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妻凶猛】(23-25章)

             第廿三章  父与子
  璐后来也没有再追问我去凤城的事。这倒让我有些庆幸这次凤城之行,因为
我不仅知道了即将获得一大笔财富的消息,而且在性生活上的困扰似乎也因为老
曹留下的药丸而解决了。
  那神奇功效让我一下子对它有了兴趣,几经周折,终于让我查到此药名为春
恤胶,竟还是古方秘制的!现在只有香港的一家中药行有售,而且价格不菲!
  尽管相信自己的身体已经恢复了,我还是托人从香港购入了一盒。不仅出于
男人特有的虚荣心,而且因为我发现璐和我做爱时反应并不像以前那样强烈,似
乎很难达到高潮,连带着我也总是草草收兵。
  莫非是璐的心理也有了障碍?我想既然这个春恤胶对我有效,它应该也能帮
璐找回激情。
  这药到手之后,我心里痒痒的,总想找机会让璐尝试一下那种极乐的感觉,
但又很怕像上次那样弄伤她,所以一直没有真的使用。
  璐每天仍是一个人去公司,从她带回来的财务报表,我了解到,虽然利润率
不是很高,但公司运行还是有条不紊。
  凤城那边,我和玲只是通过电话联系,没有再见面,因为在我还没想好如何
处理玲与璐的关系时,我实在无法面对玲那期盼的眼神。事实上,玲自己也忙了
起来,在理查的安排下,玲以董事长的身份进入了老曹的工厂,开始处理一些日
常事务。
  就这样过了将近两个月,偶然翻报纸时,一则报道引起我的注意,题目是「
厚积薄发——凤城女强人张玲专访」。
  凤城女强人张玲!玲竟然上了报纸!虽然这只是一家地区性的报纸。
  仔细一看,文中对玲极尽吹捧,说她如何白手起家,又是如何艰苦奋斗,最
终事业有成,文章末尾干脆将玲吹嘘为凤城第一女强人。而对玲的背景介绍更是
子虚乌有地一片胡诌,显然,这是有人故意安排好的,估计是理查。
  利用媒体造势,让玲走向前台,无疑可以增加玲作为老曹遗产所有人的可信
度。理查这家伙,鬼点子还真多!
  文章配发的照片上,玲一派指点江山的样子,却有几分女强人的气势!
  想不到我的两个女人如今都是独当一面了,我自己却在家里当了宅男,这实
在让我心里有些纠结。
  「今天我想去医院看看能不能把绷带拆了。」第二天一早,璐准备上班时,
我对她说。
  璐正在穿一双很漂亮的黑色丝袜,听了我的话,停下来看着我,「你全恢复
好了再去吧,不用着急。」
  「嗯……」我对璐的回应有些心不在焉,因为我很喜欢看璐穿丝袜的样子:
看着黑色的丝袜从脚下一点点卷起,渐渐覆盖住白皙的大腿,黑色与白色交接形
成强烈反差,异常性感。
  璐走后,我还是去了医院,做完了详细的检查后,医生确认我可以拆除绷带。
终于,那次被绑架的经历留在我身上的最后一点标记也没有了,我禁不住心中高
兴,没有通知璐,直接开车来到公司,时间却已经是下午了。
  上了办公楼,经过璐的办公室是,没有见到她。回到办公室,我直接打给璐
的女助理「你们副总呢?」
  「可能在唐副总的办公室开会。」
  「唐副总,哪个唐副总?」
  「就是唐运松,唐副总啊。」
  「他!他来上班了!唐副总什么时候来上班的?」
  「哦……我……不知道,好像一直在上班的。」
  我放下电话,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小唐什么时候开始来厂里上班的?璐怎么
没告诉我,而且偏偏在我不在厂里的这段时间。
  靠在老板椅上,我告诉自己不要多想:既然小唐是副总,来上班也是正常的!
  环顾空荡荡的办公室,这时,心中涌上一股浓浓的陌生感。是的,这本是高
氏留下的办公楼,自打接管过来后,我每天要么是在外面应酬,而后又因为被绑
架受伤后在家休养,在这里确实也没坐过几天。
  崭新的装修比原来小厂子的办公室奢华多了,但对我来说这似乎有些不真实,
好像它并不实实在在的属于我。我开始想念那间小厂子,开始想念和璐一起相濡
以沫的日子,那间简陋的办公室旁边,就有我们爱巢。忙碌了一天之后精疲力竭
地回到床上,我们马上又会兴奋起来,两个赤裸的肉体紧贴摩擦,从中释放无穷
的精力。
  想起璐诱人的身体,我又不安起来!站起身,点上一根烟,一边吸着,一边
在房里来回踱步,即便将空调开到最低也无法让我烦躁的思绪冷静下来!
  终于,我掐灭了烟,向小唐的办公室走去。尽管并不在同一层,但步行五分
钟也就可以到了;我却走得很慢,好像走了很长时间似的,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
这么慢么,似乎是这里有什么让我恐惧的一些东西。
  助理的位子上没有人,副总办公室的门也只是虚掩着。我却没有直接推门进
去,而是敲了敲门。没人应,推门进去一看,真的没有人在,心里竟然没来由地
感到一阵轻松。
  我仔细观察着这里,可我也不知道我想找什么的。装修和家具与我的办公室
如出一辙,险些让我以为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办公桌上只有几张打印纸,并没
有多少主人办公的痕迹。
  在小唐办公室里转了一圈,我走出来,准备会自己的办公室。
  「杨总!」有人在身后叫我。
  我一看,是小唐的助理,就是当初代表小唐在厂里处理日常工作的李小姐。
这个女人相貌普通,身材普通,属于那种放在人堆里就找不着的类型。
  「杨总!您来上班了!听说您受了点伤,恢复得还好吧!」
  「已经恢复了!谢谢你的关心!」
  我对她笑笑就想离开,却突然想到一个了问题,再次回身问她:「你们唐副
总什么时候开始到厂里上班的?」
  「其实唐副总也不是经常来,只是他给厂里的电路板生产线联系了一些订单,
才偶尔来看一看那里的事情。「「哦……是这样。」我感觉自己似乎又是一阵放
松,「他现在哪里?」
  「您不知道吗?」李助理惊讶地看着我,「唐永红书记今天来厂里视察,唐
副总应该在陪他吧!」
  小唐的父亲竟然来了,怎么璐昨天没有提起过,难道是来突击检查的?
  「他们现在在哪?」
  「应该在车间那边吧!」
  「好的,你去忙吧。」我匆匆打发了李助理,出了办公楼,向生产区赶过去。
  不仅仅是作为小唐的父亲,而且作为本地主管的经济领导,唐永红的来访绝
对是个大事,这很可能关系到整个公司的未来,我绝对不能错过与他面谈的机会!
  新厂区真的好大,在车间负责人的指引下,我还是花了近十分钟才找到正在
车间会议室里的唐氏父子。
  从玻璃窗外可以看到屋里只有他们两人,璐并不在。我在门外整理了一下自
己的西服,然后轻轻地敲了敲门。
  「请进!」小唐的声音。
  「唐书记,您好!」我推门进到会议室,先向坐在沙发上老唐——唐永红深
深地点了一下头。
  「杰哥!你来了!你胳膊上的伤好了吗?」小唐看到我,有些惊讶,从沙发
上站起身。
  「没事了,今天拆了石膏,就来上班了。听说唐书记过来,我赶紧到这边来
了。」我一边回答,一边留心观察着一直微笑不语的唐永红。
  「呵呵,那最好了,公司里好多事还等着杰哥你拍板呢!」
  「小杨啊,你今天能来,很好啊!」唐永红唐看来也很高兴,「这次我也是
临时过来,本来想和你好好聊一聊,这才知道你身体不好来上班。怎么样,完全
恢复了吗?」
  「谢谢您的关心,全好了!」
  「好!好!坐下谈!」唐永红招手示意我们都坐下,没有了平常工作时一贯
缓慢的语调,倒像是拉家常,「这次没见到你,我还有些遗憾的,正好你就来上
班了。看来我们还是有缘的!」
  「小杨啊,我还是要赠你两句话,事业要追求,健康要保证!」
  「谢谢您!」
  唐永红的话虽然话不多,我却能从中感到浓浓的关怀之意,心里一阵暖暖的。
  「看着你们年轻人成长起来,我很欣慰……」唐永红说着,右手从微微有些
花白的头发上捋过,「我们老了,你们还年轻,要好好把握啊!」
  「爸,你怎么能说老呢?」小唐在一旁接过话。
  「你呀,你要是让我少操点心,我也不会老这么快!」
  「瞧您说的!」小唐讪讪的有些不好意思。毕竟他这么大的人当着我的面被
老爸训,换谁都会尴尬。
  唐永红似乎被儿子激起了怒气,挥了挥手,「你先去吧,我有些话和小杨说。」
  「哦……」小唐满脸的不甘,无可奈何地站起身离开。显然,他也无力抗拒
父亲的权威。
  作为一个旁观者,我隐隐感觉出他们父子的关系似乎并非如普通家庭中那样
亲密。到底是为了什么呢?难道身在官场,连家人间的关系也复杂起来了?
  虽然不知唐永红要和我说什么,但我并不像搅在他们父子中间。
  「小杨啊,我这次来就是有些话要嘱托你。」唐永红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则尽量做出洗耳恭听的样子。
  「看着那么多老同志,诚惶诚恐了一辈子,到头来,却因为子女家属的问题
栽了跟头,我心里即惋惜,又是忧虑啊!」
  「我为官一任,没有多高的奢求,只希望我退下来的时候,老百姓能说:这
个人为我们做了些实事。」
  「你可能以为我之所以特别关注你的企业,是因为唐运松在这里。即是也不
是。运松是我的唯一的儿子,我当然希望他有个好的事业;但我也一直有个朴素
的理念,就是实业兴邦!所以我很反对运松那些买空卖空的投机生意。我希望能
够造就一批本地的生产型企业,让它们做强做大。那些外国人不是说我们这里是
世界工厂吗?那就让他们看看我们工人的力量!小杨啊,我希望你的企业你能成
为这样的典型!」
  「唐书记,您这样提携我,我真不知该怎么感谢您!」唐永红的话确实让我
激动起来,我大约可以想象唐永红这番话安排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
  「呵呵,别先忙着感谢我!我虽然全力支持你们,可这副担子不轻,而且,
你还有个特别的任务。」
  「哦……特别任务?」
  「就是唐运松,希望你可以带他走正路。」
  「您多虑了,我倒觉得小唐比我懂怎么做生意!」
  「他!他那叫什么生意!哎,他的性子我知道,虽然脑子不笨,可是为人太
轻浮!」唐永红说着摇了摇头,「前一段,他带回来一个什么明星女朋友,真是
不知所云!」
  我知道唐永红指的是郑黎,显然,他对娱乐圈的成见颇深。
  「小唐是你的同学,有时有难免打着我的旗号做些狐假虎威的事。小杨,你
放心的管他,有我在这里支持你!」
  「您放心,我会尽力帮小唐的。」我嘴里说着,心里却不由感叹可怜天下父
母心。虽然唐永红表面上对儿子十分严厉,心中还是希望给他铺平道路。他能在
这么多企业中选中我作为扶植的对象,小唐的存在无疑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很好,小杨,我相信自已不会看错人的。」唐永红站起身,拍了拍我的手
臂,「今天和你聊得很好,不早了,我该走了。」
  「您吃了晚饭再走吧。」我赶紧说。
  唐永红轻轻的摇了摇头,「不用了,以后有机会。你好好规划一下,有什么
想法,过几天,到我办公室来找我。」
  我没有再坚持吃饭的事,小心翼翼地陪着他走出了会议室。尽管饭桌上还可
以有进一步的交流,但现在确实不是很合适,因为我需要时间来仔细回味一下下
午谈话。
  「小杨,」在等他的司机把车开过来的时候,唐永红说,「过一段时间,组
织上对我的工作安排会有一些调整,不过,我对你们支持的力度是不会减小的!」
  「哦……」我还没有完全明白此话的所指时,一辆黑色的红旗车已经开了过
来。
  司机刚一停车,我急忙抢上前一步,拉开后排车门,把手掌垫在车门的横梁
上,等唐永红在车里坐好,这才轻轻地推上车门。
  这时,唐永红降下车窗,对我说,「今天谈的事,暂时不要告诉小唐。」
  「好的。」我急忙点头。
  车子开走了,我站着没动,思想还停留在他最后说的「调整工作安排」的事。
他究竟是在向我透露什么?知道自己工作要调整,还能承诺对我的支持,那只有
一个可能,就是他升迁了!这显然对我来说又是一个利好的消息。
  想明白了这个关节,我不由得心中暗喜。回过身,却发现小唐已经把车开到
我身边,表情平静地望着他父亲离去的的方向。
  「听说我老爹又要进步了。」
  「哦……」我有些诧异的看着他。
  「他还不想让我知道,没用的,我有我的办法。」小唐转过头,盯着我的眼
睛,「呵呵,总算是个好消息吧!」
  「是啊,呵呵……」我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尽管他没有追问我刚才的谈话内
容。
  「杰哥,晚上找地方喝两杯如何?」
  「哦……改天吧,我找璐还有些事。」
  「好吧,不打扰你和嫂子的二人世界了,我先走了。」
  越野车载着小唐「轰」的一声窜了出去,将我一个人留在尾烟中。
             第廿四章  熟悉的感觉
  以后如何与这对父子相处,还真是让人头疼的问题。我不禁暗暗摇头,向璐
的办公室走去。
  门开着,能看到璐已经回来了,正坐在办公桌后,一手托腮,看着前方发怔,
似乎没有注意到我的到来。
  「想什么呢?」我走到她身边,轻轻地问。
  「啊!」璐这才回过神来,惊讶地转头看着我,「杰,你怎么来了。」
  「我上午把石膏拆了,下午就过来了!」我挥舞了一下手臂,示意自己的身
体已经完全没有问题。
  「太好了!」璐仍是有些小心翼翼的拉着我手臂,缓缓站起,「你不在公司
的这段时间,我也觉得没了主心骨。你回来了,他太好了。」
  虽然平时没有抱怨过,一个女人挑起这么大的一个公司,确实为难她了。看
着璐的眼圈泛红,美丽的眼睛中似乎罩上了一层薄雾,我心里一下子充满了怜惜。
  沙发上依偎着坐下,璐软软地靠着我,发丝上淡淡的香味在我的鼻端萦绕。
  「璐,对不起,让你受辛苦了!」
  「没什么的。」
  「我现在身体恢复了,这里由我来吧,你好好休息一下。」
  「还是一起来吧,现在正是我们公司发展的关键。」
  「可我担心你太累了,好老婆!」
  「杰……」璐将头扎在我胸前,没有再往下说。
  我的手在璐身上轻轻游走,从圆润的肩头到曼妙的腰肢,直到套裙的下摆,
却不由停了下来,因为我的手触到的是璐大腿上滑腻的肌肤。今天早上,璐出门
时,黑色丝袜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不知为什么,这才过了半天,璐却已将丝
袜脱了。
  感触着璐的玉腿,我问「你的丝袜呢?怎么脱了?」
  「哦……我今天没穿丝袜……」
  「是么?我记得你穿了,黑色的。」
  「啊……是有穿的。上午勾破了,就脱了……」
  「可惜了。」我在璐的腿上轻轻拍了拍,「我老婆的美腿就这么白白让人看
了,我可要吃醋了!」
  「说什么呢……」璐在我怀中扭动了一下身体,以示抗议。
  「谁让我老婆的腿这么漂亮呢!」我故意将手探入裙底,向上一撩,整条玉
腿都暴露在我眼前,只剩下纤薄的内裤勉强遮住神秘的三角地带。
  「啊,你疯了!」璐赶紧用手去遮,双腿慌乱地蜷缩起来。
  越是这样,越能激起我欲望,我将璐顺势扑到在沙发上,向下拉扯她的内裤。
  璐挣脱着,死死按住了我的手,阻止我进一步的动作。
  「不要这样,外面还有人!」
  现在的时间,外面的员工大都已经下班了,就算没有走的,也绝对不敢随便
进来的,除非是小唐那个冒失鬼,可他也已经走了啊!
  不过,保险起见,我还是飞快的跑去锁上了门,又回到沙发上。
  趁着我起身的当儿,璐已经坐起,一边整理着衣服,一边用嗔怪的眼神看着
我。
  「我们继续吧……」我再次抱住璐,有些冲动地在她的红唇上、脸颊上、脖
颈上不停地吻着。
  「啊……杰……不要……不要在这里,我们回家好吗?」
  「我等不及了,就这里吧……」我的吻更加热烈。
  「嗯……」璐的反抗也变得无力起来。
  在我的要求下,璐跪到地毯上,上身则趴在沙发上,我紧紧贴着她臀部,来
不及完全脱下裤子,只掏出阳具,扒开她的内裤插了进去。
  好一个湿润的所在!璐的柔道润滑得超乎想象,丰富的液体让我的抽送异常
顺畅,我没有了顾忌,加速运动起来。
  「嗯……」璐在我的攻击下,将头埋在沙发里,全身都处于一种紧张的状态,
我甚至能感受到蜜肉的蠕动,似乎也在试图将我加紧。
  由于太多衣物的阻隔,我不得不挺起上身,双手扶住璐的腰部,最大力度的
进出璐的蜜道。
  「啊……」璐从沙发上微微抬起头,从喉咙深处宣泄出长长的呻吟。
  「吧唧、吧唧」肉体击打的声音在安静的房间内显得格外嘹亮。随着我的进
出,一汩汩乳白色的粘液被龟头的突起从密道中带了出来,沾染在浓密阴毛上。
  以前璐的爱液也很丰富,但都是透明的,听说女人长时间不做爱,爱液就会
粘稠起来,看来今后我得加把劲儿,多耕耘几次,不然,璐的爱液的颜色岂不要
和我的精液一样了。
  想到精液,一种异样的感觉突然从我的阴茎传来:现在璐肉道好像和玲当初
那充满男人精液的肉道一样滑腻。不错,正是这种感觉造成了我前段时间的早泄,
自从那次吃了春恤胶后,我似乎恢复了。怎么现在这种感觉有回来了?见鬼!一
定是心理问题,不可以,不可以再想它了?
  我赶紧转移注意力,不再看我们的结合处,而是试着环视整个房间。没有效
果!在我每一次抽插时,那种感觉依然明显,而且越来越强烈!似乎有一个声音
在我耳边说着「来吧,射进去,射进去!里面已经充满了男人的精液,把你的精
液也射进去!射进去……」
  真是荒唐!可射精的欲望确实变得不可抑制,甚至可以感觉到已经有液体从
龟头前端流出来了,终于,我无法再忍耐,剧烈的射精开始了,只能拼命挺起腰,
将阳具死死钉入璐的肉道深处。
  「杰,不要停,动起来!啊……」感到我突然停止了动作,璐主动扭起腰肢。
  可惜我的力量已经随着射出的精液而快速消失,璐的扭动更加速了这一过程。
我却无力再动,尽管阴茎还停留在肉道内。
  「你射了?」璐也感觉到了我的疲软,停止的扭动,语气中带有些许失落。
  「嗯……」我更是沮丧,没能将璐如愿送上高潮,这显然不是我认为的完美
性爱。
  随着蜜肉的蠕动,阴茎悄然滑出肉道,紫黑色阴唇虽然微微翻起,却仍能将
大部分精液锁在里面,没有多少粘稠的液体随我的退出而垂落。
  无力地向后坐倒,黑褐色神秘三角地带毫无保留地展现在我眼前。随着呼吸
而蠕动的褶皱散发着略带腥骚的性爱气味,可我已经是有心无力,蓬乱乌黑的耻
毛此时就像密布的荆棘,仿佛在阻止我的进入。
  此前的激情如退潮般迅速消失,我呆呆地望着璐赤裸的下身,脑中却在想:
如果此时有工人进来,他们美丽性感副总这样屁股朝天、毫无保留地暴露着隐秘,
他会怎么样?转身就走,还是扑到她身上继续我未竟的事业?
  璐弓起身子,手捂着阴户站了起来,开始清理战场……
  等我们再次坐倒在沙发上,谁也没有说话,只能听到彼此心跳的声音。
  「唐永红下午来了……」我的脑子渐渐从麻木中苏醒过来,「你见到了吗?」
  璐轻轻点头,「见到了,有小唐陪着他,我就回办公室了。」
  「你应该在场陪着他的,如果他只是找小唐有事,何必要到公司来。在家说
不一样吗?」我一直觉得璐在企业经营上的精明还在我之上,不知没什么今天会
这么轻易地放弃了一个接近政府高层的好机会。
  「哦……」璐语气慵懒,似乎仍没什么兴趣,「你见到他了?」
  「是的,而且谈了很多……」我将老唐下午的话一字不漏地转述给璐。
  随着我的叙述,璐渐渐坐直了身体,眉头微微蹙起,似乎陷入了思索。
  「怎么了,你不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吗?」我把手按在璐的肩头,看起来她的
反应并不像我预期的那样兴奋。
  「杰……」璐深深的吸了口气,「唐书记能帮我们,当然是件好事,只是我
觉得,做事业还是一步步地来比较好,如果总是依靠官方的力量,我有些担心…
…」
  「担心什么?」
  「我担心,如果有一天他不再帮你,或者说,他自身也难保了呢?」
  璐的担心确实不无道理,虽然唐永红现在官运亨通,但官场之中风云莫测,
一旦失势,和他走得太近则难免受到牵连。
  可转念又一想:只要真金白银到手,即便树倒猢狲散,何愁找不到另一棵大
树!
  想到这,我有些兴奋地拍拍璐的脸颊,「我看你多虑了!只要我们抓住机会,
把公司真正做起来,今后不论是谁上台,也要给我们几分面子吧,今后再把关系
做到位,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哦……你既然想好了,我当然支持你。」璐没有再拂逆我的意思,「那你
有什么具体计划去和他谈吗?」
  「嘿嘿!本来没有,不过这会儿却想到了!」我故作神秘地笑了笑。
  「想到了什么?」璐果然被我引出了好奇心。
  「是从你身体上学到的!」
  「我身体?」
  「嘿嘿,就是你这里。」说着,我将手掌按在璐的两腿之间,虽然清理过了,
仍有些湿腻腻的。
  「干什么!」
  「我就要学你这里的——吸精大法!」
  「讨厌!」璐将我的手推了开去。
  「开玩笑……」我也坐直了身体,「说真的,我是想让唐永红支持我兼并桐
湾的小企业,把这里的代工市场统一起来,这样不但规模更大,而且利润也会更
高。现在桐湾的做代工的企业,我们和承明加起来大概占到六七成的份额,剩下
都是向我们当初那样的小企业,不但利润很薄,而且力量分散,根本没有和上游
讨价还价的余地。如果能统一起来,不但能抗风险,而且可以有了制约上下游的
谈判筹码!」
  听了我的话,璐侧着头想了许久,「你说的有道理,可是很复杂啊,不说那
些业主不一定肯和我们合作,只要有承明这样的一家和我们竞争,这个计划会很
困难。「「承明,嘿嘿,我看他们日子不会太长了!」
  「杰,你可能不知道,这段时间承明的情况好像也在好转,我看不会像高氏
这样轻易倒掉的!」
  「哦……他们哪来的单子?」
  「好像是日本的订单,听说是和……是和……林叔……合作的。」提到林叔,
璐的语气仍有些不自然。
  璐不可能轻易忘却曾经被林叔那个老色鬼迷奸的事,我同样不能,这样惨痛
的经历更让我决心将实现自己宏伟的计划,没有财富和权力,连自己女人都保护
不了!
  「放心吧,我会说动唐永红支持我的!」我不想让璐再回想林叔的事,赶紧
转换话题,「对了,小唐什么时候来上班的?」
  「是这样,小唐利用原来高氏留下的电路板生产线做了不少订单,现在的利
润非常可观。所以和我想商量着进一步扩大一下这方面的产能。」
  「哦……如果是这样当然很好了!」
  虽然这不是我的主业,但只要能为公司带来现金流,总是一件好事。而且今
后既然要依靠唐永红的支持,小唐绝对是个关键,他对公司的业务参与得越多,
来自唐永红方面的支持力量就会越大,这是肯定的。
  有些事就让它过去吧,我暗暗对自己说,尽管我曾多次对璐说过这样的话,
其实在我自己心里,它有何尝过去了。现在看来璐已经能平静地对待小唐了,我
一个男人,也一定得放得下才行,毕竟在那次交换中,我也得到了郑黎的身体,
还是公平的。
             第廿五章  酒与色
  左思右想,还是觉得必须把我的计划告诉小唐,而且越早越好,只要小唐全
力支持我,老唐那边就不会有问题。把璐送回家后,我没有吃饭就去找小唐。在
一个KTV 包间里见到了微醉的他,当我把自己的计划和盘托出,我看到他的眼睛
渐渐闪起了光!果然,小唐非常看好我的计划,而且他提出了第一个兼并对象—
—通达玩具公司。
  通达规模中等,比当初我和璐经营的厂子还稍大一些。但自从经济危机开始
后,境况一直不佳。他们厂房占地大,流动资金全都被建了一半的厂房占用了,
即无力完成,又无法抽身,几经裁撤,工人已经所剩无几了,只有不到四分之一
的生产线还在开工,而且他们的订单来源被小唐一手掌握着。如果兼并过来,从
土地的价值看,无疑也是值得的。
  我们边谈边喝,兴致越来越高,小唐拿起桌上的电话低声说了几句,不一会,
两个身材妖娆的漂亮女孩儿走了进来。
  「这都是真正的大学生,偶尔过来兼职的。」小唐在我耳边轻轻说。
  虽然我已经有些醉意,却也很清楚她们是做什么的。不过既然小唐有兴致,
也不会拂逆他。
  两人关好门,熟练地解开外套,里面只有可怜的几片布,几乎什么也遮不住。
  扭动的肢体,妖冶的舞姿,两个女孩儿在互相摸索中解除了最后一点遮盖,
眼前的景象让我的视线有些迷蒙,直到一个女孩儿趴到我下身,轻巧地解开我的
裤子,掏出阳具来抚弄起来。
  以前我也经常出来应酬生意上的朋友,期间也有女孩儿陪过,却从来没有和
她们发生过关系。认识璐以前,因为离婚的打击,我真的对男女之事没了兴趣;
而有了璐之后,我更不会出来应酬了。今天,我却没有拒绝,也许是因为下午在
璐体内发射过后,虽然疲惫,但没有多少满足感。当女孩儿将我的阳具含在口里
轻轻吞吐,我缓缓吐出一口气,靠在沙发上,全身放松下来!
  「老板,你好有定力啊?」我身下的女孩儿抬起头,向我轻笑。
  我知道她在委婉地嘲笑我并不十分坚挺,没有答话,而是将她的头按了回去。
女孩儿的舌头继续在龟头边缘灵巧地游走,每次扫过龟头尖端,总能让我的阴茎
轻轻悸动,随后,她的小嘴开始阴茎根部环绕着来回轻吻,牙齿轻轻拉扯着包皮。
  「嘶……」我猛吸了一口气,感觉渐渐强烈起来。女孩儿感受到了我的变化,
嘴上更加卖力。
  身边,另一个女孩也儿在埋首在小唐下身,小唐硕大的阳具昂然挺立着,上
面沾满了女孩儿的口水,在灯下闪闪发亮。这是我第二次如此近距离地看到小唐
的阳具,那超乎寻常的尺寸让我有些自卑,我忽然想到,就是这条凶猛肉棒,也
曾在璐的肉道中进出耸动,想象着它璐带来的冲击,不知为什么,一种有些变态
的快感也越来越强烈……
  终于,我忍不住了,阴茎开始剧烈的颤动,精液马上就要喷薄而出。女孩儿
没有躲开,反而一口将我的龟头含住,用力吸吮。
  「哦……」我直起腰,将女孩儿的头紧紧按在身下。直到阴茎完全软下,她
的嘴才将我的龟头轻轻吐出,没有一点精液漏下,女孩儿抬起头,舔了舔嘴唇,
仿佛刚刚吞下的不是精液,而是什么什么的美味一样。
  「杰哥,这么快!」小唐在一旁一边享受着另一个女孩儿的服务,一边轻笑。
  「哦……」我有些尴尬,「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才开始玩儿,怕嫂子查岗啊?」
  「呵呵……」我只能再次用干笑来掩饰。
  「我帮你请假!」小唐说着拿出了电话拨了出去。
  「嫂子,是我,小唐!」他说着,向我和两个女孩儿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杰哥在我家,我们和几个朋友谈生意,喝多了,我就让他睡我这了,行吗……好
的……好的……放心吧……」
  「行了!杰哥,帮你请完假了」小唐合上电话,向我笑笑。
  我无可奈何地摇摇头,激动过后的疲倦和浓浓的酒意让我仍然晕乎乎的,确
实也没法自己开车走了。
  小唐给我倒满一杯酒,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对我神秘地笑了笑,将一颗蓝
色的药丸放到我的杯里,轻轻摇了摇,然后把酒杯推到我面前,做了个请用的手
势。
  我大概知道这是什么东西,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现在,酒对我来说已经和白
水没有多少区别。果然,没过多久,刚才的委顿小弟弟重新昂起了头……
  这一个晚上,我彻底放纵了,模糊中和小唐带着两个女孩回到了他的房子,
我不记得做了多少次,只记得女人的白花花肉体在我眼前晃动。
  第二天醒来时,头疼得要命,浑身赤裸的女孩还枕在我手臂上熟睡,床头柜
有两个空了的XO酒瓶,和横倒的几只酒杯,小唐的那个小药瓶也在,却也已经空
了!
  将女孩从手臂上推开,坐起身,才发觉浑身都在疼,两腿软得走路都打晃。
看来酒色两个东西真要要让老命啊!
  我缓了口气,找到手机,没有未接电话,这才放心地穿好衣服。看看时间已
经快中午了,女孩还在沉沉地睡着,小唐和另一个女孩儿去不知跑哪里去了。
  「你在哪?」我拨通了小唐的电话。
  「我到公司来了,一会儿去政府里走动一下。」
  「哦……你嫂子有没有问……」
  「放心吧,嫂子那里我替你敷衍过去了,你自己别说露了就行。」
  「那女孩儿……」
  「让那女孩儿醒了自己走吧,不用管她。」小唐在电话里说。
  看来这女孩是小唐这里的常客了,看着装上的裸体,性感的大腿散漫地叉开,
粉红色阴唇上还有些许湿迹。
  「年轻真好。」我有些羡慕她们,大把的青春可以肆意挥霍!而我呢,难道
真的老了么?不,我相信,精彩的生活也才刚刚开始,从今天开始……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