现不
舒服的样子。她觉得有点不对劲,可又说不上来。只得闭嘴。
  93年时的女孩子,怎么可能明白多年后才流入华夏国的调教手法呢~
  将两人的对话一字不漏全都听到的白朗得意的想着。
  他的目光飘到陈晨的身上,正好赶上陈晨的目光也飘过来,一对之下,小美
女的目光慌忙逃开,脸似乎更红了。那副娇羞的样子,让白朗胃口大动。如果不
是在众目睽睽下。几乎忍不住想扑上去亲一口。
  不只如此,如果有细心的人留意的话,就会发现陈晨今天的表现很奇怪,上
课时会走神,或者在座位上扭来扭去。脸经常莫名其妙的发红。走路的时候姿势
也怪怪的。有点外八字,上语文课的时候不肯弯腰擦黑板等等。可惜除了白朗之
外,不会有人注意到这些细节。就算注意到。没经过后世洗礼的他们也不会明白
发生了什么事情。
  时间流逝,很快就到了放学的时候。白朗一个人哼着小调出了校门,先回了
家。刚换好衣服,就听到敲门声传来。
  透过门的观察孔,白朗看到。陈晨背着书包俏生生的站在门外。脸上的表情
既羞涩又慌乱。还有点生气和期待混杂在一起的味道。
  他笑着开了门。
  未完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