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遐风月(1)

  第一章破碎的灵魂
  百炽星君也不知道在宇宙中漂流了多久了。一百年,二百年,还是一千年?
他已经想不起来了。在永恒之境毁灭时,他竟然没有意料中的快意,有的只是无
尽的空虚感。空虚充斥着他的心灵,吞噬着他的灵魂。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
种感觉,好象他的出生是一场计划好的阴谋,然后籍着他的双手去将永恒之境毁
灭。
  他……累了
  无尽的漂流之旅令他的心境有了很大的变化,虽然始终不能磨灭他心灵深处
的暴虐,但已经使他变得非常平静。“要是能再给我一世,我一定要活得快意。”
怀着一丝奢望,他渐渐关闭了识域继续他的漂流……
  …………………………
  “啊……不要……求你……要死了……啊……啊……”
  一片幽暗之间,女子痛苦又似快活的呻吟声回荡不绝。
  女子被摆成羞耻的狗趴姿,一名男子抓住她的纤腰,前后挺动着身体,他胯
下那根巨大的阳物在女子美妙的销魂洞中快速进出,抽出一连串的浪水溅湿两人
的股间,随着每一次的分开,稠密淫汁被拉成无数道细长淫糜的黏丝。
  女子云髻凌乱,秀长的乌丝散落在双颊。细看之下,女子虽然双眼被蒙,但
那绝美的面庞仍让人为之一震,清醇的粉颊嫩脸上泛着两朵红霞,徒然添上几分
妖艳。
  男子在她后面勐力抽送,不时伸出手来在她粉白的嫩臀上拍打。“啪啪”两
声清脆的声音又再响起,女子的屁股在男子胯部的撞击和拍打下变成通红一片,
散发着淫糜的光泽。
  “骚蹄子,被肏得很爽吗?看你淫贱的样子,被强奸还爽成这样子,你只是
一只发情的母狗!”男子不断地发出淫秽的话语。
  “不是!我不是!快滚开……啊……啊……噢……哦……”女子艰难地挤出
几个字又变成了发情的呻吟声。
  男子反剪她双臂,发动更有力的抽送。男子狂笑道:“你舍得吗?你身体早
就出卖你了。听见了吗?这声音是你淫荡的阴道在吮吸我的肉棒发出来的,”
  肉棒奸淫着女子绝妙的蜜穴,发出“扑啾扑啾”的声音回荡着。
  女子无以言对,下体不断传来越发美妙的快感淹没了她的意识,吞噬了她的
尊严。她只能浪叫呻吟,抬臀迎合奸淫她的男子以获取更大的快感。
  在肉棒不断的蹂躏下,膣壁急速地蠕动,突然一紧,把顶在花蕊上的肉棒吮
住。随即一股烫热的元阴从子宫里倾洒而出,浇淋在龟头上。“啊…………我不
行了……又泄了……啊啊啊…………”在女子的尖叫声中,她也迎来了不知道第
几次的高潮。
  男子被她紧致的阴道壁箍挤着,又被大股阴精喷洒,双重打击下,男子终于
精关失守。肉棒立时暴涨数围,粗如鸡蛋的龟头勐然挺进子宫,在仍在泄精的子
宫激射出大量浓稠的精液,狠狠地打在子宫壁上。
  男子满足地喘了一口气,抽出了女子体内的肉棒,上面仍沾满了晶莹透亮的
淫液,散发着淫糜的气息。
  “小母狗,这是第几次了呀?”
  女子无语,粉颊枕地,口水不断地顺着嘴角涎流。娇躯不断地发出轻微的痉
挛,双臂无力地垂落,屁股仍高高地噘起,把菊门和蜜穴暴露在男子的眼中。
  男子泛起淫亵的笑容,他屈起中指按在她美丽的菊门上,轻轻用力一小截手
指便没如入了粉红的屁眼里。
  女子一个激灵,屁眼本能地夹紧入侵的手指,她惊恐地道:“你……你要做
什么?”
  男子的邪笑声再次在她耳边响起:“当然是要操母狗淫贱的屁眼了。”
  “不行!那里不行呀!求求你不要啊!”女子觉得异常羞耻,奋起一丝丝力
量,激烈地摆动身躯。
  突然,一根火红的软鞭凭空出现,把女子的身躯和大腿折绑起来,使她屁股
高高噘起而又动弹不得。
  “别乱动!我淫贱的小母狗,你还怕什么呀?反正你的小穴和小嘴的处女都
被我夺走了,也不差这里吧。”
  说着插在菊门的手指还用力地搅动。
  “咿呀……啊……不要啊……”女子被鞭子绑住,只能通过控制自身的肌肉
紧闭菊门,但奈何男子的手指却异常有力地抽动着,这样做只是徒增异样的快感。
  玩弄了一会儿,男子拔出了手指,发出“啵”的淫秽声音。女子如释重负,
重重地吁了一口香气,但是身体仍然不放松,用力地堵闭着菊门,使得原本充满
褶皱的小红菊堆起了一陀粉白的肉塔,煞是可爱。
  男子笑意更浓,把手指插入她仍在流淌着他的精液的蜜穴里抠挖,然后把粘
满润滑的淫液的食、中二指并根插入她嫣红的菊门里,两指向外撑开,把屁眼拉
成一个可爱的小圆洞,里面粉嫩的直肠肉壁清晰可见,黏膜嫩肉正在不安地蠕动
着。
  男子把鼻子凑近小圆洞,里面的气息随着直肠肉不断地蠕动喷薄而出。男子
深深地呼吸着这股灼热芳香的气息,嘴里啧啧地赞道:“诶呀,想不到小母狗的
屁眼也有花香,不愧是花仙子啊。”
  问言女子更加羞愧,嘴里传出微弱的啜泣声。男子也不加理会,他自顾拿出
一只小瓶,把瓶盖打开,将里面粉红的浆液往女子大张的菊门倒去。
  女子虽然眼睛被蒙,但是她能感觉到直肠内有一股清凉的液体流入,她不知
道这变态的男人又要玩出什么花样来,于是她怯生生地问道:“你倒了什么进去?”
  “没什么,只是前几天到‘媚女宫’密室偷了瓶媚灵药,现在看看是不是真
货。”男子调侃道。
  “啊!什么?你……啊……哦……好痒啊……啊……”女子突然感到屁眼里
一阵剧烈的骚痒传来,比万千小虫钻体还痒上千万倍。
  “想要这个吗?”男子握住肉棒顶在她的微微张合的菊洞,龟头在股间上下
磨擦着。
  “要!我要!快给我……啊……哦……”女子用近乎乞求的语气说道。
  “你只是一只母狗,要的话就要求主人。”男子的肉棒在她的屁股上磨擦得
更快,但就是不插进去。
  女子被药力惹得欲火焚身,意识朦胧。反正都被他干得这样了,自己再淫荡
一遍又如何。女子渐渐没落的心灵想道。此刻,她已经抛开一切羞耻之心,完全
堕落成欲望的奴隶。
  “求主人把肉棒给母狗!母狗要主人的大肉棒!”说着已经把一只手反握男
子的肉棒往自己的屁眼塞去,半只龟头已经被她的菊洞吮入去。
  “好个淫贱的母狗,哈哈……”男子抓起她的屁股,用力一挺,巨大的阳具
尽根插入她的肛门。
  “啊………………”女子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
  可能是因为药力的关系,菊门的处女被夺竟然没有感到一丝痛楚,反而一阵
阵不亚于阴道,甚至更甚于阴道里的快感随着男子的每一次的抽插袭体而来。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由于女子屁股被高高地噘起,所以男子便跨坐在她的屁股上,肉棒大开大合
地肏干着她的肛门。两人结合处不断流出粉红浊白的粘稠液体,在肉棒的搅拌下
发出“噗嗤噗嗤”的声音。
  “哦……好棒……哦……哦……噢……主人……好会插啊……”女子发出诱
人的呻吟声。
  “母狗,很爽是吧。”
  “啊……啊……爽死了……主人在快点……母狗好快活啊……啊……”
  男子突然邪笑一声,按住她的纤腰,把肉棒拔了出来,连带抽出一连串的浆
液。
  “主人,怎么了?”肛门里失去了肉棒,女子感到一阵空虚,随之而来的还
有强烈的骚痒感。
  男子深吸一口气,蓦然,他胯下的肉棒竟然慢慢地涨大,最后变成原本的两
倍粗长。他原本的肉棒已经异常巨大,现在更是可以用狰狞恐怖来形容。
  男子把女子的双手扣后,将她双手反握自己的肉棒。男子淫笑道:“小母狗,
感觉到没有?主人的肉棒变得很粗哦,要是插坏了小母狗的屁眼主人可不忍心啊。”
  女子感到那双手无法掌握的肉棒正散发着灼热的气息,堕落在欲望之中的她
哪管怎么多,抓紧肉棒就往自己的的菊洞塞去。“主人,我要……”
  男子“啪”一声拍开她的双手,喝道:“贱狗!说了想要就得求!”
  “主人!求求把你高贵的肉棒插近母狗淫贱的屁眼里!”女子急促地呼吸着,
淫语中没有一丝羞耻之感。
  男子低头望着女子的股间,只见菊门大开,里面的肛肉兴奋地蠕动着,粉红
的媚浆随着直肠壁的蠕动发出“滋滋”的吮音,散发出一股淫糜诡异的气息,好
象在召唤着什么东西般一样。
  “求求你,快进来吧!不要再折磨我了……”女子啜泣着,用力的向上挺动
屁股。
  “啧啧,张得那么大好象松趴趴的,也不知道这个洞插进去舒不舒服?”男
子含笑道。
  “啊……一定很舒服……你进来试一下就知道了……”女子催促道。
  “要是紧一点可能操起来感觉会好一点吧。”
  女子闻言,立即紧闭菊花,那原本大张的肉洞瞬间缩合,噘起一陀肉塔。
  “主人,求求你快点……现在好紧了……啊……”女子感到肛门里愈发麻利
的骚痒,只想那灼热的肉棒戳进她的屁眼帮她治痒。
  男子得意地哈哈大笑起来,扶住她的纤腰,龟头对准她的菊门用力一挺。
  “嘶……”男子倒吸一口凉气,原来肉棒撞在她的肉塔上却挤不进肛门内,
撞得他好生痛苦。
  还真听话啊,把屁眼噘得怎么紧。男子心里笑道,但嘴上却大声骂道:“笨
母狗!噘那么紧干嘛,我怎么进去啊,是不是不想要了!”
  “要!要!给我……”女子又立即放松肌肉,屁眼微微张合成一只小圆洞,
不断地收缩着,像有生命般地呼吸着。
  “扑哧”一声,那根惊人的巨物竟然全部插进了女子窄小的肛道里,把女子
的小嫩屁眼撑大圆洞。但是女子面上没有一丝痛快之色,反而摆出一副舒服享受
的摸样。
  “唔……啊……哦……哦……主人……干得好棒啊……呜……插到肚……肚
子里面了……啊……”女子发疯似地从缨嘴里吐出淫秽的浪声,娇躯虽然被索,
但仍然奋力扭动屁股,迎合男人勐烈的抽插。
  “噢……你的屁眼好紧啊……想不到发春的你连母狗都不如啊”男子喘着粗
重的气息,不断地辱骂着胯下不知道是在受辱还是在享受的女人。
  “啊……我是连母狗都不如的贱女人……请……主人把我给肏烂……肏烂我
淫贱的屁眼……”被性欲侵蚀的女子完全没有羞耻之心,那天籁般的嗓音却吐出
淫秽至极的词语。
  男子粗暴地把她翻过身来,两人面对面地交合。他上下挺动腰身,勐力地抽
送着。也不知道第几次的插进,男子突然感到嫩滑紧密的肛道突然一紧,把他的
整根肉棒吸住,力道之大竟然令他抽不出来。随即,直肠发出一阵激烈的蠕动,
用力地吮吸着深处的龟头。
  “啊……要泄了……啊啊啊啊啊啊…………”女子嘴里发出高潮的尖叫声。
  “啵……噗啾……”肛门里发出奇怪的声响,却见大股的粉红浆液从两人结
合处飞溅而出。
  同时那嫩红的阴穴泄出大量晶莹滑腻的花汁,喷洒在男人的小腹上。
  这时男子已经气喘如牛,看来也快要兵临城下,精关失守了。他勐然揭开蒙
着女子的眼罩,那双美丽的水汪大眼此时变得空洞迷离,配上她绝美的脸蛋和淫
秽的姿势,病态和淫艳的美感完美地结合在一起,散发出惊人的魅力!
  “舞花,你看我是谁?”男子的声音再次在那名被称为舞花的女子耳边响起。
  男子满含邪淫笑容的俊美面庞映照在她灰暗空洞的瞳孔,逐渐地,她的瞳孔
竟然恢复得乌亮光泽。当舞花看清压在她身上的男人时,她脱口大叫:“是你!!”
  “哈哈!就是我,现在你就好好接受我的礼物吧!”
  男子屁股一沉,肉棒根部与舞花的肛门天衣无缝地结合在一起,龟头深深地
挺在直肠最深处,一道道浓稠如白浆般的精液激射在直肠深处。
  啊——————
  幽暗之间,只剩下女子痛苦的凄叫声……
  “啊…………”百炽星君勐然扎醒,心里怅然若失。他每天几乎都发着同样
的梦,每当脑子里回响着那个女子凄惨的尖叫,他都会感到异常悔恨。
  “舞花……”百炽星君在心里喃喃自语:“看来我的报应也快到了。”
  慢慢地,他收拾了心情,继续着他的宇宙之旅。
  百炽星君神识本来就已被永恒之境毁灭时的恐怖力量重创,现在又在荒芜的
宇宙中漂流了那么久,得不到灵气补充,很快他的神识就会消逝,被宇宙同化,
到时就是他真正意义上的死去了。
  就在他感到绝望之时,他的识域竟然探测到一丝灵力的波动。他压抑着心中
的兴奋向灵力传出的方向“望”去,他感觉到“眼”前的天蓝色星球是他漫长的
岁月中所见最可爱的东西。
—————————————————————
  逸遐大陆—极北之地
  “嗳,怎么今天感觉身体特别扭的呀。”随着那天籁一般,又略带慵懒的轻
吟。“咯吱”的一声,声音的主人慢慢地推开了房门,一缕温和的阳光照在她那
连天地都为之动容的脸蛋上。
  那欺霜胜雪的肌肤莹里流光,玉啄般的琼鼻下一张樱桃小嘴不带一丝微笑,
一双明亮的美眸正仰望着碧蓝的天空。微风轻轻地拂过,带动美人的轻罗素裙和
如云的青丝轻杨。雪白的脸上在阳光的照耀下竟不带一丝红晕。犹如一位脱尘的
仙子般,冰冷的面容既令人有膜拜的冲动,又生不出一丝亵渎的淫念。
  不是仙子,胜似仙子……
  风兰儿,这个曾经轰动整个逸遐大陆的天之娇女,她不仅以美绝人寰的仙容
吸引了全大陆的目光,更是因她仅仅十八岁的年纪竟达到了下位贤者的实力,冠
绝当时的年轻一辈,就算是在整个大陆也能排上号。
  如此完美的人当之无愧的获得了大陆第一美女之称,称她为“冰雪仙子”。
  一时多少公子哥儿,英雄豪杰和皇侯将相拜倒在她风采下,尾随在风兰儿身
后充作护花使者。据说还有一个什么皇子追了她五年之久,但是,所以的追求着
都只有同一结果,风兰儿从来没有跟她的崇拜者说过一句话,每当有人跟近她身
旁数米,就会遭到她的冰寒结界逼退。
  不久,在二十五岁的时候,风兰儿竟选择了隐居,她的崇拜者不死心,到处
寻找她踪影,但是图换来了失望,没人知道仙子的隐居何方。一时多少豪杰为之
黯然,有的选择终生不娶,有的甚至轻生。从此,随着风兰儿的引退,“冰雪仙
子”也成为了一段传奇。
  谁也没想到仙子的隐居之地竟然是大陆两的极凶禁地之一的“极北之地”。
十五年了,岁月竟然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任何痕迹……
  仙子周围种满了娇艳欲滴的花朵,绵绵地延伸到远处。极力眺望,那娇花尽
头竟是一片冰天雪地,从空中可以发现以小房方圆百米以内一遍鸟语花香,但外
面却是白茫茫的雪地。看来是被某种力量隔开着。
  “轰”的一声巨响,一道强光从天边飞冲而下。
  百炽星君十分郁闷,想不到自己的能量已经弱得那么离谱了,连穿过这层薄
薄的大气都那么困难。也来不及苦笑,立马提起精神对抗着大气的侵蚀。
  几经艰辛,百炽星君终于穿过了层层大气,化作一道强光飞冲而下。
  “糟糕!分裂了出去!哎……算了,以后再找吧。”一道神识从百炽星君里
分离了出去,化作另一道强光飞散出去。
  强光颤颤泱泱的,极不稳定,似是无法控制般一样。
  “弊,控制不住了。咦……有生命?好吧,就先寄宿在你身上先吧。”
  风兰儿看着那道强光不断向自己逼近,竟没有生出一点避开的念头,她总觉
得这道光将对她很重要,要是自己避开了将会后悔一辈子。
  强光“扑”的一声穿过结界,泛起一沦涟漪,飞进了风兰儿的身体。
  …………………………
  一年后……
  仙子怀里抱着一个拳头大的婴儿,圣洁端庄的脸上挂满了母性特有的慈爱笑
容,自言自语的轻吟:“天炽,天炽,你就是上天赐给我的宝贝,宝宝,我的儿
呀,嘻嘻……”
  婴儿正是百炽星君,哦,现在应该叫风天炽。他心中可郁闷极了,原本想着
把寄宿的生命占为己有,却飞进个女人身体内,而且还是个处女。没办法,他可
不想当女人,只好在她体内重铸肉体。
  重铸期间他发现自己身上有很多问题,在大破灭的时候他凭着小寰戒的绝对
防御和霓裳羽衣的劫隐秘术避过了一劫,但霓裳羽衣也因此损坏,连渣子都不剩
;小寰戒也好不到哪里,但可幸的是并未完全损坏,现在融入他的神识中慢慢修
复。
  而戒内的灵药现在随着他的金身重铸,不断地融合到他的能量核源,现在他
金色的核源上镀了一层绯红的乳状液体。
  虽然这些液体是灵药所凝,但是溷合起来却与他神丹不合,阻碍着他修炼,
一时间他也想不出有什么办法解决。
  金身初成,也是他出世之日,风兰儿乃是闻所未闻的处女孕妇,而天炽也刚
刚成了金身,不可以被最贞洁也是最污秽的处女血沾到,否则对他的伤害极大。
  所以他运起灵识遁转移转到风兰儿的直肠,同时,他急中生智,把那层液体
分离出来,留在风兰儿的子宫内,他又怕这个处女娘亲承受不了液体的庞大灵气,
所以又运起封咒决把液体封印,让风兰儿慢慢吸收外泻的能量。
  这些液体都是珍贵灵药所聚,虽然和他不合,但对风兰儿可就大有帮助了。
  最后,在仙子的一声痛哼当中,拳头般大小的天炽从风兰儿的菊门里出生了。
  风兰儿环抱新生的天炽,摇啊摇的,还不时亲着天炽的小脸。其实她也好生
奇怪,虽然自己对这方面的事情不太了解,但也不是无知,婴儿应该是在尿尿的
地方出来的,宝宝却在便便的地方出来,好生奇怪啊,而且宝宝身上好象还在发
光,不过自己怀上他已经是奇迹了,还有什么好奇怪呢?想罢,又用手指逗天炽,
嘴里发出快乐的笑声。
  她,好久没笑过了……
  而此时的天炽睁大着小眼盯着风兰儿,“嫦女!是你吗?”天炽的身躯微微
的颤抖了一下,看着眼前的风兰儿,那张熟悉的面孔使他想起了那个让他朝思暮
想的人儿,那个——他心中永远的痛。
  他仔细端详着风兰儿,发现她左眼下没有痣,他知道她并不是她,一种难以
言语的悲伤汹涌而来,以为自己早没有泪水的他发觉自己的眼眶湿润了。
  风兰儿看见自己的宝宝哭鼻子,心里不禁一阵焦急。“呀!宝宝怎么哭了呀,
哭得妈妈心里怪难受的。……啊!妈妈知道了,宝宝一定是饿了。”说完,就掠
起胸衣,把天炽的小嘴凑近自己的酥胸。
  天炽正沉在悲痛之中,忽然看见风兰儿解开衣服,露出了她美妙的玉乳,天
炽一时间看呆了,太美了!他也不知道怎么形容,用他粗俗一点的话来说,她高
高的乳峰真的是伟岸,比嫦女的还要大,而且雪白无暇,翘立挺拔,使得她丰满
肥实却不显臃肿,妙,太妙的乳房了!
  意淫中,那张口水吧嗒的小嘴已经塞进了风兰儿的乳头,那颗晶莹的樱桃勉
强塞入了他小小的嘴里。感受着嘴里的那粒饱满坚挺,他不禁用力地吮吸起来。
  风兰儿满含慈爱地笑望着天炽,流莹般的水汪大眼充满温柔,脸上散发着母
性的光辉。
  天炽心里的那个爽啊,她的奶汁太美味了,感到嘴里有一股甘纯、香甜的液
体流进来是那么的美好。马上天炽就大力的吮吸着,两只小手紧紧的握住风兰儿
的乳房生怕跑掉。
  天炽用他未张牙齿的牙肉撕咬着风兰儿娇嫩的乳头,以便吸出更多甜美芳香
的乳汁。
  “嗯……宝宝……轻…轻点……啊……嗯……”
  风兰儿只感觉一股奇怪的感觉从乳头传来,充斥整个身躯,一种难以言语的
酥软让她不禁打了个舒服的寒颤。
  过了一会,天炽将乳汁吃完了,含了好一会才恋恋不舍的吐出风兰儿的乳头,
在天炽的嘴上到风兰儿的右乳间拉出一条亮晶晶的银丝。
  天炽回味着乳汁美妙的滋味:哇塞,竟然有道灵药的香味,难道那些液体这
么快就改造了她?那还有花灵药和媚灵药呢?难道——嘿嘿……。
  小寰戒内装了三种类型的灵药,以增功效的道灵药,以治百毒的花灵药,还
有媚灵药,作用就是……
  天炽心里想着某些淫荡的念头,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嘴上不觉就挂着
邪恶的笑容,但看在风兰儿眼里,那可是世界上最可爱的笑容了。
  风兰儿轻轻地扫着他的后背,天炽舒服的享受着美女母亲的侍侯,还不时的
在她的高耸磨蹭,不知不觉中已经进入了梦乡……
  风兰儿看见自己的宝宝熟睡的样子,心头一阵甜蜜,活在世上已经四十多年
了,能让她快乐和欢笑的事也没几件,加起来恐怕还不及今天笑得多,她原以为
这辈子都没什么可以追求,打算平澹终老。不过现在她找到了目标,宝宝的幸福
就是她的幸福。
  这段日子天炽可爽极了,白天闭目修神,身子已经长到普通婴儿大小,到了
晚上,就是他最享受的时候了。
  他可以躺在床上看着自己美貌的亲妈洗澡,在第一次看到雾气萦绕的澡盆里
羊脂白玉般胴体的时候,天炽好是惊讶。
  在他的记忆中,他从来没有见过像风兰儿这样震撼的身材和肌肤,高高的乳
峰真的是伟岸,而且是翘立挺拔,柔软度和弹性就不用说了,天炽天天都感受着,
细腰下面的肥厚玉臀,也是让他感觉到从来没有看到过的神奇,丰满肥实却不显
臃肿,完全是绝佳的效果。
  她的肌肤,简直就和水晶一样,玲珑剔透,她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之极。
  看着浴盆中的亲妈,天炽第一次有了厌恨自己长得慢的感觉。要是自己现在
忽然间长大了,该多么美好呢。可能吗?还是先饱眼福吧。风兰儿身体的每一分
地方,除了最重要的蜜桃,天炽可以说都看得一清二楚。而且也不记得看了多少
遍了。
  风兰儿一点都没有觉得自己美妙身体的一切,已经落入了一个小色狼的眼里。
被亵渎了不知道多少遍。
  在她眼里,虽然每次抱着这个小家伙的时候,感觉很舒服,喜欢到一刻也不
愿意让他离开自己视线,就是洗澡这么隐秘的事情,也要把他放在自己香喷喷的
床上,自己时不时的可以看看他,好像这样自己心里才会踏实一样。
  风兰儿搞不清楚,自己对天炽是什么感情了,母子吧。好像是的吧,不过自
己初为人母,也不清楚母子间具体是什么样的感情。她自己认为应该是的,不然
还能有什么解释呢?男女?笑话。风兰儿自己在心里想着。
  眼中的亲妈洗完澡澡。轻轻的穿上衣服,她穿衣服的动作都这么撩人和优美。
然后她又给天炽洗澡,是用风兰儿洗过澡的水,他也不在乎,要他喝下他都愿意,
何况这个,在风兰儿软软的小手的搓弄下,天炽往往是马上晕了,是舒服的晕掉。
  有时候,天炽也可以享受和美女共浴的好事,尽管心里喜欢,但是,也只能
够在心里,他可以做什么?最多用无力的小手非常,非常辛苦的碰碰那让他流了
鼻血的高耸。或者碰碰这里,碰碰那里。哎,反正天炽是只能够用眼睛的。很辛
苦。
  洗澡了以后,风兰儿会抱着天炽卧上香喷喷的大床,把天炽放在自己的软软
的胸前,然后,然后睡觉。
  天炽呢?他睡不着,他就用他的嘴,手,又这里碰碰,那里咬咬,每次在这
个时候,风兰儿都明显的没有睡着,可是,她都装着睡着的样子,任由小家伙闹
个不停,也不阻止,为什么?小手,小嘴弄得她很舒服,很享受啊。
  再说了,又没有别的什么,自己宝宝肯定是又想起了吃奶的感觉吧,她这样
想着,于是,她会拉开自己的胸衣,把自己白白的,嫩嫩的胸脯让自己儿子含入
口中。
  每在这个时候,都是天炽一天的高潮时分,他像饿狼一样,扑上去撕着,咬
着,啃着。天炽在享受着,并痛苦着,而他的妈妈呢,也在受着煎熬。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